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膨胀的泣血鬼帝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膨胀的泣血鬼帝

    作品:《炼神领域

        午夜时分,鬼门初开。

        黑气氤氲的鬼门内一片雾蒙蒙,甚至还隐隐的能听到鬼哭神嚎的声音,让人心里忍不住的有些发毛,好在林沐雨、秦茵不是第一次来,所以倒也没有多么害怕。

        “刷刷……”

        两道人影拖曳着大乘天道的金色流光进入了鬼门关内,远远的,一条长长的队伍直通向远方的奈何桥,六界混乱,大战连连,鬼域的生意是越来越好做了,无数鬼卒驱赶着鬼魂行走在这条黄泉路上,动辄就能听到殴打、哀嚎的声音。

        林沐雨带着秦茵低空飞行,眉头紧锁的看着鬼域中的一切,这里的亡魂那么多,只能说明凡界的死难者已经不计其数了。

        “什么人?”

        一个巨大的黑影在空中低喝道,是一名鬼龙首领。

        光芒照射下,林沐雨看清了他的样子,极其丑陋,便说:“我们来自东方神界,想要去幽泉里查明一件事情。”

        鬼龙首领也发现了二人的身份,马上恭敬道:“原来是两位上仙,只是这六界秩序规则如铁,纵然是上仙也不该轻涉鬼域,还望二位上仙体谅,小人不能让你们进入下层鬼域了。”

        秦茵淡淡一笑,轻轻抬起手掌,掌心里法则力量氤氲,道:“六界秩序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想,我可以豁免这一条吧?”

        “您……您是雍容女神秦茵?”

        鬼龙首领大惊,急忙在龙背上恭敬行礼,道:“如果是雍容女神的话,那就请进吧,请宽恕小子有眼无珠。”

        “嗯。”

        林沐雨冲着林沐雨一笑,拉住他的手极速在空中飞过,直奔下层炼狱而去。

        但尚未进入炼狱入口,又是几人拦住了去路,这次是一群身穿金色铠甲的人——鬼域府君,地位仅次于三大鬼帝的存在,只不过这些府君如今在林沐雨、秦茵看来实在是太弱了,可以轻松一挑十的那种,何况眼前只有五个府君罢了。

        “二位上仙请留步!”

        一名府君提着巨大的铲子,道:“在下是衡阳府君,不知道二位上仙前往十八层炼狱是有何事?”

        林沐雨道:“我们发现了幽泉中的异常,所以要去探察一下,这也是为了你们鬼域好,还望你们不要阻拦我们。”

        “上仙,鬼域的事情自然有鬼域的鬼神来处置,不必大乘天道的诸神来介入,还望你们将心思花在如何对抗魔界上,鬼域……不必你们来插手。”

        林沐雨抬手拔出轩辕剑,一时间剑身上的图案流转不绝、璀璨无比,圣武之力引而不发,浩荡之极。

        “上仙,你想做什么!?”衡阳府君大惊。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你以为我要做什么?”林沐雨淡淡道,他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反正当初已经大闹过一次鬼域了,现在也不介意再来一次。

        秦茵也笑盈盈的拔出了东华剑,与林沐雨并肩立于风中,随之准备大闹地府。

        衡阳府君的脸色极为难看,道:“我等虽然实力不如上仙,但鬼域府君的尊严不容亵渎,二位上仙既然要战,那就来战吧!”

        五名府君纷纷擎出兵刃,而周围,密密麻麻的鬼龙首领、鬼卒、幽魂也一一靠近过来,随时准备对林沐雨和秦茵发动攻势了。

        “你们真敢打?”

        林沐雨不禁哈哈大笑,左手猛然张开,低喝道:“天地万象,听我号令!”

        血色雷霆的光芒涌动,圣武之力爆发开来,顿时五名府君的身躯动弹不得,林沐雨手臂轻轻一沉,他们的身躯轰然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样子,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够丢人了,在自己的一群部下面前,居然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嘭嘭嘭……”

        连续三声,林沐雨利用五大府君的身躯硬生生的在地面上砸出一个直通十八层地狱的大坑来,随后一手扬起,将五名府君丢飞在空中,笑道:“小茵,我们下去吧!”

        “嗯!”

        迎着血红色的鬼域烈焰,两大正神飞梭而下。

        ……

        轮回之井深处,三大鬼帝之一的五方鬼帝缓缓睁开眼,一双血红色眸子里透着一丝无奈,道:“阿雨这小子……怎么从来不走正门的,看来泣血那白痴又要跟阿雨来一次冲突了。”

        话音未落,石门外传来一名府君的声音:“鬼帝陛下,上方传来消息,两名正神硬闯十八层地狱,我们……是不是该去看看?”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五方鬼帝伸了个懒腰,道:“十八层地狱是泣血的地盘,与我们无关,有什么罪就让泣血那老家伙受着,难道你忘了上个月他还想侵吞我外围地盘了吗?泣血最近觉得自己修为突飞猛进了,刚好让他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山外有山好了。”

        “可是……鬼域三帝同气连枝……这样不太好吧?”

