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受伤的狮子
  •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受伤的狮子

    作品:《炼神领域

        血红,一片血红色的天地。

        树是血色,水是血色,山是血色,就连那天空都是血色。

        “我这是在哪里?”

        林沐雨茫然的站在血色之中,远方传来轰隆隆的马蹄声,他急忙伸手在背后抓捞,却什么都没有抓到,轩辕剑已经不知所踪了。

        血色的田野之中,密密麻麻的骑兵杀了过来,他们挥舞利刃,口中怒吼着、诅咒着,长矛、利剑泛着寒芒,笔直的冲向了林沐雨。

        “啊……”

        林沐雨想跑,但是双足却像是灌了铅水一样沉重,无法移动分毫。

        同时,他惊愕的发现,这些血色之中的骑兵,他们的甲胄居然与龙胆营的特制甲胄一模一样,他们手中举着的战旗上,飞扬着一朵绚烂的紫茵花,他们是……龙胆营!?

        林沐雨睁大眼睛:“你们……你们……”

        血色中的铁骑怒吼着,挥舞兵刃冲了过来,他们居然在大声咒骂着——

        “林沐雨,你凭什么用我们的性命换你的功名?”

        “你这个懦夫,为什么死的是我们,而不是你!”

        “许剑韬这样的好人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

        林沐雨呆呆的站在那里,浑身颤抖,这一刻他才明白,这些都是战死的龙胆营士兵们,他们一腔怨气,仿佛从炼狱之中卷土而来一般。

        “来吧……”

        林沐雨缓缓跪下,仰起头看着奔袭而来的骑兵,泪水横流的说道:“我也不想一辈子活在愧疚之中,如果杀了我能让你们好受,那就杀了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兄弟们,是我太自负才让你们惨死,对不起……”

        “阿雨哥哥!哥哥!”

        一个声音忽然在耳边传来。

        林沐雨的身躯不断下坠,仿佛要坠入这血色世界的漩涡之中,他痛哭着,拼命的伸手向抓住什么,但却什么都抓不住。

        ……

        “啊……”

        猛然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浑身都汗湿了,而身边就坐着司空瑶,此时的司空瑶似乎已经被吓坏了,林沐雨的双手紧紧抱着她,原来刚才在梦中唤醒自己的人就是她啊。

        “哥哥,没事吧?”司空瑶喃喃道。

        “我……我没事……”林沐雨松开抱着司空瑶的手,木然道:“这里是红岩城吧?”

        “嗯。”

        “我睡了多久了?”

        “五天五夜。”司空瑶扶着他坐了起来,道:“哥哥刚才是不是做噩梦了?”

        “嗯,我梦见了死去的兄弟们……”林沐雨这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有泪水,急忙尴尬的擦拭掉,道:“大家都没有原谅我,是我害得所有人陷入绝境。”

        司空瑶皱了皱眉,说:“没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战争原本就这样多变而难以预料,哥哥又何必一直让自己陷入自责之中呢?我相信,殉国的士兵们一定不会恨你,相反,他们更加希望哥哥你振作起来,为他们复仇!”

        “复仇,嗯,复仇!”

        林沐雨深吸一口气,道:“我和陈煜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就在这时,楚瑶推门而入,道:“行啦,刚好,我这里有一碗稀粥,先喝了再说,你太久没有进食了。”

        “楚瑶姐,你怎么来了?”

        “我就是来了啊。”楚瑶微微一笑:“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啊?再说了……红岩城里现在有数万伤兵,我这个灵药司大执事怎么可能不来呢?”

        “谢谢你……”

        “客气什么,先吃点东西。”

        “嗯。”

        ……

        林沐雨也确实饿了,一连喝了三碗稀粥,楚瑶坚持让他不能吃太多,否则能喝十碗。

        司空瑶在旁笑道:“哥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昏迷的五天里,红岩行省各大州郡都已经归降了,如今都已经入驻我们的军队,换上了我们的官员,此外,燎原行省也请降了,如今总督印绶都在我们这里了,整个黑石帝国如今都已经纳入大秦版图啦。”

        “真的吗?”

        “嗯!”

        “可惜,我们在红岩城下还是惨败了一仗,就连许剑韬都殉国了。”林沐雨缓缓的倚靠在床头,道:“阿瑶,你有没有觉得我特别没用,在我们死守凤凰关的时候我就在想连夜追杀何颂军队的策略,而陈煜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派遣宋良成的十万人马进关入驻红岩城了,从那一刻起,我的心思就已经被陈煜猜透了,这一仗,输得无比彻底。”

