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异变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异变

    作品:《炼神领域

        碎鼎界,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兰雁城一如往常的宁静、繁华,当星光升起时,大地之上灯盏连成一片,绘成了一派大好江山的景象,泽天殿的偏殿之中,一群大将围着一张巨大的圆桌,目光冷峻的相互凝视着,谁也不多说一句话,只是等待最东方座位上的人说话。

        那人用手托着下巴,鼾声如雷。

        “风统领!”慕容天星忽地大声喊了一声。

        “啊!?”

        风继行一愣神差点摔着,急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怎么了,大家聊到哪里了?”

        南宫烈忍着笑,揶揄道:“战前会议你居然也有心思睡觉,真是让人不得不服,风统领的心宽似大海啊!”

        “扬商的军队这不是还没打过来吗?不急……”

        风继行扫了一圈众人,正色道:“东方的通天行省、八荒行省、岭冬行省、凌空行省都已经布防完毕,可以确保万无一失,同时我也派遣了不少神在东海上巡弋,一旦扬商的人来了我们也能先知先觉,现在看来,就只是等扬商动手了而已。”

        “为什么我们不主动杀过去呢?”风战临扬眉道:“以我们龙盟之力,击溃扬商的六万神族军队绝不是问题,况且还有八千刑天天军的帮助。”

        “不妥。”

        风继行摇头道:“贸然行动只会受制于人,就算是胜了也只是惨胜,还是要等阿雨回来再做决定比较好,何况诸位从神界谛临凡尘,原本就折损了一两成的修为,所以当务之急是在这段时间里迅速恢复实力,这才是重中之重。”

        说着,风继行的目光落在了桌案中心地图上的某处,道:“东海才是我们决战的最佳地点,而决战是需要阿雨的三万共工水军的,诸位觉得呢?”

        南宫烈笑道:“打仗的事情还是你在行,我是粗人,不说那么多。”

        章炜顿时笑了:“要说粗,我觉得南宫统领肯定没有我老章粗。”

        南宫烈摸摸鼻子:“你这污秽的家伙……”

        风继行站起身来,声音沉稳,道:“那么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了,诸位都回去修炼吧,卫仇,你留下,我有事要吩咐你。”

        “是!”

        众人纷纷散去,只留下卫仇、司徒森、司徒雪等几个龙胆兵团的将领。

        “怎么了,风统领?”卫仇问。

        “打造战船的事情督造得怎么样了?”

        “沿着稻江的七个大型船厂都在奋力建造,资金也已经充裕了,最多两个月,我们就能拥有上千艘战舰,请风统领放心吧。”

        “嗯,那就好。”风继行点点头,笑道:“你小子……后羿弓练习得怎么样了?”

        卫仇深吸一口气:“有烛龙大人的指点,进步还算是神速,虽然谈不上千步穿杨,但……至少已经算是小有所成了。”

        “来,让我看看。”风继行一指偏殿外面,道:“大殿的屋檐上悬挂着灯笼,你挑一个。”

        “有点远啊,至少三百步。”司徒雪吐了吐舌头。

        卫仇则微微一笑,也不说话,抬手之间一道火红色光芒凝聚为后羿弓的光影,张开手就拉开了弓弦,顿时“吱吱”的弓弦绷紧声不绝,一道道鬼神之力从卫仇的手臂贯入弓弦之中,幻化为一支射日箭,卫仇瞄准的速度极快,几乎拉开弓的瞬间就放箭了!

        “刷!”

        一箭飞出,顿时远方的一只灯笼几乎应声就落地了,那能量形态的射日箭射落灯笼之后依旧前行,在琉璃瓦上穿透出一个窟窿,威力十分惊人!

        “不错……”

        风继行赞许道:“上古神器就是威力不凡,如果以这样的杀伤力,卫仇你觉得你能射杀什么程度的对手?”

        卫仇剑眉紧锁道:“属下目前的修为在27重洞天,在烛龙前辈的帮助下或许能短暂时间内突破,一旦踏入神王境,相信就能轻松射杀80重洞天之下的神了。”

        “好!”

        风继行一拍手掌,道:“如果我们真的跟天极大陆的大商开战了,你只需要负责射杀射程内的神,一箭一个最好不过,我派十个神帝近身保护你,让任何人都近身不得,你觉得如何?”

        卫仇一凛:“风统领这是在说真的?”

        “你以为我会说笑吗?”

        “多谢风统领!”

        卫仇抱拳道:“既然风统领看得起我卫仇,属下也绝不会让风统领失望,射杀一千个神不敢说,但只要给我足够的开弓条件,射杀一百个神还是没有问题的,对于弓术,属下自认为放眼天下也没有第二人能在我卫仇之上,更何况……雨殿下赐予属下的这柄后羿弓又是当之无愧的上古神器!”