        “少说废话,等武神和雍容女神到了轮回之井再叫醒我。”

        “陛下怎么知道那二人是武神和雍容女神……这……就连武神都来了,这件事是不是要知会泣血鬼帝陛下一声?”

        “知会个P,他要是挨一顿胖揍,我会乐见其成。”

        “是,陛下……属下这就去办!”

        “你去办什么?没什么要你办的,回去睡觉!”

        “是……”

        ……

        “轰!”

        大地颤抖,巨大的洞孔出现在炼狱之中。

        当林沐雨打穿了第十一层炼狱的时候,终于,正主再也坐不住了。

        炎炎风云之中,一个个人影出现在十一层炼狱的大地之上,其中府君、鬼龙首领不计其数,甚至还有一位鬼帝,正是传说中的泣血鬼帝,曾经与林沐雨有过一面之缘的鬼神。

        “站住!”

        泣血鬼帝一声咆哮,其声音居然在空中凝聚出一道血色护罩,可见实力深不可测,难怪最近会那么膨胀甚至去叫板五方鬼帝了。

        看着空中停留的两大正神,泣血鬼帝目光愕然:“你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怎么,鬼帝陛下不认识我了?”林沐雨洒然一笑。

        “原来是你,林沐雨!”

        泣血鬼帝惊骇不已,他原本不知道来的两位正神的身份是什么,但认出林沐雨就一目了然了,天地之间谁还不知道林沐雨被大乘天道册封武神的事情啊,就算是偏远的鬼域也一样知道,天地之间武神就这一个,没有第二个了。

        “你……你……”泣血鬼帝气得浑身发抖,道:“你身为武神,为何又来砸我的十八层地狱?”

        “不是砸,是路过。”

        林沐雨神色严肃的强调:“十八层地狱的门实在太难找了,所以只能强行打穿空间之壁,这样走得更加方便一些,我和小茵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幽泉,还望鬼帝陛下不要阻碍我们。”

        “去幽泉?”

        泣血鬼帝道:“幽泉是东麟的地盘,你去幽泉做什么?”

        “小茵洞察到幽泉中秩序的紊乱,所以我们身为六界正神就有责任来查看一下,毕竟,幽泉里发生的事情可能已经超出你们三大鬼帝的处理能力,所以请鬼帝陛下不要再阻挠我们了。”

        “超过三大鬼帝的处理能力?”

        泣血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林沐雨,就算是你武神你也未免太狂妄自大了吧?这偌大的鬼域会有三大鬼帝无法掌控的事情吗?你如此猖狂的话,老子也不必跟你客气什么了,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这个武神到底有多厉害,来人,扛我的血刃来!”

        几名鬼卒费力的扛着一柄战刀而来,战刀的刀刃如血,难怪会叫做血刃。

        “嗡!”

        隔空取物,泣血鬼帝猛然抓住战刀,脸上满是狰狞的笑容,道:“如果你能打败我,这十八层地狱任你来往,没人会阻挠你,但如果你打不过我,那么狠抱歉,从此六界再也没有武神了。”

        “你想杀我?”林沐雨笑问。

        “有何不可?”

        “那就来吧。”

        林沐雨连剑都不拔,纵身俯冲了下去,直奔泣血鬼帝而来。

        “来吧,尝尝老子的血斩!”

        血刃划过天空,一道道冰冷的气流席卷而来,刺骨严寒,难怪泣血鬼帝会那么猖狂,这几年他的修为至少增进了一倍以上,已然凌驾于五方鬼帝之上了!

        然而林沐雨的修为增进速度更快,手指并拢,迎面便是一道剑意挥洒下去,三成力道!

        “蓬!”

        剑意碰撞在刀刃之上,林沐雨抬手手指,速度快绝的连续三次隔空剑气横扫,竟然直接轰得泣血鬼帝连连后退,战靴踩踏在布满烈焰的炼狱硬土之上。

        “啊?!”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缕惊色,完全不会想到林沐雨的力量强到这种地步。

        然而还有他更加想不到的——

        “嗡!”

        林沐雨双掌合拢,激荡起一道巨大剑气,笔直的轰了下去,六成力道!

        硬土轰然爆炸开来,泣血鬼帝的战刀直接被轰飞了,胸前出现了一道道血痕,身躯已经承受不住傲剑诀的攻击了。

        就连九幽魔君都抵挡不住林沐雨的六成力狂攻,何况是区区的泣血鬼帝?!

        ……

        空中,三柄璀璨剑芒垂在那里,引而不发,随时都可能呼啸夺取泣血鬼帝的性命。

        林沐雨俯瞰着大地,淡淡道:“认输,就不杀你。”

        泣血鬼帝躺在泥土之中,脸色惨白,浑身战栗的说道:“我……我认输,求武神绕我一命。”

        “这就对了。”

        林沐雨手掌一翻,傲剑诀的力量悉数消散,道:“小茵,我们往下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