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杀鸡儆猴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杀鸡儆猴

    作品:《炼神领域

        南方多雨,黄昏时细雨再次绵绵不绝的洒落下来,当夜幕降临时,黑石帝国的士兵们点起了火把,将整个禹城的广场照得一片通明,而广场上则是数千名手无寸铁的禹城平民,一个个面含愤怒,对着黑石帝国的军队破口大骂。≧,

        “笃笃笃……”

        马蹄声中,一面似曾相识的旗帜出现在众人的眼中,那是义和国的旗帜,在卢衍的邀请下,秦毅、秦焕父子必须前来欣赏这场屠杀。

        秦毅已然十分衰老,原本花白的头发如今已经全白了,头发松软,就连松木的簪子都快要裹不住了,他带来的人不多,只是两名万夫长和十几个千夫长级别的将领罢了。

        “大都统,您小心一点。”

        一名万夫长小心翼翼的将秦毅从马上扶了下来,当秦毅的靴子落在雨地上的时候一个趔趄,险些站不稳。

        “父王!”秦焕急忙扶住,脸上一片苍白。

        “大都统来啦!”卢衍哈哈大笑着走上前,拱手道:“我们等您许久了!”

        秦毅扫了一眼广场上的平民与一旁不远处蓄势待发的海山军精锐,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道:“卢衍统领请我们来……不知道有何吩咐?”

        “不不不,没有吩咐。”卢衍摆了摆手,笑道:“禹城阻挠了我们多日,如今禹城大破,我黑石帝国的士兵们作战英勇,我这个当统领的也必须嘉奖他们,而对真正的勇士而言,没有什么嘉奖比屠杀更加合适了,禹城的这些人冥顽不灵,试图与我们死战到底,哼……我便要让他们知道螳臂当车的后果,而义和国是我们的盟友自然要来观礼,也请大都统指点一下,我们海山军的铁骑战阵是否还有瑕疵。”

        说着,卢衍扬起了手臂,低喝道:“准备冲阵!”

        远方,一个个身体覆盖在铠甲之中的骑兵纷纷上马,方盾挺立,长枪如林,而雄骏的战马们则踏着前蹄,似乎也在期待着一场屠杀一样。

        “冲!”

        卢衍猛然将手臂落下。

        马蹄声轰鸣而起,长枪与刀剑的锋刃在火光下闪烁着寒芒,令人在春日里却如同置身于严冬。

        人群之中,平民们一片慌乱,忽地,其中一个身穿低级文官服饰的人冲着秦毅、秦焕等人的方向大喊着:“大都统,救命啊!大都统……我是义和国的官员,我是百岭城都尉府的张俊啊……大都统救命,少殿下救命啊……”

        张俊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疯狂的带着一群人冲向了秦毅、秦焕等人,义和国曾经多么盛极一时,秦毅这个大都统一定能救他一命。

        可惜,秦毅却别过了脸去,不忍看眼前的一幕。

        “退后!”

        一群手持盾牌的重步兵以盾牌将张俊等人震开,甚至挥舞阔刀乱砍起来。

        “大都统!大都统……”张俊的脸上开始堆起了绝望,一声惨嚎之中,他的左臂被一名重步兵斩断,鲜血淋漓一片,连退数步之后浑身一颤,胸口透出了一柄骑枪的锋刃,那是一柄黑石帝国重骑兵通用的黑铁骑枪,那重骑兵眼疾手快的策马错身而过,从张俊的胸前抓住枪柄就整个拔了出来,一时间鲜血与内脏迸溅开来。

        “扑通……”

        张俊软软的跪倒在地,目光却始终看向秦毅、秦焕的方向,直到笔直的躺了下去,成为了一具渐渐冷却的尸体。

        秦毅看着死去的张俊,脸上一片平静,似乎没有丝毫的悲喜。而秦焕在紧握着拳头,血气方刚的他哪儿受得了这样的折辱,咬牙道:“卢衍统领,这些平民只是手无寸铁的农夫、工匠等,何必要赶尽杀绝呢,请统领手下留情啊……”

        “少殿下这是在为这群乱民求情吗?”卢衍看着他,淡淡一笑:“是不是?”

