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禁术入体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禁术入体

    作品:《炼神领域

        秦茵双眸中满是谨慎,一拨琴弦之间就唤起了旋风无数,她必须在自己的身周设立层层保护,这样才能抵御得住东方焱的攻击,当初东方焱的实力就已经踏入90重大圆满神帝境,如今他牺牲了身躯修炼死亡禁术,实力一定提升了不少,不得不防备。

        “阿雨哥哥,仔细看好了!”

        秦茵的声音犹如细线一样传入林沐雨的耳中,让他禁不住的一愣,秦茵这是在用自己当诱饵来引出东方焱的绝招吗?

        林沐雨心里百味杂陈,一定是秦茵也感受到了来自东方焱的威胁,那种无法抗拒的死亡力量,已经凌驾于秦茵的光明神力之上了。

        ……

        “看来是准备好了!”

        东方焱狰狞一笑,立于原地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双手在胸前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忽地周身升腾起冲天的血色气浪来,无数黑雾在周围飞速弥漫,三柄飞剑“当当当”的出鞘,带着鬼戾魔吼之声袭杀向了秦茵。

        “蓬蓬蓬……”

        光芒迸溅起来,秦茵以女娲琴谱对垒,一道道音波与死亡力量笼罩的飞剑碰撞在一起,带出一层层的冲击波来,一时间天地变色、鬼哭神嚎一片,谁也看不清楚核心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战斗,只知道空间之中的气势凛冽波荡不绝。

        林沐雨的握着轩辕剑,抬头凝望着高台上的战斗,一缕缕细汗从额头上渗出,东方焱的死亡力量几乎完全碾压了秦茵的光明神力了!

        “咻……”

        一道金色光芒洞穿了东方焱的黑暗气团,但转眼之间就消弭无形了,那是秦茵尝试以光明神力来洞穿东方焱的死亡领域,但却徒劳无功了。

        时间一一滴的过去,林沐雨握剑的手掌都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

        秦茵的光系主神力量一的下降着,而东方焱的实力却仿佛越战越强一般,空中的黑暗气团幻化为一道道魔影,不断的向着核心冲击着,林沐雨拼命的以灵脉术感应着,也只能看到核心处秦茵以女娲琴苦苦支撑的一※※※※,m.▲.c¤om

    幕。

        “茵……”他心口忽然一阵剧痛。

        “当!”

        一声琴弦的铮鸣,那是飞剑砍在女娲琴上的声音,下一刻,金色光芒暴涨起来,彻底冲开了东方焱凝聚的死亡气团,只见秦茵静静的跪坐在那里,女娲琴摆放在腿边,而东方焱则擎着一柄飞剑立于数米外,嘴角溢出黑色的鲜血,大口的喘着粗气。

        “秦茵姑娘赢了?”沈均惊愕问道。

        “好像是……”

        风战临也惊喜道:“赢了?秦茵姑娘赢了?”

        ……

        但台上的秦茵一动不动,忽地“噗”一口鲜血吐在了琴弦之上,而东方焱则奋力投掷出一柄飞剑,直奔秦茵的胸口,怒吼道:“去死吧,娘们!”

        “嗡!”

        林沐雨踏着坠星步,心急如焚、闪电般的窜上台上挡在秦茵身前,轩辕剑挥动,重重一击磕碰开了东方焱的飞剑,脸上满是厉色:“你想杀人吗?!来,我跟你打!”

        却在这时,台下的郑宪道:“林盟主,这不合规矩,必须秦茵姑娘先认输了,你才能上台挑战获胜者,否则的话,岂不是变成了以多欺少了?”

        林沐雨咬牙切齿,就在这时秦茵倒了下去,他急忙将其抱起,目光冰冷的看了东方焱一眼,道:“回头跟你算账!”

        这时,唐汐、希颜、罗欣甜等人也赶了过来,林沐雨将秦茵放在了平地上,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用自身的治愈能力来瓦解侵入秦茵心脉之中的死亡力量。

        “我来试试吧……”

        希颜闭上眼睛,手掌带着光芒扫过秦茵的身躯,光芒越来越凛冽,她的眉头也越皱越紧,显然秦茵的伤势远远超过想象。

        “希颜姐,怎么样?”林沐雨心急如焚,哪儿等得了。

        希颜沉默不语,过了一会才:“你先用治愈力量保护住她的心脉,我来尝试以炽天使的光明神力驱散黑暗力量,阿雨你先不要急,你若是乱了方寸,希音就真的危险了。”

        “嗯,我会冷静。”林沐雨心乱如麻。

        而这时,身后方却传来了东方焱张狂的笑声:“连胜的擂主已经败了,还有谁,要来挑战一下老夫的力量?”

        ……

        秦茵之前展现的力量何等强大,就连沈均、蒋玉阳之类的域主级高手都轻松击败了,但却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里就败给了东方焱,这只能明东方焱的实力更强,而且要强横了许多,谁还敢去挑战东方焱?

        众人之中,唯独慕容天星一人站起身来,手中宝剑泛着皎洁光芒,他声音低沉,淡淡道:“自古以来邪不胜正,我等修炼之人本当顺应天道,降妖伏魔,如今东方域主甘愿进入养尸原修炼,已经堕入魔道,不再是我正道之人,正邪不两立,慕容天星愿意领教!”

