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猎鱼计划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猎鱼计划

    作品:《炼神领域

        派出所外,晚风阵阵。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喝点咖啡吗?”李逍遥问。

        “凌晨一点多了,是不是不要睡了?”林炎瞪眼道:“还喝咖啡呢!”

        李逍遥哈哈一笑:“这不一样,林炙不像是你一样对睡眠那么依赖。”

        林沐雨道:“这个点恐怕也没有地方喝咖啡了吧,只有地方喝酒。”

        “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可以喝咖啡,而且不吵。”李逍遥道:“要不要一起?”

        说着,李逍遥打了个响指,道:“今天晚上我请客,吃夜宵、喝咖啡、泡温泉、超五星级的住宿,有没有兴趣一起来,一句话就好。”

        林炎扬眉,不知道李逍遥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飞儿倒是酒醒了,笑道:“哟,堂堂的逍遥自在亲自请客,对于号称斩龙第一铁公鸡的男人来说真是不容易,不赏脸是肯定不行啦。”

        林沐雨道:“也行,带路。哥,给老爸打个电话就说今晚不回去睡了。”

        “嗯。”

        ……

        于是,李逍遥、邢烈、斧头几人开车,三辆车在夜色里迤逦向南开了近一个小时,出了市区之后弯弯绕绕进入了一个山区,再不久之后就驶入了一个庄园式的度假村里,夜色中隐约能分辨出度假村的名字——老干部度假村。

        “靠,这是个什么地方?”林沐雨问。

        “顾名思义咯。”

        李逍遥微微一笑:“一般人来不了的地方,这里只有我们这样的老干部才有资格进来。”

        林沐雨道:“逍遥,带我来这里肯定有点深意吧?”

        “哈,没错,有个人想见你,一会我们一起聊聊。”

        “谁啊?”

        “见到就知道了,他已经邀请我们一起喝咖啡了。”

        “好吧。”见李逍遥神秘兮兮的不愿意说,林沐雨也就不再问了。

        ……

        停好车之后,两名年轻的女性工作人员引领众人走进了酒店后的园林之中,花前月下,几张非常古朴的桌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泛着淡淡光泽,一旁,另外两个美女工作人员正在熬煮咖啡,另外还有几个身穿西装的年轻人守在一旁,而一张小小的桌案边,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那里,他没有喝咖啡,只是一口一口的抿着白开水。

        “仲老,我们来了。”李逍遥笑着打招呼。

        老人身穿白色长衫,精神倒算是矍铄,站起身笑道:“小李,总算是把你们给盼来了!来来来,这些咖啡应该是你们年轻人喜欢的,自己找地方坐下吧,不必拘束。”

        李逍遥点点头,轻轻一撞林沐雨的肩膀,低声说:“走,你和我去跟仲老坐一桌,好好聊聊。”

        “嗯。”

        林沐雨示意秦茵、唐小汐陪邢烈、林炎等人喝咖啡去了,随后跟着李逍遥走到另一侧,与众人隔开,两个年轻晚辈就这么笔挺的坐下。

        “还没有请教,仲老是?”林沐雨一肚子狐疑,忍不住问道。

        李逍遥则淡淡一笑:“你果然是从来不看新闻联播的,仲老是前任国防部长,如今虽然退居二线,但依旧负责国土防卫工作,所以,我的一半工作其实是仲老一手向我安排的,整个守护者特种部队也一样是仲老一手打造的,我嘛,算是仲老的半个门生。”

        “原来如此……”

        林沐雨敬畏了几分,笑着说道:“失敬了,仲老。”

        “不必客气。”

        仲老笑容可掬的看着两个晚生后辈,目光柔和,就如同看着两个门生一般,道:“你们年轻人啊……真的是厉害,林炙,我听李逍遥说……你比他还要厉害许多?”

        林沐雨谦逊道:“是逍遥太抬举我啦,只是……厉害了一点点而已。”

        李逍遥耸了耸肩,道:“林炙一个打我十个,应该是非常轻松的,这一点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你别这样夸我……”林沐雨有些尴尬。

        仲老则笑着点头,眼中一缕惊愕闪烁而过,林沐雨没有反驳李逍遥的话,这说明李逍遥说的是实情,原本李逍遥的能力就已经十分惊人了,如今来了个更加厉害,而且是一个不可控制的厉害人物,这怎么能让仲老不动容。

        “上次,孙翔将军似乎跟林炙小友你提起过,邀请你加入特战组的事情?”仲老道。

        “嗯,我拒绝了。”

        林沐雨道:“我生性懒散随意,恐怕会耐不住性子,符合不了军方所要求的那些。”

        “是吗?”

