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洪流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洪流

    作品:《炼神领域

        追杀整整持续了三天,卢衍军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战马,而风继行、项彧等人已经合兵一处,把卢衍抓为“粮食”的平民尽数释放,发送盘缠回家,而禁军、苍南军主力则一路之上斩杀无数,直接杀到列城之下,却由于粮草不济而撤退,区区的一座列城必然不能久守,卢衍军已然气数已尽了。

        两天后,还兵商阳城。

        ……

        城中张灯结彩,犹如上夕节又重新到来了一般,笼罩在全城上空的死亡阴霾由于风继行、许剑韬的大胜而结束了,平民们自然欢呼鼓舞。

        大战之后,卢衍军折损过半,而禁军、苍南军则折损了近万人而已,至于义和国,他们从侧翼猛攻,遭到卢衍军的反扑,仅剩下三万余人罢了,至于这三万义和**队如今则驻扎在商阳城外,一旁则是禁军、苍南军一左一右的拱护着,名为拱护,实为看守。

        商阳城的总督府,虽然不及泽天殿那样雄伟庄严,但也别有风味,南方的风格建筑随处可见,侍女成群、侍从无数,此时总督府里敲锣打鼓,欢迎风继行、许剑韬等帝国重臣的到来,这庆功的第一宴,必然别开生面、奢华至极。

        酒宴上,风继行坐在主人的位置上,毕竟是他代理林沐雨的元帅之职,地位自然凌驾于众人之上,其次才依次是许剑韬、项彧、丁奚、欧阳嫣、灵书生、章炜、罗羽等人,而义和国大都统秦毅、秦焕则坐在排位第20之外,旁边的人甚至已经沦为千夫长之流了。

        秦毅倒是一脸的平静,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秦焕则脸上带着少许的愤怒,似乎十分不忿座次的安排,毕竟在大秦帝国地位等级十分鲜明,座次的安排就意味着地位的高低,显然风继行根本没有把义和国的众人放在眼里。

        风继行举杯,思索了一下,站起身朗声道:“茵殿下、林帅、汐郡主闭关之际,我等镇守帝国边境,如今贼寇犯境,诸将齐心协力,将卢衍等一干人等赶到了列城,只待辎重粮草充足便可以一举横扫,此战也必会论功行省,请诸位放心,每一笔功劳风继行都会记录下来,等待茵殿下归来,一并封赏,帝国绝不会亏待有功之人。”

        “这也算是论功行赏?”第七排的坐席上,一人发出了不忿的声音。

        风继行目光投了过去,笑道:“你是谁?”

        那人站起身来:“末将是义和国第三军团万夫长吕炀,统御部下五天前的深夜勇猛突进,杀入卢衍军的核心,斩首五千多,自损六千多人,请问风统领,这算不算是大功一件?”

        “算,自然算。”

        风继行淡淡一笑:“来人啊,几下吕炀将军的功劳,哦,我想起来了,吕炀将军的堂兄好像就是当初的义和国七帅排名首位的吕昭吧?”

        “是。”吕炀脸色一怔。

        “那么……将军还记得火獾谷的事情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火獾谷的屠杀将军也参与了,对不对?”风继行说话轻描淡写,但已经隐隐的透着杀意了。

        全天下谁人不知道,火獾谷三万禁军被坑杀,那是风继行一生中最大的屈辱与疼痛,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掉这段痛苦的回忆,对仇人自然也记得十分清楚了。

        吕炀低着头,声音极其的颤抖,道:“恐怕是风统领记错了,属下那时候在大都统的麾下做事,并没有随着兄长参与火獾谷的屠杀……”

        “没有就好。”

        风继行目光冰冷:“如果让我查出来了,有一个算一个,谁也别想逃,必须死!”

        不但是吕炀,甚至就连秦毅、秦焕以及一群义和国的将领都心头一寒,如今风继行的一句话再也不是当初那样的无足轻重了,风继行现在是三军统帅,他的话就是圣旨,无人能够违抗。

        秦毅端起桌上的酒杯,道:“风统领的记性真好,不过既然这么说,风统领不会现在就开始追究当年之事了吧?”

        “不会,事情一件归一件。”风继行抱拳一笑:“请镇南王放心,风继行不是那种行蝇营狗苟之事的人,义和国此次护国有功,又心甘情愿的愿意臣服于大秦帝国,这对天下苍生来说也是好事一件,不过,在解决列城之前,恐怕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义和国的军队为我完成。”

        “什么事情?”秦焕问道。

        “国会军。”

        风继行淡淡道:“近五万国会军扎营在北方十里之外,他们的统领庄焱已经认罪伏诛,国会军通敌叛国,千夫长之上的军官必须全部斩杀,但又不能伤及整个国会军的根本,毕竟那些士兵都是大秦的勇士,所以……我需要你们的义勇兵随时待命,在我收服国会的时候但凡有谁谋反,必须立刻予以镇压,不知道镇南王是否愿意执行这个任务?”

