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守望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守望

    作品:《炼神领域

        “砰砰砰……”

        一个个玻璃容器破碎开来,内里的异变者也纷纷一丝不挂的走了出来,目光狰狞的看着林沐雨和李逍遥,一道道黑色气流在整个密室里氤氲开来,让这里仿佛沦为了死亡炼狱一般,南神界的人修炼混乱力量,确实不是一般的暴戾。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林沐雨神色平静的说道:“逍遥,你应付这些异变者,坚持20秒钟,能行吗?只要20秒钟,我就能搞定这个斯莱克。”

        “20秒还是可以的,不过你一定要小心,这个人的秘术很诡诈。”

        “嗯。”

        斯莱克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20秒钟杀我?哈哈哈……你不会是一个失心疯吧,区区的地球修炼者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口气!”

        “很快你就知道了。”

        林沐雨手掌在前方一张,缓缓移动,顿时从虚空之中抽出一柄流光璀璨的神剑,正是轩辕剑,也不多说话,身形一闪而逝,长剑带着大象无形诀的力量就轰向了对手的头颅。

        “吓?!”

        斯莱克在这一刻哪儿还敢大意,林沐雨此刻展现出的力量已然让斯莱克心底深深的感受到绝望了,这是一种绝对悬殊的力量,是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反败为胜的力量。

        一曜苍生乱!

        “当!”

        清脆的响声中,斯莱克手中的铁杖瞬间就被神剑切断了,切断的不只是铁杖,还有一缕缕斯莱克凝聚出的黑暗触手,这些触手阴邪诡诈,之前让李逍遥倍感无力,但此时碰上林沐雨的锋芒却瞬间就已经化为云霞蒸发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斯莱克连续后退,一手一把断杖胡乱挥舞,激荡出一道道的黑色气旋。

        林沐雨凌空踏步上前,淡淡道:“这个位面属于东天庭的范围,你们南神界的人是不是手伸得太长了?”

        “你……你是神界的?”

        “你以为呢?!”

        林沐雨张开手掌,七曜仙葫武魂力量疯狂涌动,瞬间一道道光质葫芦藤捆住了斯莱克,甚至让他连破碎虚空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周围的空间全部被林沐雨的大象无形领域锁死,任何人都别想穿凿空间之壁了。

        “蓬!”

        老实不客气的一拳轰在了斯莱克的脸上,直接打晕过去。

        林沐雨一手拽着他,一手擎剑返身杀了回来,却看到李逍遥在数十名的异变者围攻下居然剑法不乱,一道道火焰气浪随着剑气飞梭而去,逼迫得一群异变者无法近身,甚至已经有七八个死在了他的剑下了,顿时林沐雨暗暗心惊不已,如果李逍遥也一样是95重洞天,那会强到什么地步,简直不敢想象!

        “逍遥,带着他走!”

        林沐雨凌空将斯莱克的身体扔了出去,一道急旋的气浪随之而去,吹开一群异变者。

        李逍遥急忙抬手接住斯莱克,目光中带着愕然:“怎么办,走不掉了?”

        “不,能走掉!”

        林沐雨掌心一扬,顿时前方出现了一个破碎的裂缝,道:“你带着这个罪魁祸首先走,在天上等着我,这里的异变者太多了,我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啊?!”

        李逍遥惊愕了一下,马上进入了空间裂缝,但心底依旧一片谜团,这个密室里至少有超过200名异变者,林沐雨真的能凭一己之力全部杀光吗?

        ……

        李逍遥一走,林沐雨顿时再无后顾之忧,四面八方的异变者咆哮而来,他哈哈大笑起来:“来吧来吧,虽然你们也很无辜,但我不能让你们活着离开去害人啊!”

        一道道金色光芒遍布全身,不死金身抵挡着异变者们的攻击,林沐雨将轩辕剑指着天穹方向,一字一句低喝道:“七——曜——星——辰——变!”

        天地失色,原本繁星满天的天空转眼乌云密布,下一刻,一束束拖曳着浩然光辉的星辰力量从天而降,密密麻麻的坠落在以林沐雨为核心的区域内,星光摧枯拉朽的轰碎了楼顶的直升机,穿透楼层,将地底的异变者一个个的轰杀掉。

        百米外,李逍遥看得目瞪口呆,这还是人的力量吗?难怪林沐雨吹牛从来不像是打草稿的样子,这家伙真不知道到底隐藏了多少惊世骇俗的力量!

        星辰坠入大地,带起了一道道震感波荡四周,浓烟之中已经能看到异变者上蹿下跳的逃逸却难逃一死的景象了,星辰越轰越深,隔着地壳直入大地深处,强大的破坏力触目惊心!

        李逍遥有些心底发寒,忍不住大声道:“林炙,快住手,地表经不起这样力量的撼动……快点住手,不然就要酿成一场浩劫了!”

