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西平血战-1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西平血战-1

    作品:《炼神领域

        1月14日,扬商御驾亲征,东宁军团、雷魂兵团、神羽营、天绝兵团共计55W大军围攻西平城。

        ……

        上午,阳光破晓之后,战鼓声轰鸣起来,整个西平城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城外密密麻麻满是商军,而城内,却只有数万禁军、明山行省精锐,其余的都是一些伤兵与老弱病残。

        城楼上,风继行一袭副帅披风,手搭着凉棚看着远方商军的战阵,禁不住深吸一口气,道:“乖乖,光是北城外就足足有十万之众啊!”

        一旁,项彧道:“四面城墙外都有消息,我们的外城阵地已经全部被攻克了,扬商此次动用了五十万真实兵力。”

        “我们的守城情况如何?”风继行问。

        项彧淡淡道:“每个城门分配了三万兵力,至于六万预备役……暂时没有动用,都是一些刚刚招募的新兵,根本没有什么战力,派来也是送死。”

        “我知道。”

        风继行低声道:“风系原石安放好了吗?”

        观星点头:“洛天机前辈说了,一个时辰之前已经发动,我方不宜派出任何空中兵力了,羽书也一样,极容易就被风锯所绞杀了。”

        “那就好。”

        风继行目光中带着戏谑,笑道:“既然扬商那么想攻城,那就让他们来好了。观星,你去镇守南城、章炜,你去镇守西城,罗羽、林逊,你们去镇守东城!”

        “是!”

        分派了众将之后,风继行从身后的果盘里拿了一只苹果,用力咬了一口,旋身坐在城墙上,目光中带着挑衅的笑容,道:“准备迎战,敌人靠近2000米开始炮击,靠近500米进行弩炮射杀,靠近100米开弓,靠近50米点燃护城河中的火油,靠近十米,给我拔剑白刃战!”

        “是,副帅!”

        众人齐齐点头。

        项彧则微微一笑。

        “你笑什么?”风继行扫了他一眼。

        项彧笑道:“全天下能这样打仗的,也就只有你风继行了,不过……末将倒是心服口服,你这种人,居然也能战无不胜,绝非偶然。”

        “说得什么话,真是不会说话。”

        风继行嘟囔了两句,大声道:“传令下去,杀敌一人者,赏一百金茵币,杀敌两人者,升一级,杀敌五人以上者,升三级,以此类推,升到我的权力无法给你升官为止!杀满一百人者,我在兰雁城偷偷买的大宅子就送给你了!杀满一千人者,老子的小妾们全都送给你了!”

        众人哈哈大笑,一名百夫长笑道:“统领,您根本就没有小妾!而且,您就不怕茵殿下查你一个接受贿赂的罪名啊?”

        “怕什么,茵殿下,那是我的弟妹,妈的,这话是你小子该问的话,给我坐好你的炮台子,被一发魔晶炮把你给震反了!”

        “是,统领!”

        ……

        随着敌军的靠近,城墙上的魔晶炮开始炮击了,一朵朵美丽的紫色花朵在远方平原上绽放开来,但西平城内的魔晶炮数量实在太少,炮弹也几乎耗尽,所以只能起到一个威慑的作用,至于真正的杀敌,还是要等对方靠近了才行。

        城下,战鼓声越来越密集起来,商军的攻城器械出现了,在无数重盾骑兵的保护下不断靠近城池。

        “弩炮!”

        风继行一摆手,顿时城池上一种钢铁铸造的守城器械开始发动射杀,射出的是一块块巨岩,倚仗城池的高度最多可以射出数百米之遥,并且都是挑选的圆形石头!

        “嘭嘭嘭……”

        一块块巨石落在城下的人群中,并且飞速滚动起来,将商军士兵碾压成肉泥,惨叫声不绝于耳,很快的,对方的战阵就开始紊乱了起来。

        “越来越近了。”项彧沉声道。

        风继行扬起手臂,将苹果核扔掉了,道:“强弓硬弩,准备射杀!”

        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弓箭手已经准备就绪,一层层的拔出弓箭,做出抛射的姿态,西平城的城墙十分厚,一共十层弓手,这也意味着可以在一分钟内连续发动十轮射杀,威力可想而知,并且就连箭箱、石炮等器械也被推了出来。

        “放箭!”

        项彧大吼道。

        瞬间,天空密密麻麻的箭矢如同蝗虫一样坠落下去,而城下,大部分的士兵是没有盾牌的,只能用血肉之躯抵挡箭雨,毕竟,盾牌铸造需要大量的钢铁,但天极大陆的钢铁并没有那么多,想要每人都配备一面盾牌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转眼之间城墙下就已经堆积起一层尸体了。

        但攻城云梯、攻城楼车等也越来越近了,风继行看在眼里,目光凛然,道:“火箭,让他们着火!”