        司空瑶目光幽幽的看着他,说:“从东海之战开始,哥哥你步步都胜过陈煜一筹,甚至逼迫得他退出了海战,犹如丧家之犬一样的逃入火元行省,哥哥你胜了无数次,却败了一次,怎么就可以这样不断的自责呢?换了别人,没有人会比你做得更好,这是你的责任,只有你能承担这个重任,你明白吗?如果没有你在,白泽佣兵不会效力,如果没有你在,两大行省的各地州郡不会那么快归降,功与过都在你身上,你不必要自责,世上从来就没有常胜将军,败了一仗,或许才是真实的你。更何况,这一仗真的输了吗?龙胆营被宋良成的十万之众围攻,阵亡两万余人,但宋良成一样阵亡四万多人,龙胆营战死的将士们没有给你丢脸,他们死也是好样的。”

        “只是这一仗代价太大了。”

        林沐雨低声道:“我失去了许剑韬,就像是失去了一条手臂一样。”

        “我知道。”

        司空瑶柔声道:“没有人怪你,你好好休息,日后还需要你来主持大局呢。”

        “嗯……”

        林沐雨舒展了一下手臂:“还有别的消息吗?”

        “有,岭冬行省的第二批军队已经抵达天极大陆了,一共45W兵力,龙盟的六万部众,以及9W甲魔等都已经抵达了西山行省,如今我们在西山行省拥有六十万大军,足以灭掉扬商还剩下来的残兵败将了。”

        “哦……”林沐雨神色不振的说道:“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如今不是三足鼎立,而是秦最强,陈煜不是蠢货,在我们攻打扬商的时候,陈煜必然会伺机出动,攻击我们最薄弱的地方,一会我通知风大哥小心戒备。”

        “嗯,你先休息。”

        “好。”

        ……

        烙寒城,皇宫大殿,酒宴已经摆了整整五天。

        陈煜一袭龙袍,神采飞扬,而王阶下的文臣武将、人才济济,此时的天绝帝国拥兵八十万,堪称是一方霸主,比扬商的气势还要更盛!

        宋良成因为大败龙胆营精锐之战,歼灭两万精锐龙胆营,重伤林沐雨、卫仇等人,斩杀名将许剑韬,一战扬名,如今已经被擢升为上将,兼任天绝帝国副帅,春风得意,自不在话下。

        将手中的白玉酒盅放下之后,宋良成拱手笑道:“陛下,如今天极大陆上可谓是三足鼎立,其中秦国最强,商国最弱,半天前得到消息,秦国来自本土的近五十万兵力已经抵达西山行省了,如今可谓是兵强马壮,我们不可不先图谋啊!”

        陈煜点头一笑:“朕明白,不过……还是先静候时机吧,在秦军没有行动之前我们需要继续蛰伏,等待最佳的出击机会,对了,林沐雨那边怎么样?”

        元帅卫祁阳道:“启奏陛下,我们安排在红岩城的细作传回消息,林沐雨已经昏迷五天五夜了,暂时还是没有列席任何军事会议,也没有人见过他的踪影,此外,秦国灵药司大执事楚瑶倒是出现在红岩城内了,不过闭门不出,应当是在为林沐雨疗伤。”

        “哼……”

        陈煜目光淡然,道:“林沐雨才是我们心头大患啊……如果林沐雨因为重伤而死的话,宋将军,朕便赐你万户侯。”

        宋良成大喜:“陛下洪福齐天,林沐雨必然难逃一死。”

        周斌龙道:“陛下,林沐雨身体上的伤倒是小事,心伤才最大,许剑韬是他的左膀右臂,如今许剑韬被我军斩杀,林沐雨全军受挫,陛下想想,自东海鏖战开始,再打攻破北关、一个时辰内大破千山城、凤凰关外决胜何颂军,这林沐雨一路上可谓是势如破竹,这么一支精锐之师早就成了骄兵,如今却在红岩城下被我军力挫,损兵折将,林沐雨的先锋精锐尽丧事小,他心底的自信受挫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我们步步为营,相信林沐雨必然已经无法作为了。”

        陈煜摇摇头,笑道:“不,周统领小瞧林沐雨这个人了,此人善谋、善忍,不动如山、奔袭如火,如今的林沐雨就像是一头受伤的狮子,一旦恢复了元气,他的利爪就能撕开一切,比起你们说的,我倒是希望林沐雨昏厥不醒,死在伤兵之中。”

        “陛下。”

        卫祁阳道:“自从我们撤出火元行省之后,这个行省就只有本地的数千守军了,一片空虚,秦军也没有入驻,扬商更是没有胆量进入,不如……我军进入火元行省驻兵,随时静候时机?”

        “不。”

        陈煜摆摆手:“风继行也不傻,他为什么不进入火元行省?那是因为火元行省是三战之地,一旦进入就会腹背受敌,谁先进火元行省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相反,火元行省无人入驻,却成了秦、商、天绝之间的天然屏障。我们的敌人,还是林沐雨,目前的军略国策便是先灭林沐雨,次灭风继行,最后灭扬商,如此,大功可成了。”

        “陛下英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