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好自为之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好自为之

    作品:《炼神领域

        “天啊,那都是什么……”

        万寿坛上,八域高手齐齐惊愕的站起身来,此时没有人能坐得住了,第一次,众人看到了东方焱这种修炼了死亡禁术的人,身躯破碎了居然可以这样的重生,这怎能不让人感到惊愕,整个六十四域的修炼法理几乎要被眼前的一幕给推翻了。

        “果然是邪术……”慕容天星握拳道:“林盟主危险了,这等邪术……恐怕除非是大圆满神帝境的高手才能应付啊……”

        沈均眯着眼睛:“东方焱真是疯了,为了追求力量居然连神都不当了,却宁愿去当鬼,当一个这样的怪物。”

        地载域的王向脸色铁青:“林盟主……他不会有事吧?”

        龙盟的座位上,罗欣甜、牛耿、风战临、万俟麟等人都紧张得不得了,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能立刻去助战林沐雨,只可惜林沐雨和东方焱形成的战斗气场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进得去的,就凭罗欣甜、牛耿等初入神帝境的人来说……恐怕也战斗的领域都进不去。

        ……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东方焱的身体再次凝聚起来,他似乎也没有之前那么痛苦了,舔着嘴唇笑道:“不愧是至尊之格,所衍生的神力滋味居然如此可口……来啊林沐雨,让我东方焱看看你还有多大的本事,来啊,杀我啊……”

        林沐雨咬牙切齿,冷不防侧面一道寒光掠过,是飞剑焱刃。

        “咔嚓……”

        神壁被穿透了一个洞孔,手臂见血了。

        东方焱是不死之人,嗜血,舔了舔嘴唇,尝到了蒸发了的林沐雨的鲜血的气味,禁不住的更加神色狰狞起来:“好!好味道,你的鲜血气味简直是太可口了,哈哈哈,我要吃了你,我东方焱要吃了你!”

        远处的郑宪禁不住的皱了皱眉,他没有想到东方焱会这样狂态毕露,如果这样的话,东方焱就算是打败了林沐雨又能怎么样,恐怕落星域要被定义成为一个邪派了,到时候终于吞天域、东境玄天域等肯定不会放过落星域的。

        东方焱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死亡世界之中,周围的死亡力量也越发的浓郁。

        空中,林沐雨不断催谷神力,手臂上的血雾缓缓凝聚成了血炼,转眼之间就幻化出了一个巨大的血色圆球,将他和东方焱禁锢在其中,正是星辰诀第八式——血炼苍穹!

        这一式的力量至阴至阳,在林沐雨的一声断喝声中,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火热的能量在血炼苍穹之中衍生出来,“刷刷刷”的蒸发着周围的一切,火焰犹若利箭一般的穿梭,“噗噗噗”的穿透着东方焱的身躯。

        “你不是会重生吗?”

        林沐雨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能重生多少次,接招吧!”

        “轰!”

        一道类似于次声波的能量波荡声中,血炼苍穹的巨大血球忽地震荡了一下,而东方焱的身躯也迅速的开始分离,他的身体已经被血炼苍穹轰得千疮百孔,哪儿还有什么抵抗力量。

        转眼之间,东方焱的身躯消失了,化为空气中的一粒粒肉渣。

        ……

        “胜了!”

        唐小汐睁大美目:“沐沐赢了!”

        希颜却秀眉轻蹙:“未必,等等看吧,阿雨也没有完全松懈下来,东方焱的气息依旧还在,在空中的每一处……”

        唐小汐愕然。

        而远处,慕容天星、沈均、蒋玉阳等人都睁大了眼睛,这是一场罕见的旷世之战,神与魔的较量,即使东方焱被轰成了碎肉,但依旧胜负未知。

        ……

        仿佛是为了印证众人的想法一般,空气中的那些碎肉犹如尘埃般的缓缓聚集起来,转瞬就能听到东方焱张狂的笑容。

        他,变得更强了。

        “打不死吗?”

        林沐雨剑眉紧锁,难道真的打不死吗?

        或许,要把东方焱的身躯完全消灭掉才有可能杀死他吧?

        这时,东方焱的上身已经重聚成功了,一脸戏谑的看着林沐雨,笑道:“我说过,死亡即重生,可怜的林沐雨,现在在我的眼里,你不过像是一个凡人一样的无知、弱小,哈哈哈哈……六十四域的未来由我东方焱来改变,而你……不过是一块小小的绊脚石而已!”

        林沐雨没有说话,身体腾然升起,长剑归鞘,凌空抬起双掌,“嗡”的一道金光爆射开来,一个巨大的轮盘开始在他的身下急旋起来。

        神轮!

        林沐雨祭出了十成十的功力运转神轮,而且并不给东方焱拖延的时间,林沐雨不会傻到让东方焱重聚完身躯再动手。

        神轮不算太大,只是有高台那么大而已,但力量却全部被林沐雨贯注、压缩在了这个小小的轮盘之中,这一击,必须让东方焱死!

        “你……你想动用神轮?!”