        “算……算是吧……”秦焕低声道。

        “少来了!”卢衍冷笑一声:“少殿下当初坐拥半壁江山的时候有这般仁慈吗?恐怕并没有吧,正所谓慈不掌兵,这么简单的道理少殿下不会不明白,大秦帝国的子民就如同满地的荒草一样,**而坚韧,如果现在不将他们连根拔起的话,不久之后他们便会生根发芽,便会冶铁铸兵,几乎与我黑石帝国为敌,少殿下不必求情,我卢衍自有分寸。”

        “可是……”

        “别说了,除非少殿下想成为他们的一员。”卢衍摆摆手,笑道:“大都统是岭南的人杰,我卢衍虽然手段狠了点,可是还是想为岭南秦家留下一条血脉的,还望少殿下好自为之,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最好不过了。”

        秦焕怔了怔,便不再说话,卢衍说得出做得出,他可不是一般的狠辣。

        这时,卢衍身边的谋士百里彦一袭黑色袍子的走上前,恭敬的冲着秦毅拱手道:“在下百里彦,参见义和国大都统。”

        秦毅点头:“先生不必多礼,有什么吩咐的话……尽管说吧。”

        “那在下就不绕弯子了。海山军连日攻打禹城,损兵折将,将士们都需要休息,所以还请大都统率领义和国的十万大军在前方开道,闪电奔袭商阳城,在项彧尚未准备的情况下攻下商阳城,这便是天大的奇功了。”

        秦毅不禁目光一寒:“百里先生是打算让我们义和国的军队先攻打商阳城?”

        “没错。”

        百里彦淡淡一笑:“不过大都统也不必担心,黑石帝国的十多万大军随后便到,在后方为大都统压阵,如果大都统攻不下商阳城,我们自会轮替你们。”

        秦毅心底百味杂陈,这感觉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炙烤一般。百里彦这是想借刀杀人,但自己却毫无办法,步步受制于人,完全无法自主。

        过了半晌,秦毅抱拳道:“谨遵将令,不过……义和国所需要的一应粮草、器械、战马,还望先生能够准备齐当。”

        “大都统请放心,在下自然会准备好,海山军明天一早出发,所以……请大都统即刻率领大军奔袭,兵贵神速,不能给项彧太多的准备时间。”

        “是……”

        秦毅脸色苍白,苍老的身躯有些佝偻,哪儿还有半点当初义和国大都统秦毅的气势。

        杀声与惨叫声渐渐停止,五千禹城百姓就这样全部成了屠刀下的祭品,而对以凶狠残暴著称的黑石帝**队来说这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他们粮草充足的情况下没有吃人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至于城内到处都能隐约听见的女人哭声、劫掠的喝喊声更是充耳不闻。

        禹城与商阳城相距不过百里,即使是步兵一天一夜的长途奔袭也能到了。

        秦毅不知道等待义和国最后兵力的命运是什么,但这一刻,他后悔了。

        后悔当初不该杀死兄长秦靳,不该二分天下。

        但选择只有一次,选了就无法后退,秦毅自知自己和义和国都没有退路,只能一直向前,哪怕前方是悬崖峭壁,摔个粉身碎骨也是咎由自取。

        ……

        商阳城东方,列城中的黑石帝国大军源源不断的飞驰向商阳城的方向,而前部的骑兵已经在相距商阳城不足五里外安营扎寨了,前部先行,孤军冒进原本是兵家大忌,但奈何这支劲旅是由黑石帝国龙骑团的傅云所统御的,空中盘旋着的数十名龙骑士就足以让商阳城内的大秦帝国守军胆寒不已了。

        项彧下令闭门不战,死守待援。

        所以傅云也只能等待,等待卢衍的军队与自己合兵一处,毕竟单独攻打商阳城的话,傅云还没有狂妄到这个地步,城中的项彧等人也不是吃素的,哪一个不是风里来雨里去在战争中跌爬滚打近十年的人。

        黄昏日落时,整个傅云大营犹如染上了一层血色一般,龙骑士们已经在营中安顿巨龙的栖息了,而营盘外则是络绎不绝的物资送来,那些都是从附近的城池、村镇劫掠来的物资,粮食、牲畜甚至是活人,对于黑石军来说,活人也算是粮草的一种,而且还是能够移动的粮草。

        “报!”

        传令兵疾驰而入:“傅云大人,我们抓到了一名细作,自称是从兰雁城来的。”

        “兰雁城?”

        傅云放下了正在进食的筷子,道:“兰雁城据此千里之遥,他们已经得知这里的情况了不成?”

        “属下不知道,这名细作说想见大人,并且带来了十分重要的书函。”

        “哦?带进来。”

        “是!”

        不久之后,一名獐头鼠目、被五花大绑的人走了进来,当即跪倒在地:“将军……将军不要杀我,小人是来当使者的!”

        “使者?”傅云禁不住的笑了:“世上居然有你这等丑陋不堪、胆小如鼠的使者?来人啊,推出去斩了。”

        “等一下,将军,看了书函再说!”

        “哼,把书函呈上来!”

        信笺是一种泛着淡淡异香的宣纸,在兰雁城的文士界倒是不少人会用这种用特殊桃木所浆制出的宣纸,不过价格太过于昂贵,所以一般人是根本用不起的。

        宣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几行字,而称谓却是“黑石帝**队执掌大人”,落款则是“大秦帝国国会军诸将”。

        傅云扫了一眼,不禁失笑,道:“庄焱、苏长缨、刘希语,这些人不好好的在帝都享福,却为什么要跟我们黑石帝国合作呢?”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