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鼠人
  •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鼠人

    作品:《炼神领域

        六月十二日,林沐雨、唐小汐整理完妖灵一族的事务,返回红岩城。

        ……

        尚未入城,就已经看到城北龙胆营军营处的洪亮训练声,休整了几个月之后,龙胆营的锋芒再度重铸,如今众人心中所念的不过是复仇、进攻罢了。

        卫仇率领一直铁骑迎出城池:“林帅,您终于回来了,给您和汐郡主准备的午饭已经好了。”

        林沐雨看了看日头,道:“已经是下午了,把午饭送到议事厅,传令所有高级将官进入议事厅,准备好地图。”

        “是!”

        进入帅府之后,秦茵、楚瑶、司空瑶也来了,将林沐雨和唐小汐迎入议事厅,没过多久司徒森、风溪、风战临等人纷纷都来了。

        林沐雨捧着碗,一大碗米饭的上方覆盖着肉片和青椒,当着众人的面猛刨了几口,最快速度的吃完了饭,放下碗之后便道:“会议开始!”

        众人纷纷起立,行军礼,随后再次坐下。

        大地图就铺在议事厅中心的地毯上,林沐雨踏着地图走到了红岩行省的位置,道:“陈煜已经亲自率领二十万天绝兵团进入火元行省,下午应该就会抵达火元城了,这么一来风继行、浅风那里的压力就会骤然变大,我们距离火元行省足足两千里地,无法增援,但也绝不能作壁上观。”

        司徒森低声道:“大人,下令吧,我等随时都准备好出击了!”

        “不急,必须步步为营。”

        林沐雨向前迈动几步地,踏出了红岩行省的边境,一脚踩在天绝帝国的版图之中,道:“卫仇,在这个位置,火狼关外有多少天绝帝国的守军?”

        卫仇恭敬道:“启禀林帅,火狼关外就是天绝帝国的地盘,笔直相对的城池叫做济城,这座城池依山傍水,易守难攻,由他们的副帅宋良成亲自率领十八万南巡军团镇守,这南巡军团有一半是宋良成原先的本部人马,其余的都是从天绝帝国南方四大行省的守备军里抽调出来的,战力匮乏,一大半都是新兵,不足为惧。”

        “宋良成的军团吗?”

        林沐雨的脸上掠过一丝杀意,但飞快的恢复了冷静,道:“四个月前,在红岩城外伏击我们的宋良成本部人马都编入了这个南巡军团了吧?”

        “是的元帅,全部都在。”

        卫仇眉头紧锁道:“但是我们依旧不能轻视了宋良成的这十八万人马,因为他们的地利优势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兵出火狼关的话,想要抵达济城就必须逾越一条卿兰河,卿兰河的河水湍急,最窄的地方也至少有五十米宽,而直通济城的桥梁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被宋良成拆毁了。”

        林沐雨看着地图,道:“没关系,沿途多处都有丛林,命令士兵沿途砍伐树木,抵达卿兰河时直接建造浮桥。”

        “嗯,这个问题虽然解决了,但济城的城池十分坚固,两侧都是无法迂回的崇山峻岭,宋良成麾下十八万兵力守城,我们的魔晶炮数量又极其短缺,很难攻破。”

        卫仇指了指地图,道:“最重要的是距离济城不足八百里外就是烙寒城,周斌龙率领二十万地绝兵团在烙寒城虎视眈眈,一旦我们进攻济城,周斌龙所部的骑兵在三天内就能增援。”

        林沐雨深吸一口气,问道:“我们如今红岩行省有多少人马?”

        司徒森抱拳道:“启禀林帅,除去伤残士兵之外,龙胆营有十五万之众精锐兵力,白泽佣兵有十一万兵力可用,此外,加上沿途收编的守备军,大约还有七万人上下,哦还有,三天前,浅风元帅从西山行省派来的三万甲魔军队也已经到了,随时听候元帅的调遣!”

        “哦?”

        林沐雨微微一笑:“浅风那家伙什么时候那么大方了,居然调遣了三万甲魔给我用,真是稀奇。”

        司徒森压低声音:“其实是浅风那厮养不起了,把这三万甲魔直接丢给我们来吃我们的粮食,三天不到这三万甲魔就吃掉了我们足足一个牧场的牛羊!”

        唐小汐、秦茵等MM都是扑哧一笑,剑拔弩张的气氛为之稍微缓和了一下。

        林沐雨沉吟一声,说:“原本我们本部的兵马胜算足足有八成,如今浅风再给我三万甲魔,我们的胜算就是十成了,传令下去,调遣龙胆营、白泽佣兵全部兵力,加上三万甲魔,卫仇为先锋、司徒森为左军、司徒雪为右军,司空瑶所部殿后,我亲自坐领中军,明天开拔东进,出火狼关,攻打济城!任命刘布衣为后勤官,必须解决沿途军粮所需,如果解决不了,提头来见!”

        “是!”

