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西平血战-4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西平血战-4

    作品:《炼神领域

        入夜之后,星夜无光,整个西山行省都笼罩在漆黑夜幕之中。

        火兮郡,群鸦在枯枝上保持着缄默,动辄飞起一片,整个火兮郡的东北西三个方向都藏满了重兵,扬商足足动用了三十万精兵在这里伏击。

        但是半晌之后,等来的却只是章炜所部在远方遥遥的鼓噪呐喊,却没有见到半个人进入火兮郡粮仓,再过不久,一束束光芒从天而降,是翼人丢下来的引火之物,粮仓纷纷起火,因为堆积得匆忙,大部分粮仓草垛是连接在一起的,一堆火起,马上迅速蔓延开来。

        树下,远方的火光照耀的扬商脸色极为难看,他眯着眼睛看向远方,道:“他们的空中军队为什么没有受到风中利刃的袭杀?”

        荀夕皱眉:“臣也不知,或许那风中利刃是受风继行控制的。”

        “立刻,救火,派遣铁骑从后方包抄,扑杀五里外的敌军!”

        “是!”

        ……

        与此同时,潞河河畔的营盘升起了冲天大火,火光中,一道道禁军铁骑的身影飞梭而过,风继行一袭白袍亲自率领众人袭营,所过之处无人可挡,三万铁骑逢人就杀,连续冲破了三个营盘,斩杀敌寇无数,风继行的两把刀上早就已经鲜血淋淋的滴溅了。

        短短的一个时辰,三万铁骑就把河畔的十万大军冲得支离破碎,禁军铁骑来势如同闪电一般,让对手措不及防,原本商军是有龙骑士斥候的,但龙骑士被风锯杀掉大半,哪儿还敢升天,以至于会有今晚的这一惨败。

        风继行看了看天色,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了,眉头扬起,举起血淋淋的赤凰刀,大喝道:“循次撤退,第三营打头,第二营居中,第三营殿后,立刻全速撤回西平城!”

        “是!”

        鼓声隆隆作响,三万铁骑折损并不多,风一般的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留下一片狼藉、鬼哭神嚎的商军营地。

        ……

        天亮时,火兮郡粮草大营里烟雾缭绕,大火总算是扑灭了,但显然折损了大量粮草。

        中军大帐之中,得到军情战报的扬商浑身一颤,心口堵了一口气,几乎快要无法续下去,脸色铁青的猛拍桌案,吼道:“为什么会这样!?潞河有我们近二十万步兵,为什么会被这么轻易的打败?!”

        那头盔上满是鲜血的统领跪在地上,浑身战栗,道:“他们来得太快了,而且全部是装备精良的铁骑,我们甚至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哨骑全部都被干掉了,直到我们听到马蹄声的时候才知道敌军袭营,但已经来不及了,连续被攻破三道营盘,伤亡六万人有余。”

        “废物!一群废物!”

        扬商勃然大怒。

        荀夕则看着这个统领,道:“你的戒备实在是太懈怠了,还不快点下去,在这里干什么,等着陛下砍你的头吗?”

        “是,末将告退……”

        他忙不迭的离开。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扬商的脸上有些茫然,道:“我们在用火兮郡作饵,三十万大军作钩,但那风继行为什么却去把二十万潞河步兵当成诱饵,这……这全天下有这样咬钩的鱼吗?”

        荀夕道:“陛下,恐怕陈煜元帅之计已经被风继行看破了,所以风继行才会趁我们不备大胆出击,在潞河上斩杀我军无数人马。”

        “陈煜,你怎么说?!”扬商猛然一拍桌案,杀气逼人。

        陈煜颓然的坐在那里,喃喃道:“此败皆是我之过,是属下小瞧了风继行的谋略了……请陛下降罪,陈煜愿意承受任何惩罚。”

        “来人,摘掉陈煜元帅军衔,降为车骑将军,元帅之位暂由朕亲自提领,荀夕为全军军师,立刻定计,要破了这西平城!”

        “是!”

        陈煜静静的跪在那里,瞬间连降了两级,但不怒反笑。

        “你笑什么?”扬商冷冷道。

        陈煜自嘲道:“末将非林沐雨敌手,也非风继行敌手,活该有此下场,陛下圣明。”

        “哼!”

        扬商目光扫向众人,道:“议一议吧,接下来该如何做,我们的粮草供给已然不足,加上风继行如今势头正盛,短时间内恐怕是无法攻克西平城了。”

        荀夕道:“元帅,西平城一样粮草不多,就算是司空瑶囤积了一部分粮草,但西平城的粮食一直都是由周围的农庄、郡城供应的,几乎每天都有车队运送粮食进入西平城,但如今,我们围城之后商会、车队的补给已经断了,西平城里近两百万百姓的口粮可不是小数字,只要我们团团围住西平城,臣敢肯定他们会不攻自溃,风继行、林沐雨等碎鼎界的将领以仁义自称,他们不愿意吃人,所以一定支撑不了多久。”

        “好,立刻传令周围州郡筹备粮草,我们能守得住,风继行却守不住。”

        “是!”

