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七十一章 龙游浅水遭虾戏
  • 第九百七十一章 龙游浅水遭虾戏

    作品:《炼神领域

        “游方医者。”

        兰燕秀眉轻蹙:“帝国可沒有听说过还有这么一类人,我们只有灵药司和悬壶济世的医者,游方医者就从未听说过了。”

        “开设药店的是医者,那么提着药到处游走救人的自然就是游方医者了。”希颜微微笑着。

        这时,一名学徒飞快上前,在兰燕的耳边说道:“兰执事,我听说过这个游方医者,从五谷城到银杉城都有她的传说,人们说一个貌如天仙的美丽女子到处施药救人,而且不管是什么顽疾都能药到病除,想必就是此人了。”

        兰燕眼睛一亮:“既然如此的话,请问希颜小姐是否愿意跟我们灵药司一起,,救治这场瘟疫。”

        希颜却摇摇头,说:“不必了,我向來习惯我行我素,还是不要被打扰的好,我救我的人,你们救你们的人。”

        说着,她转身就要走。

        兰燕急忙道:“等一下,希颜小姐。”

        “怎么了。”

        “您说的洗髓汤到底是什么配方,这里的百姓许多人都患上了这种死血病,如果沒有对症的方子恐怕一时间很难抑制住这种瘟疫。”

        希颜看她虔诚,便笑道:“洗髓汤很简单,紫蛇藤的根茎与宁神花的花瓣以二对一的份量熬煮一个时辰就可以了。”

        “仅仅是紫蛇藤和宁神花吗。”

        兰燕咬着红唇,道:“一个是2级草药,一个是3级草药,倒不是很难得。”

        “但是要救治那么多人就难了,因为根本沒有那么多的草药可以采摘。”希颜盯着兰燕,淡淡道:“各地的府库根本不愿意拨出金币去购买草药救治难民,对各地官府來说难民就是一种累赘,不如死了算了,小姐,他们叫你执事,看來你也是管家的人,不知道你有权力从各个城池的药商那里弄來草药吗。”

        显然这个游方医者吃了不少闭门羹。

        兰燕不禁觉得有些愧疚,道:“希颜小姐请放心,我是帝国灵药司的十二执事之一,兰燕,凭我的令牌足以号令地方的药店,至于药材,药店里有的,我就能动用,如果小姐不信,不妨跟我一起进银杉城,这个洗髓汤我从來沒有熬制过,如果小姐心系苍生,那就请随我一起,我们将会在银杉城的四个城门口都假设大锅熬煮汤药。”

        “这个……”希颜沉吟不语。

        “怎么,难道小姐不想救治更多人吗。”兰燕问。

        希颜撇撇嘴,其实当初自己來到碎鼎界简直是一片茫然不知道做什么好,看到那么多难民之后才决定客串一下江湖郎中玩玩,不过这两个月來的那么多经历,越來越让希颜觉得自己风餐露宿却也过得踏实,原來救人比杀人要更有意思。

        “既然是这样,那我跟你走一趟吧,不过一旦你们学会熬制洗髓汤,我就会离开。”

        “嗯,到那时一定悉听尊便。”

        ……

        “上马,进城。”

        兰燕带着一支五十人的轻骑队伍,这队骑兵负责保护灵药司的职员,毕竟战后十分混乱,山贼匪盗横行,药材稀缺精贵,那些强人为了夺一些药材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的,几乎每一个下巡的灵药司执事身边都有一支这样的队伍,有军队在身边,这样行事也比较方便。

        银杉城内,兰燕带着军队直奔城主府,众人身上带着兰雁城秦家的徽记,自然无人敢阻拦,直到见到一个身穿官袍的胖子的时候。

        “下官银杉城太守张谦见过兰燕执事。”

        胖子抱拳行礼,其实整个银杉城的人们都知道,这张谦原本不过是本地的一个药商,银杉城靠近七星森林,药材十分丰富,而张谦就是通过卖药发了一笔横财,最终从国会的某些官员手里买到了银杉城城主这个官衔。

        而且,原本银杉城的城主地位肯定在灵药司执事之上,至少平等,但张谦却十分恭逊,原因不二,他认识兰燕,自然是她是灵药司大执事楚瑶身边的人,而楚瑶又是林沐雨、秦茵身边的人,兰燕的一句话,或许比一万金茵币都要好使。

        胖子抬头,却看到兰燕身后的希颜,禁不住的皱起了眉头,道:“你怎么又來了。”

        希颜目光淡然,沒有说话。

        兰燕则道:“怎么,张大人认识希颜小姐。”

        “执事有所不知,半个月來这个女人隔三差五的來我这里讨要药材,说是为难民治病,哼,哪儿有那么多的人要治病,分明是想骗取我的药材转手卖钱。”

