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曝光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曝光

    作品:《炼神领域

        “最快速度挖出白龙嘴里的秘密,知道他的上级是谁,目的又是什么。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放心吧,我们是专业的。”

        秘密基地的绿化伪装天台上,林沐雨旋身飞在空中,冲着李逍遥摆摆手道:“那我先回去陪家人了,有结果了直接打我电话。”

        “去吧。”

        李逍遥一双冷峻的眸子看着空中,转身径直走进了电梯内,虽然他已经领悟了飞行的能力,但始终以一个普通人的姿态生活,他不想周遭的人把自己当成一个怪物。

        ……

        审讯室内。

        白龙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脸上满是狰狞的鳞片,唾沫星子喷的四处飞溅道:“你们想审讯我?做梦去吧,老子死也不会说半个字的!”

        “你这种人还硬气个什么劲?”邢烈一脚踹开前方的桌子,拔出手枪就笔直的对着白龙的脑门,道:“说,你们的异变者到底是在什么地方造出来的?”

        “造?!”

        白龙禁不住的冷笑道:“他们是死神的侍者,是神圣的战士,那是赐予,不是你们口中的造,死心吧,老子什么都不会说的,你尽管开枪,给我一个痛快好了。”

        斧头站起身就是一拳砸在白龙的脸颊上,震得拳头生疼,S级殖装人的硬度确实很强,普通人的拳头根本难以伤气分毫。

        “打吧,如果你觉得解气的话。”

        白龙哈哈大笑着,姿态十分狂妄,道:“你们这些政府的鹰犬全是废物,你们尽管把时间放在我的身上,反正……绝杀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你们谁也阻挡不了,到那时……哈哈哈,你们的政府一定会追究你们这些废物的失职,等着瞧好看吧,杀了我,快点杀了我,你这个软蛋!”

        斧头气得直接拔出手枪推上膛顶在白龙的口中,道:“一般的子弹杀不掉你,但纳米子弹从口中射入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吗?蓬……后脑会整个爆开,你想试试吗?”

        白龙飞快的挣扎着,脸上满是怒意,丝毫没有屈服的样子。

        这时,李逍遥推门而入,皱眉道:“怎么了,你们又殴打犯人了?”

        “头儿!”

        邢烈、斧头同时转身肃然,邢烈淡淡一笑道:“没有殴打,只是适当的肢体交流。”

        李逍遥目光一扫白龙,笑道:“白龙,我知道你是白龙会的扛把子,不过……你的人都已经被我们抓了,大部分都已经送去了看守所,统一审理他们以往犯下的案件,逐一定罪,你还在这里死撑什么?”

        白龙目光中带着阴寒:“是吗?那又如何,他们不过是一些小卒子,死不足惜,有种你就杀了我,想从我嘴里挖出什么来,门都没有!”

        李逍遥淡淡一笑。

        邢烈道:“头儿,看来还是要请婉儿姐走一趟,不然的话很难挖出真相。”

        “不必,有更简单的办法。”

        李逍遥伸手一提,将脚边笼子里的一条柯基犬抱在怀里,左手掏出手枪子弹顶上膛,枪口笔直的指着柯基犬的脑门,道:“说不说?”

        这条柯基犬是白龙的爱犬,心肝宝贝。

        “算你狠,我说,你先放了我家艾琳达!”

        “切,一条公狗起这种名字,你们白龙会可真是够变态的。”

        李逍遥放下狗,道:“说吧,你们的上级到底是谁,到底有多少个异变者,你们又有什么意图和计划、目的?”

        白龙咬牙道:“我知道的并不多,因为我的体质检查之后不太适合接受赐予称为异变者,所以我的任务是选送白龙会的人才去成为异变者,至于异变者的总数……我不知道,应该至少有上千个了,此外……他们的意图我一样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下线,根本没有权限知道得更多。”

        “那么……他们是谁?”

        “是谁……”白龙有些恍然,道:“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只知道自从亚洲区域殖装人的头目汪泽诚被你杀掉之后……后来他们又派来了一个人担当这个职位,好像是一个越南人,名字不清楚,心狠手辣,但是他卖的白粉味道很纯正,那感觉真是……”

        “闭嘴!”

        李逍遥有些不耐烦,道:“你见过怎么把普通人变成异变者吗?”

        “见过一次,那是一个巨型的机器,不对……严格的来说不是机器,而更像是某种仪式,让人改头换面的仪式,把普通人变成神,我们称之为赐予,受过仪式的人将会成为死神的侍者,哈哈哈……”白龙的神色变得狰狞而苍白,道:“死神的侍者……我们都是死神,我们无恶不作、无所不为,哈哈哈……你能杀得完那些异变者吗?你李逍遥杀一个异变者,我们就能杀一百个军人,你能感受到这种无能为力的痛苦吗?”

        李逍遥剑眉紧锁,心里一万个恨不得一剑砍掉他的头颅,但依旧保持着冷静,道:“是谁主持这个赐予的仪式?”

