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六十七章 重新洗牌
  • 第九百六十七章 重新洗牌

    作品:《炼神领域

        琴音与雷电交织,韩元的每一掌均带着浓烈的电光,一掌落下,不但与女弑的力量搏杀在一起,更是将周围修为略低的妖灵摧枯拉朽的烧成了飞灰,韩元一身修为十分惊人,通晓雷电、火焰、土系三**则,仙铸之格所凝聚的法则灵珠透体而出,先声夺人,攻击十分凛冽。

        陈煜、燎央等人纷纷拔出利刃,直扑向山头上去。

        而山岗上的群妖发出唳吼声,这是他们保卫家园的一战,凶性毕露。

        “嘭!”

        两道金光碰撞在一起,是女弑和韩元分别凝出的神轮,半个山头几乎被夷为平地,转眼之间死在韩元神力下的妖灵就已经至少以百计了。

        “刷刷刷……”

        魔心箭如雨落下,不断撞击在天绝宗高手的护身罡气上,猎神弩则是一种魔心石淬炼的劲弩,力道雄浑,需要-5人一起绞动才能发动,强大的力道足以穿透神境之下强者的护身罡气,于是一蓬蓬的血花飞起,在军队与神的较量之中赢的并不总是神。

        这是白泽佣兵第一次与神较量,不过似乎士兵们并不是十分畏惧,即便是同伴惨◎』◎』◎』◎』,m.≡.c≯om死在一旁也没有失去作战的勇气,刘布衣别的不行,带兵倒是还算是可以,至少他给白泽佣兵注入了一种不畏生死的魂,这就已经够了。

        ……

        相距大约五百米外的白泽要塞上,林沐雨、秦茵、唐汐等人远远观望着。

        “我们真的不去帮忙吗?”司空瑶眨了眨眼睛。

        “没事,女弑能够应付。”

        林沐雨目光深邃的笑道:“韩元虽强,但女弑也有白泽佣兵的帮助,不会输的,而且妖灵数量众多,不出意外的话陈煜很快就会下令撤兵,他的主要对手是东宁城里的弓尚明,而不是我们,他不会让自己的底牌全部死在不归林的。”

        秦茵头:“阿瑶,如果我们几个一动手,不管是阿雨哥哥的轩辕剑还是汐的九尾变身,又或者是我的炎曦之眸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而我们来时就已经计划好了,我们三个人绝不暴露身份,只是暗中协助你们唱完这场戏。”

        司空瑶微微笑:“其实唱戏的也不是白泽佣兵啦,真正唱戏的人是陈煜和弓尚明,他们两个才是掌握着左右整个大陆局势兵力的人。”

        “嗯,就不知道弓尚明会不会让我们失望了。”

        林沐雨嘴角一扬:“弓尚明能支撑越久,对我们就越有利,陈煜的军队已经把东宁城外的草皮都啃光了,现在开始杀马,再过半个月,倒要看看他们还能吃什么。”

        近一炷香的时间,就如同林沐雨预料的一样,陈煜发出了撤退的命令,天绝宗的一百名高手已经折损过半,甚至就连韩元也脸色略显苍白,如果再打下去,固然能灭掉妖灵一族的所有精锐,甚至能杀死女弑,但代价却是天绝帝国无法承受的,韩元能杀女弑,而女弑的反扑也能对韩元造成致命威胁。

        大雪中,陈煜的人来得快走得也快。

        而山岗上则铺满了尸体,这仓促的一战至少折损了上千名妖灵,妖帝女弑的脸色十分难看。

        “沙沙……”

        林沐雨的身影出现在山岗上,看着一地的尸体,道:“女弑,对不起,让你蒙受那么大的损失。”

        女弑有些失魂落魄的一笑:“这……总比被灭族好吧?”

        “嗯。”

        “雨殿下,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请问吧。”

        “在苍南省的一战之中,据你们虽然击败了天霁帝国的大军,但秦军一样损失超过二十万人,这可是二十万条鲜活的生灵,难道雨殿下就不觉得有一丝的愧疚吗?”

        她一双美目深深的看着林沐雨,仿佛是想看透他心底深处的答案。

        林沐雨却看向山岗下收拾尸体的队伍,一袭黑袍背对着女弑,自嘲的笑道:“愧疚……早就没有了,如果愧疚能够帮我打胜战争,能帮我收复失地,那我会满心的愧疚,只可惜愧疚这种情绪一忙都帮不上,所以我会不去想,不去看。”

        女弑嚅动了一下红唇,道:“辛苦了,殿下。”

        “不辛苦。”

        林沐雨转身看她,露出一抹颇为阳光的笑容,道:“那么多年来,在我的眼里战争变得不像是战争,而只是一张地图,地图上的军队数量、军队战力、粮草供给等等,其余的都已经不会进入我的思维,每个将领、每个士兵都只是地图上的一颗棋子,而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利用这些棋子,以最的损失换来最大的胜利而已。”

        “棋子……地图?”女弑出神的呢喃道。

        林沐雨笑了笑:“这世上的事情有善和大善,怜悯一个人,为了一个人而放弃所有,是善,而怜悯天下人,以全局为重,哪怕是牺牲一部分的无辜者,这是大善,世事如此,哪儿有仁德两全的事情,所谓的名将,哪一个又不是手上沾满鲜血呢?”