        “好小子!”

        风继行轻拍了一下卫仇的肩膀,笑道:“我就是喜欢你这种狂妄而目中无人的气质!”

        “咳咳……”

        一旁,司徒森咳了几声:“你们就别相互恭维了,我有件事想跟你们说说。”

        “嗯,说吧。”

        “这一个月来,龙盟里的不少神都在兰雁城买了房产,甚至是娶妻生子了,相互之间斗殴决胜也是常有的事情,这件事风统领知道吧?”

        “是,我知道。”风继行有些惊愕:“怎么啦?”

        司徒森沉吟一声,说:“龙盟的戾气越来越重了,许多神根本就不把凡界的人放在眼里,一个个趾高气扬,末将敢问一句,风统领您觉得神应该是这样的吗?这些痞气习气十分重的家伙在兰雁城横行霸道,哪儿还有半点神的样子?”

        “神……其实早就堕落了。”

        风继行若有所思的轻声道:“从当初洛岚帮助义和国叛逆的那一刻起,神就不再有怜悯之心了,这个字眼也不过是力量的代名词罢了。”

        司徒森继续道:“或许是这样吧,这一个月来火雀司的萧寒快要忙疯了,几乎每天都有多起关于神欺凌弱小的案件发生,火雀司三千多个捕快天天外派,还是有些不够,甚至还要调动龙胆营和禁军的兵力去协调,这终究不是长久之策啊!”

        “我会让风战临、南宫烈、慕容天星等首领约束部下的,这件事……暂且就这样吧……”风继行看着司徒森,继续道:“森将军,天极大陆那边的情况如何?”

        “更是不堪。”

        司徒森淡淡道:“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消息,自从扬商在天极大陆当了皇帝之后,他的六万神族大军就像是一群蝗虫一般的侵蚀着天极大陆的土地,扬商不加约束的情况下,这些神族士兵到处劫掠,欺男霸女,早就乱成一锅粥了,百姓怨声载道,扬商依旧放任不理,只是留恋于后宫,夜夜笙歌从不停息。”

        “天极大陆的百姓苦了。”

        风继行一拳落在桌案上,道:“这些人哪儿还像是神,简直与禽兽无异!”

        “是啊。”

        “不管这么多了,明天开始约束龙盟的神族士兵行为,我会亲自督促的。”

        “好,那我也就放心了。”

        司徒森一抱拳:“那么风统领继续忙,属下去巡察军务了。”

        “辛苦,去吧。”

        ……

        此时,兰雁城东北的寻龙林深处,龙族埋骨地中一片寂静。

        一束束星光从丛林的斑驳树叶之间投射下来,落在龙骨上,隐隐有一道道灵气向上升腾而起,但在灵气升腾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仿佛被风吹一半的涣散开来,化为无形。

        “嗯?”

        树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禁不住的狐疑了一声,他飘然飞上前,眉头紧锁道:“怎么回事,龙力为何无法自行升华了?”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在外修炼许久的屈楚,林沐雨的启蒙恩师。

        如今的屈楚神光焕发,早就已经踏入了神帝境,手中握着一柄白玉般的拐杖,缓缓的飞行落地,踏着龙墓的草地向前走去,却发现周围的花朵渐渐的枯萎,尚未过花期便就已经开始凋谢,而那些灵草也一样颓然不振的样子。

        整个龙墓的守护之林,居然蒙上了一层死气。

        抬头看向空中,肉眼无法看到的一缕缕灵气正在风中消散,隐隐有风声鹤唳之感。

        “天地正气在消失……”

        屈楚的身躯微微一颤:“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缓缓的屈下身,手掌张开,一缕缕自然神力缓缓汇聚,沁入一朵正在凋谢的花朵之中。

        “重生盛放吧,你的生命本不该如此终止。”

        那花朵缓缓的抬头,仿佛获得了新的生命一般,就此盛放开来。

        但屈楚的额头上却布满汗水,很快的,花朵再次枯萎、凋零下去。

        远方,传来了狼嚎。

        那是迅狼。

        迅狼从来不敢接近龙墓,因为龙威的存在,但现在迅狼出现了,这只能说明一点,浩然的龙力也在减弱着,以至于迅狼这种劣等生物也敢觊觎龙墓的灵力。

        屈楚站起身来,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看向四周的丛林,那里,一束束的灵华飞升、涣散,转眼消逝在天地之间,就仿佛一股绝强的死气正在侵染着大地一样,有大事就要来临了。

        ……

        “法则的力量在减弱,秩序……正在消失,到底发生了什么……”

        屈楚颓然的站在那里,却不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