        “难道城主大人就沒有出城去看看外面的难民吗。”兰燕眯着一双美目。

        “这个……我……”显然,张谦确实沒有出城去看过。

        兰燕懒得跟他多说,只是问道:“张大人,银杉城的府库药房还有多少药材。”

        “还算是充足……”

        “很好,请立刻给我一千斤紫蛇藤和五百斤宁神花,另外再给我四十口大锅用來熬煮汤药。”

        “这……”张谦骇然:“动用那么多的物资,恐怕……”

        “你怕什么,我会在支出的单据上面签字,难道银杉城的府库囤积的草药不是用來救人的吗。”兰燕目光灼然的看着胖子,道:“如果不是,我会如实禀告女帝殿下。”

        “不不不……”张谦连连摇头:“下官拨给执事大人便是了。”

        “哼,那就好,我在东城门外的灵药司大帐里等着大人的药物。”

        “是,下官马上就去安排。”

        张谦点头哈腰,抬头的时候,却向希颜投去了一抹怨毒的目光,肯定是因为这个女人才让自己失去一大笔横财,这些药物如果变卖的话,至少也有数千金茵币之多的收入啊。

        倒是希颜的目光十分平静,回看了张谦一眼,古井无波。

        ……

        黄昏时,四大城门处已经全部开始熬煮汤药了,兰燕和希颜亲自给难民分发汤碗,每人一碗,对死血病的瘟疫足够药到病除。

        一直忙碌到接近深夜的时候,难民们基本上都喝过了汤药,不少人的病情已经迅速好转。

        兰燕将希颜安排在灵药司的几十顶帐篷最偏远的一座里,因为希颜不想被打扰的关系,而且天一亮希颜就会走,她不想被任何人羁绊。

        深夜里,希颜平静的躺在帐篷内,体内神力枯竭,但灵觉与识感却都还在,甚至她能听到春天的雨露滋养万物的声音,那样的真切。

        有许多年沒有那么贴近大地了。

        希颜忽然觉得内心平静起來,拥着温暖的棉被,将身躯蜷缩得像是一只可爱的虾米一般酣睡起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远方传來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希颜猛然醒來,她的识感觉察到了杀气。

        这股杀气來自银杉城的方向,并且人数还不少,难道是冲着自己來的,忽地,希颜想到了白天里张谦的怨毒目光。

        沒错,一定是他。

        从床铺上坐起身來,她不慌不忙,静静的穿好衣衫,将一袭花了4个银茵币买的灰色斗篷披上,随后抬手握住佩剑炽月。

        “哗啦。”

        小小帐篷的门帘忽然被掀开,是一个黑脸大汉的脸孔,一看到希颜之后,他马上就刺出了手里的剑刃,连招呼都不打。

        然而一声闷哼之后,他连退数步倒在了地上,脖颈上一道血红色洞孔,已经被一剑穿喉了。

        “该死。”

        另外十几人脸色铁青,抬头便看到从帐篷里缓缓走出來的希颜。

        “你们要杀我。”希颜笑道。

        “沒错,你这小娘们坏老子的好事,现在又杀了我的人,原本还想纳你为妾,如今看來根本留不得你了。”

        说话的人是个胖子,身穿着一件臃肿的铠甲,不用想也知道正是张谦本人,张谦是商人,不但好利,也好色,眼前的希颜这个极品级别的御姐毫无疑问是有致命性吸引力的,但刚才希颜杀人的手法那么的果断,胖子虽然好色,但还是要命的。

        “上,宰掉她。”

        一群侍卫扮作的杀手纷纷攻杀而至。

        希颜虽然失去神力,但剑法与心法修为却还在,手中炽月嗡嗡的铮鸣起來,她是何许人,神界炽天使,心志何等的坚决,好人要救,坏人也要杀。

        炽月挥出,剑锋跌宕出无数道光芒,正是希颜七斩击之分裂。

        “噗噗噗……”

        一蓬蓬血雨飞起,希颜如果对上神境甚至是圣域都可能会不是对手,但对上这些最多地境修为的凡人,那简直是碾压般的存在。

        炽月一出,瞬间十多人惨死。

        张谦脸色骇然,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要走。

        但哪儿走得掉,希颜的快若闪电的追了上來,炽月“噗嗤”一声直透张谦的心脏。

        ……

        “杀人了……杀人了……”

        一群侍卫慌不择路的后退,转眼之间官道上一片火把举起,城内的铁骑队伍居然已经在了。

        一把把白钻弩箭笔直的指着希颜,众人剑拔弩张。

        希颜沉默不语,心里竟然有些忐忑,难道自己要在这里阴沟翻船了,这些白钻箭可是相当厉害的,之前从一个猎人那里已经领教过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住手。”

        说话的人是兰燕,來自帝都的灵药司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