        扬商目光一寒,看向了陈煜,道:“陈煜将军,你的故乡烙寒城素来以粮米富足而著名于世,既然如今前军已经不再需要你了,不如……将军就率领五百骑返回烙寒城,代朕去筹备粮草吧,如何?”

        周围的一群将领都惊愕住了,扬商这是要让扬商去当粮官,辱之太甚!

        “元帅……”

        天绝兵团副统领卫祁阳脸色十分难看,低声的唤了一声陈煜。

        陈煜假装没有听见,只是低头叩首道:“多谢陛下信任,末将一定会尽快将粮草筹备完毕,源源不断的送往前线。”

        “好,去吧!把天绝兵团的兵符交给卫祁阳,军团暂由卫祁阳统御。”

        “是……”

        ……

        正午时,陈煜大帐,他已经整备行装准备出发了。

        “哗!”

        帐门猛然掀开,两名大将手按剑柄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是天绝兵团的暂任统领卫祁阳,另一个人则低着头,看不真切脸庞。

        “把脸抬起来。”陈煜淡淡道。

        那人抬起头来,顿时陈煜大惊:“周斌龙!?”

        正是周斌龙,镇守烙寒城,手握二十万地绝兵团的大将。

        “是末将。”

        周斌龙与卫祁阳齐齐跪下,道:“陛下,我等皆是天绝帝国旧部,陛下如今受此屈辱,末将与卫将军都看不下去了,只要陛下一声令下,我等愿意率领所部夺回天绝帝国全境,恢复我天绝帝国的统治。”

        “你们疯了?”陈煜淡淡道。

        卫祁阳摇头道:“我们没有疯,陛下可以想一想,此一时彼一时,彼时,扬商麾下六万神族大军,我们自当抵挡不住,但如今扬商麾下的却都是凡人,而我们却手握四十万大军,加上天绝帝国各大行省的守备军,足足有近百万,我们何必还屈尊于扬商这等小人之下呢?今天的情况末将也看到了,胜负乃兵家常事,扬商只因为一败就迁怒于陛下,这种人根本不配陛下对其效忠,只要陛下一句话,臣等便愿意抛头洒血,万死不辞!”

        “都起来,小心隔墙有耳。”

        陈煜目光淡然,道:“这件事要从长计议,卫祁阳,你要好生的寻找时机,带着天绝兵团的二十万精锐返回国土,而我……我这一去便是龙入大海、飞鸟归林,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

        “陛下放心。”

        卫祁阳目光灼然,道:“臣刚刚得到消息,林沐雨已经派遣浅风为主将,陈筱离、秦岩、唐镇等人为将军,率领二十万大军在驰援西平城的途中了,三天内必到,这二十万人马一旦抵达,风继行就能里应外合的反动反击,到那时,恐怕商军就不战自乱了,臣会寻找机会,佯作战败,带着所部归还向东撤退,重回家园。”

        “好!”

        陈煜道:“周斌龙,立刻派遣重兵镇守不归林外的关隘,封锁天绝帝国全境,降下我的圣诏,卫祁阳率领天绝兵团回归之时,就是我们天绝帝国复国之日!”

        “是!”

        ……

        凤凰山,列山行省与红岩行省的交界处,因为曾经有凤凰出没而得名,不过那都是古老的传说了,至于到底有没有凤凰,谁也说不清。

        凤凰山连绵数百里,成为两大行省的天然屏障,而山中断层处筑有一座要塞,叫凤凰关,那是一座能容纳十万之众的巨大要塞,而恰恰,何颂就派遣大将林爽率领十万狼兵驻守在凤凰关内。

        山脉西方,林沐雨所统帅的二十万精锐已经扎营完毕,旌旗招展,连成一大片,声势惊人,但短时间内攻不下凤凰山,而凤凰山的守军也不敢轻举妄动,如果是在林地野战的话,恐怕只要一天的时间龙胆营就能吃掉这十万狼兵。

        午后,清风习习,山脉之上,林沐雨带着卫仇、司空瑶、司徒森等人勘察地形,远远望去,凤凰关就像是一个庞然大物一样盘踞在山谷之中,城塞高度至少在二十五米,十分吓人,并且城墙全部是就地开采的坚硬岩石,坚固程度可想而知。

        “我们还有多少魔晶炮弹?”林沐雨问。

        “二百二十枚。”卫仇道。

        “你们觉得两百多发魔晶炮能轰垮这凤凰关吗?”他问。

        “有点难度。”

        司空瑶摇头道:“哥哥你看,凤凰关的外墙一共有三层,我们的魔晶炮最多轰透两层就算是不错了,而且狼兵训练精良,擅长骑射、骑兵突击,战斗力要比龙玺的黑岩军强悍多了。”

        “是啊……”

        林沐雨看着远方,关外的开阔地带上,是密密麻麻的狼兵正在操练,马蹄声轰鸣,尘埃冲天而起,这次的对手确实很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