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见龙原战役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见龙原战役

    作品:《炼神领域

        一月十九日,断断续续的大雪再次停了,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

        ……

        战鼓声在见龙原上激荡着着,这片沃野也成了不二的最佳战场,扬商军团素来与铁骑威力而著称,而浅风对于秦军的阵地战也相当自信,天还没亮就已经摆开了阵仗。

        从西平城上看过去,东方的沃野密密麻麻的一片人山人海,紫茵花王旗以及帝**人的深蓝色军装形成了一片蓝色海洋,而远方,扬商大军所穿着的红色衣服则像是血染一般,从人数上看来,还是商军占据了绝对优势,四十余万人对阵浅风的二十万人,自然占了优势。

        不过,城内还有风继行的十多万人马,一旦出城,那就胜负难料了。

        “浅风的前锋是谁?已经摆出冲阵了。”项彧皱眉道。

        “是陈筱离,七海城守备军的统领。”风继行扬眉笑道:“陈筱离原本就是唐家的将领,身在北方就犹如一条雪狼一般,善于捕捉战机,以凌厉的攻势撕开敌人的破绽,等着瞧吧,扬商的前锋是韩元统御的东宁军团,绝不会是陈筱离的对手。”

        “是吗?”

        项彧不置可否,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击?”

        “别急,先磨一磨商军的锐气,让大家好好休息,午后再说,这场大战可不是一两天就能打得完的。”

        “嗯。”

        一炷香后,战鼓轰鸣起来,双方的先锋果然开始相互冲阵了,陈筱离并不亲自冲锋,而是举起了长剑,身后一个个千夫长率领本部出击,步骑混编的方阵徐徐而去,仔细看去就能发现,步兵大部分是重盾、长矛、弓弩组成,大约两万人居中,而骑兵则分为两股位于两侧,徐徐待发。

        而反观韩元的战术则简单多了,骑兵冲击,无脑冲击!

        “哈,韩元败了。”风继行笑道。

        观星、林逊也笑了,商军之中的统领大部分都是挑选一些修为、声望高的人,而不是挑选那些真正会用兵的人,这是商军的致命缺陷。

        正如预料中的一样,商军近五万铁骑冲击在盾阵之上,撞成了一团,肆意砍杀陈筱离所部步兵的时候,陈筱离布置在两翼的骑兵却开始加速了,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横扫在乱成一团的敌军骑兵阵之中,一时间杀戮声冲天而起。

        一边是乱成一团、指挥无方,另一边则是有条不紊、阵列齐整,就算是双方兵力、战力有悬殊,但却还是注定了结果,战法,永远是战争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

        “陈筱离似乎没有主动求战的**啊……”林逊道:“他的方阵始终没有太大的前移,反倒是商军的步兵已经不知不觉的向前移动近三里路了。”

        “这正是陈筱离和浅风的高明之处。”风继行笑道:“商军重装步兵都只是一些常人,但盾牌、甲胄、兵刃加在一起足足有上百斤重,一个常人提着上百斤重的装备移动三里路,体力差不多就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而骑兵则不同,你看东南角,浅风的一万高等魔族精锐骑兵已经准备出击了。”

        林旭仔细一看,顿时释然。

        战场上的指挥将领,哪一个又不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呢?

        没过多久,商军的近八万重步兵抵达战场,但是尚未完成战阵布置的时候,远方杀声四起,浅风已经传令一万精锐魔族铁骑外加五千名甲魔发动冲锋了。

        以快打慢!

        一瞬间,八万重步兵居然被数量远少于自己的魔族方阵冲击得支离破碎,哪儿还有什么防御阵型,完全沦为被砍杀的对象了。

        ……

        “韩元统领,你是怎么用兵的?”

        商国观战台上,扬商淡淡的问道。

        韩元脸色铁青,道:“陛下,我……”

        一旁,荀夕道:“陛下,东宁兵团不超过一个时辰必然会大败!”

        “如今该怎么办?”扬商有些焦躁。

        荀夕淡淡一笑:“那些号称神族的魔物原本就是浅风所部的精锐,要击败他们唯有依靠陛下最精锐的兵团。”

        “你是说……神羽营?”

        “是,请陛下派出神羽营出战,唯有神羽营能够扭转败局。”

        “好!”扬商深吸一口气,道:“多拉,你去吧,不要让朕失望。”

        “是!”

