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楚云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楚云

    作品:《炼神领域

        内府之中,一群鬼卒肃然林立,而一个身穿宽大袍子的老人从座椅边站了起来,正是重塑身躯的秦靳,看到秦茵进来之后,立刻老泪纵横的哭了出来:“小茵……”

        秦茵扑进父亲怀里,画面令人欣悦。

        林沐雨也走上前,单膝跪地,对着秦靳行了个帝**礼,道:“林沐雨,参见父皇。”

        “阿雨,快起来……”

        秦靳急忙扶起林沐雨,道:“我现在只是一个糟老头子,你却是武神,你没有必要对我行礼,以后千万不要……”

        林沐雨笑道:“您当初认我为义子,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是识我于微时,何况小茵现在是我妻子,我叫您一声父皇是无可厚非的。”

        “嗯,那就好,那就好。”

        秦靳欣喜不已,眼泪滚滚落下,道:“没有想到我这只孤魂野鬼如今居然还能有这么一天,太好了,太好了……”

        秦茵握着父皇的手,道:“我也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父皇!”

        秦靳看看秦茵,又看看林沐雨,问道:“你们……你们什么时候成婚的,有孩子没有?”

        顿时秦茵的脸蛋红成了一片,说:“还没有正式成婚,自然也就没有孩子了,父皇,你怎么一来就问这个呢……”

        看着娇羞的女儿,秦靳禁不住放声大笑,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情理中事,我不关心这个还能关心什么?”

        “咳咳……”一旁的东麟鬼帝干咳一声。

        林沐雨心领神会,便当着五方鬼帝和一群府君的面说道:“我和小茵进入幽泉世界之后,挑战东麟鬼帝,我和东麟陛下激战三百多回合之后力竭不敌,所以成了东麟陛下的手下败将,不过东林陛下宽厚,把八名部下让给我,让我带他们回天界为东方神界效力,在这里我要多谢东麟。”

        东麟鬼帝莞尔一笑:“武神殿下太客气了,那都是我应该做的。”

        五方鬼帝则难以置信的看着东麟,道:“你……你这老小子何德何能居然能战胜武神,我不信……打死我都不信……”

        “你爱信不信,武神已经那么说了。”

        “哼哼……”

        林沐雨一把抓住五方的手臂,道:“五方,我还有一些事情要请你帮忙,我要帮我查一下一些死者的轮回典册,可以吗?”

        五方鬼帝一愣,随后笑道:“武神,您……您不会是想起死回生、扰乱生死法则吧?”

        “对,我确实想那么干,可以吗?”

        “这个……算了,你是武神你最大,你说了算!要查生死就跟在下去后堂的典册官那里去,这里可查不到。”

        “好好……”

        跟着五方鬼帝进入后堂的不只是林沐雨,秦茵、秦靳,以及林沐雨的八名近卫还有东麟等人都跟着一起进来了,仿佛是在联合查阅一样。

        后堂内的建筑很奇特,仿佛一弯明月般,一张张黑色的桌子相连,至少超过二十名判官在这里工作,见到五方鬼帝之后都是一愣,随后行礼:“参见五方陛下!”

        五方鬼帝抬手示意他们继续,随后对林沐雨说道:“这里就是掌管生死的地方,望前世、主今生,武神殿下想问什么就问吧,您……是想复活什么人,还是主谁的生死?”

        “嗯……”

        林沐雨凝重的上前一步,手放在月牙的中心,一片冰冷,道:“帮我查查……生于碎鼎界的、苍南公许剑韬的灵魂如今何处?”

        一名判断抬起手掌,顿时掌下的生死簿金光泛起、连连翻动,他的眼白开始变大,几秒钟后,恭敬道:“启禀武神,许剑韬之灵在八个月前就已经轮回了,他的灵魂在进入鬼域之后就被认定为英杰,所以……格外照顾,让他轮回去了一家好人家。”

        “轮回在哪儿?”

        “南方的一个位面,他是一个财主家的独子,备受宠爱。”

        “哦……”林沐雨喃喃点头:“既然是财主家的独子,那就照顾一点,让财主无法再生育别的子嗣,就这样吧……”

        “可是……”判官怔了怔,道:“生子之事是子嗣神祗所掌管,并非我们所能左右的啊……”

        五方鬼帝咳了咳,道:“元判官,武神说了,那就照办,派人去子嗣司去知会一声不就行了?不会办事……”

        “是,陛下教训得极是……”

        林沐雨咧咧嘴,这社会太黑暗啦!

        “武神还有谁的生死想问的?”五方鬼帝问道。

        “问,碎鼎界雷洪、秦雷、楚怀渑的生死轮回。”

        “是!”

        几名判官一起询查,不一会,一个个的抬头说道——

        “启禀武神,雷洪在十二年前获封为西境鬼域的鬼将……”

        “秦雷在十三年前的时候就转生了,投胎为上古灵鹿的子嗣。”

        “楚怀渑在鬼域逗留了一年,不愿意遁入轮回,但最终还是进入了轮回之井,但按照他的诉求,我等让他重新轮回到了碎鼎界,如今他应该已经十三岁了。”

        ……

        “啊?”