        仲老眯着眼睛看向他,仿佛能看透一切般的笑道:“可是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之间透着的都是军人的气质,而且……不是一般的军人气质,而是一种风霜洗炼、战场杀伐的气质,这样的人才,可不是性格散漫那么简单。”

        林沐雨不禁失笑:“或许之前的谨慎认真是形势所迫,不过我以后的人生倒是想自由散漫一些,不想再受到任何约束了。”

        仲老叹息一声:“林炙小友,你就真的不想加入我们国土防卫的军队吗?只要你愿意,我会授意授予你空军中将的军衔,而且……你不必受到任何约束。”

        “仲老。”林沐雨的声音加重了一些,道:“正是因为这个中将的身份才会约束到我,仲老还请体谅一下晚辈。”

        仲老微微一笑,捧起杯子喝了口水又重新放下,眸子里透着让人读不懂的光泽,道:“能力越大,就责任越大,林炙你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能力,如果不加入国土防卫的话,那对国土防卫来说就是一种潜在的巨大威胁,你知道我这句话的意思吗?”

        “我知道。”

        林沐雨抿了一下嘴唇,道:“国家希望能控制我,就像是你们控制逍遥一样。”

        “这个,我们并没有控制逍遥。”仲老道。

        李逍遥在旁摸了摸鼻子,说:“林炙,仲老也并不是这个意思。”

        “我明白。”

        林沐雨低声道:“只是仲老也需要明白,我不愿意加入军方,并不意味着我不愿意为国家出力,我是中国人,我永远都会忠诚于我的国家,只要国家需要,我随时能够为国效力,我只是不愿意在我忠诚上扣上一副枷锁。”

        “哦……”

        仲老的目光掠过一丝惊讶,转而更多的则是赞赏,道:“是啊,一颗赤子之心比什么都要来得珍贵,你说得没错。”

        林沐雨道:“我和逍遥是朋友,逍遥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所以……仲老真的想给我什么名利爵位的话,那不如给逍遥吧,让逍遥有更大的权力,帮我解决我想要解决的问题。”

        仲老不禁失笑:“你是说逍遥?哎……这小子资质不凡,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现役少将军衔,再升的话就是中将,恐怕……难以服众啊!”

        “逍遥立下那么多功劳,我觉得给个上将也不过分,能力大小、贡献多少跟年龄可没有什么关系。”

        “打住!”李逍遥摸摸鼻子,说:“今天来可不是为我要官的,再说了……我又不是很想当官,仲老,我们还是说正事吧。”

        “嗯。”

        仲老点点头:“是关于罗湛和同心社的事吗?”

        “是。”

        李逍遥深吸一口气:“同心社就像是一颗毒萝卜一样,假借慈善与商业的名义来向政府买地、扩张,暗地里却涉及毒品、违禁等各种暴利违法行业,我早就想拔掉同心社了,这次有林炙帮我就更有把握,不过也要仲老点个头才行。”

        仲老有些失神,道:“年轻人想办成大事是好事,不过……同心社这个毒萝卜不拔不要紧,一旦拔出来,可是会带出许多泥的,逍遥你有没有想过这会激起多大的动荡?”

        李逍遥道:“一群国家蛀虫而已,干掉就干掉了,何必在意那么多,我可以动用多种手段,甚至就算是暗杀也在所不惜,同心社一条腿在地方政府那边,另一条腿在黑道,既然这样……我就彻底灭掉黑道,倒看看他只剩下一条腿还怎么走路。”

        “灭掉黑道?”

        “嗯。”

        李逍遥一抬手,身后的邢烈递过来一份文件,李逍遥将文件展开递到仲老面前,说:“黑道之所以存在,那是因为依附于黑色利益上,这是依附于同心社的一共17个帮会的名单,有大有小,遍布四十多个大中城市,只要我一声令下,清缴就能开始,各地的守护者都会协同行动。”

        “拿笔来。”仲老道。

        一名秘书递过来一支笔,仲老马上在李逍遥的这份文件的末尾签上自己的名字,反手就将文件推还给李逍遥,笑道:“想做就放手去做,如果你认为这样做对的话,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谢谢仲老。”

        李逍遥开心得收起了文件,交给邢烈收存。

        ……

        “逍遥。”仲老轻轻唤了一句。

        “怎么了,仲老?”

        “你这样做,图什么?”仲老倚靠在椅子里,脸上露出一丝疲态。

        李逍遥愣了愣,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但如果非要说,那权当是为了匡扶正义吧,让好人不再受欺负的唯一途径就是干掉坏人,而我就是那个干掉坏人的坏人。”

        仲老没有说话,只是站起身,披上外套,笑道:“那么一切就看你安排了,还有……猎鱼计划交给你全权负责,从今天起,你可以指挥孙翔和王信了。”

        “……”

        李逍遥愣在那里。

        仲老走了几步,回头笑道:“这里的温泉不错,你们可以泡泡,我这把老骨头不行了,先去睡了。”

        ……

        “什么是猎鱼计划?”林沐雨问。

        李逍遥轻轻呼了口气,压低声音道:“狩猎、恫吓一条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