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英招山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英招山

    作品:《炼神领域

        寻龙林北境,万物复苏,一片盎然绿意。

        秦茵、风继行、屈楚策马而行,身后跟着两千名禁军重骑兵,章炜提着钢刀走在禁军前方,他是此行风继行所任命的护卫队长。

        “殿下,我们已经进入寻龙林深处了。”

        屈楚皱眉道:“此处时长有超过5000年的灵兽出沒,我担心再往深处去,恐怕我们能自保,但随行的禁军却未必能自保了。”

        风继行点头:“嗯,那一次我们进入寻龙林遭遇龙蛇的袭击,数千禁军折损了好几百,大型灵兽的进攻不容小觑。”

        秦茵脸蛋罩在斗篷内,轻声叹息道:“那就让他们留在这里等候,或者是自行返回兰雁城去,我们几个继续去找小汐就好了。”

        章炜急忙抱拳道:“殿下为何如此小瞧我们,身为禁军的一员,我等宁愿死在寻龙林内也不愿意当那胆小如鼠之人,况且人多了,搜索的范围就能扩大,寻龙林那么大,想要寻找一个人简直是太难了,自然是人越多越好。”

        秦茵声如蚊蚋道:“那风统领认为如何。”

        风继行神色平静,道:“传令下去,每100人为一组,带上战鼓与火把,一旦遇到极为强横的灵兽马上点燃火把,灵兽一般都惧怕火焰,另外,战鼓鼓噪,也能让灵兽为之而心慑,就这样,不要脱离太远,尽早找到汐郡主。”

        “是。”章炜点头。

        屈楚则从怀中取出了一张地图卷轴,扫了一眼道:“再往前去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血沼了,血沼内毒气横生,我们是否应该绕开。”

        “血沼。”

        秦茵目光清幽,淡淡道:“命令大军驻扎在外面,屈老你跟我进血沼一探究竟吧。”

        “殿下,您真要进入血沼。”

        “是。”

        秦茵转身看向屈楚,道:“我身上流淌着的是真龙血脉,血沼里的毒气奈何不了我,屈老是圣域之躯,当也不惧怕些许毒气,我们那么多人,小汐却只有一个人,我不知道她一个人在寻龙林里怎么过的……屈老,随我一起进去吧。”

        “老朽遵命。”屈楚点点头。

        ……

        风继行提着斩风刀,抬手命令众人留守原地,前方则是血气升腾而起,仿佛是一片人间炼狱一般,这片沼泽地里水都是血色的,并且不断的沸腾,偶尔还有一些蛇蝎之类的毒物窜过,看起來十分吓人,风继行修为不错,但在抗毒方面也是凡人,不能轻举妄动。

        秦茵翻身下马,一步步的踏入血沼之中,三道金色缚神锁形象萦绕在身周,保护着她不受任何毒气的侵扰,屈楚则也是运起圣域斗气,在身周形成了一道护壁來阻挡毒气入侵,看着前方秦茵的身影,他不禁慨叹一声,秦氏一族的血脉据说传自于真龙,看來此言非虚,普通人踏入血沼之后半分钟就会暴毙,但秦茵漫步于血沼中却安然无恙。

        “桀桀……”

        黑暗中,一只深红色蜥蜴正吐着红红的信子,不远不近的跟着秦茵,它的头顶上浮现着五道金纹,分明是一头5000年的灵兽,在其身后还跟着几只小一些的蜥蜴,也至少都是3000年的灵兽,一群蜥蜴死死的盯着闯入血沼中的人,随时都准备发动进攻的样子。

        “小心啊,殿下……”屈楚提醒道。

        秦茵却微微一笑,说:“嗯,沒事。”

        她踏步走在干燥的血色地面上,忽地斗气提升起來,每迈出一步,淡金色的缚神锁就化为涟漪向着四周波荡开來,带着隐隐的神谕之声,一股真龙王者气劲蕴含其中,顿时,远远的,那些蜥蜴“唧唧”的叫着,纷纷后退,仿佛看到了真龙一般,畏缩的进入了洞窟之中,再也不敢抬头來看。

        屈楚啧啧称奇,目光环视周围,道:“殿下,这里暂时沒有生人來过的样子,咱们走吧,在这里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秦茵一双美目环视四周,这里确实沒有丝毫唐小汐來过的气息,她伸手拉起斗篷罩住脸部,点点头道:“嗯,我们走吧。”

        出了血沼,风继行急忙提刀迎上前,关切问道:“殿下,沒事吧。”

        秦茵淡淡一笑:“沒事,我们继续出发吧。”

        “可是殿下,已经入夜了,不如……我们扎营休息,明天一早再继续搜索。”

        “不。”

        秦茵的目光异常坚定:“风统领,我们多等待一刻,小汐就会多一刻的危险……我心里有些不安,小汐现在的处境绝不会比我们更好。”

        “是,殿下……”

        屈楚翻身上马,追上秦茵的战马,道:“殿下,其实我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屈老,您说吧。”秦茵声音平静。

        屈楚点点头,抱拳道:“殿下,根据阿雨的推测以及种种迹象都已经表明了,那只九尾妖狐非常有可能就是汐郡主,而据我所知,九尾妖狐的力量非常强大,如果小汐真的化为九尾,那么她此刻的实力应该不在我之下,试问,放眼天下,现在还会有几个人能够伤得了小汐。”

        秦茵目光闪烁,转身看看屈楚,道:“屈老,甑亦凡可以吗。”

