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九十九章 谁是废物?
  • 第九百九十九章 谁是废物?

    作品:《炼神领域

        “來人,给我传唤大殿守卫。”

        吴苏咬牙切齿,上身的公子哥服饰纷纷被烈焰烧尽,脸色变得十分狰狞起來,看着一群侍女,道:“宝贝们,全部进内苑,你们的相公來处理一下事务了。”

        一群女子纷纷离去。

        而与此同时,周围也出现了越來越多的金龙域守卫军,其中不乏神境强者,只不过跟林沐雨等人一比,实力却要弱了许多。

        骑士队长还算是一个识大体的人,急忙道:“少域主,不要激动啊……我想风域主來这里也是一片好心,不如……等域主來了再做裁决……”

        “好心,。”

        吴苏依旧觉得脸庞之上火辣辣的疼痛,眼中满是怨毒,道:“风战临,别以为你是前辈就能在我金龙域为所欲为,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你在这里什么都不是。”

        风战临一派宗师风范,双臂抱胸,淡淡道:“是吗,那好,我在一天前与东方焱决战之中受了重伤,现在只能发挥一半不到的实力,你这个少域主既然也是神帝境,咱们不妨较量一下,如何。”

        “你可真是不知廉耻。”

        吴苏冷笑道:“堂堂八十四重洞天神帝叫嚣着挑衅我一个初入神帝境的年轻后辈,风战临,整个灵雀域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

        风战临不禁失笑:“打又不打,你到底想怎样。”

        吴苏目光冰冷:“不怎样,等我们金龙域的人都來了,以金龙域的规矩论处,你风战临擅自闯入花苑,该个腰斩之刑,我爹念你有交情,肯定不会杀你,那就杀你的部下,以儆效尤。”

        说着,吴苏的目光在风战海、林沐雨、秦茵等人身上扫过,当看到秦茵、唐小汐、希颜的时候顿时就快要挪不开目光了。

        “他们是谁。”吴苏问。

        骑士队长急忙道:“他们是和风域主一起來的人,就是这位年轻的公子说想保住那群犯人的性命的,还说愿意补偿……少域主,这原本就是一场误会,还请少域主不要动怒,以免伤了两域的和气啊……”

        “老子的事情不用你管,滚。”

        吴苏脸色颇为狰狞,深深的看向林沐雨,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沐雨,见过少域主。”林沐雨的笑容极为懒散,显然根本就沒有把这个少域主放在眼里,这种眼神与语气就像是在看一个真正的菜鸟一般。

        “她们三个,是什么人。”吴苏伸手一指秦茵、唐小汐和希颜问道。

        “哦。”

        林沐雨知道他是好色之徒,便一手揽住秦茵的香肩,道:“这是我媳妇儿,旁边这个也是我媳妇儿,另外一个是我大姨子。”

        秦茵和唐小汐顿时脸都红了,这还是林沐雨第一次公然承认三人的关系,又是开心又是嗔怪,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倒是希颜十分冷静,默默的想着大姨子是什么鬼。

        倒是吴苏又气又恨,道:“林沐雨,你想保那些贱民的命。”

        “是。”

        “呵呵……”吴苏冷笑一声,道:“他们摔坏了我的月光杯,这月光杯价值连城,是小爷当初用七十万金买來的,你拿什么赔我。”

        “这个简单。”

        林沐雨在乾坤袋里摸索了一下,摸到了一个熟悉的把柄,顺势扯了过來,果然是雷神战锤,当即扔了出去,“嘭”一声,战锤砸碎了玉阶,迸溅出一堆灰尘來,林沐雨笑道:“用这个赔偿,足够了吧。”

        “这是……。”吴苏一愣。

        “雷神之锤,上古雷神的兵器,上古至高无上的神器之一,用这个赔你的月光杯够了吧,就算是十个月光杯,也该够了。”

        “你……”

        吴苏眯着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用你的话说,就是用这个买这些贱民的命。”

        林沐雨话音未落,忽地空中传來一个颇为威严的声音:“是谁那么大的口气,居然要在我金龙域买人性命,。”

        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在吴苏一旁落下,正是金龙域域主吴风。

        风战临当即抱拳:“风战临参见老域主。”

        吴风也点头致意:“风域主,我们好多年不见了,沒有想到却在这里相会。”

        “是啊。”

        说话间,至少上百名金龙域的神境强者出现了,将风战临、林沐雨等人团团围住,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样子。

        “父亲。”吴苏脸上的红肿尚未消退,道:“就是这个叫林沐雨的小子带人來闹事,还掏了一把锤子砸碎了我的玉阶。”

        “锤子。”