        秦毅点点头,脸上不悲不喜:“老朽愿意,但凭风统领吩咐便是。”

        “好。”

        风继行倒满酒:“来,我风某人敬义和国的所有将士一杯酒,你们及时悔改,实乃我大秦帝国之幸,但愿以后我们能并肩杀敌,一起为帝国效力!至于封赏与官衔,回到兰雁城之后末将会请示茵殿下,少不了大家的功勋。”

        数十名义和国的将领齐齐道:“多谢风统领!”

        秦毅父子则沉默不语,如今到了这个地步还能说什么呢,只能风继行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但,风继行让义和**队去镇压国会军的叛军,用意之深让人胆寒,这位帝国名将似乎大有要坐观狗咬狗的用意了。

        秦毅没有选择,也只能如此,为了保住义和国最后的血脉,他只能这么做,只希望风继行是一位仁将,不会赶尽杀绝吧!

        想到这里,秦毅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秦焕,却见他脸上带着感激,似乎风继行说的论功行省已经对他有影响了。

        “哈哈……”

        秦毅默默一笑,这样也好,或许吧。

        ……

        四天后,来自岭北的大军抵达十里外,国会军全军二十万人尽数驻扎在平原与山谷之中,而一旁则是禁军的五万人以及苍南军的数万之众。

        五月二日,在风继行的命令下,2000张关于国会军统领庄焱通敌叛国已经被杀的榜文被送入国会军的各个营盘之中,几乎每个百夫营都能受到一张榜文,每个国会军的士兵都能知道这个消息,榜文中,风继行命令各个国会军的百夫长、千夫长必须带着自己的人三天内前往禁军大营缴械,接受重新的整编与安排,否则以叛国罪论处。

        第一天,近十万国会军士兵自行缴械,接受整编。

        第二天,四万人缴械。

        第三天,两万人缴械。

        却还剩下四万兵力拒不缴械,那是苏长缨和刘希语的部下。

        深夜里,繁星满天照耀着大地,但地上之人却愁苦不堪,大帐之中,刘希语、苏长缨对坐饮酒,脸色惨白。

        “还剩下最后一个时辰了,苏兄有主意了?”刘希语道。

        苏长缨摇摇头:“能有什么主意,我们得罪风继行太深了,就算是缴械……风继行他看你放过我们吗?不可能的……风继行和林沐雨早就想杀我们了……”

        “那苏兄的意思是?”

        “缴械是死,反,倒可能有一线生机,我们二人的兵力也有四万多人,带着一起反出帝国,一路杀奔列城,投奔卢衍去,或许还能从南疆一带乘船前往黑石帝国为师元大帝效力,这是我们唯一的生机啊!”苏长缨咬牙切齿,说得字字铿锵。

        刘希语猛然举杯一饮而尽,重重的将酒杯砸落在地:“反了,马上传令,随我冲杀出山谷去!”

        “好,你我二人并肩杀出去!”

        “嗯!”

        ……

        星光下,苏刘二人的四万军队连火把都没有举,就这么径直的往山谷出口而去,但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山谷上早就布置下来的数十门魔晶炮,以及堵在山谷出口处的数万义和**队。

        山坡的丛林内,风继行坐在一块巨岩之上,手里拎着酒壶,道:“看来他们已经决定了。”

        许剑韬冷笑一声:“苏长缨和刘希语这两个白痴,真的以为就凭这点人能冲的出去吗?风统领,我们怎么办,留这四万人性命吗?”

        “不……不用留了……”

        风继行摆摆手:“我们给他们太多的机会了,但这四万人还是死心跟着苏刘二人,已经没有必要再给他们活路了,传令下去,一个不留,全部杀掉。”

        “是,属下明白了。”

        许剑韬一扬手,顿时山上的魔晶炮吐出一道道火舌,下一刻山谷之中就炸锅了。

        慌乱中,刘希语擎着佩剑,大声喊道:“不要慌,往前冲,冲出这里便是生机!”

        ……

        山谷入口处,一名大将带着千军万马守在那里,正是林逊,当年林禹的堂弟,算是整个义和**中最被风继行、许剑韬看好的人。

        林逊缓缓抬起手掌,道:“举起盾牌,开始放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