        东方焱不禁失笑:“原来是慕容域主……好,好,整个六十四域的南方也只有你慕容天星算是个人物,请赐教吧!”

        几乎没有任何的礼仪,慕容天星拔剑便刺向了东方焱,一剑看似简单,却飓风凛冽,空间中却也传来吱吱的声音,让东方焱浑身有一种迟钝感,几乎快要无法躲开这一剑了。

        慕容天星修炼的是风系、空间两**则,其中空间法则就是一种领域的具体表现,对力量控制与领域压迫的驾驭,慕容天星的能力放眼整个六十四域也是屈指可数的人物了,兼之慕容天星生性坦荡不羁,这也是他能成为六十四域最年轻域主的原因。

        “哈哈哈,来得好!”

        东方焱的吼声就像是野兽一般,忽然之间双臂张开,五指上的指甲犹如血色利刃般的伸长了几公分,四肢着地狰狞的冲向了慕容天星,这哪儿像是一个神境的修炼者,简直就形同野兽,但所发挥出的力量却犹在90重洞天之上!

        “蓬蓬蓬……”

        一道道死亡之力撞击在慕容天星所布置下的空间之壁上,空中出现了一道道白色的网格状能量块,慕容天星擎剑穿梭其中,犹如仙人,但力量的差距却让他脸色铁青,东方焱不断的撞碎能量块,而空中的三柄飞剑则无时不刻的不在追索着慕容天星的位置。

        “当!”

        飞剑朝露重重的磕碰在慕容天星的长剑之上,顿时慕容天星手臂一麻,气息渐渐紊乱起来,这一刻他才知道秦茵能在东方焱的狂攻下支撑一炷香的时间是多么的强横,随即一咬牙,激荡出最强的力量,继续与东方焱周旋,寻找他的破绽。

        ……

        高台下,林沐雨紧紧的抱着秦茵,体表浮现着一道道伏羲神力的金光,将自己的力量渡给秦茵来抵挡死亡力量吞噬心脉,但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反倒是秦茵体内的主神之格正在自我保护,若不是主神之格,恐怕秦茵已经殒命了。

        死亡禁术,何等歹毒!

        “阿雨,这样不行。”

        希颜轻声道:“就算是你把自己的一身修为都送给希音也救不回她,只能靠她自我的保护了,你快停止,这样会折损你自己的修为!”

        林沐雨浑身战栗的抱着秦茵:“都怪我……都怪我,如果我不让茵接受挑战就好了,都怪我太自负了……都怪我……”

        “这怎么能怪你呢?这只是落星域的圈套而已,他们有了东方焱这张王牌就是为了灭掉七大域的精锐,然后自己称霸南方八域而已。”

        “东方焱……”

        林沐雨轻轻的把秦茵交给希颜,一手抓起轩辕剑,道:“东方焱此人已经留不得了,我要去解决掉他,希颜姐和汐照顾好茵。”

        “你要心啊……”

        “嗯。”

        就在林沐雨即将要走的时候,忽地手掌被抓住了,转身一看却发现秦茵虚弱的看着他,一双美目之中满是割舍不断。

        “茵!”

        他急忙跪在秦茵身边,而秦茵在气息虚弱的低声道:“阿雨哥哥,心死亡禁术……东方焱能……能吞噬我们的力量,化为己用……”

        “吞噬力量……”林沐雨愕然。

        “嗯。”

        秦茵的气息十分微弱,道:“力量的法则讲求的是生与灭……而我们的力量自气海衍生,在天地之间挥散消失,在气海中是生,在天地间是灭,我们……我们力量的消退对于东方焱来就是死亡,他能把我们力量的消退转化为自己的力量,所以……所以必须以……以连绵不绝的快攻迅速解决掉他,不能让东方焱不断的回息吸纳,否则你一定会落败……”

        着,秦茵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脸色更加惨白了。

        “茵……茵……”林沐雨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心……”

        秦茵完两个字后,悠悠的再度昏厥过去。

        ……

        台上,光影重重,慕容天星的力量已经衰竭到了十分不堪的地步,而东方焱却越战越强,招招杀机尽显。

        “慕容域主,你认输吧!”

        林沐雨在战圈之外朗声道。

        “好!”

        激战中的慕容天星只能出这一个字来,他周身都被死亡力量包裹住,没有被杀伤就已经是万幸了。

        但东方焱却继续在追杀。

        “嗡!”

        空间猛然颤抖起来,是林沐雨来了,轩辕剑上蕴满了天地万象之力,“轰”的一声便洞穿了黑色气团,将慕容天星从战圈之中解救出来,左拳更是冷不防的对着东方焱的腋下就是重重的一拳!

        “蓬!”

        这一击魔音拳打得十分实在,甚至轰得东方焱嘴角溢出了黑血,在这一刻,是林沐雨和慕容天星联手,虽然十分短暂,但事实上就是这样。

        按照规矩,这是不行的。

        不过林沐雨原本就不是一个多么守规矩的人,能阴强敌一招自然要阴,否则岂不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