        一轮火箭射杀之后,楼车纷纷着火,但显然效果没有那么好,等真正起了大火的时候,早就已经靠近城墙放下长板了。

        项彧眯着眼睛,道:“抵挡不住了,用天书吧!”

        “嗯。”

        风继行大吼道:“风系天书,瞄准楼车!”

        “是!”

        一些来自龙盟的高手纷纷发动天书能量,顿时空中爆发出一道道风暴,席卷而去,凛冽风刃无坚不摧的将一架架攻城楼车变成了齑粉,而楼车内提着长剑的甲士也纷纷惨死,血肉模糊一片。

        “他们到护城河了,点火!”风继行一声令下。

        火箭齐射,护城河立刻燃起了数米高的烈焰,让一些措不及防的商军士兵马上坠落下去,葬身于火海之中,很快的,一股浓浓的焦臭气味就在空中弥漫开来。

        整个西平城已经处于一片战火之中了,商国已经数倍于敌人的兵力攻城,大有志在必得的气势。

        ……

        但是,鏖战一直坚持到接近黄昏的时候,商军却始终止步于护城河一带,甚至就连城墙都无法靠近,终于,远方的空中传来了一声声的龙吟,他们出动龙骑团了!

        “来了!”

        风继行立刻下令道:“猎龙弩、射天炮准备!”

        城墙上的士兵们纷纷举起兵刃,迎向空中的敌人。

        那一个个巨大的身影俯冲而来,犹若往常一样,巨龙的脖颈处鼓荡起龙炎来,就等着对地面上的至强一击了,但是,巨龙尚未靠近地面的时候,忽然“噗噗噗”的声音传来,坚韧的龙甲被直接撕碎,一个个龙骑殒命于空中,就像是被电死的苍蝇一样不断坠落在城中。

        “哈哈哈哈……”项彧大笑起来,十分开怀。

        风继行也忍不住笑了:“这辈子见过下雨,但从来没有见过下龙骑雨啊,真是难得!”

        ……

        此时,商军大营,所有将领都震惊了。

        “怎么回事,我们的龙骑为什么……为什么会瞬间死伤过半!?”扬商大惊。

        “似乎是某种杀伤力巨大的结界。”陈煜道。

        “立刻召回龙骑团!”荀夕目光阴沉,道:“陛下,鸣金收兵吧,马上就入夜了,我军准备不足,无法夜战攻城,明天天亮再战吧。”

        “可恶!”

        扬商咬着牙,道:“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陈煜则淡淡一笑:“陛下,臣有一计。”

        “元帅请说。”

        “陛下还记得荀夕大人曾经献过的计策吗?帝国败军被林沐雨释放,如今臣密令一部分败军返回西平城,如今这些人已经被风继行所收留,编成了一支5000人的巡防军,白天守城战是风继行的军队,晚上却是这5000巡防军守备,臣已经与守城军约定,午夜举火为号,他们打开城门,与我们里应外合攻破城池,风继行守城再厉害,他也无法再巷战之中以十万敌得过我们的二十万铁骑!”

        “元帅可有把握?”

        “臣愿意亲自领兵前往袭城。”

        “如此甚好。”

        扬商眯着眼睛:“朕就在这里等候为元帅庆功了。”

        “是,那臣便去准备了。”

        ……

        烂漫的星光泄落在城池上,大部分的士兵都已经枕戈入睡了。

        凉风习习,城楼的走廊上,一方桌案摆在那里,上面几道小菜,一壶茵花酿,风继行借着灯笼里的光芒用筷子寻找着难得的毛豆,找得十分仔细。

        项彧目光平静的坐在对面,一杯杯的喝着酒。

        就在这时,观星一袭长衫走来,道:“统领,属下已经安排好了,四大瓮城里都埋伏了重兵,用的是最好的白钻箭。”

        “很好。”风继行点点头。

        观星皱眉道:“只是属下有些不明白,统领为何确定这些降卒就一定是诈降呢?于情于理,他们都没有诈降的迹象啊,大秦在东海上一战定了乾坤,他们归顺我们也是情理中的事,而且为了讨口饭吃,来归降也是应当啊……”

        风继行淡淡一笑:“观星,你只懂得兵法,却不懂得琐事常理。”

        “请统领赐教。”

        “很简单。”

        风继行放下了筷子,道:“就冲着他们去而复返,就一定是诈降,世上根本没有这种道理,要归降早就归降了,何必等走了再回来。荀夕和陈煜觉得自己用计出奇、必能制胜,却忘了世间总有常理,若是违背了常理,就太容易被看穿了。”

        观星一愣,禁不住笑了:“属下一时不察,实在汗颜……”

        “去安排吧,打完之后告诉我射杀了多少人便是。”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