        屈楚一怔,沉默不语。

        风继行深吸了一口冷气,道:“全军听令,继续行进。”

        ……

        转眼又是两天过去,这已经是唐小汐离开兰雁城的第四天了。

        寻龙林西北方,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在丛林内穿行而过,但不少士兵伏在马背上哀嚎不绝,鲜血透着他们的衣服沁透出來。

        这已经是七海城的军队在寻龙林里第7次遇到灵兽了,而且这次遇到的居然还是一头8200年的剑角兽,一次激烈搏杀之后,七海城军队足足损失了100多人,甚至就连那个靖老都受了一些轻伤,虽然他的修为不错,但终究不像是林沐雨那样拥有葫芦壁保护自己,固然能杀得了灵兽,自己却也无法全身而退。

        自始至终林沐雨都保持着观望的态度,根本就沒有一丝要动手的意思,因为他从唐斌等人的眼中看到的戒备与敌意,自己这个帝君义子或许在许多人眼中看來只是帝君豢养的一头鹰犬吧。

        一名近卫策马上前,恭敬道:“少主,再往前就是英招山了。”

        “英招山。”

        “是的,英招山因为形似上古异兽英招而得名,不过这英招山在《寻龙志》里的记载是一片凶险之地,数千年前,英招山里出现过万年圣兽的足迹,近百年來沒有任何人來过英招山,要不要……我们绕行开去,不要进入英招山了。”

        “不。”唐斌摇头道:“就算是有万年圣兽我们也要进英招山,小汐现在不知道身在何处,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的地方,今夜,就在英招山里扎营,明天一早离开,继续向东方挺进。”

        “是。”

        唐斌又说道:“准备好食物与酒,春寒料峭,今夜在大营里设宴,我们款待一下林沐雨大人。”

        “是,属下马上就去准备。”

        林沐雨在旁,目光冰冷的笑着说:“少主太客气了,不必设宴,我在外面习惯挨饿了,这两天少主供应我吃喝,已经感激不尽了。”

        “大人说哪里话,你为了寻找小汐的下落,宁愿孤身进入寻龙林,这是我这个当哥哥应尽之谊。”

        “那我就不客气了。”

        “嘿,这便对了。”

        ……

        再往前方,一座孤峰耸立在天地之间,像是一头战马一般,只不过背部生长着两截断崖,像是羽翼一般,这便是英招山的由來,只不过并不像是《寻龙志》里描述的那样,英招山里并沒有什么万年圣兽,只不过是一群1000-2000年的迅狼罢了,迅速就被士兵们的火把鼓噪散去了。

        扎营休息,中军帐由唐斌居住,晚宴时则作为设宴地点,摆了整整三桌酒,用來款待一路上奔波操劳的将领们,林沐雨也是其中之一。

        唐斌与靖老十分热情的款待,灌了许多酒之后,林沐雨的脸色已经微微涨红,斜斜的倚靠在桌案边,圣殿战甲的护膝抵着桌腿保持身形平衡,醉意正浓。

        “林将军。”靖老试探的问了一句。

        唐斌也笑道:“林沐雨大人,您喝多了。”

        林沐雨沉默不语,但灵脉术却延伸出去,将灵觉集中在唐斌与靖老的之间,甚至开始向着他们二人的思维中渗透,不多久之后,仿佛产生了幻听一般,就听到唐斌的心底传來了一个声音,。

        “这小子莫非真的喝多了,哼,如此烂醉如泥,不过是一刀的事情,而且他与小汐交往甚密,先斩杀这小子,找到小汐之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结果掉她,想必回去之后爷爷也沒法怪罪于我,甚好,只是麻烦的是,小汐到底在哪儿,九尾妖狐,嘿嘿……什么鬼东西,我们唐家人可沒有这等妖物。”

        林沐雨听得心里直发寒,看來自己的灵脉术已经渐渐的拥有了读心术的能力了,对唐斌这等心智不坚、灵魄不齐的败类來说很轻易的就能读出他的心思了,而那个靖老则不同,他意志坚定,几乎什么都读不出來,但已经够了,唐斌想杀唐小汐,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该逃了,再不走,今夜就必然会死在英招山里。

        ……

        这时,林沐雨忽地睁开眼睛,醉眼惺忪、摇摇晃晃的样子,笑着从怀里掏出了鎏龙符,大声笑道:“尔等识得此物否,。”

        唐斌等人一看,马上不少将领吓得跪倒在地:“鎏龙符,是鎏龙符。”

        见鎏龙符如见帝君。

        林沐雨飞快的把鎏龙符塞进怀里,笑道:“认得就好……现在,本将军要去小解一下,啊哈,诸位将军继续欢饮,不必等我。”

        醉醺醺的出了营帐,寒风一吹顿时整个人的精神了,直奔大营的西侧而去。

        但身后传來了靖老冰冷的声音:“林将军,你想要去哪儿,,來人,给我抓住他。”

        ……

        林沐雨哪儿还会回头,一纵身就钻入了草丛之中,坠星步一开,整个人几乎都化为一道厉芒般的坠落向远方,顿时大营乱作一团,一个个七海城士兵纷纷上马,但战马在丛林地带哪儿能追得上林沐雨,寒风中,只见一个人影飞速而來,是靖老。

        这靖老是唐斌的人,并非唐澜,也并非唐小汐的人。

        林沐雨瞬间心底掠过一丝决意,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