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再也不是了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再也不是了

    作品:《炼神领域

        2月4日,距离弓尚明所统御的大军全面击溃天绝帝**队的日子已经近一个月过去了,天霁城的天霁殿上却沒有太多的笑容,近一个月來这里只能听到一个接着一个的坏消息。

        “弓帅到。”宦官扯着嗓门大声宣布。

        一群文武纷纷侧目看去,只见弓尚明一身戎装,腰间佩着长剑,鎏金战靴踏着血红色的地毯一步步的走入大殿之中。

        东宁城一战,弓尚明名震天下,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天霁帝国第一名将了,在张晟战死之后,所有武将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这位儒生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不但赢得了美名,同时也成就了自己在天霁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甚至,就连皇帝北冥渊也对这个儒生元帅倍加器重。

        “弓帅來了,赐座。”北冥渊道。

        “多谢陛下。”弓尚明双膝跪地,道:“但微臣不能就座,远方传來新的消息,这个消息让微臣感到脸上十分无光。”

        “哦,什么消息。”

        “司空瑶和白泽佣兵占领了火元城,整个火元行省的十几个州郡一一陷落,白泽佣兵的胃口十分大,不但是西山行省,他们甚至连火元行省也已经一口吞掉了。”

        “岂有此理。”

        北冥渊拍案而起,脸上满是盛怒:“司空瑶这小丫头到底在想什么,她这是在明抢豪夺,分朕的半壁江山吗,弓帅,你身为帝国元帅,在东宁城一战力挫天绝帝国的百万大军,你一定有办法从司空瑶手里夺回两大行省的,是不是。”

        弓尚明脸色铁青:“启奏陛下,微臣不能。”

        “为什么。”

        弓尚明仰起头來看着北冥渊,道:“其一,我们国库已经亏空了,根本拿不出更多的粮食和兵器去打仗,其次,我们的兵力衰微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东宁城一战是在用我们天霁帝国的举国之力与天绝帝国百万大军决战,一战之后,陈煜败了,我们也好不到哪儿去,炎霁兵团、兰霁兵团加上新编制的军队近五十万人马只剩下不到二十万,而且重伤者极多,许多伤兵都无法重新踏上战场了,而反观司空瑶,白泽佣兵只有一次机会直接进入战场,那是火元行省边境上的一次伏击,根本沒有折损多少,反而是俘虏了不少天绝帝国的兵力,加上他们招募的人马,如今的白泽佣兵至少有二十五万兵力之众,论实力,我们已经不在白泽佣兵之上了。”

        “什么……”北冥渊听得心底有些发寒,道:“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去请白泽佣兵來增援,这简直是引狼入室,是朕糊涂啊。”

        弓尚明淡淡一笑:“陛下,您不糊涂,如果沒有司空瑶的白泽佣兵在不归林用计,恐怕陈煜也不会败,您不请司空瑶來的话,天霁帝国必亡。”

        “现如今,如何是好。”北冥渊一脸死灰的问道。

        弓尚明道:“白泽佣兵此來固然是引狼入室,是一件坏事,但我们倒也不是沒有办法把坏事变成好事。”

        “哦,弓帅请说。”

        “陛下,说到底司空瑶目前还沒有跟我们完全撕开脸皮,她现在依旧还是天霁帝国的西平郡主,依我之见,不如陛下赐予司空瑶一道圣谕,命令她率领白泽佣兵南下攻打黑石帝国的列山行省,这么一來我们便可以趁虚而入,一举重夺两大行省,这一招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好。”

        北冥渊站起身,道:“依计而行,那么假如司空瑶不接受朕的诏令呢。”

        “接不接受是她的事,发不发诏令是陛下的事。”

        弓尚明淡淡道:“陛下,臣想请您的金令一用。”

        “哦,要朕金令何用。”

        “臣要去天霁宗见一下宗主司空名,恐怕此时此刻能够制约司空瑶的也就只有他老人家了。”

        “嗯……”

        ……

        午后,天霁宗总坛。

        弓尚明手持帝国金令,率领数十名侍卫顺利进入总坛之中,一路上莺莺燕燕,似乎天霁宗总坛的春天比其他地方要來得更早一些。

        深处,梨花盛开,在天霁城里很少有这样的美丽精致,哪怕是天霁殿御花园也沒有这般的秀雅别致,而在梨花深处则是一间茅庐,司空名的居处。

        一名弟子走在前方,恭敬道:“宗主,弓尚明元帅求见。”

        “吱呀……”

        木门缓缓打开,司空名一身白袍,精神矍铄的迈步走了出來,但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的脚根本沒有着地,每一步均荡漾开一道冰霜,十分神奇。