        多拉翻身上马,一声令下之后,四万多神羽营战骑一道旋风般的杀了出去。

        而秦军中,秦岩率领国会军冲杀掩护,以保护魔族军团不至于被神羽营所灭掉。

        ……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很快便临近正午了,见龙原上一片厮杀声,甚至众人能隐隐的闻到战场上传来的血腥气息,城池上,众将遥遥的看着远方的战局,项彧皱眉道:“神羽营已经全部出击了,恐怕再等下去秦岩的国会军就要全军覆灭了。”

        风继行点点头:“唐镇也已经发动冲击了,神羽营被缠住了……传令下去,留五千人守城,其余人随我一同杀出,直接冲击商军的中军!”

        “是!”

        不多久,浩浩荡荡的禁军铁骑率先杀出城,直奔已经动摇的商军阵脚杀去,而且禁军是以逸待劳,精锐程度可想而知,一时间有些胶着的战场犹豫风继行所部的加入,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杀声更加浓郁了,独孤献的十五万雷魂兵团迎战风继行。

        见龙原上彻底乱了,乱成了一团,数十万大军杀得难分难解。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雪地、草地上满是血污,到处都是断裂的兵刃与失去主人的战马,双方的炮火都已经耗尽,如今也只能靠血肉之躯来搏杀,甚至就连大秦帝国的这些名将也渐渐的把握不住阵型,从阵地战变成了一场混战,剩下的只是命运的裁决,谁才是真正的胜者,无人知晓。

        ……

        鏖战一直在持续着,战场上的人来回冲杀,整整一夜过去,厮杀依旧没有停止,甚至风继行传令,三军轮替休息、混战,许多士兵退后三里地稍微睡了一个时辰,吃点干粮喝点水就马上抓着血淋淋的兵刃冲上战场。

        双方谁也不愿意后退半步,以至于见龙原上到处都是尸体,大军编制变得混乱起来,到处都是相互厮杀的双方军队。

        转眼再次入夜,已然是鏖战的第二天了。

        双方停战了三个时辰,天没亮的时候就再度发起了攻杀。

        风继行的战袍已经被鲜血染红,他不知道是第几次通过天书的掩护躲过了龙玺和菲力这两个魔神的追杀,禁军的死伤十分严重,光是死在两大魔神魔掌下的士兵就至少以数千计,但这就是战争,谁先败走谁就失去西山行省的掌控权。

        黑夜之中,火把都几乎全部熄灭了。

        风继行满脸是血,缓缓的拔出赤凰刀,刀光照亮了附近的人,只见浅风、秦岩、唐镇等人也一样的狼狈不堪,浑身甲胄破残,满是鲜血,而且各自都受了轻重不一的伤势,在这种恶战之下根本不会有人能不受伤。

        “我们还有多少人?”风继行问。

        “不到一半了。”浅风道。

        “没关系,商军的损失更大!”风继行目光中带着无边杀意,将长刀举起,大喝道:“敌军就在两里地外,给我杀,血战到底!”

        众人纷纷将兵刃举起:“血战到底!”

        如果死神看到这一幕,那一定非常高兴,因为满地的灵魂,满地的死人,见龙原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变成一个屠戮战场。

        ……

        鏖战第二天夜晚,商军兵力瞬间减少了一半之多。

        第三天,商军开始溃散。

        面对着风继行、浅风所指挥的这一支铁血军队,天绝兵团逃了,十多万士兵全体当了逃兵,而所剩下的近十万残军又怎么可能是秦军的对手,正午时分,扬商下令撤退,退守天霁城了。

        鏖战三天,终于得胜。

        秦军原地休息,几乎所有人都有一种逃离炼狱的感觉,能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的人,都是幸运儿。

        ……

        战败第一天,扬商在撤退的途中斩杀了27名高级将领。

        第二天,扬商下令斩杀54名文臣。

        第三天,扬商抵达天霁城,斩杀288名文武官员。

        战败的消息已经在天霁行省传开,在商国的帝都内传扬着,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商皇御驾亲征惨败的消息,虽然……官府张贴榜文,说是已经重创了对手,但谁都知道,大秦帝国的风继行、浅风就在西平府,只是一点点轻伤罢了,反倒是商军折损了三名统领、37位万夫长,几乎所有的高级将领战死了大半,剩下的则被盛怒之下的扬商以无能之罪降旨砍了。

        更要命的传言是,商国彻底分裂了,东方传来陈煜在烙寒城重新登基为皇的消息,整个天绝帝国已经脱离了商国的掌控,重新立国了。

        天下彻底三分,而其中,商国式微,秦国最强。

        ……

        见龙原战役,大秦帝国最惨烈的一战。

        浅风、风继行的兵力合计35W,见龙原战役之后,只剩下16W不到,重创商军的同时,自身也一样被重创。

        说到底,国会军大部分是新兵,西平府的军队也大部分是新兵,训练不足,如果不是对手更加的训练匮乏,恐怕风继行、浅风便难逃被歼灭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