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秋雁带他回家吧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秋雁带他回家吧

    作品:《炼神领域

        2月1日,大雪簌簌,天气极为寒冷。

        红岩城外,陆陆续续的物资运送了过来,同时行省内的各大州府官员相继送来了归降书,愿意接受成为大秦帝国的子民,中午时,燎原行省的飞骑送来降表,燎原行省总督因为兵力空虚,愿意献出执政官印玺。

        但一切公务都因为林沐雨的昏迷不醒而停滞了。

        ……

        红岩城府邸之中,卫仇、司徒森、司徒雪、司空瑶等人急成一团,在林沐雨房间的客厅内来回踱步,司空瑶手里捧着绿茶,道:“卫仇,你别走来走去,走得我眼睛都花了!”

        卫仇咬牙道:“大人一直昏迷不醒,这可如何是好?”

        司空瑶目光幽幽:“哥哥他连续三天三夜的拼杀,身先士卒,几乎耗尽了所有的斗气,然后又因为苍南候战死而悲伤过度,哎,看看楚瑶姐姐诊断之后怎么说吧。”

        就在这时,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身灵药司大执事白袍的楚瑶仙然出尘的走了出来,秀眉轻蹙道:“他从上午开始就一直发着高烧,身体也十分虚弱,需要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暂时谁也不要打扰他,我会留在这里专心照顾他。”

        司空瑶张了张小嘴。

        楚瑶道:“想看就进去看看吧,他还没醒,一会……给他灌下一点点稀粥吧,不然的话身体内的营养会完全跟不上的。”

        “嗯。”

        司空瑶一个箭步就进了房间,却看到林沐雨沉睡不醒。

        楚瑶则看了看客厅里的众将,道:“阿雨不在,难道你们就不知道怎么办事了吗?别忘了,你们都是阿雨所倚重的大将,阿雨他现在需要休息,你们的军政要务就不要再打扰他了,否则我可是不会答应的。”

        卫仇尴尬一笑:“是,大执事,我们明白的,只是……”

        “只是什么?”

        “燎原行省决定请降,我们暂时不知道真伪,也还没有给予一个回应。”

        “这不是很简单吗?”楚瑶秀眉一扬,道:“燎原行省原本就没有什么兵力,这次又被龙胆营几乎尽数歼灭了,而且燎原行省地处南方,东方是不可逾越的山脉,西方是列山行省,北方是红岩行省,等于已经被我们困死在南方了,除了请降别无选择,卫仇,你派遣一名千夫长、十名文官前往收揽燎原行省的军队、整治行省内务就可以了,这样的话,就算是他们有诈,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太大损失。”

        “是,我……我很快就去办,如果林帅行了,这件事属下就说是楚瑶大执事传令办理的。”

        “哼,你还龙胆营统领呢,真是怕担事。”

        “哈……”卫仇苦笑一声:“大执事有所不知,卫仇是武将,而收编行省的事情是文官做的,原本就轮不到我,我想……灵药司大执事应当算是文官,有您的话我也就可以放心去办理了。”

        “嗯。”

        “对了,还有件事。”走到门口的卫仇忽然止步,转身道:“茵殿下和汐郡主都在西平城主持见龙原战役阵亡士兵的祭奠仪式,关于林帅昏迷不醒的消息,要不要去告诉殿下?”

        楚瑶咬了咬红唇,道:“不,这样只会让小茵和小汐徒然担忧,只要告诉他们红岩行省攻下了就好,还有,许剑韬统领殉国的消息也一并告知他们,派龙骑士带着许剑韬统领的尸身前往西山行省吧,半天之内应该就能飞到了,好好安葬,他是帝国的功臣。”

        “是,我明白了。”

        ……

        房间内,林沐雨闭目不醒,身躯却微微颤抖,仿佛在做着一场噩梦一样,额头上转眼汗水淋漓。

        “哥哥……”

        司空瑶为他擦拭汗水,漂亮脸蛋上写满了担忧。

        楚瑶重新走了进来,道:“司空大小姐,不必太担忧,阿雨的身体底子硬,这次也只是受了些重伤、悲伤过度、急火攻心而已,他很快就会醒来的,现在需要好好调养,咱们就不要打扰他了,走吧,红岩行省百废待举,你这个白泽佣兵的统领有许多事情要做,五万降卒、战马兵器等,都是需要你去介入的。”

        “嗯,谢谢楚瑶姐姐提醒。”

        司空瑶抿了抿红唇,道:“我就在兵马场内,一旦哥哥醒了请派人通知我。”

        “好,去吧。”

        司空瑶依依不舍的离去。

        楚瑶则坐在床边,看着林沐雨十分苍白的脸庞,道:“你怎么就是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你看,那么多人挂念你,快点醒来吧,你要是再不醒恐怕就要错过许剑韬的葬礼了。”

        ……

        西山行省,见龙原外青山边。

        红岩行省距离这里不足千里,司徒森、司徒雪的龙骑几乎半天就抵达这里,而雪地里,帝国文武群臣肃然而立,正在祭奠战死的帝**人。

        “司徒森来了!”

