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七成境界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七成境界

    作品:《炼神领域

        “走!”

        紫瑶一声令下,楚瑶、秦茵等人纷纷飞入空间之门里,而风继行则手持双刀,再度驭风抵挡住追杀而来的魔罗大军,数百名镇守大成殿的高手纷纷进入异空间。

        “想走?没门,给我追!”紫炎大声吼道。

        白风圣王等人纷纷飞了下去。

        “谁敢追!?”

        七曜魔帝低吼一声,左手平举,一道风暴轰开前方的空气,化为一条火光灼烈的长河,将白风圣王等人纷纷阻隔开来,谁也不敢越过这道长河,否则便会是,狂神七曜魔帝的威力可不是摆设。

        “哼!”

        紫炎嘴角泛起狰狞的笑容:“七曜魔帝,你送走了他们,谁来送你?”

        七曜魔帝猛然呕出一口鲜血,眼中战意却更加熊熊燃烧起来,握着盘古斧,笑道:“不需要,老子平素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这群渣滓难道还想留住我?”

        “是吗?”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七曜魔帝身后传来,是灭世圣帝的声音,魔界三大圣帝之一。

        “咻!”

        一抹冰刃笔直轰向七曜魔帝的后背,但七曜魔帝却已经预知,身形骤然一闪避开,战斧一伸便巧妙的勾住了灭神圣帝的冰霜之极,猛然拉扯回来,瞬间就与灭世圣帝易位,哈哈笑道:“来,你也尝尝灭神塔的威力!”

        “啊?!”

        灭世圣帝怎么会想到有此一招,身体迅速就被灭神塔灼烧得开始灰飞烟灭,反观七曜魔帝则一窜身就消失在了大成殿的上空。

        “啊啊啊……”

        灭世圣帝的惨叫声回荡不绝。

        最终,当灭世圣帝的身躯化为一片烟云之后,周围魔界中人都惊呆了。

        “哼……”

        九幽魔君冷哼一声,俯首冲向了大成殿,似乎并不想与紫炎多说什么话。

        而白风圣王则皱眉道:“紫炎祖帝,为什么……为什么你刚才不撤回灭神塔的力量,以您的修为应该可以控制灭神塔的,灭世圣帝也就不至于会死了。”

        “是吗?”

        紫炎淡淡一笑:“如果是我不想收回灭神塔的这一击呢?”

        “这……”

        “哼,白风,你别忘了你是跟谁的。”紫炎冷笑道:“原本我用灭神塔只要再有一点点时间就能烧熔狂神的傲骨,就足以杀死他,可偏偏是灭世圣帝这个废物从中作梗放走了狂神,这种废物留着干什么?更何况,灭世圣帝不死,我怎么可以成为完美的魔界之主?”

        说着,紫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时空气中残留的灭世圣帝的魔气纷纷被吸入鼻中,他就像是吃下了一道大餐一般,一脸的享受。

        吞噬,圣帝之间的对话,也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紫炎才变得越发的强横,以至于就连九幽魔君这种大魔头也不放在眼里了。

        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紫炎完全汲取了灭世圣帝的残留魔气,精神变得更加饱满起来,看着下方的大成山,道:“好了,命令魔界大军以这座大成山为根基,开始向四周的灵山扩散、进攻,派出双翼魔罗去寻找紫瑶、秦茵等人的下落,势必要将东方神界的余孽斩草除根!”

        “是,祖帝!”

        月色如血,这一夜,东方神界沦陷,被杀者不计其数,至少在两万之上,以至于曾经鼎盛的东方神界快要被覆灭了。

        ……

        其时,相距东方神界不知多远的不海山上,一道道人影流光般的落下,其中也包括紫瑶、风继行、秦茵、唐小汐等人,东方神界的残留诸神都在这里了。

        “这是哪儿?”

        秦茵看着周围的丛林沃野问道。

        紫瑶看了一眼北域天轮,道:“不海山,一片荒芜之地,位于东神界、北神界的交界处,很不易被察觉,倒是可以作为我们临时的栖息地,别说那么多了,寻找隐蔽的地点先住下再说,许多人都受伤了需要医治,我们有擅长医术的人吗?”

        “我。”

        楚瑶扶着受伤的手臂走了过来,道:“我在凡界的时候是灵药司的人,懂得如何医治。”

        “那太好了!”

        紫瑶看了看东方,忍不住的又说:“只是不知道魔帝怎么样了……”

        “来了!”

        空中,风风火火的一团人影笔直的砸落在丛林之中,冲出一条长长的沟壑,正是手握盘古斧的七曜魔帝,他缓缓站起身,道:“这里可安全吗?”

