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身乱心不乱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身乱心不乱

    作品:《炼神领域

        星辰诀第九式——轮回!

        没错,一定是它,否则不会有那么强的力量。

        轮回,顾名思义,天地有造化,送你去轮回,刚才的石头被轮回的力量迅速分解为一点点的矿物质,如果这一式的发动对象是人?那恐怕就该尘归尘、土归土了,凡人肯定承受不住这灭世的一击,至于魔神嘛……难说,毕竟林沐雨自己的力量有限,但是杀魔罗还是不成问题的。

        随着石山的崩毁分解,轮回的力量也仿佛一**的荡开。

        很快的,唐小汐的房门推开了,她披着长袍走了出来,讶然道:“沐沐,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感受到一股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力量一闪即逝了。”

        “小汐你也感受到了?”

        “嗯。”唐小汐认真的点头。

        唐小汐是正神,连她都能感受到威胁,足可见这轮回的力量有多强横,林沐雨禁不住踌躇满志起来,走上前为她系好长袍的领子,道:“外面凉,快去继续睡吧。”

        “你呢?”

        “我再修炼一会,你和小茵先睡。”

        “嗯,你别太熬夜。”

        “好。”

        看着唐小汐关切的神情,林沐雨心底一片暖意,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或许,就是为了唐小汐和秦茵,自己也必须变得更强才行。

        ……

        黑石城,北天界天都城池。

        如今的黑石城已经陷入战乱之中,成千上万名双翼魔罗盘旋在城池上空,而城内更是密密麻麻的魔界大军,他们已经攻杀进城池之中了,这种混战整整持续了七天七夜,但依旧没有能拿下城池,毕竟冬茗的麾下还是有不少精兵强将,并且经营北天界那么多年,不至于一时半刻就被攻下。

        一直到黄昏时,主街道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魔罗的尸体,他们大部分是被一种名为“百曲弓”的兵器所杀,这种百曲弓杀伤力惊人,箭头以神晶淬炼,能够射杀修为不够精深的神族,而显然那些魔罗都是实力不够精深的类型。

        冰冷的街道上传来马蹄的声音,一群身穿暗银色甲胄的骑兵从城堡里走了出来,是曾经北天界的神族军队,这些战马原本都是神兽,但是如今却失去了神力,沦为了千里马。

        人群当中,冬茗大帝身披甲胄,手里提着长剑,目光冰冷的看着道路两侧的战死者,道:“这一战,我们又折损了多少?”

        一旁的冬寒恭敬道:“战死三千多人,杀死七千多魔罗,陛下,我们还没有完全溃败。”

        “这算是胜利吗?”

        “恐怕……算是吧……”

        “哈哈哈哈……”冬茗怅然大笑:“我们只还有三万多兵力,但他们的魔罗却杀之不绝,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传言吗,魔界还有五千万魔罗,不等我们杀光他们,恐怕我们自己就要被实力耗尽了,此外,百曲弓还剩下多少能用的?”

        “大约一万张,七天以来,超过四万张百曲弓因为使用过度而损坏了,如今能修理的人又稀少。”

        “唉……”

        冬茗一声叹息,道:“搬开魔罗的尸体,不要让他们魔气继续入侵主堡之中了,我们必须护住冬神宝镜中的灵气,否则的话,北天界的根就没了。”

        “陛下,我们要祭出冬神宝镜吗?”

        “有必要的话……”

        冬神宝镜,杀伤力惊人,北天界第一神器,据说被冬神宝镜照过的人会立刻化为冰霜,万劫不复,但众人只是听说,却没有人真正的见过冬神宝镜。

        ……

        就在神族士兵们正在运送尸体的时候,忽然空中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吼声,是双翼魔罗!

        很快的,黑压压一片双翼魔罗来了!

        “撤入主堡,快!”

        冬茗大声吼道。

        但近五千铁骑已经在主堡外了,一时半刻绝不可能撤入,更何况双翼魔罗来得快绝,迅速席卷人群,骑兵们纷纷发出惨烈的吼叫声。

        百曲弓的射杀声不绝于耳,一只只双翼魔罗坠亡,但他们仿佛扑火的飞蛾一样,前赴后继的冲杀而来。

        “混账!”

        冬茗拔出宝剑,怒吼一声凌空劈出一道冰刺,“嘭嘭嘭”的爆炸声不绝,虽然没有神的修为,但冬茗居然能够轻松的手刃双翼魔罗,这大约就是瘦死骆驼比马大的缘故,修炼多年的冬茗对力量的理解程度远胜过一般的大圆满神帝。

        “不行啊陛下,他们越来越多了!”

        冬寒擎着利剑,道:“我来挡住他们,陛下快点走吧!”

        远方的街道上,一群密密麻麻的魔罗扑杀而来,就像是一群发了疯的土狗一样,而他们不是土狗,利爪、利齿足以弑神!

        冬茗挥剑奋力砍杀,而冬寒则率领一千多人在街道上布阵抵挡住。

        “洪!”

        一道满含魔焰的剑气冲过人群,瞬间斩杀多名神族士兵,是一位手握长剑的魔将来了,剑锋所向无可披靡,转眼将冬寒的一千多人给截断了,瞬间让北天界的兵力无法自顾!

        “冬寒!”

        冬茗大吼着弟弟的声音,但转眼冬寒等人就已经被魔罗大军所淹没。

        “混账!混账!”

