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一代帝王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一代帝王

    作品:《炼神领域

        七月四日,一只白色信鸟轻飘飘的落入天霁殿之中,马上掀起了一场波澜。

        ……

        扬商迟迟没有踏入魔道,手里粘着信笺,在朝会上目光淡然的看着群臣,道:“林沐雨的二十五万大军已经攻陷了烙寒城,如今兵锋一转已然抵达火元行省,随时都可能会给陈煜致命一击,陈煜发来了国书,同意称臣,你们认为呢?”

        群臣缄默不语,过了半晌,荀夕稽首道:“陛下,秦国的声势已然滔天,若是我们商国不增援陈煜的话,恐怕下一个灭国的便是我们了。”

        “谁说的?!”

        人群中,武将之首的武裳低声喝道:“陈煜是反复无常的小人,即便是我们救了他一命,下次他同样还会狠狠的咬我们一口,这等小人何必去救?”

        荀夕道:“元帅所言极是,只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我们两国必须联手,否则绝无可能取胜,此时的秦国实在是太强了!”

        “陛下!”

        武裳看向了扬商,道:“您真的忍心这些从神界带来的兄弟去火元城送死吗?”

        扬商深吸一口气,问:“武裳元帅有何高见?”

        武裳剑眉紧锁,顿了好一会,终于硬着头皮说道:“据说林沐雨领悟大乘天道的圣武之力,可以全面激发修炼者的潜能,在林沐雨的圣武之力下,那些来自六十四域的人纷纷重获神力,林沐雨麾下六十四域中人有数万,一旦他发动圣武之力,我们拿什么抵挡?依我之见,不如……”

        “元帅请直说!”

        “是!”武裳抱拳道:“陛下,请立刻派遣大军前往东宁行省,封堵住天绝兵团向北逃离的路线,然后书写一封国书给秦茵,就说……就说商国愿意归降,但求能封赏陛下一座城,让我们的神族士兵得以栖息、修炼、洞察大乘天道,不至于北天界的废神全部死于此地。”

        说着,武裳恳切道:“陛下,我们原本就是神,不该参与人界的战争,何必要趟这浑水?我想这件事秦茵能理解,林沐雨也能理解,我军与风继行所部作战多个月,但一直处于惨败的境地,我们手上没有沾染秦军太多的鲜血,林沐雨会允准我们的。”

        这时,站在扬商一旁的多拉却一脸狠色,道:“武裳,你这是要通敌卖国吗?我们尚有数十万兵力,为什么要向希音那个贱人摇尾乞怜!?”

        武裳立刻厉声道:“你这婊-子给我闭嘴,若不是你一直煽动陛下,我们何至于走到如今这个田地?难道你没有看到吗,你口中的希音不是别人,是大乘天道的上位雍容女神,掌管大乘天道的新秩序,而你……你算是什么东西?你还想靠你那千疮百孔的桃花源陷我军于绝境吗?”

        扬商眉头紧锁,却说不出话来,他不愿意摇尾乞怜,但武裳说得对,如今胜负已分了,根本无法再与林沐雨所统御的大秦帝国抗衡。

        然而,让扬商真正绝望的是武裳已经在林沐雨的圣武之力下显得怯懦了,一位上位魔神未战却已经认输了,商国最后的资本与王牌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算了吧……”

        扬商站起身,道:“我等原本就是神界中人,不该在这凡界的世界里搅弄风云,就依照武裳元帅所言,写归降书给林沐雨,不要增援陈煜所部。”

        “是!”众人大喜。

        唯独多拉一脸不快,她原本对扬商投怀送抱的最大目的就是复仇,向秦茵复仇,但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扬商根本就是一个不堪大用的小人,没有志气也没有勇气,一旦失去了力量也就变成了一个懦夫。

        ……

        转眼三天过去,火元行省范围内鼓声震天,林沐雨所统御的二十五万大军已经抵达火元城外三十里地驻扎,而城池内的陈煜所部则严加防备着,陈煜要比扬商有志气,他打算孤注一掷,并没有决定投降,毕竟他没有退路,而扬商有。

        傍晚时,远方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陈煜立于城楼之上,遥遥的看着远方丛林,道:“为什么……为什么林沐雨还迟迟不攻城?”

        “他们大军劳顿,应该是在休整吧?”

        卫祁阳抱拳道:“陛下,外面风大,回去吧?”

        “嗯。”

        陈煜刚刚转身要走,忽然塔楼上的士兵大喊道:“敌军来袭!敌军来袭!快些示警!”

        尖锐的锣声响起,飞快传遍全城,城楼上的烽火也紧跟着点燃了。

        果然,远方的天空密密麻麻的飞来一大群人,举着大秦帝国的紫茵花王旗,清一色能够飞行的神境高手,而最前方的赫然是左手握着圣武之力、右手握着轩辕剑的林沐雨。

        “来了,终于来了……”

        陈煜连退数步,道:“所有重炮、火器、弓弩,瞄准天空,准备御敌!”

        “是!”

        卫祁阳迅速拔出宝剑,大喝道:“兄弟们,准备迎敌!”

        ……

        炮声不断,炮弹化为一粒粒的火星轰在了林沐雨的前方,但却伤害不到龙盟成员一丝一毫,所有的炮弹几乎都打在了一道血色雷霆凝聚的巨大护盾上,那是林沐雨凝聚出的护壁,足以抵挡对方的一轮狂攻了,他巍然立于空中,目光淡然的看着陈煜等人。

        忽地,左手扬起,顿时天空一暗,无数星辰坠落下来!