        “我不知道,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他们是死神的人。”白龙的目光变得敬畏起来,道:“他们无所不能,他们是真正的神。”

        “这个组织到底在哪儿?”

        “我们是被蒙着脸带进去的,直升机接送,飞行路程不算太远,应该还是在上海的范围内,但没人知道那是哪里。”

        “直升机接送?!”李逍遥有些讶然。

        他缓缓的站直身躯,轻轻一掌打晕了白龙,道:“暂时把他关押在基地里,随后或许还能有点用。”

        “老大,你怎么把他打晕了,审讯出什么眉目没有?”

        “差不多了。”

        李逍遥舒了口气,说:“命令通讯部门查一查,上海低空的民用直升机飞行情况,每一架的用途、所属都厘清,我们就从直升机入手,看看这幕后的主使人到底是什么人那么神通广大,要快,白龙也说了,他们有一个什么计划,我们必须尽快查个水落石出。”

        “是!”

        ……

        深夜里,林沐雨回到房间的时候秦茵、唐小汐已经睡了,两个好姐妹占了整张床丝毫没有给他留点空隙,没有办法,他只能抱一床被子在沙发上凑合一夜了。

        或许是因为太累的关系,转眼之间便进入了睡眠,但灵觉始终保持着活跃,纵然睡眠之中也依旧能感应到句芒的神力活跃在家的周围,句芒是古神,大约是睡的太多了,所以基本上不太睡觉,此外则是几道颇为强悍的常人气息,甚至还带着热兵器,就在别墅周围转悠着,不用想,这几个人训练有素,都是李逍遥安排的,他已经开始派人保护林沐雨家人的周全了,确实是个有心人。

        次日清晨,温暖的阳光落在沙发上,晒在身上格外舒服。

        林沐雨尚在睡眠中就感觉一个温暖柔软的身躯伏在身上,淡淡的香味传来,是秦茵的气息。

        “阿雨哥哥你怎么睡在这里?不叫醒我和小汐呀?”她轻笑问道。

        “你们睡得那么香,就没有叫醒你们。”

        “哦。”

        林沐雨坐起身,握着秦茵一双柔嫩的小手,问道:“小茵,你们在这里过得开心吗?”

        “当然开心了。”

        秦茵目光如水的看着他,柔声道:“我和小汐不管是在碎鼎界,还是神界或者六十四域,随时都有强敌在觊觎着我们,所以难得能睡一个舒适的觉,在这里却不同,没有什么太强的对手,而且还有句芒和你保护着我们,所以可以放松的睡个觉了。”

        “希望我们以后都能过这样的生活。”

        “嗯!”

        门外传来唐小汐敲门的声音:“起床啦,吃早饭了。”

        “好。”

        洗漱完毕之后去用餐,林炎在看手机,林舜则在看报纸,唐小汐忙碌着给大家盛上南瓜粥,以及一片片的燕麦面包,这样倒是很有一家人的感觉。

        “老爸,你们昨晚睡得还好吧?”

        “还好。”

        林舜抬头看了一眼林沐雨,道:“小炙,一会吃完饭我们聊聊。”

        “啊?哦……”

        吃完饭后,林舜点燃一根烟,道:“走,我们去阳台上走走。”

        “好……”

        ……

        秦茵、唐小汐去洗碗了,林炎则讶然的看了一眼,知道老爸可能要训诫二弟,于是幸灾乐祸的一笑,自顾自的玩手机游戏去了。

        阳台上,清晨的秋风席卷着落叶在木板铺就的楼顶上滚动着,林舜带着林沐雨一路走到了这偌大阳台的边缘,将手里的报纸向后一递,到:“你自己看看这个头条新闻。”

        “啊?”

        林沐雨接过报纸,目光一扫忍不住暗暗心惊,新闻的标题是“神秘人助力,一夜之间特种战队剿灭黑帮白龙会”,而配图则是白龙等一群白龙会的帮众蹲在废弃工厂内的场面,其中,竟有林沐雨的身影,当时他的手里就握着光芒四射的轩辕剑,十分耀眼。

        “这……这是谁拍的?”

        “这是空中航拍,一个记者用自己的飞行器拍出来的成像图,你没有注意到吧?”

        “这是什么记者啊……”林沐雨咬牙切齿:“把这种照片登出来,他就不害怕为威胁到特种部队成员的家人安全吗?”

        “哼,那些记者只顾着曝光更多抢眼的东西,他们会在乎别人的死活吗?”

        “老爸,对不起。”林沐雨缓缓将报纸收了起来。

        林舜则一屁股坐在阳台边缘,用力的吸了口烟,道:“儿子,陪老爸坐一会。”

        “嗯。”

        林沐雨用报纸垫在屁股下,这条裤子可贵了,钱不能白花。

        ……

        “我知道,你长大了,也经历了许多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或许……老爸现在对你来说只是一种拖累,但是……”

        林舜说道这里,神色有些颓然,道:“我可能已经没有能力保护你了,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