        “还算是安全。”

        说话的人是女弑,东神界唯一的魔,她眨了眨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这里周围的气息十分紊乱,与外围几乎是隔断的,而魔界中人感应气息的能力又远远不如大乘天道,所以只要没有人告密的话,我们在这里就是安全的。”

        “那就好,这里便当做东方神界的临时居住地了。”

        七曜魔帝目光冷峻,嘴角再度溢出一缕鲜血,道:“走,找个山洞休息,楚瑶,你为我治疗一下,我伤到五脏六腑了。”

        “是,魔帝。”

        众人眼中都涌出了浓浓的担忧,这一战不但折损了两名正神,更是连七曜魔帝这种绝世强者都重伤了,如今的魔界可谓是如日中天,四大神界无人能挡了。

        ……

        一天之后,西神界,光明圣殿。

        希颜端坐在神王宝座上,目光淡然的看着众人,道:“东方神界已经被覆灭了,七曜魔帝、紫瑶、希音、小汐等正神逃逸而去,下落不明,都说说吧,我们如今该如何做,以前东神界在时,我们还能联手抗敌,如今……只剩下我们西神界和北天界了。”

        李菲道:“希颜大人,就连七曜魔帝这个第一等上位神都败了,可见魔界的力量如今有多可怕,除了越发强大的紫炎祖帝之外,据说还有一个九幽魔君,此人是魔界的长者,实力深不可测,在大成山的一战之中,九幽魔君一人力战紫瑶、希音、小汐而不败,可见此人有多强横,假若……假若紫炎下令魔界倾巢而出攻打西神界的话,我们又能有几成胜算?”

        “恐怕是毫无胜算吧?”希颜苦笑一声。

        喏娃则淡淡一笑:“我倒觉得紫炎不会急着攻打西神界。”

        “为什么?”希颜问。

        喏娃一袭炽天使的斗篷微微摇摆,姿态淡雅的笑道:“紫炎此人卑鄙无耻、心胸狭窄,他根本容不得任何人对他形成丝毫的威胁,而大成山一战我们通过幻池看得十分清楚,至少有一人能够对抗紫炎的灭神塔而不死,那就七曜魔帝,所以紫炎如今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到七曜魔帝并且杀死他,所以……我觉得只要七曜魔帝没被找到,我们西神界就是安全的。”

        希颜道:“我感应不到希音的气息了,或许她已经蛰伏起来,不想被人发现,紫瑶、小汐也一样,东方神界的诸神已经进入了一种类似于冬眠的状态,他们不想被魔界找到,如今我们能做什么呢?率先找到他们、保护他们,还是……别的选择?”

        塔里琳道:“希颜大人,我们为今之计最该做的依旧是大力发掘、寻找光明原石,造就更多的旧神,否则就无法与魔界抗衡。”

        希颜淡淡一笑:“我们如今要多么强才能与魔界抗衡?”

        塔里琳想了想,道:“喏娃炽天使大人领悟大乘天道,加上希颜大人的,或许能对抗紫炎、九幽魔君,其余的嘛……至少还需要五千名以上的战天使才能有一半的胜算,可是我们现在只有几十个旧神,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就连魔界的一支千万人数的军团都是抵挡不住的。”

        希颜似乎有些疲倦,问:“在东方神界那里一共有多少魔界军队?”

        李菲道:“约三千万。”

        “……”

        希颜幽幽道:“看来东方神界的沦陷已经变成了定局了,有阿雨的消息没?他出外修炼已经很久了,如果回来的话……这位武神说不定能扭转形势。”

        “暂时还没有。”喏娃摇头道:“寻求一种新的力量是何等艰难之事,就算是阿雨天赋异禀也不可能一朝一夕之间完成,我们还需要给他更多的时间和耐心。”

        “嗯。”

        希颜抿着红唇,道:“派出五名战天使,秘密寻找东方神界诸神的下落,尽早与他们联系上,一旦他们需要帮助,西神界必定全力以赴!”

        “是!”

        ……

        永恒剑域。

        奕剑林的后山似乎永远都那么雾雨蒙蒙,林沐雨端坐在一块岩石上进入冥想的状态,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一整天了。

        一旁,莉亚撑着一把青色雨伞为他遮挡风雨,因为莉亚发现林沐雨的修炼似乎越来越“回去”了,冥想的期间甚至就连挡住风雨的罡气都不再打开,而是任凭风吹雨打,宛若一尊石雕一样。

        她十分担忧的弯腰看了看林沐雨的脸庞,道:“师父一天一夜不醒了,会不会已经修炼得傻掉了,师父,你跟莉亚说说话呀。”

        林沐雨依旧没有说话。

        足足过了半晌,终于他悠悠的睁开眼睛,心境一片清明,伸展了一下手臂,道:“莉亚,我冥思了多久了?”

        “一天一夜还多一点。”莉亚撅着小嘴:“师父一直不理人家呢!”

        “啊哈,对不起,我沉浸在心境里,没有听到你的声音。”

        “那么师父的傲剑诀有进步了没有?”

        “有。”

        林沐雨深深吸一口气,道:“大约七成了,快了……”

        “啊?莉亚要看看!”

        “你想怎么看?”

        “傲剑诀的威力!”

        “这个……”

        林沐雨想了想,便笑道:“看好了。”

        他站起身来,目光凝视着远方大约两千米外的一座山头,身躯巍然不动,但眼中猛然闪过一缕杀意,就仿佛剑光扫过一般!

        “轰……轰……”

        远方,一整个山头轰然平移坠落下去,就像是被一柄剑斜切开一样。

        “……”

        莉亚张大小嘴,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