        “嘭嘭嘭……”

        城墙被摧枯拉朽的洞穿,大地颤抖、撕裂开来,数百米的城墙几乎瞬间就已经毁于一旦,陈煜所在的城楼也坍塌了近一半,城内的守军乱成一团,顺着大门冲了出去,却找不到敌军,所有的敌人都在空中,不在骑兵的进攻范围之内。

        林沐雨收回手,淡淡道:“陈煜,你还不收手吗?难道你打算你的天绝兵团全军覆灭吗?”

        卫祁阳恶狠狠的提着长剑怒吼道:“林沐雨,你这个混账,有种就与我们决一死战,何必做出这等居高临下的姿态?”

        林沐雨眯了眯眼睛,道:“卫仇,杀了他。”

        “是,元帅!”

        弓弦响处,一道流光穿透了卫祁阳的心脏,“蓬”一声,射日箭穿过卫祁阳的身躯,依旧力道十足的洞穿了城楼上的石板,笔直的射入城内地面上,而卫祁阳则一脸惊骇的站在那里,手中长剑兀自颤抖,脸色苍白的跪倒在地,生命气息迅速流逝。

        “卫帅!”

        陈煜心中一痛。

        林沐雨提着轩辕剑,缓缓落在了城楼上,笔直的看着陈煜,忽地叱呵道:“投降吧,你已经没有退路了……至于你们,还不跪下?!”

        在他的斥喝下,一群天绝兵团的万夫长纷纷跪了下来,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也有一句话叫好死不如赖活。

        “哈哈哈哈……”

        陈煜笑了,笑得无比怅惘:“没有想到我陈煜会败得那么彻底,没有想到我天绝帝国会以这种方式灭了国……”

        林沐雨也笑了:“一年前扬商入主天霁城的时候,你的国家就已经亡国了,现在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陈煜道:“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你心知肚明。”

        林沐雨一抬手:“所有降将听着,立刻出城归降,放下兵器,接受秦军的收编,我们不杀俘虏。”

        “多谢秦王殿下恩典!”

        众人再次下跪。

        ……

        直至傍晚时,火元城内的天绝兵团二十万人已经尽数归降了,全部进入战俘营,卫仇率领十万龙胆营精锐入主火元城,而陈煜也脱下了龙袍,至此,天绝帝国正式覆灭。

        夜晚,火元城的行宫大殿之中,受降、册封仪式一同进行。

        所有降将官升一等,副统领升统领、万夫长升副统领,全部都是虚职,虽然给予俸禄,但兵权已经被剥夺,所有军队的指挥权都归于卫仇掌管,这支归降的天绝兵团从百夫长开始,全部换上了大秦帝国的将士,并且全军被分成了四支军团,镇守不同的地域,以免发生什么不测。

        所有诸将封赏完毕之后,纷纷退下,大殿之上就只剩下林沐雨、秦茵、唐小汐、卫仇、司徒森等人,以及天绝帝国的皇帝——陈煜。

        此时的陈煜已然披头散发,龙袍和战甲被扒了,脸色苍白、生无可恋的站在那里,目光笔直的看着林沐雨,道:“天绝兵团已经被你们换了血,天绝帝国所有旧将的兵权全部都被你们架空了,下一步呢?是不是就轮到处置我这个皇帝了,你们打算怎么做,给我一个安乐侯,让我去一座边境小城颐养天年吗?”

        “不,你没有资格去颐养天年。”

        林沐雨手按剑柄,目光灼然道:“自从许剑韬战死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失去了善终的可能性,我曾经对许剑韬的在天之灵立誓,绝不会让你活着。”

        “你!”

        陈煜咬牙道:“就只是因为我设计杀了许剑韬吗?”

        “不,并不仅仅如此。”

        林沐雨环视大殿上的众人,道:“陈煜,你是聪明人,我们大家都是聪明人,你们陈家统治天绝帝国那么久,早就根深蒂固,这天绝帝国十四个行省是多么大的疆域啊,如果你不死,始终会有人以你的名义来造反,来讨伐我,你也是你必须死的一个原因。”

        “那么……我的后人呢?能否饶他们一命?”

        “不能。”林沐雨轻声道:“必须株连九族,陈氏一族一个都别想活下来。”

        “你这刽子手!”陈煜恨恨的看着他。

        林沐雨笑了笑:“是啊,我是刽子手……但后世的人会称颂我的功德,而你呢?不过是一个机关算尽的亡国之君而已。”

        这一句话足以让陈煜崩溃,他浑身战栗起来:“林沐雨……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沐雨扬眉道:“如果我败了,你会如何对我?难不成你会饶我一命?”

        “不会。”

        “这就对了,成王败寇,从来都是这样,在你和你的部下心目中,我是一个坏人,十足的坏人,但那又如何呢?我对得起苍生,对得起天下人。陈煜,你认为的历史是什么样子的?”

        陈煜茫然道:“历史……历史是由后人所编纂的……谁又能看得清历史真正的模样呢?”

        “是啊,你说得没错。历史就像是一个婊-子,被每一个时代的坏人们轮来轮去。”

        林沐雨缓缓的解下佩剑,“铿”一声出鞘递给了陈煜,道:“用我的佩剑送你最后一程,望你走好,下辈子千万不要再生在帝王家了。”

        陈煜茫然苦笑:“那么你呢?”

        “统一三国之后,我会急流勇退,离开权力的洪流。”

        “你……果然还是比我高明了许多。”

        “不是高明,是你没有看开。”

        “那么再见吧,林沐雨,愿来生我们是朋友,不是敌人。”

        林沐雨点点头,转过身去,不忍看陈煜的死状。

        ……

        一蓬鲜血飞起,陈煜跌倒在地。

        一代帝王,就此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