        林沐雨急忙停手,空中的星辰转眼消逝。

        他也暗暗心惊,差点忘了地球和碎鼎界、神界、六十四域的地壳构造不同了,相比而言,地球的结构更加脆弱,七曜星辰变的神力深入地心可能就会引起大陆版块崩坏,到那时……没有拯救地球反倒是害了地球,那可就罪过大了。

        忍不住后怕起来,林沐雨这一刻才明白当初神界的人说希颜能灭掉几个位面不是妄言了,直接将大部分的神力倾泻进地心,确实能毁灭一个星体,自己有这个能力,希颜自然也有。

        “谢谢你提醒,逍遥。”他抬头看向远方的李逍遥。

        李逍遥则看着这一整栋大楼变成了一个深坑,心惊不已,道:“走吧,我们该回去了,没有找到仪式地点,但抓到斯莱克也算是有所收获,这里……自然有地方的政府来善后,我们不必管了。”

        “嗯……”

        ……

        深夜,秘密基地里灯火通明。

        斯莱克终于醒来了,却发现手臂被倒扣着锁住了,并且手腕处传来钻心的疼痛,体内的神力居然一丝一毫也提不起来了。

        “混账!”

        他坐在椅子里,马上破口大骂起来:“你们对我做了什么,用什么卑劣的方法夺走了我的神力?!”

        林沐雨皱眉道:“魔心石,听说过没有?”

        “天极……天极大陆的魔心石?!”

        “没错,神的克星,所以你不用想着越狱什么的了,乖乖的接受接受审讯吧。”

        说着,林沐雨站起身,从沈琳手里接过咖啡,很绅士的一笑:“我快要爱上这里的咖啡了。”

        沈琳一身女警的装束,笑问:“那你会不会爱上这里的人呢?”

        李逍遥咳了咳:“不要……不要搭讪我们的贵宾,你们可以加微信私聊……”

        林沐雨则洒然一笑:“只是爱上咖啡而已。”

        ……

        审讯了许久,斯莱克依旧不愿意招供什么,甚至他的态度依旧十分不屑,根本就没有把这群凡人放在眼里。

        “头儿,区政府给我们发了一封文件了。”

        沈琳手握一张传真走了过来,说:“斥责我们为什么动作搞得那么大,几乎让那一片厂区都变成了废墟了,你怎么看?”

        李逍遥扫了一眼内容,禁不住冷笑道:“还有脸斥责我们?”

        一旁的斧头咧嘴道:“雷柏也不是什么小公司,一年几次的公司审查不可能不被查出来有问题,但负责审查项目的政府人员却没有任何的发现,区政府对这种违法乱纪的公司迟迟不动手,想必是背后已经达成了肮脏的……”

        “打住……”李逍遥打断他的话,说:“说这个又有什么用,现在应该想想怎么解决问题。”

        林沐雨说:“逍遥,我有句话要说。”

        “说吧。”

        “现在首先考虑的不是怎么解决雷柏的这个问题,而是要保护好你的家人,林婉儿和东城月,有人保护吗?”

        “你是担心……”

        “没错,他们可能会报复我们,从斯莱克的口气来看,这个组织并不止他一个人。”

        “婉儿她们有三名特战队的队员保护,应该没问题吧?”

        “恐怕不够吧?”林沐雨皱眉道:“对方的武力远远不是热武器能对付的,你把林婉儿和东城月安排在哪里了?”

        “附近的一家五星酒店里。”

        “让她们住在基地里吧,这样比较安全一些。”林沐雨想了想,说:“今晚我就留在这里不走了,我担心会出状况,你立刻去接林婉儿和东城月过来,此外……明天我会安排专人保护你们。”

        “谢谢你,兄弟……”

        “客气什么,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嗯。”

        ……

        一小时后,李逍遥把林婉儿、东城月接到基地里,就住在基地的客房内。

        林沐雨信守承诺,确实一夜都没有离开。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天气越发显得清冷,基地的锥形屋顶上,林沐雨抱着长剑坐在那里,眺望远方的黑暗,心里却想着遥远的事情。

        “沙沙……”

        身后,传来脚步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除了李逍遥之外不会有人有那么大本事悄无声息的爬上楼顶。

        “这种感觉怎么样?”李逍遥问。

        “你指的是什么感觉?”

        “独自守望的感觉。”

        “说不出来。”林沐雨颔首看着脚下的砖瓦,伸手摸了摸,上面是一层冰冷的露水,他微微一笑道:“但是为了那些在乎的人,这样守望也是一种幸福。”

        李逍遥笑了。

        “笑什么?”

        “我也有这种感觉。”李逍遥舒了口气,说:“这么多年来,我见识过许多神秘而强大的对手,为了守护在乎的人,我也曾一次次的这样彻夜不眠,一次次的经历生死边缘,只是我没有想到现在我变成了被守护的人,而守护我的却又是我追查了许多年的失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