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吾道不孤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吾道不孤

    作品:《炼神领域

        剑兵在前,弓兵在后。

        当许剑韬率领五千龙胆营斩杀近两千敌兵之后,却发现自己的人也被弓兵射杀得所剩无几了,漫山遍野的到处都是龙胆营士兵的尸体,他们大部分死于力竭,如果不是力尽了,又怎么会败在眼前这群乌合之众的手中呢?

        “退!继续退后!”

        许剑韬提着血淋淋的长剑继续后撤着,望了望身后,夜色中,一座孤零零的山崖出现在后方丛林里,他禁不住的问道:“那是什么山?”

        “不孤山。”张寒道。

        “好,退守不孤山。”

        “是!”

        ……

        一千多龙胆营随着许剑韬循序上山,沿途却又遭到对方的轻骑一阵骑射掩杀,上百具尸体遗落在山腰之上。

        这些人,许多都是龙胆营的老兵。

        许剑韬心如刀绞,这些老兵是多年来的兄弟,如今一个个惨死在冷箭、屠刀之下,甚至连马革裹尸归还故国的机会恐怕都相当渺茫了。

        不孤山上愈发的凄冷,许剑韬气喘吁吁,他老了,早就是一员老将了。

        “君侯,休息一会吧?”张寒道。

        “嗯。”

        许剑韬几乎跌倒一样的坐在一块石头上,将长剑靠在一旁,看着山下密密麻麻的火把,禁不住笑了起来。

        “君侯,您笑什么?”张寒诧异道。

        许剑韬笑道:“我笑这群乌合之众真的把我当成林帅了……哈哈哈,你看这山下人马无比密集,至少有五万之中,如果这里有五万之众的话,林帅应该就能逃脱了,张寒,我们可是立下旷世奇功了。”

        张寒苦笑道:“那我们又当如何呢?”

        “死在这里。”

        “死在这里……”

        许剑韬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张寒,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夫人刚刚不久之前为你生下了一个女儿,是吗?”

        “是。”

        “老伙计,对不起了,我不该让你跟我一起死在这里。”

        张寒一屁股坐倒在地,脸上满是苦笑:“能与君侯这样的豪杰一起战死在异乡,这是我张寒一生的荣幸,只不过……想到不能再回到家乡,想到无法再看到妻子的笑容,唉……如果能再回到家乡一次,末将便宁死无憾了,但愿……但愿战后我们的尸骨可以被运回家乡安葬吧……”

        许剑韬笑了,笑得剧烈的咳嗽起来,道:“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啊……”

        “君侯……”

        就在这时,几名校尉急冲而来,跪下道:“统领,他们要上山了,人数密密麻麻一片,恐怕我们已经无法抵挡住第二次进攻了。”

        “没关系,我们已经在这里拖住他们两个时辰之久,够了。”

        许剑韬站起身来,一手拔出地上的剑刃,双眸之中满是血丝与泪水,仰头对着天空哈哈大笑起来:“不孤山,没有想到不孤山就是我许剑韬的埋骨之地,哈哈哈哈……天意啊,吾道不孤,我许剑韬追随林帅征战十多年,为的就是天下大治,兄弟们,随我一同冲杀,我们的血不会白流!”

        众人纷纷拔出兵刃,随着许剑韬一起冲下了山坡。

        ……

        山下,密密麻麻的剑兵小心翼翼的上山,人群中,一名佩戴三枚金星军衔的副统领骑乘着战马,手中握着利剑,冷笑道:“将山道上秦军的伤兵全部斩首!”

        “是!”

        步卒们飞快蜂拥而去,不论死的活的,将遍布在山道上走不动的龙胆营士兵纷纷砍下头颅,一蓬蓬鲜血喷洒在雪地上。

        “孙寰副统领!”

        一名千夫长低声道:“打探到消息了,林沐雨所部并不在这里,这里的人是许剑韬!”

        “许剑韬?”

        孙寰目光一寒:“就是那个威震西海的许剑韬?”

        “是。”

        “哼,是许剑韬也好,斩杀了他,也算是立下一大功了,给我冲杀,一个不留,抓到许剑韬之后,老子要将他五马分尸!”

        众人微微一惊,随后飞快向山上摸索而去。

        ……

        没过多久,前方火光大涨,是许剑韬率领龙胆营的数百人冲了下来,迅速与前方的步卒混战在一起。

        孙寰目光冰冷,看着一个个剑兵倒地战死,忍不住的皱眉道:“都说龙胆营是天下第一强兵,如今看来确实所言非虚,油尽灯枯还有这样的战力,若是让他们生龙活虎的话,那还了得?来人,弓箭手,给我射杀掉他们!”

        “可是副统领,战场上还有我们的人啊!”

        “废什么话,给我放箭!”

        “是!”

        强弓硬弩飞速乱射开来,顿时战场被鲜血染红。

        “噗!”

        一枚箭矢穿透了许剑韬的左臂,他浑身微微一颤,但更让他心疼的一旁的张寒已经身中七八箭倒下去了。

        “张寒!”

        他大吼一声,但张寒已经再也发不出声音,就连喉咙都已经被射穿了。

        “保护君侯!”

        龙胆营所剩无几的几个人飞快保护许剑韬,纷纷中箭而亡。

        与此同时,孙寰提着长剑上前,哈哈大笑道:“停止射杀,老子要亲自砍下许剑韬的头颅,给我上,围起来!”

        空中电闪雷鸣一片,一道巨大魔影在空中汇聚起来,这里的杀性似乎已经引起了上苍的关注了,云层之中一本紫金色书卷缓缓舒展开来,照耀大地,是封魔天书!

        封魔天书上,一个名字若隐若现——

        孙寰!

