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西平血战-2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西平血战-2

    作品:《炼神领域

        是夜,瓮城内火光大盛,万箭齐发,白钻箭足以穿透铠甲与盾牌,即便身穿重甲也难以幸免,杀声一直持续到接近黎明的时候,瓮城内已经没有活着的人了。

        ……

        天亮时,风继行亲自查看战场。

        天空再次飘起了簌簌的飞雪,飞雪与地面上的血液融化在一起,足足有两公分的深度,风继行的战靴有一部分已经没入血水之中,瓮城的四周都堆积着尸体,许多甲士正在尸体上拔箭,白钻箭十分珍贵,必须收回。

        观星、林逊紧随其后,观星道:“统领料事如神,他们确实来了。”

        林逊则说:“统领,没有找到陈煜的尸体,不过昨晚有士兵说看到陈煜中箭了,而且不止一箭,以陈煜的修为,或许救回去也活不了了。”

        “陈煜逃走了啊……”

        风继行的神色有些失望,他这一战最想看到的就是陈煜被射杀,毕竟陈煜才是真正的大敌,如果光是扬商的话,根本不算是什么。

        林逊接着说道:“他们分别从三个瓮城发动突袭,瓮城内一共一万三千多具尸体,大部分都是骑兵,看来陈煜是打算用骑兵直接突袭我们西平府,将我们一举拿下,好在事先有预防,此外……那五千名降卒都已经拿下了,改如何处置?”

        “杀了。”

        风继行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身看向远方,道:“陈煜一败,今天上午一定会有更加惨烈的攻城战,传令下去,三军备战。”

        “是!”

        ……

        未几,战鼓声隆隆作响。

        城下的远方,出现了一架架重型投射机具,将一枚枚火热的油罐投入城中,没过多久西平城内就已经是一片火光了。

        攻城次日,商军用的是火攻。

        “组织城内百姓挑水救火。”风继行目光淡然,道:“不要慌张,弓箭手绝不能停止射杀,不能让他们接近城池,火攻一过就是云梯强攻了。”

        “是,统领!”

        观星目光一扫,三名千夫长应命而去。

        不出意料,在火油罐连续轰砸了近一个时辰之后,商军的战鼓开始变得齐整起来,一辆辆云梯战车、攻城楼车再度出现在队列之中,虽说昨天已经被毁掉上百架这样的器械了,但今天又冒出了一匹,看来他们早就有所准备了。

        “你觉得他们这样的攻势会维持多久?”风继行问道。

        观星目光如炬,道:“商军高达五十万人马,昨天强攻与夜袭之后大约伤亡五万有余,今天依旧能保持这样强度的攻势,属下认为扬商是下了死命令,限定时间内攻下西平府,否则这群当兵的绝不会那么卖命,按照这样的势头,狂攻半个月绝不会有问题。”

        风继行剑眉紧锁,道:“可惜,我军的物资持续不了那么久了。”

        “统领,怎么了?”

        “箭镞、魔晶弩、箭箱已经在昨天就损耗了近一半,魔晶炮炮弹的储量甚至不到两千枚了,天书也消耗了不少,商军能持续猛攻半个月,我们却只能再坚守最多三天了。”

        林逊皱眉道:“统领,今天作战结束之后,属下带预备役出城拔箭,就算是被伏击也死的只是预备役,于大军无损。”

        “出城拔箭?”风继行淡淡道:“一旦他们发动掩杀,你知道是什么结果吗?”

        “死。”

        林逊笑了笑:“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属下既然效忠于女帝殿下,为帝国战死便是属下的荣誉,也是身为军人的荣幸。”

        “准了,出城时小心点,预备役死没关系,你不能死,留着你的命,准备破城之后的巷战吧!”

        “是!”

        破城两个字犹如重锤一样落在林逊、观星、章炜等人的心上,风继行看得更远,他已经预料到西平城一定会沦陷了吗?

        ……

        一枚枚巨岩轰砸在城墙上,震得西平城的外墙嗡嗡作响,而城墙上的人则仿佛经历了一场巨震一般,城墙上的外壳不断剥落,露出里面用泥土与糯米桨制作的坚实土坯,谁也没有想到西平城的城墙内里居然是这样的。

        风继行和项彧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鬼东西?”项彧问。

        “墙坯,在山中不少农户的房屋都是这样建造的,泥土混合糯米桨,干了之后会十分坚固,也算是天极大陆的一大风土人情。”

        “比石墙更加坚固吗?”项彧有些恼火。

        “没有。”

        风继行笑了笑:“可想而知,西平城数百年前原来的主人用建造城墙省下来的钱建造了更加奢华的宫殿,这笔钱的来源可以呼之欲出了。”

        “真是太坑人了!”项彧咬牙切齿:“这种土坯墙能抵挡得住商军的炮火吗?”