        林沐雨身躯微微一颤:“楚怀渑……他就在碎鼎界?”

        “是的,并且轮回在兰雁城,在一家楚姓家庭里出生,名叫楚云,只不过……他经过了轮回,已经失去了前世所有的记忆,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武神大人……尘缘断了便是断了,其实是没有必要强求的,您能在这里问询他的一切,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情义怎么能用仁至义尽来比较呢……”林沐雨叹息一声:“我问询他,是因为念念不忘,是因为始终把他当成亲人。既然你们这里能问询生死轮回,那么……我能看看如今的楚怀渑在做什么,又是什么样的人吗?”

        判官怔了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抬头求救的看了一眼五方鬼帝。

        “用灵幻镜吧……”五方鬼帝叹息一声:“既然武神执意要知道,那就让他知道,武神掌管天地武道,有权力知道一切所想要知道的事情。”

        “是!”

        判官取出一面并不光滑平整的镜子,轻轻置入月牙形的空旷地上,顿时一道金色光芒飞梭而出,转眼编织成了一个似曾相识的画面,那是一个偌大的训练场,到处都是铜人、木桩等,一个个少年挥洒着汗水相互对练着。

        而其中一个少年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手中握着一柄铁剑,与一名佩戴三枚金星的军衔的武将对练着,这武将很是眼熟,居然是司徒森!

        “当!”

        铁剑在司徒森的盾牌上激荡出一道火星来,司徒森身躯如山岳般一动不动,笑道:“楚云,这点攻击力可不行啊,你这一剑若是劈在甲魔的身上恐怕那些甲魔动都不会动,反倒是他们的反手一击,你这条小命就要报销咯……”

        楚云惊愕了一下,随后左脚向前滑了把脚步,力从地起,一道斗气叫足下激荡开来,长剑横起便是第二击!

        “当!”

        这次司徒森手里的盾牌颤了一下,不禁笑了起来:“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楚云得到司徒森的一句夸赞,无比欣喜,道:“森统领,既然如此,我能加入龙胆营了吗?”

        “不行。”

        “为什么?”少年有些失望。

        司徒森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因为龙胆营不收十六岁以下的士卒,我倒是很想问问你,你为什么一定要加入龙胆营呢?”

        “因为龙胆营是帝国最强的军队,是剿灭强敌的英雄军队。”少年眼中光芒灼然,道:“何况龙胆营现在又是拱卫帝都的军队,担任着御林军、禁军、国会军三重重任,圣殿里每个人都以加入龙胆营为最高的荣耀!”

        “是吗?”

        司徒森微微一笑:“可是很快禁军、国会的御林军就会重组了,龙胆营也会撤出兰雁城,进入苍南行省驻防,你还会想加入龙胆营吗?”

        “想……可是为什么龙胆营要走?”

        “因为……或许是龙胆营太强了吧,国会的老爷们受不了那么强的一支军队整天在眼皮子底下。”司徒森深吸一口气,说:“好好修炼吧,只要你足够强,你想进入任何一支军队都可以,他们还求之不得呢!”

        “嗯,我知道了,谢谢森统领!”

        就在这时,一人从圣殿的大殿处走了过来,是披着白袍的秦岩,也是如今的圣殿大执事。

        “森统领!”秦岩笑道:“怎么样,挑选新秀挑好了没?”

        “二十人已经选定。”

        “楚云这孩子如何?”

        “资质非常不错,就是太小了,暂时不适合随军,大执事请好生栽培他,等到楚云成年了,我就来提人。”

        “哟,听你这个架势倒是很有当年大哥的气势。”

        “嘿……”司徒森笑笑:“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在人界待多久,或许不久之后就走了狗屎运被大乘天道选中了呢,龙胆营要后继有人啊,老一辈都已经渐行渐远、越来越老了,风溪、白隐这些人资历是老,但是干劲不足,或许将来龙胆营的统领就是楚云这个孩子了。”

        “森统领真的那么看重他?”秦岩有些意外。

        “不行吗?这孩子身上有傲骨,而且十分坚韧,当年雨殿下在圣殿的时候或许就是这样,你觉得呢?”

        “大哥嘛……他当时可是最强的陪练师,但是现在陪练师取消了,我们只有一视同仁的武师。”

        “哈哈哈,随他去了,我走了,龙胆营两天后开拔离开,不然国会的那群大人们又要催促了。”

        “嗯,森统领保重。”

        “你也一样,保重!”

        ……

        看着画面渐渐消失之后,林沐雨深吸一口气,不无慨叹的说道:“他终究还是要成为一名军人啊……”

        “那或许是楚怀渑大哥的宿命吧。”

        秦茵道:“而且兰雁城确实需要他这样的人才来守护。”

        “嗯,这也算是各自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