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你为何还不跪下?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你为何还不跪下?

    作品:《炼神领域

        四月二十日,密密麻麻的铁骑从北方飞卷而来,禁军、苍南军、国会军的旗帜招展飞扬,气势凌人,但就在大军相距商阳城约二十里外的时候,风继行下令停止行军,安扎营盘与黑石帝**形成了对峙的格局。▲∴▲∴,

        反倒是两天以来义和**队急速攻打商阳城,不但没有攻克下城池,反倒是自己足足折损了两万多兵力,甚至死在卢衍部下的执法队手里的人就足足有数千人,夜晚,整个义和国败落的营盘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大帐内,秦毅坐在帅位之上,一旁的烛火在劲风吹拂下不断闪烁,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而秦焕、吕炀等人则尽数位列两侧,一个个脸色十分难看。

        “不能继续这样攻打下去了。”

        秦焕咬牙道:“否则的话,恐怕义和国最后的血脉也会全部死在这里,父王,我们不能继续这样被卢衍所节制了,卢衍此人心如豺狼,根本就没有打算跟义和国合作,而是利用义和国士兵的鲜血消耗商阳城的重炮与箭弩,只要义和国失去了利用价值,卢衍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吕炀愕然,低声道:“少殿下,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

        “哈哈哈……”秦焕忍不住的大笑起来:“我们这般的小心翼翼,还是当初的义和国吗?想当初,义和国不是举着以人为仁、众生平等的大旗吗?如今我们却能安然的看着自己的子民被豺狼所屠杀,却能安然的看着义和国的勇士被仇人所杀戮,我不甘心啊……”

        “焕儿!”

        秦毅抬头看了儿子一眼,道:“你冷静一下,没有人愿意看到今天这个格局,但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秦焕道:“风继行来,父王不知道吗?”

        “我知道。”

        “那父王是否知道随着风继行一起来的人还有谁?”

        “许剑韬和国会军的众将,以及风继行的狗腿子章炜、罗羽等人。”

        秦焕淡淡一笑:“父王知道一些,但并不全知道。”

        “怎么说?”

        “我已经派人打探过了,跟随风继行一起抵达明山行省的人还有义和国曾经的元帅丁奚,以及丁奚部下的丁三更等人,如今的丁奚是大秦帝国的后军主将,一手经营着所有的粮草、辎重,掌握着大秦帝**队的命脉。”

        “哦?”秦毅眼睛一亮:“焕儿你的意思是?通过丁奚,击溃大秦帝国?”

        “不。”秦焕摇摇头,眉头紧皱道:“风继行不能败,如果风继行败了,我们义和国会瞬间烟消云散,卢衍、傅云这种小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依我之见……此一时彼一时,我们与风继行理当联手才是,风继行的敌人是卢衍、傅云等人,而我们的敌人,此刻也是。”

        “不行,决计不行。”秦毅猛然摇头:“义和国和帝国之间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合作了……焕儿,你就放弃这个念头吧。”

        “父王!”秦焕并未放弃说服,继续道:“父王所虑的事情无非是十二年前的战乱,但如今早就物是人非,帝国连续遭逢魔族、天霁帝国、黑石帝国的战乱,他们受尽了战争的磨难,早就已经不堪战争之苦,他们对义和国还会有多少恨呢?反倒是现在,风继行所部不过十万人,而卢衍、傅云的兵力则在十四万上下,绝不在风继行之下,风继行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如何以最小代价赢得战争。”

        秦毅似乎有些疲倦,软软的靠在椅背上,道:“诸将认为如何?”

        吕炀道:“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另外几个万夫长一样点头:“请大都统圣裁!”

        秦毅吁了口气:“那么……议一议,该如何联合风继行?联合的筹码又是什么?”

        “这个,需要先见到风继行才行。”

        秦焕皱眉道:“孩儿愿意星夜前往去见风继行,不过……也请父王放一个人跟我一起去。”

        “哦?说,谁。”

        “林逊。”

        “两天前顶撞卢衍的林逊?”

        “是的。”秦焕沉声道:“父王有所不知,林逊是义和国上将军林禹的堂弟,当初追随过龙千林元帅,后来与丁奚元帅的关系也十分紧密,所以带着林逊前往帝**的大营可能会更加的稳妥,毕竟,就算是丁奚不给我秦焕面子,至少他会给林逊这个故人一个面子。”

        “但此行何等凶险,你们可知?”

        “孩儿知道,但我愿意冒险。”

        “准了。”秦毅轻轻的一摆手,道:“焕儿,你和林逊换上工匠的衣服,假扮成运送建造投石车的木材的苦力混出去,否则卢衍和傅云是绝不会放人的。”

        “是,孩儿知道了!”

