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泄愤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泄愤

    作品:《炼神领域

        “五千先锋营,没了……”

        副将颓然坐倒在地,脸上一片苍白:“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人……能顷刻之间就让我们最精锐的军队荡然无存?天啊,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根本就不是人。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弓尚明的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道:“他们是神……是神界的军队……”

        “弓帅,我们怎么办?”副将已经手足无措。

        弓尚明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们没有权力决定士兵们的生死,不能让他们就这样白白的送死……立刻传令下去停止进攻,撤退,派出使者议和。”

        “还来得及吗?”

        “我自己去!”

        弓尚明猛然从侍卫手中夺过“弓”字帅旗,翻身上马直奔先锋营的战场。

        ……

        天空,无数北神界神族肆意杀戮,一个个脸上都满是享受。

        “弓帅,小心啊!”

        先锋营主将提着长矛直奔弓尚明而来,浑身浴血,但他并未走得太远,忽然一截利刃从后背刺透出来,那是一名神境强者的长矛投掷。

        “保护弓帅……”

        他临死前声嘶力竭的大喊着,数十名先锋营残兵急忙涌了过来,但身后烈焰冲天而起,一道火柱在人群中绽放开来,将数十名活生生的人烧成了灰烬。

        “……”

        弓尚明浑身战栗,面对着空中汹涌而来的诸神,猛然扬起帅旗,大声喝道:“我是天霁帝国主帅弓尚明!我愿意率领我的军队归降……不管你们是来自何方的军队,我愿意归降与效忠!”

        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面对诸神的威压却依旧坚持不倒。

        天空,人群散开,元帅扬商一步步踏着虚空而来,嘴角扬起,笑道:“你就是弓尚明?”

        “没错,正是我。”

        “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你不怕吗?”扬商笑问。

        “怕?如果死亡能让我解脱,那又有什么可怕的?”弓尚明笑着看向扬商,道:“你们到底是何方的军队,来这里意图何在?”

        扬商铁拳一振,道:“北神界大军,我是元帅扬商,率领北神界大军来到这里接管整个位面,冥顽不灵者杀无赦,现在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做?”

        弓尚明抱拳:“只要元帅能善待我的军队,弓尚明愿意率领大军归降元帅。”

        “你为什么要归降?”

        扬商目光如剑的逼视着他:“你知道老子生平最恨那种贪生怕死之辈吗?尤其痛恨你这样的变节者,如果你不能说出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那你就等死吧!”

        弓尚明仰头看着扬商,淡淡一笑:“我虽然是帝国元帅,但身后二十万大军却是天霁帝国的壮年男丁,他们背负帝国的未来与延续,我在此抵死一战固然能保全名节,但这样的后果却是二十万男丁荡然无存,我背负的又何止是叛国,简直是灭族之耻,元帅若是认为我贪生怕死,弓尚明大可在此自刎以表明心迹。”

        “不必!”扬商扬起手掌,嘿嘿笑道:“你这人倒是有几分意思……算了,我不与你追究,命令你的军队换上我北神界的大旗,即刻开拔奔赴天霁城,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灭掉天霁城,一统整个天霁帝国!”

        “好……”

        弓尚明握着帅旗的手终于不再颤抖,但脸上却满是痛苦之色。

        ……

        七天后,二十万炎霁兵团反戈一击,短短数日内杀到了帝都天霁城城下,甚至沿途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的抵挡,弓尚明以元帅之名招降沿途关隘的守将,自然是事半功倍。

        围城第一天。

        整个天霁皇城内人心惶惶,大殿之上更是焦灼一片。

        “混账!都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乱臣贼子!”

        北冥渊重重的将香炉扔在了大殿之上,脸上青筋暴露,道:“弓尚明这个卑鄙小人,居然就这么让朕的二十万大军倒戈了,朕真是瞎了眼当初把元帅符印交给了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朕瞎了眼了!”

        “陛下!”

        守城将领拱手道:“弓尚明在城外说了,愿意与陛下一叙,只要陛下准许,他单人匹马进入帝都来见陛下!”

        “他还有脸吗?”北冥渊接近于咆哮的怒吼道:“他损了朕二十万大军,居然还有脸见朕?”

        “陛下三思。”

        副帅欧阳冲沉声道:“既然弓帅那么说……必须啊不妨见见,倒看他如何说辞。”

        “哼,来人,去带弓尚明来!”

        “是!”

        两个时辰后,一列人马疾驰进入皇宫,弓尚明一袭白袍,身体孱弱的他剧烈咳嗽着,在两名侍从的搀扶下进入大殿,双膝跪地:“罪臣弓尚明,参见圣武陛下!”

        北冥渊冷冷道:“弓尚明,你可知死罪吗?!”