        众人齐齐行礼,众志成城。

        ……

        三天后,共计二十九万大军离开火狼关,沿途秋风扫落叶般的连续扫灭天绝帝国的三座营盘,直接兵进卿兰河。

        此时天气倒是暖和了许多,春风荡漾之中,卿兰河已经被全线封锁,宋良成居然主动出击,在卿兰河对岸布防,重盾林立,弓手遍布,大战一触即发。

        林沐雨下令在离卿兰河五里外扎下营盘,掘地取水。

        卿兰河的水,大半是不能再饮用了,第一天就已经无数鱼类死亡,宋良成确实狠辣,早就已经在河水中下毒了。

        东岸大营,身为天绝帝国副帅的宋良成身披四颗金星的将军袍,在沙盘前方坐立不安,目光闪烁,他知道,林沐雨这次进军看起来徐徐而进,而事实上他能感受到林沐雨压抑的杀气,这支兵马是带着复仇烈焰而来,当初不孤山上射杀许剑韬的仇恨,林沐雨不会忘,大秦帝国也绝不会忘。

        “副帅?”

        一名参谋从事恭敬道:“我们昨天深夜就已经将剧毒倾洒入卿兰河的上游,可以逼迫敌军无法取水而饮,五万大军几乎将卿兰河的河水平缓区域给守死了,卿兰河是内河,林沐雨的战舰到不了这里,他们根本无计可施的。”

        “是吗?”宋良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陛下临行之前可有口信留给我!”

        “有,陛下留给将军一个锦囊。”

        “哦?拿过来。”

        “是!”

        从参谋手中接过锦囊,里面一页纸,宋良成扫了一眼,确实是陈煜的亲笔字迹,短短的一行字:“守济城,勿出击,待援!”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宋良成道。

        “陛下神机妙算,想必一定有深意。”参谋颔首沉吟一声,说:“陛下在半个月前曾经率领亲卫前往东部沃野区域,副帅可知道那里是什么族群?”

        “那里……不是一片荒芜吗?”

        “不,那里住着一群异类,一群擅长于夜战的异类。”

        “你是说……鼠人?”宋良成眯起眼睛,道:“难道陛下与鼠人达成了协议?要借助鼠人之手抵挡林沐雨的龙胆营吗?”

        “是,至少在下是这么认为的,否则以陛下之精明,怎么可能放着南方边境不守却进攻火元行省去了?”

        “鼠人卑劣无耻,难道陛下忘了,这些鼠人可是吃人的!”

        “是,几天前东部州郡就传来了鼠人吃人的消息,但消息全部被官府给压下去了,在下妄自揣度,这可能是陛下的意思?”

        “放肆!”宋良成目光冰冷:“陛下岂是你口中的那种人?他绝不会……绝不会用子民的血肉来换取鼠人的援兵的。”

        参谋笑笑,不再计较这些,只是说道:“陛下命令死守济城,副帅还要在卿兰河与秦贼决战吗?”

        “卿兰河也是济城的范围,能多阻延一刻是一刻。”

        宋良成淡淡道:“我只是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秦贼的两个大乘天道之神吗?”

        “没错。”宋良成沉声道:“传令下去,把近卫营的编制从两千人提升到八千人。”

        “是!”

        ……

        卿兰河西方丛林,王旗招展,铁骑来往不绝。

        帅帐内,一只小小的斥候蜂停留在茶杯上。

        “鼠人……”

        林沐雨皱眉沉吟良久,问道:“璐璐,你觉得鼠人的异常举动是人为的?”

        “是的哥哥。”激光成像中,璐璐精致的身躯飘然飞舞,说道:“每个族群都有自身的生存准则,鼠人一直都是昼伏夜出的生物,他们擅长挖掘地穴,以兔子、迅狼、牛羊等为食物,但这些年来鼠人的族群越来越大,繁衍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了本身该有的生物链需求,鼠人的粮食不够了,选择吃人,而且,他们开始向西进发,数量约在十万以上,我猜想,或许他们是受到了蛊惑,目标直指哥哥的军队。”

        “鼠人挖洞深吗?”

        “哥哥放心,他们的洞穴还没有深到可以绕过卿兰河,但一旦你渡河,就会进入鼠人的攻击范围。”

        “难怪宋良成敢这样有恃无恐。”

        林沐雨双臂抱拳,道:“鼠人怕什么?”

        “鼠人的血液、体液之中含有易燃成分,只要哥哥用火攻,自然就能轻而易举的击溃鼠人,不过……哥哥也要提防鼠人从地底发动的攻击,他们的牙齿十分尖利,能咬穿铁甲,一旦撕咬上就不松口,非拽下一大块肉不可。”

        “知道了,谢谢你,璐璐,有什么新的进展再告诉我。”

        “嗯。”

        璐璐的身躯缓缓消失。

        林沐雨则看向了大帐外,道:“来人,让卫仇、司空瑶、司徒森和风溪过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