        孙寰杀性太重,即将封魔了!

        然而就在这时,两名龙胆营士兵插满箭矢的尸体被推开,许剑韬的胸口插着三枚箭矢,手中剑刃却涌动着无尽星光,正是林沐雨传授的星辰诀第一式,星芒初现!

        “你要成魔吗?!”

        许剑韬一个箭步而去,目光慑人,厉喝道:“畜生,与我一同成魔如何!?”

        “啊!?”

        孙寰封魔在即,但却尚未拥有那无匹的力量,张开嘴巴看着许剑韬犹如闪电般的一击从天而降,那长剑已经折断了一般,一截断剑就这样刺入了孙寰的口中!

        “噗嗤!”

        残剑破脑而出,许剑韬何等决绝,竟在孙寰成功封魔之前将其杀死!

        “噗噗噗……”

        又是数十箭射入许剑韬的身躯之中,他连连跌退,眼中满是笑容,哈哈的大笑,鲜血从喉咙里喷出,残剑拄着地面,缓缓的坐倒在一棵青松下,脸上带着笑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身体变得冰冷起来。

        ……

        “啊……”

        一群商军目瞪口呆:“副统领死了……副统领死了……”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了呜呜的号角声,是退兵的讯号。

        “统领传令退兵了!走,快走!”

        众人声嘶力竭,再也没有人愿意与许剑韬这样的“魔鬼”为敌,在死前他犹能杀死一位魔神,这是一个何等的英雄人物?

        ……

        商军确实退兵了,他们的计划只是趁势截杀林沐雨所部,但更知道林沐雨的后军一旦抵达就没有任何胜算了,所以,在天亮之前,商军飞快撤军,丢下了红岩城,就这么撤退了。

        当阳光刺透云层之后,大地之上满是疮痍,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战乱的狼藉。

        西面雪地上,林沐雨一身疲倦,带着三千多名精疲力尽的龙胆营士兵杀出重围,而就在不远处,出现了卫仇所部的身影。

        “卫仇……卫仇……”

        林沐雨的手臂一阵剧痛。

        司空瑶急忙扶住他,皱眉道:“哥哥,别乱动,你的手臂中了三箭,不能再这样乱动了……”

        数十米外,卫仇跌滚下马,泪水夺眶而出:“大人……大人,我刚刚得到消息,许剑韬在不孤山上战死了,他……战死了……”

        “什么?”

        林沐雨不敢置信的连退数步,喃喃道:“怎么可能,他……他是许剑韬,他是苍南候啊……我……我……”

        卫仇跪在地上,像是个孩子一样的坐倒在地,大声哭泣道:“千真万确,消息刚刚从不孤山方向传来……”

        “不孤山……”

        林沐雨拄着轩辕剑,遥遥的看向不孤山的方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口中呢喃道:“不可能,绝不可能……我要亲眼看到,你们都骗我,我的苍南候许剑韬战无不胜,他怎么会死……哈哈,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

        不孤山四周已经被龙胆营团团围住,这座山有一半的雪地都被鲜血染红了,沿途到处都是许剑韬所部士兵的尸体。

        林沐雨、卫仇、司空瑶、风溪等人一步步的踏着血地上山,他们看到了许多龙胆营的士兵被砍下了头颅。

        青松在风中缓缓摇曳,许剑韬的尸体已经一片冰冷,箭伤处的鲜血都已经凝固成冰块了,他的神态十分安详,甚至嘴角微微勾起,手中的断剑拄在地上,深深刺入泥土之中,身中二十多箭,翎羽在风中微微颤抖。

        林沐雨无语泪流,疲惫不堪的坐在许剑韬的尸体一旁,一同靠在青松上,泪水滚滚而落。

        “阿雨哥哥……”

        司空瑶想安慰,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林沐雨的手臂创伤处鲜血殷红了白色纱布,泪水一滴滴的打在血迹斑斑的白袍御林斗篷上,声音中满是苦涩的说道:“老哥们,当初我真的不该把你从圣殿带入龙胆营,从那时候……你们都觉得我林沐雨神机妙算,觉得我林沐雨永远不会打败仗,如今……如今我却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样连你的命都保不住,如今我却像是一个废物一样被人暗算……”

        “大人……”卫仇眼睛通红:“您……您别这样……”

        林沐雨紧咬着牙关,嘴唇迸裂出血,却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带着哭腔道:“苍南候啊……我这辈子都对不起你,你出生入死那么多年,是你用椎盾骑兵击溃了甲魔,才让帝国没有沦陷,你得了个苍南候的名号,却又被国会给夺走了,我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我林沐雨这辈子都愧对于你,我太自以为是,我太自从聪明……”

        “大人,求您别说了!”

        卫仇跪在雪地上,身后,风继行、司徒森、司徒雪等人纷纷跪下,转眼之间山腰上一群人全部都跪下了。

        林沐雨看着许剑韬胸前颤巍巍的箭矢翎羽,眼圈一红,继续说道:“我本来打算等战争结束了,会想尽办法,给你们求来长生之法,我本来打算,用性命来力保一统之后,龙胆营的所有将领都能得以善终,可是……可是老天不给我时间,我无能为力,我无能为力……”

        司空瑶泪流满面道:“阿雨哥哥,我们都明白的,求你别说了……别说了……”

        林沐雨仿佛没有听到司空瑶的说话一样,冲着天空怒吼道:“陈煜、宋良成,我与你们誓不两立,不把你们挫骨扬灰,我林沐雨誓不为人!”

        “噗……”

        他忽地张口呕出鲜血来,气息变得极其紊乱、微弱起来,缓缓站起身来,手里拄着轩辕剑,但剑光也变得暗淡起来,没走出两步,猛然跌倒在雪地之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