        “臣知道。”

        弓尚明抬头看向北冥渊,道:“但陛下……此次的敌人不是人类,而是神族……来自北神界的神族军队过万人,个个骁勇无敌,我们的军队根本就无法与之抗衡,如果臣下令死战,这二十万青壮勇士必然会全部殉国,与其以卵击石,为何不让他们活下去呢?”

        “放肆!放肆!”北冥渊把第二个香炉也扔了下去,怒吼道:“你是谁?你是什么人?!就这样把朕的江山拱手让与他人,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弓尚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陛下三思啊……如果这些青壮勇士们都不在了,陛下的江山又何在,如果天下的民心都已经不向着陛下了,陛下又怎么能保得住江山?”

        “你还在狡辩!扬商的军队来了,如今朕的江山又能保得住吗?”

        “陛下!”弓尚明苦口相劝:“扬商元帅已经答应了属下,只要陛下愿意臣服,同意开门投降,扬商元帅便可以继续允诺陛下做这个皇帝,只是举国的兵马大权要全部交出,但这样……至少还能保得住举国子民的性命,不是吗?”

        “扬商真的这么说?”

        “是。”

        “好……好……好……”北冥渊站起身来,哈哈大笑道:“来人啊,把弓尚明扣押入天牢之中,喏,这是朕的云龙宝剑,弓尚明,扬商的军队一旦入城,朕会派人通知你,你自己了断吧。”

        弓尚明浑身一颤,心头乱成一团,许久之后苦笑一声:“报应,报应……”

        看着侍者送上来的云龙宝剑,他缓缓收下,双膝跪地:“臣弓尚明,谢主隆恩。”

        ……

        黄昏时,夕阳如血的射入城池之中,伴随着轰隆隆的城门大开之声,这座数千年的雄伟帝都终于易主,一列列身穿金色甲胄的北神界神族军队进入城池,耀武扬威,对他们而言这里这座城池就是战利品,是可以肆意享受的战利品。

        皇帝北冥渊率领群臣在中心广场迎接,但扬商带着多拉在众神的簇拥下出现的时候,北冥渊缓缓下跪:“天霁北冥渊,参见扬商元帅!”

        扬商嘴角轻扬:“你就是北冥渊?嘿……你的帝国如此强盛却无法独霸大陆,是你无能还是你的帝国勇士们无能?”

        北冥渊眉头紧锁:“是我无能,元帅训诫得极是!”

        “哼,你搬出皇宫吧,从今以后这座皇宫就是本帅的行宫了。”

        “是!”

        “对了,弓尚明呢?”

        “弓帅愧疚,自觉无颜面对帝国子民,已经自刎身亡了。”

        “什么?!”

        扬商愕然。

        一旁的多拉嫣然一笑:“元帅,弓尚明不过是一个叛国之人,有何足惜?我们早些进宫歇息吧,这一天元帅一定也累了。”

        “哈哈,我不累。”

        扬商目光一扫周围,道:“这座城池尚未真正的对我臣服,我还有精力去应付一些棘手的人,多拉,你说说,我在这座城池里还有什么敌人?”

        “敌人嘛。”多拉眼中一缕寒芒闪烁而过,道:“倒是有一个,天霁宗的宗主司空名,他是司空瑶的爷爷,也是整个天霁帝国乃至天极大陆最强者,元帅想要天下人心服口服的话就必须先铲除掉这个司空名,司空名就住在天霁宗的总坛之中,距离这里不足五里。”

        “太好了!”

        扬商冷笑一声:“来人,接手整个天霁城的防御,带人去皇宫收纳一切财物,其余人随我来,我要去会会那传说中的司空名!”

        “是,元帅!”

        ……

        天牢之中,寒气逼人。

        “咳咳咳……”

        弓尚明蜷缩在角落里,剧烈的咳嗽着,原本英姿勃发的脸上如今却只剩下落寞的苍然,似乎整个人都已经苍老了许多,哪儿有当初弓帅的样子。

        身边,云龙宝剑泛着淡淡的金色光芒,而对弓尚明而言,这是一把索命的宝剑。

        “当当……”

        外面,守卫敲打了一下铁环,道:“扬商的神族大军已经入城,弓帅,您……该上路了。”

        弓尚明一声苦笑,缓缓拄着长剑站起身,自己保住了二十万大军的性命,保住了天霁城满城百万百姓的性命,但代价则是自己这条命,虽然说北冥渊的皇权不复存在了,但却依旧能轻松的赐死弓尚明,这也是北冥渊唯一泄愤的方式。

        “噗!”

        血光溅落在冰冷的墙壁上,云龙宝剑落地,一代儒帅就这么殒命于冰冷的天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