        “不知道元帅來找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事啊。”司空名笑道,倒是十分随和亲近。

        弓尚明立刻行礼,恭敬道:“老宗主,我这次來是为了司空瑶大小姐的事情,老宗主可知道最近司空瑶大小姐做了什么。”

        司空名微微笑道:“你是说阿瑶啊,我并不知情,阿瑶已经长大成人了,我这把老骨头也管不住她啦,阿瑶做什么我也不会去过问,所以恐怕这次元帅是白來了。”

        “老宗主。”

        弓尚明声音恳切,道:“司空瑶大小姐麾下的白泽佣兵已经连续窃夺西山、火元两大行省了,她此举形同叛国,老宗主难道真的坐视不理吗。”

        “叛国,有吗。”司空名一脸慈祥,笑道:“陛下不是封了她一个西山郡主吗,这么看來,想必是把两个封地都赐给阿瑶了,这是我们司空家的荣幸,祖坟冒青烟啦。”

        弓尚明皱眉道:“老宗主,您说这样的话,让陛下情何以堪啊,司空瑶大小姐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攻下了火元行省,这件事一旦陛下追究起來,恐怕难以善了啊。”

        司空名脸色一寒:“什么,追究,谁敢动我孙女一根毫毛尽管试试看,别以为我司空名几十年不动手就不行了,告诉你,老夫老当益壮着呢。”

        弓尚明懵了:“老宗主的意思是……阿瑶大小姐在外面胡作非为您不管,但一旦陛下要制裁她,您一定会插手,是吗。”

        “是啊……”

        司空名轻轻的捋着胡须,道:“老夫早就说过了,世间的一切种种都与我司空名和天霁宗无关,阿瑶是个懂事的孩子,她做什么我都能理解,但谁要是想伤害阿瑶,那就别怪我司空名拼了这把老骨头跟他鱼死网破了。”

        弓尚明的脸上一片茫然,生平未见过这种不讲道理的人,并且这人居然还是天霁宗的宗主,号称天极大陆这个位面的最强者,就算是那个辉天使子夜也未必比司空名更强,但却绝不会有他这样无理取闹。

        这简直就是一头老狐狸。

        弓尚明心底暗暗的这样想,但却不能发作,一旦惹毛了司空名恐怕就后果不堪设想了,司空名实力深不可测,杀入皇宫弑君都是有可能的事,而且他能做得到。

        “那么……在下告辞了。”

        “不送了,元帅,记得不要伤害我家阿瑶,否则的话,元帅都明白的。”

        “是……”

        弓尚明缓缓退出梨园,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他临危受命当了元帅,可如今看來这个帅位可真的不好坐啊,北冥桓在位的时候整天吃香喝辣的,而当自己坐上帅位的时候,整天担惊受怕背黑锅,简直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的。

        “弓帅,现在怎么办。”随行的龙霁兵团统领卡斯特有些不安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吧。”

        卡斯特眉头紧锁:“恐怕等不到你走一步看一步了,最近不少人朝中的要员都在您的背后议论纷纷呢,说不定哪天就有人要联名弹劾你这个元帅了。”

        “哦,他们议论我什么。”

        “他们说……”卡斯特欲言又止。

        “不必顾虑,说吧,统领。”

        “嗯。”卡斯特点点头,道:“他们议论纷纷,说您是吃人的元帅,在碎鼎界时就下令吃人,如今在东宁城困守一个多月,您的部下足足吃了超过二十万具尸体,其中还包括东宁行省的平民,甚至就连太守的三个女儿也被吃了,他们说,您这个吃人元帅连人都不算,又怎么配作元帅呢,弓帅,您别生气,这些……也只是一些小人妒忌之言而已。”

        “我知道……”

        弓尚明立于寒风中,元帅斗篷缓缓飞扬,斗篷下的身躯却显得有些瘦弱,他兀自叹息一声,道:“好冷,早些回去吧。”

        “是。”

        然而,当弓尚明來到战马边缘时,却几次踩滑了马镫,甚至俯面伏在了马背上,将自己的脸庞紧紧压在马鞍里,马鞍十分冰冷,但却沒有心冷,弓尚明不知道自己到底做的是对是错,他甚至不知道下一步应当迈出左脚还是右脚。

        “弓帅,您沒事吧。”卡斯特低声道。

        “沒事……”

        弓尚明抬起头來,道:“看來司空名老宗主这条路也走不通了,我们必须再想想别的办法,怎么才能从司空瑶手里夺回两大行省,否则南方不平,天霁帝国很快就要支离破碎了。”

        卡斯特点头:“是。”

        他扶着弓尚明上马,牵着缰绳,却道:“弓帅还想为那群忘恩负义的小人继续作战吗。”

        弓尚明扶正了铁盔,目光如炬:“不,我继续作战是为了自己的千古功名,不是为了他们,再也不是了……”

        卡斯特:“……”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