        冬茗怒吼着,猛然抬手大喝道:“以吾之血,换汝之威,北天界之主冬茗,请动冬神宝镜,请为我助战吧!”

        “嗡嗡嗡……”

        华光璀璨暴涨,周围的气温瞬间降低了许多,下一刻,一面虚无的宝镜出现在冬茗的手中,轻轻一扬,顿时“刷”一道寒光射出,前方数百名魔罗转眼就变成了冰人,纷纷坠地破碎开来,那冬神宝镜的光芒慑人,几乎让魔罗们快要睁不开眼睛了。

        但冬神宝镜一出,所有的魔罗都疯狂了!

        那魔将更是哈哈大笑起来:“紫炎祖帝说了,只要夺得冬神宝镜,立刻册封为圣帝,来啊来啊,小的们,给我抢下冬神宝镜!”

        四处满是尖啸声,冬茗挥舞冬神宝镜不断杀灭魔罗,但周围层层叠叠的魔罗,怎么可能依靠冬神宝镜就能杀得光?

        周围的神族士兵一个个倒地,冬茗虽然杀死无数魔罗,但却心里越来越寒,而且,身后通往主堡的道路也已经被黑压压的魔罗所阻挡住了,谁还能拯救得了北天界?!

        “大乘天道啊,你为何不救救北神界!!”冬茗哀嚎一声,肩膀上出现了两道血口,是魔罗的攻击,冬神宝镜是远程攻击神器,一旦被近身就几乎没有用了。

        就在冬茗绝望之时,忽地周围大地之上涌现出一片片绿意,转眼之色一束束绿藤犹如利剑般射杀向周围的魔罗!

        “噗噗噗……”

        鲜血乱溅射,上百名魔罗瞬间被杀!

        空中,一道人影缓缓落下,手中浮现着一曜苍生乱的光芒,正是七曜魔帝,他一身金甲,身后神王斗篷飞扬,嘴角一扬,笑道:“听说这里有人呼叫增援?”

        冬茗抬头看着他,差点眼泪都出来了:“魔帝……你还等什么,快救救我的弟弟!”

        “你们后退。”

        七曜魔帝转身看向街道上的无数魔罗,忽地神威大涨的怒吼一声:“魔界的小丑们,都给我滚——出——去!!”

        “洪!”

        一波神力犹若烈焰洪流般的冲击开来,将魔罗的身躯碾碎,但偏偏却没有杀伤神族军队,这大约就是七曜魔帝的高明之处,他对力量的理解可比冬茗还要高明一筹!

        黑暗过后,冬寒率领三百多名血战的北天界勇士都呆住了。

        七曜魔帝道:“还不快点进城,你们以为我能一个打十万吗?”

        “快……快进主堡!”

        冬茗大吼着,提着冬神宝镜断后。

        而七曜魔帝则盯着冬神宝镜,说:“冬茗,这小镜子看起来很有意思,什么来头啊?”

        冬茗策马狂奔,道:“北域天轮都被你们弄走了,就别打冬神宝镜的主意了,就当是小弟求你,北天界可没有那么多的好宝贝了!”

        “哟。”

        七曜魔帝淡淡一笑:“你当初和西神界密谋打我们东天界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那是当初,此一时彼一时,何必再提呢!”冬茗苦笑。

        进入主堡之后,大门迅速关闭,堡垒的洞口处布满百曲弓,守备森严,而那些魔罗追到门口也就没有再追了,北天界的主堡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陀螺一样,是封闭的,根本无法攻入,如果强攻的话,那就等于是送死,魔界中人也没有那么傻。

        ……

        主堡大殿,依旧一如往昔的歌舞升平,年轻的女神们扭动迷人的身姿,美食美酒款待七曜魔帝这位贵宾,而魔帝自然是来之不拒,端坐在贵宾席上,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握着一个女神的大腿,说:“**,实在是太**了,难怪北天界那么不堪一击!”

        冬茗尴尬一笑,说:“至少……北天界比东天庭支撑的时间更长吧?”

        “那是因为我们东天界要镇守六界中的八荒界、**界、中宫界,兵力分散太大,所以被各个击破了,否则的话魔界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得手!”

        冬茗微微笑道:“还是感激魔帝能及时出手增援,今天你若是没来,恐怕便是我们北天界的灭顶之灾了。”

        七曜魔帝道:“好说好说,魔界入侵,他们是大敌,我们东北两大天界唯有结盟才能抵抗魔界的力量,冬茗你愿意结盟吗?”

        “小弟自然是欣然之至了!”

        “那好,作为结盟的诚意,那个小镜子……”

        “你少来,冬神宝镜是北天界的命脉,绝不能给你。”

        “哎,我本来还打算用这个冬神宝镜作为礼物送给紫瑶一讨芳心呢……”

        冬茗瞥了他一眼,道:“你要是真想讨紫瑶仙子芳心的话,那就先把那个侍女腿上的手挪开……”

        “冬茗,你终究还是太浅薄了。”

        魔帝淡淡一笑:“你知道有一种境界叫做身乱心不乱吗?我就算是这样也心里只有紫瑶一个女人,你根本不懂……”

        “你个花心大萝卜我不想多说什么了,咱们还是说说结盟的事情吧。”

        “嗯,那个小镜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