        “一路上……多珍重吧。”秦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忽地心中一痛,他发觉自己的儿子已经开始懂得担当的时候,却也等于将他推上了绝路。

        ……

        天色近黎明的时候,一行人推着平板车出现在大道之上,正是秦焕、林逊等人,他们换上了工匠的衣物,也逃过了一劫,否则恐怕就要变成黑石帝国的食物了。

        林逊一双眸子看向远方,那里,一列骑兵正飞驰而来。

        “少殿下,是大秦的斥候,众人戒备!”林逊身为一名军人,这种条件反应在所难免。

        “不,等一下。”

        秦焕低声道:“不要反抗,你们都不用说话,我来说话便是。”

        “是!”

        夜色中,一枚枚泛着银色、金色的紫茵花军徽在马背上闪耀着,转眼之间禁军的百名斥候已经比及,相比起义和国的斥候,禁军的斥候简直是太精锐了,训练有素、剑甲鲜明,战力自然也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风继行练兵,精益求精,这是毋庸置疑的。

        “什么人?!”禁军百夫长低声喝道。

        “我们是本地人,本地人……”秦焕操着岭南的口音走上前,恭敬道:“大人,我们只是运送木材的苦力……”

        “运送木材?”百夫长瞥了一眼平板车,道:“木材呢?”

        “已经送到黑石帝国的大营去了。”

        “这么说是细作咯?”

        “不……不是细作……”秦焕道:“这位大人,小人是丁奚将军的亲戚,喏……这位就是丁奚将军的堂弟,丁逊。”

        “丁奚将军的堂弟?”

        百夫长皱了皱眉:“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探亲吗?现在大战在即,容不得这等小事,你们速速离开吧!”

        秦焕咬牙切齿:“可是我们要见丁奚将军,或者,大人就把我们当做细作拿了,去交给丁奚将军吧!”

        “哟,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死皮赖脸的要被拿的。”

        百夫长微微一笑:“来人啊,搜查他们有没有携带兵器,全部带走,不过不是去见丁奚,而是去见我们的先锋将军章炜。”

        “啊?!”秦焕大惊。

        ……

        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章炜踩着军靴、手握佩剑在营寨之中飞驰而过,远远的就看到了禁军的斥候押送着一群人进来了。

        “这些是什么人?”章炜皱眉道。

        “我们怀疑这些人是细作,他们坚持要见丁奚!”

        “是岭南的人吧?既然坚持要见丁奚那就更加不能带他们去见丁奚了,带着跟我走,交给统领大人裁决便是了。”

        “是!”

        中军大帐,一群细作被押送进来之后,风继行马上站起身来,眯着眼睛看向其中一人,忽地笑了:“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贵客来了……秦焕少殿下,久违了,一晃七年过去了,风某人还以为少殿下已经挂在了龙形岛上了呢……”

        秦焕脸色铁青:“风统领何必取笑于我,秦焕来只是当一个传话的使节,我是代表父王秦毅来这里与风统领商谈军国大事的。”

        “军国大事?”

        风继行淡淡一笑:“只知道寻花问柳、逍遥快活的少殿下能商谈什么军国大事?”

        秦焕咬着牙:“风统领对秦焕的成见太深了,秦焕此行只是想合作,并且带给风统领一些您可能感兴趣的消息,风统领自然是一代名将,但风统领恐怕不知道卢衍、傅云一共有多少龙骑士,他们的龙骑士栖息在何处,巨龙的食物来源来自哪里,他们的十五万大军粮草位于何处,水源从哪儿来的,这些……我却十分清楚不过。”

        风继行正色起来:“那么,少殿下想怎么合作?”

        “里应外合,歼灭卢衍所部!加上商阳城的项彧所部,便是三重兵力,定能一举击溃卢衍的军队!”

        “那么,合作的筹码呢?”

        秦焕深吸一口气:“让我们义和国重回岭南,得栖息之地。”

        “做梦!”

        风继行冷冷道:“义和国的路只有一条,立刻跪下,对我臣服,对我大秦帝国臣服,否则我风继行击败卢衍大军的那天,就是你们的死期,或许……不需要等到那天,你们就已经成了卢衍的食物了!少殿下,你为何还不跪下。”

        说着,风继行的神力透体而出,仙铸之格泛动着霸绝的光芒,领域瞬间铺开,让人如同置身于狂风炼狱之中一般。

        “我……我……”

        秦焕双眉紧锁,身体剧烈颤抖,却忍不住的缓缓沉身,双膝跪在了风继行的面前,声音颤摇:“秦焕……秦焕愿意臣服……”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