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再入十二世界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再入十二世界

    作品:《炼神领域

        一片荒芜丛林坐落在大地之上,这里正是幽泉所在的位置,当初林沐雨和七曜魔帝联手在这里击败了幽泉的镇守者——东麟鬼帝,如今已经一隔便是数年过去了,一切都早已物是人非,唯独幽泉的死气氤氲还是依旧。

        大地之上满是发出惨厉哀嚎的鬼卒,他们一天到晚都在哀嚎,因为他们是被强留在鬼域的冤魂,身体每一刻都在忍受着来自十八层地狱的煎熬,就算是当了鬼帝的部下也一样,这样痛苦没有一天减少过,更没有消失过。

        幽泉周围十里内就已经开始布防了,天空之中大量的鬼龙首领来回飞翔,甚至还有不少鬼域府君镇守在这里。林沐雨和秦茵无法直接飞行进去,只能先礼后兵的与飞向地面,与那些守军交涉。

        远远的,一名大腹便便的府君提着长矛走了过来,恭敬道:“属下是东麟鬼帝陛下治下的东海府君,请问两位上神来到幽泉有何贵干?”

        林沐雨说:“我身边的这位姑娘是封号雍容女神的秦茵,她执掌六界秩序,所以发现了幽泉之中的秩序已经完全紊乱,我们怀疑幽泉里出了大事,所以僭越来到这里,还请东海府君放行,让我和小茵进入幽泉一探究竟。”

        “二位上神要进入幽泉?”东海府君微微一怔。

        “怎么,不可以吗?”林沐雨有些疑惑,道:“府君,是不是幽泉里已经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了?如果有,希望你能坦诚的告知我们。”

        “不寻常的事情倒是没有,只是……”

        东海府君迟疑了一下,道:“属下不敢隐瞒武神与雍容女神,最近两年幽泉确实有些怀疑,戾气增加了许多,并且来自于幽泉的力量也增强了至少五倍之多,更重要的是……东麟鬼帝陛下已经在幽泉之中闭关修炼长达三年之久了,一直没有向外传递任何消息,属下也只能率领部众镇守在这里,不敢有丝毫怠慢,还望两位上神明鉴。”

        “东麟闭关三年不出?”林沐雨愕然。

        “是的。”

        “一般的鬼神应该不会闭关那么久吧?”

        “不会,鬼神的身躯寒性,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回到地面上汲取阳气,所以属下十分担忧,怀疑鬼帝陛下在幽泉里的修炼遇到了什么麻烦,但是属下……身为人臣,却又不能僭越,绝不能擅自进入幽泉,否则便是背叛之举。”

        “原来是这样。”林沐雨剑眉一扬,看着东海府君,道:“府君大人那么忠心耿耿,让人佩服,不如这样,我和小茵进入幽泉一探究竟,这样就不必你亲自进入,你也不会背上叛主的罪名,到时候东麟鬼帝真的问起来,你就说是我和小茵强行闯入幽泉好了。”

        东海府君不禁失笑:“属下虽然只是区区的一个府君,但是却不至于卑劣到这般地步,东麟鬼帝如今生死不知,有两位上神进入幽泉襄助勘察是情理中事,不必二位强行闯入,属下这就带你们过去,只当是我东海府君邀请二位襄助便是。”

        “那……多谢了。”

        林沐雨有些意外,东麟鬼帝其人十分心胸狭窄,却没有想到他的属下居然这样通情达理,简直已经豁达得让人十分意外了。

        沿着枯萎的地面一路飞行,东海府君身体蹒跚,飞不太快,林沐雨和秦茵也只能慢悠悠的跟着飞行,越接近幽泉就越是阴气很重,以至于林沐雨、秦茵必须发动神力来抵御,顿时武神、雍容女神的法身若隐若现的浮现在二人的身外,让一群鬼龙首领、鬼卒看得目瞪口底啊,那是他们一心向往却无法企及的境界啊!

        很快的,巨大的幽泉入口已然出现在前方,但是由大量鬼卒镇守着。

        “散开,全部散开!”

        东海府君低喝一声,他的威望倒是不错,一群鬼卒纷纷散去,同时充满敬畏的看着林沐雨和秦茵,一个个十分沉默。

        “二位上神,一旦进入幽泉就很难出来了,二位想好了吗?”东海府君低声道。

        “放心吧。”

        林沐雨微微一笑,他来过幽泉,自然知道幽泉的厉害,但是如今他身为武神,心境提升了数倍,已然自信能够安然无恙的从幽泉中出来了。

        前方,幽泉犹如一面明镜般的倒扣在大地之上,水面无波,事实上那里根本就没有水,幽泉名为泉水,其实只是一个幻境世界罢了。

        “走了。”

        林沐雨纵身一跃坠入幽泉之中,秦茵提着东华剑相继毫不犹豫跃入。

        “刷刷……”

        两道光芒涟漪在幽泉上氤氲开来,东海府君幽幽的看着,自言自语道:“希望你们能解决幽泉内的问题,不要让鬼帝陛下继续沉沦下去了。”

        ……

        光芒闪烁而过,林沐雨和秦茵已然落入了幽泉第一层世界。

        “小茵,抓住我的手。”

        “嗯。”

        两人手掌相握,心意相通,这样就能在幽泉之中保持一样的心境了,而这第一层世界正是福荫世界,周围花鸟祥和、行人如织,这里几乎没有一丝丝的戾气。

        秦茵牵着林沐雨的手,行走于草地之上,深深的吸了口气,笑道:“这里,真好……”

        林沐雨点头。

        唯有心地至纯的人才能在这里感受到祥和,否则的话,恐怕感受到的就是空洞的暴戾与**的无处宣泄了。

        “嗡!”