        “不能,但也不会一时半刻就被摧毁。”

        面对着敌军的猛攻,风继行依旧好整以暇,直到远方的商军开始以自家士兵的尸体来掩埋、填平护城河的时候,风继行终于不淡定了,皱眉道:“扬商的部下都是些什么怪物,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这样难道就不怕寒了军心吗?”

        林逊道:“扬商当了商皇之后一直以铁律治国,军队之中亦然,上下级的尊卑十分严明,甚至,什长有权力随时随地处置麾下的士兵,整个商军就像是一架巨大的机器一样运转,目的只是攻杀与掠夺,如果不是碰到了我们大秦帝国的精锐,恐怕全天下根本没有多少人能抵挡得住。”

        “哼……”风继行冷笑一声:“扬商这种人也配为神?我也算是明白为什么苍天都要剥夺诸神的力量了!”

        “统领,你看那里!”

        林逊伸手一指远方,那里,一列列手持银色盾牌的士兵有序的离开了中军,直奔城池方向而来,那些士兵看起来十分精锐,手中的盾牌和银色钢剑泛着淡淡的光泽。

        “那是什么军队?”风继行问道。

        “神羽营!”项彧眯着眼睛,道:“是扬商麾下最精锐的部队,由昔日的战天使多拉执掌的五万神羽营,神羽营的大部分人都是原来的北天界军队,战力十分惊人,要小心了,似乎扬商已经打算动用最强的军团来攻城了。”

        “哟,这么说来扬商已经失去耐心了。”

        风继行淡淡一笑,道:“林逊,去调集禁军的五千铁甲营过来,助我守城,此外……所有箭箱停止射杀,全部换上白钻箭的箭头,所有人都不要吝惜,给我换白钻淬炼的兵刃!”

        他猛然拔出了赤凰刀,将其插在城墙中部的石头地板之上,冷冷道:“所有人听令,不得让任何一个敌军越过这条线,否则,也别当兵了,回家种地去吧!”

        众人肃然。

        项彧也提着嗜血枪,淡淡的对副将说道:“去,把我的护卫营调上来,不能再有所保留了。”

        “是,统领!”

        不多久后,城墙上的守军几乎全部换了一遍,清一色禁军和明山行省守备军的精锐,风继行和项彧几乎将压箱底的王牌都拿出来了。

        “弓箭手,保持射杀,瞄准了射!”

        章炜大声喝道。

        一架架云梯搭在了城墙边缘,力量太敦厚,根本推不掉,第一批强攻的商军已经被全部射杀了,而远方明晃晃的一片,银盾、银甲的神羽营来了,他们的肩膀上佩戴翅膀形象的徽记,那是神羽营的标志,也是他们赖以为荣耀的标志。

        “银器恐怕也没有那么坚固吧,一群华而不实的蠢货。”章炜淡淡道。

        林逊则笑道:“那可不是银器,而是光芒类似于银器的白钢,十分坚固,白钢打造的长剑也堪称是无坚不摧,至少对劣质铠甲是能一剑两断的,小心了,他们上来了!”

        城上箭落如雨,但神羽营大部分的身躯都在铠甲保护之中,并且战斗素质十分高,一手攀爬云梯,另一手举起盾牌,将城墙弓手的箭矢纷纷弹开,除非是一些双臂神力的强弓手,否则就算是白钻箭也无法射穿那种白钢。

        “长矛!”

        林逊一声令下,一群长矛手扬起三米长的铁矛对着云梯上的神羽营士兵就是一顿乱捅,但神羽营士兵大部分都原本是神,哪儿有那么容易被杀,一剑荡开长矛就冲了上来。

        “这还了得?箭箱射杀!”风继行大声喝道。

        一排箭箱就水平摆放着,一轮猛射之下,顿时一个个神羽营士兵浑身带着血从城墙上坠落下去,就算是斗铠和白钢铠甲也没有能保住他们的命。

        “啊?!”

        云梯上,多拉抬头看着一具具神羽营士兵的尸体跌落下来,顿时脸色铁青道:“给我冲上去,快,要快,速战速决!”

        密密麻麻的神羽营士兵笔直冲上了城墙。

        “嗡!”

        一道王者斗焰窜上了城墙,是一名修为颇高的神羽营将军,手握钢剑连续砍杀三名禁军甲士,脸上一片狰狞,冷笑道:“凭你们这群废物也想挡我?!”

        ……

        “铿!”

        风继行拔起了地上的赤凰刀,左手擎出湛龙刀,厉喝一声:“草李奶奶!”

        “来得好!”

        对方也哈哈大笑,挥舞长剑就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