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天音梦境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天音梦境

    作品:《炼神领域

        七曜魔帝的归来意味着天界将会出现全新的格局,但凡界依旧没有太大的改变,天极大陆仍然保持三国鼎立的格局,并且唐小汐、武裳两位上位神也保持着南北对峙的局面,短时间内大约是不会有什么改变的了,唯一的改变应该是天音书卷似乎十分吝惜大乘天道的名额,反而封神魔书并不吝惜,短短的一个月内,天极大陆上再度有三人获得魔身,被册封为魔神。

        4月29日,扬商军团的司马烬飞升第一等中位魔神,获得封号梦魇魔神,为此,扬商大摆筵席三天三夜款待群臣。

        5月4日,扬商军团再度有一人获得魔身,北方蔺,第三等中位神,获得封号破心魔神,立刻被扬商擢升为万夫长。

        5月27日,天绝帝国一人获得魔身,并且是一个第三等上位神魔身,名叫匆予,一名天绝兵团的行刑者,匆予杀人无数,在众多刽子手中素有一刀两断的美名,其化身魔神的当天就因为一怒之下杀死了妻子与儿子,最终陈煜没有用帝国宪章责罚他,却擢升匆予为帝国副帅。

        第三等上位神,虽然不及唐小汐、武裳,但对天绝帝国来说太重要了,简直就是一根救命稻草。

        ……

        ****,战鼓声再次在天极大陆上回响起来,扬商以武裳为元帅、荀夕为军师,起兵四十万攻打西平城,大军即日启程,浩浩荡荡的直奔西平城而来。

        军报早早的抵达西平府,而此时风继行等人也不必藏藏掖掖的,就在西平府的议事厅内摆开沙盘,商议对策。

        “翼人军团的侦查是否属实?”风继行俯身在地图上,仔细看了看之后问道。

        浅风一袭元帅斗篷,点头道:“翼人斥候都是我的亲信,绝对可以信任,扬商这一次几乎倾巢而动,十二万铁骑、二十万步卒,加上八万步弓手、攻城兵种等,此外,武裳亲自督战,另外司马烬、北方蔺也一起来了。”

        “武裳我倒是不担心。”风继行道:“如果武裳参战的话,汐郡主全速一个时辰就能飞到西平城,有汐郡主在就无惧武裳,让我疑惑的是扬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攻打我们?难道他们不想等到春暖花开、庄稼收成再打吗?”

        丁奚摇摇头:“三天前还下过一场雪,看来今年是不会有种植庄稼的机会了,扬商与我们不同,那怕是吃人他也会发动这场战争,所以他根本就不担心军粮的问题,倒是我们……浅风元帅布置在西平城外的八万甲魔每天消耗的粮食、肉食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几乎三天就要吃掉一个牧场的牛羊,整个西山行省也只有二十多个牧场,再这么吃下去,恐怕我们在天极大陆刚刚建立起来的国本就要被吃光了。”

        浅风尴尬一笑:“甲魔这个物种原本就是这样,一旦战争打起来,他们不也是以一当十吗?”

        丁奚笑笑,恭敬道:“风帅,你打算怎么办?我们是集中兵力镇守西平城,还是主动出击,在西山行省和天霁行省的边界上迎战扬商?”

        风继行想了想,道:“两个多月来我们征服了西山行省全境,北方的七个州郡也已经全部归于大秦帝国的版图中,他们如今是大秦的子民,不能再让他们忍受战乱之苦了,主动出击吧,传令下去,在北方边界的各个要塞布防重兵,迎击商军。”

        “是!”

        ……

        红岩城,星月当空,冰冷的庭院里雪还没有完全化去。

        秦茵和唐小汐都已经去睡了,大院之中唯有林沐雨一个人立于荷塘中心,脚踏水面却波澜不惊,整个人伫立如青松一般。

        星光不断的泄落在他的身上,化为己用。

        林沐雨深吸一口气,放空了身体,放空了思维,让自己沉浸在星光的沐浴之中,体内血脉缓缓沸腾起来,但却并不紊乱,是血炼苍穹的功力在镇着体内的血脉,如今的林沐雨早就已经将血炼苍穹修炼到了极致了。

        星辰诀第八式之后还有第九式,也是星辰诀最为深奥的一招。

        星辰诀的心法林沐雨已经背诵了无数倍,也按照心法武诀修炼了多年,但却一直没有突破。

        他的身躯随着星光缓缓的浮悬而起,呈现仰卧姿态躺在荷塘上空,星光一点点的在他身上镀着光辉,然而林沐雨的灵神却已经仿佛沁入了星光之中一般。

        “哗!”

