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刽子手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刽子手

    作品:《炼神领域

        “跪下!”

        司徒森重重的一脚踹下去,顿时宋良成狼狈不堪的跪倒在烂泥之中,他抬头便看到了一袭元帅斗篷的林沐雨。

        “你就是林沐雨?”宋良成问。

        “是。”

        “哈哈哈哈哈哈……”宋良成猖狂大笑。

        “你笑什么?”林沐雨问。

        宋良成满眼血红,道:“我笑我当初失手没有抓住你,却抓住一个区区的许剑韬,否则的话,跪在这里的人应当是你林沐雨才对。”

        “是吗?”林沐雨淡淡一笑:“你觉得杀死许剑韬,很骄傲吗?”

        “是!”

        “许剑韬,也是我的骄傲啊……”林沐雨翻身下马,缓缓走上前,身周一股凝重的气息回旋,握在剑柄上的手掌微微颤抖。

        宋良成冷笑道:“怎么,你想复仇吗?想惺惺作态的自以为是胜利者,是代表正义的一方吗?你什么都不是,你们也什么都不是,你们不过是一切入侵他国领土的贼寇罢了,而你,也不过是一个刽子手罢了,一个卑劣的刽子手!”

        “我不犯贼,贼必犯我。”林沐雨声音很轻,目光直视宋良成,淡淡的说道:“两年前,天极大陆入侵碎鼎界的战争已经证明一切了,而你说得也对,我不能代表正义,战争本就没有什么正义,我不过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而已……但是,我这个刽子手一旦统一了天极大陆,我会以宪法治国,让这天下大治,远离战争,而你们……你们不过是一群只会抢钱、玩女人的畜生罢了,这天下原本就是你们所不配有的。”

        “想杀便杀,说那么多做什么?!”宋良成倒是一身傲骨,抬起头说道:“我永远不会后悔射杀许剑韬之事,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样会这样做。”

        “你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林沐雨抬手,对着身后的司徒雪道:“阿雪,把许剑韬的佩剑拿来。”

        司徒雪捧着一柄剑走来,那是一柄断剑。

        林沐雨抓住剑柄,猛然抬起一脚就把宋良成踹翻在地,战靴踩着他的脊背使得他跪在地上,淡淡道:“你不配说起他的名字,下地狱吧!”

        断剑轻轻放在宋良成的后脖子上,顿时淡淡的凉意沁入。

        宋良成禁不住浑身一颤,没来由的开始后悔,浑身颤抖道:“林沐雨,你是不是一定要杀我?”

        “刷!”

        断剑抬起,迅速落下,顿时鲜血迸溅开来,但是……这把剑许剑韬战死之前用它不知道砍杀了多少敌军,已经钝了,剑刃上卷口了不少,林沐雨这一剑下去居然没有完全砍断宋良成的脖子,倒是溅了一手的血,于是扬起断剑又是一下。

        连续砍了三剑,宋良成的头颅只有三分之一还连在身体上。

        司徒森上前便是一脚。

        “啪!”

        宋良成的头颅顺着地面滚了出去,天绝帝国副帅、南巡军统领就这样身首异处了。

        林沐雨从秦茵手里接过一只手帕,将手掌上的血擦拭干净,看着宋良成的尸体,道:“我这样是不是像足了一个刽子手?”

        “不……没有……”秦茵喃喃摇头。

        林沐雨也没说什么,将断剑交还给司徒雪之后,道:“用木盒装了宋良成的脑袋,七天后再送给火元行省的陈煜,告诉他,让他把头颅也砍下来装进盒子里,我会用这两颗头颅来祭奠许剑韬的英灵。”

        “是!”

        司徒森抱拳,派人去办了。

        司徒雪则说道:“元帅,还有三千多南巡军,他们被困在东城门的巷子里,恳求愿意归降,我们怎么办?”

        “全部射杀。”

        “是。”司徒雪点点头,又说:“其中,有几个人是宋良成的谋士,也杀掉吗?”

        “不,留着,还有用。”

        “嗯!”

        ……

        济城之战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束了,甚至外界没有得到一点点的消息。

        夜晚,三军休整,济城内十分宁静。

        “听说大人留下了几名宋良成的谋士不杀,不知道是为什么?”卫仇手捧着饭碗说道。

        议事厅内一桌子好菜,各位有功的大将都在这里吃饭,虽然外面一片血腥,但众人都有好胃口,毕竟从军那么多年了,见到死人都跟家常便饭一样。

        林沐雨也捧着碗,说:“陈煜以为依靠宋良成的南巡军和鼠人军队就能拖住我,但他绝不会想到仅仅五天我们就攻破济城、灭了鼠人军队和南巡军,天绝帝国地大物博,但大部分的军队都集结在烙寒城,据我所知,地绝兵团也在烙寒城,加上各地大大小小的守备军队,烙寒城至少拥兵五十万上下,只要能击溃这五十万军队,陈煜就等于是走到穷途末路了。”

        卫仇皱眉道:“大人打算以我们的二十多万之众,灭掉烙寒城的五十万兵力?”

