•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为何偷娘亲的衣物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为何偷娘亲的衣物

    作品:《炼神领域

        这群人绝不会是普通的佣兵,一个个喝酒吃肉的时候也沉默不语,一句多余的话都沒有,与其说是佣兵,不如说他们更像是正规的军人,纪律森严,而且一个个的目光中透着的不是佣兵的贪婪与张狂,而是约束与刚毅。

        ……

        这时,四个人围住了林沐雨,而李敬辞则一手捧着酒杯,一手抓着剑柄,笑道:“马麟大人喝多了,來來來,让我们兄弟送你上路吧。”

        “当。”

        李敬辞倒握剑柄,猛然抬手将剑刃拔出,那剑锋化为一道闪电就自下而上的横扫向了林沐雨的侧面,同时,周围的四人也纷纷拔出剑刃捅了过來,这种默契绝不是一般的佣兵能够拥有的,可想而知他们用这种方式杀死了多少沒要设防的强者。

        但林沐雨并不是那些人,一道金光猛然从林沐雨身上绽放出來,金色葫芦壁透体而出保护住全身,“当当当”几声之后就将五柄长剑的攻击尽数弹射开去,同时林沐雨纵身而起,一张手,火焰萦绕喷张出去,遥遥的,马背上的龙灵剑急速出鞘。

        “噗。”

        御剑术下,龙灵剑直透一名佣兵的腹部,林沐雨右手隔空驾驭龙灵剑,左臂则萦绕着真龙气焰,“蓬蓬”两声将另外两名佣兵轰退,并趁着李敬辞的双眼被晨曦光芒刺得睁不开的时候抬腿就是重重一脚,顿时李敬辞捂着腹部后退开去,一脸的惊骇。

        “咻……”

        魔音刀破空而去,林沐雨一心三用,无形的魔音刀迅速袭杀数人,同时驾驭龙灵剑继续杀戮,真龙臂也毫不停留的轰杀着周围的一群佣兵。

        ……

        “杀掉他,一起上,用弓箭。”李敬辞一边后退,一边大声下令着。

        但弓箭的射击并不能杀掉林沐雨,金色葫芦壁的防御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横,而林沐雨旋风般的在人群中飞掠着,杀意大盛,龙灵剑转眼已经满是鲜血,而魔音刀则在人群中“咻咻”的无形飞舞,转眼就把几名手持长弓的人的脖颈切碎了。

        “嘭。”

        身后传來一声巨响,是李敬辞附带烈焰斗气的一击,林沐雨禁不住浑身一颤,同时葫芦壁承受太多伤害,终于破碎了,“啪啪”数声,锋利的箭矢在斗铠之上尽数弹射开去,这一瞬间林沐雨杀掉十多人,但自己的斗气也瞬间消耗大半。

        斗铠迅速涣散,以一对多毕竟太吃亏了。

        “噗噗……”

        斗铠崩碎的瞬间,后背上中了两箭,虽然隔着铠甲只是箭头稍微进入血肉几公分,但也十分疼痛,至少降低了三成实力。

        擒贼先擒王。

        急冲向李敬辞,林沐雨抬手就是一拳轰出,一曜苍生乱。

        原本林沐雨的实力就在李敬辞的境界之上,何况还有七曜玄力,瞬间崩碎了李敬辞的佩剑,龙灵剑横扫而过,更是将李敬辞刚刚举起的战斧切成了两半,这一拳还是老老实实的轰在了李敬辞的胸口,肋骨断裂声清晰可闻。

        “呜……”

        李敬辞大口的呕血,哪儿还能挣扎,被林沐雨一手抓住,飞起纵身落在一匹骏马之上,一剑砍断缰绳,策马而去。

        身后,一群佣兵们纷纷上马追杀。

        林沐雨将李敬辞搭在马背上,回身一击魔音拳,隔空轰出,顿时一名佣兵闷哼声中倒了下去,被毙杀于当场。

        结果,林沐雨三次转身,分别三名修为不俗的佣兵被附带斗气的魔音拳给轰杀掉了,马背上的李敬辞口吐鲜血,一边大声道:“不要追了,赶紧回帝都,去见特使大人,禀告此事,杀我的人是林沐雨。”

        一众佣兵毫不犹豫的转身策马就走,而林沐雨也担心他们会追杀,带着李敬辞足足狂奔出几十里地,这才停下,提着他用力摔在一颗古树下,冷冷道:“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李敬辞一嘴的血,嘎嘎大笑:“老子居然沒有认出你就是林沐雨,老子认栽,但是你想从我口中得出什么,你做梦。”

        林沐雨猛然将龙灵剑抵在他的脖颈间,冷冷道:“说不说。”

        李敬辞咬着牙,用力支撑着身躯向前一冲,“噗”的一声,锋利的龙灵剑直接刺透了他的喉咙。

        林沐雨目光淡然,死就死了,这种人死不足惜,只是有些可惜,沒有从他的口中挖出一点什么,不知道这群佣兵到底是什么來头,看起來像是军队中的人,但是……帝**中有谁会对圣殿里的金星教官动手呢,难道这群人是神威营的人。