        吴风目光触及雷神之锤后顿时脸色剧变:“是……是神器。”

        “沒错。”林沐雨点头。

        这时,风战临恭敬道:“老域主,这次风某人带着族众前來并不是为了寻衅滋事,而是为了结交金龙域而來,我想老域主也多少知道一点昨天发生的事情,烈火域对我灵雀域开战,昨日已经被击退,东方焱受伤,但他们一定还会卷土重來,烈火域一向欺负我们两域,那么多年咱们受尽了欺凌,所以风某人这次前來就是为了联合两域之力,一同对抗烈火域。”

        “联合。”

        吴风捋着胡须,老迈的眼神中射出一道光芒:“我们金龙域有金龙域的规矩,事情一码归一码,一件一件的來捋顺,风域主,你和这个叫林沐雨的人一起來吴苏的花苑闹事,这事不假吧。”

        风战临脸色略微难看:“沒错,不假。”

        吴风又看向了林沐雨,笑道:“林沐雨,你是什么人,竟然那么不知轻重,金龙殿是你随意乱闯的地方吗,金龙域有金龙域的规矩,你包庇这些贱民,与金龙殿为敌,你就是这样來与我们金龙域谈联合的吗,老朽活了那么多年,这六十四域的事情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林沐雨也笑了,爽朗的大笑。

        “你笑什么。”吴风冷冷道。

        林沐雨将轩辕剑连剑鞘一起拄在地上,整个人透着凛然气势,笑道:“我笑这个金龙域真是一个井中观天的好地方,一群神境强者把头缩在井口里享清福,却对烈火域的欺凌与侮辱不管不顾,只知道对着凡人作威作福,难怪这金龙域始终是六十四域最弱的一支,你们连强者都不敢挑战,还算是什么一方神域,简直就是一口将死的枯井。”

        “你说什么,。”人群中,不少神境强者纷纷反驳。

        但林沐雨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却发现超过半数的神境强者露出了惭愧之色,自己的一席话一针见血,无疑是刺痛了他们心底最痛楚的地方了。

        吴风却眯着眼睛:“好,有种,言辞凿凿,唇枪舌剑,风域主,你就是带这种黄口白牙只知道大放厥词的小人來跟我金龙域谈联合的吗。”

        风战临淡淡一笑:“恕我直言,如果域主认为他是大放厥词的小人,那老域主的眼睛真的已经快瞎了。”

        “风战临,你什么意思。”吴苏大怒,伸手直指风战临,道:“这个林沐雨除了大放厥词之外还有什么本事,不过是一个哗众取宠、迷惑女人的废物罢了。”

        吴苏早就以神力探查过林沐雨了,只不过,他探查到的却像是一口沉寂的古井一样,实力最多也就神尊境罢了,也正是因为这样吴苏才敢如此说。

        “废物。”

        林沐雨不禁莞尔:“少域主,拿出你的兵器來,我要告诉整个金龙域,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你要挑战我。”吴苏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

        “沒错。”

        “赌注呢。”

        “少域主说了算。”

        “那好。”吴苏冷笑道:“如果你输了,你身后的三个女人全部都要当我的侍妾,怎么样。”

        秦茵、唐小汐大怒,但被希颜抓住手沒有说话。

        “好。”

        林沐雨语出惊人:“不过,如果我赢了,少域主必须自刎,向枉死在你手中的所有无辜者谢罪,怎么样。”

        “自刎谢罪,。”吴苏愕然:“你要赌本公子的命。”

        林沐雨点头,目光柔和的看向身后的秦茵和唐小汐,说:“她们对我而言比命还重要,你要夺走他们,不也等于跟我在赌命吗。”

        “有意思,哈哈哈哈,那就赌命。”

        吴苏的脸上满是贪婪与张狂,怒吼道:“來人,取我的乾坤战刀來。”

        一旁,吴风却脸色铁青道:“吴苏,你疯了,你知道这人的深浅吗,就敢赌命。”

        “父亲,儿子的事情,儿子会自己解决,您不要过问。”

        “你。”吴风气得浑身颤抖,但却无可奈何,都是自己把这个儿子给惯坏了。

        ……

        几分钟后,一口战刀被两名仆从扛了过來,流光璀璨,至少是次神器级别,刚好,这样的兵器才能配得上作轩辕剑的对手。

        “当……”

        林沐雨缓缓拔出轩辕剑,这一刻,吴风的脸上满是惊骇,但说什么都來不及了。

        当林沐雨开始提升神力,体表洋溢出六十重洞天神力浪潮的时候,吴苏的脸上已经变成了惊色,对方跟自己的修炼等级一模一样,但神力的敦厚力度却至少要高了近七成之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