        “嗯。”

        林沐雨道:“这就是我留下宋良成的谋士的原因,我要假借这些谋士的手,把烙寒城的周斌龙给引出来!”

        “怎么引?”刘布衣端着饭碗问道。

        林沐雨笑了笑:“让这些谋士写求援信,就说济城大战,但粮草、军械充足,南巡军还能支撑一个月之久,再说龙胆营连日攻城损失惨重,兵力折损超过十万人,有那么大的诱饵,我就不信周斌龙能忍住不率领地绝兵团增援,一旦地绝兵团增援,我们就可以趁势在沿途设伏截杀,一举灭了地绝兵团,换上地绝兵团的旗帜、军装,一路杀到烙寒城,端了陈煜的老巢!”

        众人都惊了,林沐雨的计略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大胆了,换作平常人,恐怕想都不敢想。

        风溪皱眉道:“元帅,烙寒城距离此地遥遥八百里,我们……我们如果长途奔袭的话,恐怕会损兵折将,并且深入敌后,极有可能身陷重围。”

        “嗯,我只是一个提议。”林沐雨点点头:“截杀地绝兵团是第一步,闪电攻击烙寒城是第二步,如果稳妥一些,就只走第一步,而且这第一步是必须走的。”

        “末将赞同。”卫仇放下碗,抱拳一笑:“周斌龙并非什么儒将,战功在前不可能不心急,而且他麾下的地绝兵团是天绝帝国仅次于天绝兵团的第二强兵,灭掉地绝兵团是对天绝帝国的沉重打击。”

        司徒森、风溪也一起点头。

        林沐雨道:“那吃完饭就准备施行吧,严密封锁济城周围的消息,连一只苍蝇也别放出去,此外整军备战,一旦有地绝兵团的消息马上报知给我。”

        “是!”

        夜晚,济城内的战火刚刚熄灭,周围连绵数十里都是营盘,营盘中的篝火星星点点连成一片,天上神魔,地上凡人,苍茫大地,令人慨叹到底谁主沉浮。

        ……

        西神界,试炼学院地下密室。

        光芒若隐若现,坐在地上的塔里琳忽地舒了口气,她缓缓睁开眼睛,眸子里闪烁着一抹金色光芒,身后四翼缓缓舒展开来,惊喜不已的笑道:“我……我已经重获战天使的力量了吗?”

        “这个,你自己最清楚不过。”希颜笑道。

        一旁,喏娃道:“好了,现在就连最后一个也觉醒战天使的神力了,我们这些旧神……是不是该向侵入家园的仇敌宣战了?”

        “是。”

        希颜喃喃道:“唯有在光明圣殿树起我们西神界的大旗,才能招揽更多的人加入我们,对抗魔界的力量!”

        李菲道:“光明圣殿有五千名魔罗镇守,我们怎么收复?”

        希颜看了一眼众人,说:“咱们有七个神,我和喏娃的力量恢复到了八成左右,李菲、塔里琳你们大约恢复了六成左右修为,够了,七个神足以灭掉这五千名魔罗,但是不能在夜里,等明天天一亮,在旭阳下战斗!”

        “是,希颜大人!”

        ……

        次日清晨,第一抹太阳的光辉落在光明圣殿上的时候,夜行动物的魔罗们却已经昏昏欲睡,但这一天他们注定无法睡得安生,一道道代表着天使的光辉落在光明圣殿前方,杀声冲天而起,希颜、喏娃两大炽天使开道,杀得魔罗大军落花流水!

        短短十分钟不到,这支魔罗军队唯一的圣王莎莉雯被希颜一剑砍伤,匆忙逃离西神界,而五千魔罗则被杀得只剩下数百名仓皇而逃,光明圣殿终于再一次回到了天使们的手中。

        夺得光明圣殿之后,希颜利用星窟向西神界下辖的各大位面发出神谕,命令他们竭尽所能保护光明圣殿!

        三天后。

        当希颜、喏娃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忽地空中传来了隆隆的呼啸声。

        众天使飞奔走出了圣殿,却见远方一个个庞然大物缓缓降临,居然是一艘艘星际战舰,在旧神的年代里,这种星际战舰颇被克洛德、希颜等人看不起,但如今看到这些大家伙,居然让人有种亲切感!

        塔里琳更是欣喜若狂,道:“这是……这是我们光明氏族的飞舰……”

        战舰缓缓开启舱门,一个苍老的身影在众人的簇拥下走来,恭敬道:“光明氏族族人来向希颜、喏娃两位炽天使大人报道,可惜……我们失去了神力,只能依靠这种交通工具来到这里,还请两位大人不要见怪!”

        塔里琳则笑着扑入他的怀中:“父亲!”

        希颜和喏娃相视一笑,星际战舰对抗魔罗可能有些困难,但……聊胜于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