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我的强项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我的强项

    作品:《炼神领域

        



        

        


        帝国历7743年11月26日。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

        “嘭!”

        西平府议事厅,结实的梨花木大门瞬间化为粉碎,正在忙碌的一群参事与谋士被吓得一跳,纷纷后退,只见尘埃之中菲力率领一群将领黑着脸走了进来。

        “陈煜在哪儿!?”

        菲力拳头低垂,周围一道道魔焰飞旋,淡淡的领域笼罩四周,压迫得所有人都几乎喘不过气来。

        议事厅长桌的一端,陈煜缓缓的抬起头来,双眼因为熬夜而布满血丝,一脸不解的问道:“菲力副帅,您这是在干什么?”

        菲力冷笑一声:“干什么?你派人抓走了我的三个老婆,你还问我干什么?”

        “有这事吗?”

        “你说呢?”

        菲力一掌将一张缉捕令拍在了桌案上,道:“这不是你的参谋团批发的公文吗?好你个陈煜,你执行军务居然已经执行到老子的头上来了!”

        “等一等!”

        陈煜皱眉道:“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菲力大人是副帅,身份特殊,我绝不会用军法来制裁于你,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如果那个是误会的话,那么这又是什么!?”菲力一摆手,顿时两名侍卫押着一个被打到浑身是血的人走了进来,道:“这个人元帅应该不会不认识吧,这可是你们帅府的信使,至于他所送的东西嘛,元帅应该更加认识了!”

        菲力的手掌轻轻一张,顿时一纸奏章铺在了陈煜的面前,正是他的笔迹,至于内容则是向扬商诉说菲力的种种干扰军务的行为,要求撤销菲力的一切职务,只给他一个普通士兵的身份,让他从尺寸之功开始立起,用这种方式来立下军威。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陈煜脸色煞白,连连摇头,喃喃道:“我从来没有写过这个东西,我从来没有写过……”

        “难道元帅连自己的笔迹都已经不认识了吗?”

        菲力冷笑一声:“连做下的事情都不敢承认,你怎么还有脸当我们大商国的元帅?”

        “我说我没有写过,便没有写过!”

        陈煜咬牙切齿:“菲力,这一定是有小人离间,一定是这样……你……你千万不要相信这种伪证,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证明这些都是别人的栽赃!”

        “是吗?”

        菲力按在证据上的手掌忽地轻轻发力,顿时紫色魔焰飞起,瞬间将整张议事厅的长桌震碎,连同证据一同毁灭了,他嘴角轻轻扬起,笑道:“我不需要什么证明、什么栽赃,陈煜,你给老子记住了,我跟你之间不是别人能够挑拨的,老子要灭你就灭你,不会因为别人,只是因为老子想灭掉你,好了,这件事我不与你追究,下不为例,下次……可就没有那么好应付了,你乖乖的当你的元帅去吧,小心做事!”

        说着,菲力带着一群战将扬长而去。

        “……”

        陈煜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碎作一地的地图,憋屈得浑身颤抖起来。

        “元帅,这……”一名参谋从事小心翼翼道:“还请元帅不要与这等粗人一般见识……他看不到元帅所看到的一切,他的心里只有力量与权势,元帅千万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啊……”

        陈煜的泪水在眼眶里盘旋,握紧拳头道:“如果不是为了天绝帝国的子民不被践踏,我又何必来打这场仗,如果不是为了祖上列王的荣耀,我又何必受这个委屈……立刻派人查办事情的缘由,菲力的妻妾是被谁掳走了,还有,想办法搞清楚那密奏是谁写的,又是谁派发出去的,上面的大印可是我的印绶,又是谁盖上去的。”

        “我们参谋团里……恐怕是有鬼啊!”

        “老子不管什么鬼,给我查出来!”

        “是!”

        ……

        11月28日,消息已经传到了长垣岛。

        午后,帅帐内众将聚齐,唐小汐和秦茵为列位上将准备了午后的红茶,也不知道这红茶是从哪儿搞来的,让一群将领感激的差点泪流满面了,秦茵和唐小汐身份尊贵却像是侍女一样的端茶倒水,而一旦战争爆发,她们上马便是悍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大家都很羡慕林沐雨,有这样好的两个媳妇,羡煞旁人。

        当然,林沐雨的苦也是别人所无法分享的。

        “妈的……”

        他吹了吹红茶上的几个气泡,皱眉道:“受到这样的折辱居然还没有彻底暴怒,这个菲力的忍耐力可真好,换我恐怕早就炸毛了。”

        风继行好整以暇道:“恐怕是你下的药量还不够,不足以让菲力彻底跟陈煜撕破脸。”

        “为什么不够?”