        眼前波纹激荡,转眼之间福荫世界已经逝去,取而代之的是第二层世界——孤寂世界,四周化为一片荒漠,一望无垠,不但空旷,而且十分的乏味。

        然而,林沐雨和秦茵在一起,根本无惧这种程度的孤寂。

        “刷刷……”

        沙漠中狂风大作起来,吹得人几乎睁不开眼,但林沐雨紧握着秦茵的手,催发圣武之力抵御狂风,并且低声道:“小茵,你怎么样了?”

        “没事的。”秦茵眯着一双美目,身周氤氲着秩序之力,两大正神抵抗这种程度的狂风自然是不成问题了。

        结果,原本打算吹散二人的狂风未能得逞,孤寂世界不攻自破。

        “刷!”

        二人的身躯猛然下坠,落入了第三层世界,这一层,是杀戮世界,就算是两人手掌相握,但却依旧看到眼前的一片血色、混乱战场,无数仇敌的样子出现在眼前,苍白鹤、林禹、秦毅、魔皇、雷冲等人的身影一一浮现,甚至能够听到雷冲那怒雷般的吼叫。

        “去死吧!”

        战斧横扫而过,雷冲的一击依旧如此雄浑霸道。

        然而林沐雨早就今非昔比,将秦茵拥在怀中,一声断喝:“你活着不是我的对手,难道死了就能胜过我吗?滚!”

        一声斥喝变成了激荡开的圣武之力,顿时将雷冲的身形吹得无影无踪,林沐雨带着秦茵不断向前飞行,冷艳看着一个个出现在血色战场内的宿敌。

        “林沐雨,我要你死!”

        空中,一人桀骜的吼叫着。

        是洛岚,那时候凡界唯一的神,也是杀死雷洪的罪魁祸首。

        林沐雨抬头看着他,目光淡然道:“你只是不存在了的一息念力,何必还在这里故作威风?”

        洛岚的身形随即消散,林沐雨继续向前飞行,这完全是一场心境上的博弈,而显然,这些幻象无一能够动摇林沐雨的心志,如果轻易就被这些敌人所动摇,那他就不是武神了。

        很快的,大地之上出现了许多人。

        姬耀、吕昭、圣师、扬商、多拉、陈煜等人的身影一一浮现出来,一个个声嘶力竭的唾骂、怒吼着——

        “林沐雨,还我命来!”

        “林沐雨,我要你死!希音,你没资格杀我,我不服!”

        “我才是皇,你们不配!都给我去死!”

        “秦茵,你算是什么女帝,算什么天下之主,你不过是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坏女人罢了!”

        ……

        林沐雨俯瞰着他们,怀里的秦茵忍不住的闭上眼睛,杀孽太多了以至于她不愿意去看,心魔作乱。

        “小茵,不要多想。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珍惜的人。”

        林沐雨柔声道。

        “嗯。”秦茵点点头。

        林沐雨则左掌轻轻一扬,直指着大地,无数剑气飞梭而出,低喝道:“天道之下,尔等皆是蝼蚁,谈什么复仇?给我灭!”

        “轰!”

        大地沉沦下去,那些混乱中的宿敌一一消失,而这一层也顺利过关了。

        眼前忽地光亮起来,第四层,贪婪世界。

        林沐雨见识过贪婪世界的样子,马上道:“小茵,守住心志,这一层的考验是你心中最想要的那些,一定要经受得住。”

        “啊?”

        秦茵有些迷茫,而低头看的时候却娇躯微微一颤,整个人都呆住了,她看见了一人,看见了一个苍老的身影坐在宫殿楼阁的深处,披着皇袍,正用龙飞凤舞的大字批阅着奏章,他的脸色如同昔日般,祥和而慈祥,只是动辄咳嗽,显示着他的身体并不太好。

        “父皇……”秦茵喃喃的叫了一声,不知不觉的脱离了林沐雨的手,笔直的走向了远处的宫殿。

        “小茵,不要去!”林沐雨大声的喊着,但秦茵已经听不见了,贪婪世界的心魔只能靠自己来化解。

        画面骤然急转,变成一副大好春日的景色,那是皇家的猎场,桃花盛开连成一片,就在一株桃花下,只有八岁的秦茵稚嫩的握着一柄特制的细剑,用力的挥舞着,手掌之中氤氲着淡淡的缚神锁的光芒,而一旁,秦靳还是中年的模样,披着战甲,笑道:“对,就是这样……小茵真厉害……咳咳,可惜父皇的剑法拙劣,教不会你什么,不过父皇一定会给你找来最厉害的师父,小茵,你想要谁当你的老师?”

        秦茵收回长剑,用稚嫩的声音说:“父皇,我想要秦雷哥哥当我的老师,他的刀法可厉害了!”

        秦靳不禁失笑:“阿雷那孩子虽然厉害,但是……他的刀法可不适合你,你是公主,帝国的继承人,学习剑法还可以,学习刀法的话,难道你想当上阵杀敌的女将吗?”

        “为什么不可以呢?”秦茵眨了眨眼睛,天真无邪的看着父亲。

        秦靳笑了:“可以,只要小茵想要的,父皇都给你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