        东方焱的眼中掠过一丝惊色,急忙飞舞想走,但周围的血炼苍穹的囚笼还在,东方焱“蓬蓬”的撞击在血壁之上却无法穿透,根本就走不掉。

        “你……你休想!”

        这一次,东方焱真的紧张了,神轮的力量来自于最精粹的神力,被神轮轰杀之后不会留下任何东西,那种虚无的状态不可能再有重生了,按照神界的说法,这种死亡叫做——湮灭,与重生不会有一点点的关系。

        “你休想……”

        东方焱急了,狰狞的身躯忽地颤抖起来,身后一道空间裂缝正在开启,他想破碎虚空逃逸。

        “做梦!”

        林沐雨一咬牙,心念一动之间大象无形诀迅速驾驭周围的空间,就像是掐灭一根烟头一样的掐灭了东方焱的逃走道路。

        “你休想杀死我……休想!”

        东方焱怒吼一声,双臂猛然一振,一道道的金色流沙在他的指间流淌开来,那是……斗转轮回的力量,他想时光倒流,回到林沐雨使用血炼苍穹之前逃走!

        林沐雨禁不住的淡淡一笑,忽地他的双臂周围也有金色流沙飞动,小范围内斗转轮回,时光加速,转眼之间神轮的力量就已经积蓄圆满,至尊之格的优势瞬间体现,林沐雨用完斗转轮回之后,东方焱的斗转轮回根本还没来得及发动。

        “死吧!”

        林沐雨的一声断喝之中,神轮铺天盖地的轰了下去。

        东方焱抬起头来,却看到了林沐雨愤怒的目光。

        “轰!”

        整个落星域山脉都在颤抖着,万寿坛地下的基石更是不断崩碎,边缘有塌方的迹象。

        耀眼的金色光芒中,东方焱的身躯开始湮灭,一点一滴的在神轮之下被彻底瓦解,转眼之间神轮轰入大地,将一枚枚坚硬的神晶石轰成了粉碎,当初落星域的祖先选择了坚硬的神晶石作为比武场,但却没有想到这些神晶石最终会被一位拥有至尊之格的神帝使用神轮所破坏掉,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步。

        东方焱战死,三把飞剑也一起被神轮所蒸发掉了。

        ……

        这一次,东方焱的气息彻底消失了。

        烟云散尽的那一刻,夕阳的余晖落在林沐雨的身上,战袍下蚩尤甲折射着满是威仪的光泽,将他衬得宛若战神一般。

        “赢了,沐沐赢了!”唐小汐几乎快要喜极而泣,这一战赢得太不容易了,几乎让林沐雨拼尽了所有的本事与修为。

        希颜轻轻点头:“是的,阿雨赢了,赢了……”

        龙盟的众人纷纷喝彩起来。

        随后不久,天行域、地载域等六大域的人也全部站起身来,为林沐雨喝彩,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把林沐雨当成了拯救南方八域的英雄,如果不是林沐雨力挽狂澜,谁也没有本事击败不人不鬼的东方焱!

        ……

        在众人的喝彩与呐喊声中,林沐雨足足坐在狼藉之中三分钟之久才重新站起身来,飘然走向了龙盟的位置,轻轻单膝跪在秦茵身边,问道:“小茵她醒了没有?”

        唐小汐摇摇头。

        希颜则道:“小茵被死亡之力入体,暂时封闭了感官与心脉,我们先带她回龙盟静静调养再说,阿雨你别急,总会有办法治好她的。”

        唐小汐则皱眉道:“沐沐也受伤了,为什么……沐沐没有被死亡之力入体。”

        林沐雨道:“我也觉得很奇怪,慕容天星没有受伤,所以没有被死亡之力入体还情有可原,可是我受伤了,却感到有一股力量护持着自己,没有中东方焱的死亡之气,这到底是为什么?”

        希颜叹息一声:“因为你身后的轩辕剑,它是一柄圣道之剑,正气浩然,是它保护了你,而小茵的兵器是女娲琴,女娲琴虽然也有正气,却无法与轩辕剑相比,这大约就是原因吧……”

        “都怪我……”

        林沐雨抱起秦茵,看着她昏睡的样子,自责不已:“我应该把轩辕剑交给小茵用的……”

        “自责有什么用呢?回龙城吧。”

        “嗯。”

        当林沐雨飞翔而起的时候,忽地地面上的慕容天星道:“林盟主请等一下!你既然是此次夺宝大会的魁首,那么这些宝物尽可取走。”

        “哦?”

        林沐雨俯瞰大地上的众人,道:“星罗棋原本就是我们龙盟的东西,风战临,去取走。其余的宝物,各自归还主人吧。”

        众人大惊,谁也没有想到林沐雨会这样处理战利品。

        ……

        就在这时,林沐雨深深的看了一眼郑宪,道:“郑域主,你是落星域的执掌者,应当知道应该跟东方焱这种步入邪道的人划清界限,还望你好自为之,如果你再犯,就是我龙盟踏平落星域之时,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郑宪颓然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底一片死灰。

        东方焱死了,落星域崛起的机会似乎也随之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