        女弑轻笑道:“看来,我选择追随雨殿下,这个选择倒是没错。”

        林沐雨踩了踩脚下的积雪,又看看远方的收拾尸体的队伍,道:“但愿战争早日结束,我相信妖灵和人类一定会有和平相处的一天。”

        “要如何才能和平相处?”女弑有些希冀。

        “规则和法则。”

        林沐雨淡淡道:“唯有胜利者才能书写这样的规矩,所以我们根本就没有退路,想要制定全新的法则就必须击败所有的不服从者,所以女弑你跟我一样,为了赢得尊严与生存的地位,只能不停的战胜强敌,别无他法。”

        “嗯,我会的。”

        林沐雨抿了抿嘴唇,忽地笑了。

        “殿下笑什么?”女弑问。

        “我笑我自己,曾经也是一个不拘一格的人,一直觉得那些陈旧的规矩都像是笑话,而如今我却自己像是老夫子一样的对别人教,而且是对女弑你这样的长者教,你好笑不好笑?”

        “我?”女弑明眸中荡漾出笑意:“什么叫长者,难道我不是如花似玉吗?雨殿下你这样的话简直太伤人心了!”

        “好啦,不了不了。”

        身后,秦茵、唐汐也来了,自然不能再了。

        风雪掩盖了众人的话声与笑容,整个不归林已经成了白泽佣兵的领地,也成了天绝帝国的禁地。

        ……

        次日,陈煜返回大营之后,天绝帝国的攻势更加疯狂了。

        一直到夜幕降临时,天绝帝国丢下了一万多具尸体在城下,退回营地了。

        但也就在深夜之后,远方东宁城的大门缓缓的开启,一列列马车从城中出现,将城下堆积如山的尸体尽数装运拖入城中,一切都静悄悄的进行着,虽然没有躲过天绝帝国龙骑士的眼睛。

        ……

        “什么?”

        陈煜又惊又怒的看着龙骑团的人。

        年轻的龙骑士脸色苍白,道:“陛下……他们将我军士兵的尸体勾运进入城内,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架设起了无数口大锅,烹煮我军将士的尸体为食。”

        陈煜终于明白为什么弓尚明不清理城下的尸骸了,原来弓尚明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天而已。

        一瞬间,陈煜的心底一片寒意,弓尚明只是一个文生,但去了碎鼎界进行了一次远征之后,居然已经城府深到了这种地步,实在是太让人惊恐了。

        走出营地,看着远方巍然屹立的东宁城。

        这座城池不像是一座孤城,倒更像是一座战争的工具。

        陈煜双眼血红,淡淡道:“天一亮就召集众将,商议破城之策,我们不能继续拖延了。”

        “是!”

        ……

        然而,所谓的破城之策只不过是加大攻城力度罢了,这也意味着会死伤更多的人。

        5日,天绝帝国在韩元的帮助下轰破东大门,但涌入城池中的一万多人马却遭到了天霁帝国铁蹄的掩杀,最终功亏一篑。

        9日,天绝帝国所有战马都已经吃光。

        新年到了,一月五日,天绝帝国弹尽粮绝,陈煜终于承受不住群臣的压力,下令班师回国,但回去的道路已经被白泽佣兵切断,只能向南途径火元行省,从黑石帝国借道回去本土。

        但就在天绝帝国大军撤退的同一天,弓尚明与来自天霁帝国的二十万援军一同出城,里应外合进攻天绝帝国的颓败之师,双方血战两天两夜,损失惨重。

        帝国历774年1月9日,陈煜大军进入火元行省,遭遇白泽佣兵的袭杀,再次损失五万多人。

        帝国历774年1月14日,陈煜大军离开火元行省,百万大军只剩下不到0万人。

        帝国历774年1月17日,陈煜大军在黑石帝国红岩行省遭到师元御驾亲征的三十万大军掩杀,再度损失近半。

        帝国历774年1月7日,陈煜终于返回本土,百万大军只剩下九万。

        ……

        金耘关。

        陈煜败军一路被追杀,强行冲出金耘关的第三天,陈煜早就成了惊弓之鸟,当古道之上传来密集的马蹄声的时候,陈煜几乎从战马上跌滚落下。

        远远的,丛林内一片旌旗飞扬,是天绝帝国的狼头战旗。

        燎央禁不住的惊喜道:“殿下,是我们自己的军队,是……是镇守金耘关外的巽焱兵团,是巽焱兵团的统领许战大人!”

        果然,剑甲鲜明的铁骑队伍远远的停下,一名大将迎上前来,双膝跪地道:“陛下受苦了,属下许战率领二十万巽焱兵团救驾来迟!”

        陈煜愣愣的站在雪地之中,脸上毫无人色,忽地嚎啕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