        眼前猛然一亮,竟化为一片祥和之地,白云萦绕在山岭之间,大地之上一片葱郁,耕地成块,牛羊成群,男种女织。

        画面一点点的出现,却又一点点的消失。

        林沐雨禁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来,自己置身于血海炼狱的战争之中,如今看到这祥和的一幕竟说不出的向往。

        就在这时,画面再度幻化消失,继而重聚,眼前出现了一片苗疆的景象,那是一个碧波荡漾的湖,岸边密林成群,湖心里则是一座巨大的雕像,一个女人身躯、蛇尾的雕像,栩栩如生。

        “这是哪儿?”

        林沐雨踏波而行,走到了雕像下方,仰头看着这尊雕像,竟有种说不出的熟悉之感。

        “沙沙……”

        雕像忽地剥落起来,表层的石头不断剥落,露出了下方皎洁的肌肤,转眼之间雕像内的女人便已经苏醒过来,她深深的呼了口气,睁开一双美丽的眸子看向了林沐雨,脸上带着几分讶然,道:“你是……林沐雨?”

        “是我,你是?”林沐雨愕然,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认识自己。

        女神莞尔:“世人称我为女娲。”

        “女娲?”

        林沐雨恭敬道:“参见女娲娘娘。”

        “不必拘礼。”女娲有些忌讳莫深的一笑,说道:“林沐雨,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晚辈不知道。”

        “这里并不真实,但却是我最向往的地方。”女娲喃喃道:“这里我的梦境所化,也是天音书卷的折射之影,我称这里为天音梦境,唯有至真至善之人才会心有灵犀的来到此处,在你之前,从未有人能来到这里,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沐雨皱了皱眉,说:“晚辈在修炼星辰诀,应该是……误打误撞的闯入了天音梦境,还请娘娘不要怪罪。”

        “我怎么会怪罪呢?”女娲笑了,颇有一笑倾城的绝美韵味,道:“我似乎明白了。”

        “娘娘明白了什么?”

        “你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请娘娘示下。”

        女娲浅浅一笑:“其实很简单,天音梦境是我的心境所化,而你一定是在修炼中进入了入梦的境界,你的心境与我的心境竟能相通,这说明你的愿望与我的愿望是一样的,现在,你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

        林沐雨想起了一个小明星,便说:“世界和平。”

        女娲扑哧一笑:“这个愿望听起来怪诞可笑,但是……却又似乎是你最真实的内心呈现,我了解过你的一切,你希望得到和平、安定,但自己却又是一个战争的发起者,你应该也知道这样的自己绝不是心境所向往的那个人,对吗?”

        “是的。”

        林沐雨呆呆的站在水面上,道:“我夜夜难眠,几乎每天的梦境里都能看到杀戮的景象,耳边都能听到那些死去的人在哭诉,问我为什么要发动这场战争,问我这样做到底得到了什么。”

        说着,林沐雨缓缓的跪在水中,身躯微微颤抖起来,身周一重重的大象无形力量波荡开来,激一层层涟漪。

        女娲柔柔一笑,俯身轻轻的拥住他,道:“傻孩子……这都是你的修业啊,你如果不去发动战争,会有更多的人因为战争而死,你天生为战,何必去逃避呢?人生来便会经历种种,而每人的经历又各有不同,但最终归宿却都一样,这便是轮回,如果看不破这轮回,你便会陷入痛苦之中,任你强绝天下也一样会痛苦自责,你明白了吗?”

        林沐雨伸出左手,一道道王者斗焰升腾起来,他想要将这些斗焰变成神力,但手掌生疼也没有能够完成转变,他颤声道:“我需要更强的力量才能完成这一切,才能让我珍视的人不再因为战争而离去,我需要力量……大乘天道会认可我吗?”

        “会。”

        女娲的声音十分轻柔,道:“你能进入我的天音梦境就足以证明你会是天音书卷所选定的人,只不过你的机缘尚未到来而已,不要急躁,也不要气馁,更不能死去,六界需要你的力量,你所在的凡界更加需要你的力量,认定你的天道便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我明白了。”

        林沐雨缓缓站起身,躬身行礼,道:“多谢娘娘点拨。”

        “去吧,我们会再见的。”

        女娲的身影缓缓消失,而林沐雨的身躯也缓缓的抽离出去,回到了现实之中。

        ……

        “啊!?”

        他猛然从梦中惊醒,修炼之中居然入睡了,这简直匪夷所思,但林沐雨飞快的感觉到体内一股新生的力量正在涌动起来,是什么?!

        他抬起手掌,一缕缕星光正在汇聚着,力量强绝,甚至远胜过于血炼苍穹!

        姑且先试试吧!

        手掌向前扬起,直指着不远处的石山。

        “刷刷刷……”

        石头山没有迸裂也没有爆炸,但石头却飞快的瓦解起来,瓦解为一点点的矿物质,就如同它们如何形成的一般。

        “嗡!”

        轻风拂过,整座石山瞬间烟消云散!

        这股力量,未免也太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