        “有些事情,阿雨你不懂。”风继行摸摸鼻子,说:“女人嘛,对于阿雨你来讲,茵殿下和汐郡主是一切,值得拼命去保护,但对菲力则不一样,那三个小妾虽然菲力非常喜欢,但也只是如同衣服一般,没了可以再换、再找,反正菲力又不是真心爱她们,所以嘛,你的这次挑拨没有完全正中菲力的要害,不过……也已经让菲力和陈煜的关系变得更加恶劣了。”

        众将均是微微一笑,林沐雨和秦茵、唐小汐的关系也就只有风继行有这个胆量点破,别人可不敢这样说出来。

        林沐雨点点头:“或许你说得对,风大哥有什么更大、更强的药量?”

        “有。”

        风继行懒洋洋的舒展了一下手臂,差点打到卫仇的脸,连连摆手道歉,笑道:“挑事这种事情刚好是我的强项,根据禁军派出去的兄弟传回来的消息,菲力最珍爱的不是女人,而是他的一群部下,一共大约一百多人的样子,号称‘冲阵营’,这些人都是从天界跟随菲力一起进入凡界的,对菲力忠心耿耿,感情亲如兄弟,如果……利用冲阵营来挑拨菲力和陈煜的关系,恐怕力道就够了。”

        “怎么利用,这才是关键,你有办法吗?”林沐雨沉吟道。

        “有。”

        风继行胸有成竹的微微笑道:“菲力从来不约束冲阵营,所以冲阵营的一百多人到了西平府之后马上各自抢掠了一些豪宅,然后四处搜集金银珠宝与美女珍藏起来,而冲阵营的人又喜欢平民的良家女子,据我所知……西平府的物资每天消耗十分巨大,大量物资都是从原天绝帝国的烙寒城运送来的,确切消息,三天后,烙寒城会有一批织女抵达西平府,大约两千多人,都是会做女工的年轻女子,负责为战事的服装、旗帜准备,不如……我们就从这些女人身上下手,促成冲阵营的士兵去抢掠这些女子当侍妾,陈煜虽然是大商的元帅,但终究是烙寒城原先的国主,天绝帝国是陈煜的心头肉,也是他的逆鳞,一旦冲阵营对这些织女下手,陈煜必然勃然大怒的处置冲阵营的人,菲力更加不会善罢甘休,双方不干起来就见鬼了。”

        林沐雨听完,深吸一口气,由衷赞叹道:“论挑事的本事,我确实差风大哥远了……相比而言,我简直是心思单纯啊……”

        风继行笑道:“我也只是偶尔想到这个办法,难道你以为我风某人是一个心机之人吗?其实我也单纯得很。”

        项彧捧着红茶,冷冷道:“二位未免太谦虚了!”

        唐镇也忍着笑,说:“听林帅和风统领一席话,让唐镇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单纯了,所有的事情都不像是表面看起来的这样,属下钦佩之极……”

        唯有令狐颜皱眉道:“可是……这个离间计的代价就是那几千织女,她们本来就是贫苦之人,这样对他们来说太不公平了,林帅,我们真的必须这样吗?”

        林沐雨轻轻的将双手握住自己的茶杯,说:“如果用这两千织女的清白可以换来一场空前绝后的胜利,那这笔生意就十分划算,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如果不这样做,那可能代价就是大秦的数十万将士的生命了,我身为元帅,必须保护我的部下,否则当个烂好人,我有什么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

        令狐颜微微一笑:“或许林帅说得对,必须有取舍。”

        “一直以来都有取舍。”

        林沐雨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远处的秦茵和唐小汐,说:“我们活在世上,总是面临一个又一个选择,总得做出选择,只要有选择就会有牺牲,世上哪儿有什么绝对的好人与坏人,我能做的……就是按照我的心意去做认为对的事。”

        风继行站起身来,将金盔夹在腋下,笑道:“别那么鸡婆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决定那么做了,那我就立刻去筹划了,晚了恐怕来不及,一旦那些织女进城之后就万事皆休了。”

        “嗯。”

        林沐雨点头:“放手去办吧!”

        “是,林帅!”

        “等一等……”林沐雨忽地又说道。

        “怎么了,林帅?”风继行转身问。

        林沐雨想了想,说:“如果可以的,就抢在冲阵营的人还没有来得及玷污那些织女之前,把消息告诉陈煜,让陈煜帮我们做一件好事。”

        “是,属下明白了!”

        风继行转身而去。

        ……

        令狐颜抿着红唇,美目看向了身边的唐镇,轻声道:“夫君,你也觉得应该这样做吗?”

        唐镇微微一怔,缄默不语。

        “怎么啦?”

        “没什么。”唐镇笑了笑,压低声音柔声道:“或许风统领说得对,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畏首畏尾终会酿成大祸,连累整个帝国,林帅和风统领都是雷厉风行之人,对于那两千织女来说遇到这样的对手是大不幸,但是对大秦帝国的子民来说,有这样的军事统帅是天下之大幸,如果没有他们这样优秀的人,恐怕这天下又不知道要多打多少年的仗,要多死多少人了。”

        “嗯……”

        令狐颜点点头,不再有异议,只是看着唐镇斑驳的鬓角,说不出的心疼与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