        不太像,神威营的士兵大部分使用长刀,用的是项闻天流传下來的军队刀法,,风行刀法,而这群人大多用剑,而且剑术十分的怪异刁钻。

        搜索了一下李敬辞的尸体,并沒有找到什么,这群人的保密工作似乎做得特别好,如果不是灵脉术的读心能力,恐怕连这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就在李敬辞的尸体旁边休息了一会,却不小心睡着了,等到林沐雨醒來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又是新的一天,吃了点东西之后迅速疾驰向南方丛林,距离龙墓也越來越近了,大约再过一天多一些就能抵达,只不过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

        ……

        寻龙林西南方向,马蹄声疾驰而过。

        唐斌率领着1000多名七海城军士策马而行,又遭遇三次灵兽的袭击之后,七海城的人马大大的缩减,已经不足1200人,唐斌虽然恼怒却也毫无办法,寻龙林里的强横灵兽有许多,而一旦人类不慎涉入这些灵兽的领地就将会受到攻击,毕竟灵兽也懂得地盘的重要性,敢进入自己地盘的,要么是敌人,要么就是食物,沒有第三种了。

        靖老死了之后,唐斌就一直忧心忡忡,加快行军之余,也在担忧着接下來还有遇到什么样的灵兽。

        而这些从七海城出來的唐门军队也早就疲乏不堪了,一个个灵兽的出现让他们疲于应付,而且唐小汐根本就不知道身在何方,此行不像是在找人,却更像是在寻龙林里找死,这寻龙林大约也有数百年沒有那么热闹过了,简直就像是一场高寿命灵兽们的盛宴。

        不久之后,前方一名斥候疾驰而來,恭敬道:“少主,我们在前面发现了一支人马,來自于兰雁城。”

        “帝都的人。”

        唐斌眉头一扬:“是禁军,还是御林军。”

        “都不是,是神威营的军队,似乎神侯甑亦凡也在其中。”

        “甑亦凡也來了。”

        唐斌颔首沉吟一声,说:“甑亦凡是來找小汐,还是來杀小汐的。”

        斥候摇头:“属下不知道。”

        “他们有多少人。”

        “大约四百余人的样子,不算太多,他们已经过來了,少主,我们是躲不过了。”

        “这样啊……”

        唐斌一摆手,道:“全员戒备,准备迎战。”

        “是。”

        一群唐门军队纷纷将兵刃拔出鞘,后方更有不少人从马背上取过长弓,如果真的是野战的话,恐怕骑兵的作用还不如弓手,毕竟这里并不是开阔地,战马无法提速到冲锋的速度,而且行动不便,倒不如弃马而用弓了,这群人都是唐门军队中的精锐,自然是骑术、弓术、剑术都非常娴熟了。

        不久之后,远远的一行人马缓缓而來,举着神威营的大旗,而甑亦凡就在人群的最前方,策马而來,抱拳一笑道:“我道是谁,原來是唐家少主啊。”

        唐斌也是微微一笑,抱拳恭敬道:“原來是君侯啊,不知道……神威营來寻龙林里是不是也在寻找小汐的下落。”

        甑亦凡点头:“九尾妖狐掳走了汐郡主,陛下心里焦灼,所以命令本侯率领神威营进入寻龙林里寻找汐郡主的下落,也请唐斌少主稍安勿躁,汐郡主吉人天相,必然不会有事的。”

        唐斌笑了笑:“多谢君侯的吉言,君侯可知道小汐会在什么地方,又或者是……那九尾妖狐把小汐掳去了什么地方。”

        甑亦凡捋着胡须,道:“汐郡主曾经与茵殿下一起去过寻龙林南方的龙墓中历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汐郡主或许现在就在龙墓之中。”

        “这样啊……”

        唐斌皱了皱眉头,说:“那么有请君侯带路,我们一起去龙墓,也好有个照应。”

        “也好。”

        甑亦凡点头:“兵合一处,也能更好的应对寻龙林里那些未知的灵兽,不过老朽的兵力已经折损了不少,少主却还有一千多军,不如……少主在前方开道,如何。”

        这狡猾的老狐狸。

        唐斌心里暗骂着,咬咬牙,说:“那不如这样,两军齐头并行,如何。”

        “也好,这样或许更能早一些的找到汐郡主。”

        “嗯。”

        ……

        龙形谷,一座寻龙林深处的山谷,谷中有猎户,以猎杀一些小型野兽为生,这里地杰人灵,四面环绕着峭壁,唯有谷中的小道才能进出,成就了一个世外桃源的美景,甚至这座山谷中位于寻龙林深处,但谷中的猎户们却能安然无恙。

        一处简陋院落中,竹枝插成的篱笆墙内传來悉悉索索的声音,正在被晾晒着的衣物“刷刷”的从竹竿上滑落,而在篱笆墙内,一名美丽少女俏生生的伏在地上,全身肌肤如雪、身姿曼妙,只不过身后九条微微摇摆的火红色尾巴看起來格外的妖异,她飞快的将一条长裙穿上,可惜屁股后面的尾巴却不甘心的在衣服里摇來摇去,这让她有些无语,禁不住淡淡一笑。

        却就在这时,一名大约三四岁大小的孩童站在外面,用稚嫩的声音说道:“请问,你是一个贼吗,为何偷娘亲的衣物。”

        少女惊愕的看着他,忽地身形一窜就出了篱笆墙,几个纵身之后就消失在了丛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