        风继行抬头道。

        浅风则眉头紧锁道:“连续三天没有红岩行省方面的消息,司徒森一定是带来了什么消息了。”

        “是啊……”

        一共四头巨龙在人群前方的空地上落下,司徒森翻身从龙背上滑落,跪地道:“臣司徒森,参见女帝殿下,参见汐郡主!”

        “起身吧。”秦茵身穿白色女帝长袍,道:“森将军,阿雨哥哥那边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

        司徒森的眼睛有点红,喃喃道:“我们龙胆营死守凤凰关近十天,耗尽了何颂二十五万大军的锐气和粮草,在何颂撤退的时候,林帅下令我们马不停蹄的追杀,整整三天三夜,我们从凤凰关一路杀到红岩城下,几乎尽歼了何颂的军队……但是……但是天杀的陈煜居然派遣部将宋良成率领十万精锐在红岩城以逸待劳的掩杀我们……龙胆营先锋营几乎损失殆尽,林帅重伤……”

        “啊?!”

        秦茵的身躯微微一颤,急切道:“阿雨哥哥没事吧?”

        “林帅没事,只是重伤而已。”司徒森的眼眶里满是泪水,道:“但是……但是许剑韬为了掩护林帅,率领五千兵马挡住贼兵的五万之众,被围困在不孤山上血战一夜,他殉国了!”

        司徒森跪在地上,泪水横流。

        谁也不会想到,铮铮铁骨的悍将会这样毫无顾忌的大哭,他跪在那里,将长剑插在地上,身体蜷缩,就像是一只可怜的虾米一样,军人战友之间的情谊,是旁人所无法体会的,更何况是司徒森、许剑韬这种隶属于龙胆营,生死与共、相交多年的挚友。

        身后,两名龙骑士抬着许剑韬的棺木下了龙背,许剑韬的尸身由一面紫茵花王旗包裹着,死前的神情十分安详,甚至是在微笑。

        风继行、章炜、秦岩等人眼圈一红,齐齐的单膝跪在地上。甚至,就连身为女帝的秦茵也缓缓跪下,喃喃道:“将……将许剑韬葬入见龙原镇国陵墓首位,追封为苍南公,子承父位,爵位代代相传。”

        国会成立之后,公侯伯子爵位就相继被废黜了,所有的爵位几乎都是追封给一些殉国英雄的,倒也无可厚非。

        司徒森走上前,道:“请殿下不要太过伤悲,此战,龙胆营杀敌近二十万,自损约五万有余。”

        “林帅呢?”

        秦茵嚅动了一下红唇,问道:“林帅怎么样?”

        “哦,林帅受了一点点轻伤,如今正在红岩城内主持大局。”

        “真的吗?”

        “嗯!”

        秦茵似乎并不相信许剑韬的话,她深知林沐雨的为人,许剑韬是林沐雨的爱将,那么多年的挚友,如今许剑韬战死了,这对林沐雨的打击该有多沉重啊!

        风继行走上前,道:“殿下……等苍南公的尸身送入陵寝之中后,您要亲自宣读祭文。”

        “嗯,我知道。”

        风继行又看了司徒森一眼,问道:“阿雨没事吧?”

        “请副帅放心,林帅没事。”

        “没事……哦,那就好……”风继行剑眉紧锁,也没有再说什么。

        ……

        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唱着帝国战歌秋雁谣,很快的,士兵们都在唱着,他们许多人都负伤来送袍泽兄弟最后一程,此时,还有什么比秋雁谣更能诉说内心的悲伤呢——

        天地茫茫,山河泱泱。

        冰冷月光照进战场。

        稻江苍苍,清风扬扬。

        帝国勇士共赴国殇。

        杀尽豺狼,一生轻狂。

        谁来抚慰我的伤。

        回家的路已经无法再望。

        望眼欲穿只叹山高水长。

        纵横四方,永守国邦。

        魂归天涯又何妨。

        战袍破碎勇士何处安葬。

        秋雁请带吾魂回去故乡。

        ……

        “回家的路已经无法再望……回家的路已经无法再望……”风继行悼念了两句,心底不由得一阵抽动,下一个战死者会是谁?

        司徒森抬头看着飞雪飘零的天空,隐隐的听到鸟儿的悲鸣,这已经是春天了,却还大雪连天,司徒森的声音有些颤抖,大声对着天空喊道:“秋雁啊秋雁,如果你真的在,就请带着许剑韬的魂灵回故乡去吧,这样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回去喝酒的时候,也能陪着他,许剑韬最爱温酒论天下了,快点带他回家,别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啊……”

        风继行、章炜等人不禁一阵抽搐,泪水滚滚落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