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六十五章 神通广大
  • 第九百六十五章 神通广大

    作品:《炼神领域

        十二月十一,不归林,大雪。☆→☆→,

        不归林的道路崎岖,唯有其中一条山路比较平坦,尚且可以使用车马来运送物资,而这条道路被称为盘蛇道,十分曲折,此时的盘蛇道已经被大雪掩盖住了,但遥遥看过去,天绝帝国的运粮队人数不少,至少五千,前队一大群人扫雪清理道路,后方则是骑乘战马的骑兵帮忙拖拽陷入泥坑中的粮车,一行人迤逦而行,不甚艰苦。

        同时,空中还有两名龙骑士盘旋着,派遣两名龙骑士来保护粮道,足可见陈煜用兵有多么小心谨慎,只不过,这一次他注定要栽跟头了。

        盘蛇道后方的山岭之上,密密麻麻的铁骑和弓弩手已经准备完毕,旌旗在寒风中猎猎作响,而刘布衣、司空瑶等人则目光紧盯着空中的两名龙骑士。

        “没有问题吗?”

        刘布衣皱眉道:“这两个龙骑士是不是瞎,我们距离那么近,一万大军他们居然视若无睹?”

        林沐雨道:“别瞎说了,我们这里整个区域都被女弑陛下布下了迷眼结界,就算是是龙骑士也看不见的。”

        女弑披着白色斗篷,瞪了刘布衣一眼,让刘布衣心跳都快停了。

        秦茵则笑道:“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别急,等粮车全部到了盘蛇道上再说。”林沐雨目光冷峻,道:“至少有五十万石军粮,这可是陈煜的百万大军至少十天的口粮,只要我们断掉他们的口粮,陈煜就要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

        司空瑶轻笑道:“我们怎么动手?”

        “先干掉两个龙骑士再说。”

        林沐雨眯着眼睛看向天空,道:“一会小茵跟我一起上,一人一个,在他们放出狼隼之前干掉他们,小汐率领布衣和阿瑶从地面掩杀过去,记住了,留一些活口,尽量保证他们的衣甲完整。”

        “为什么啊?”刘布衣问道。

        林沐雨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说:“你告诉我,我们现在是在做什么?”

        “截他们的军粮!”

        “然而呢?”

        “没有了……”

        林沐雨扶额道:“布衣你这个笨蛋,你要想着一石二鸟啊,别忘了,在东宁城东方二十里外的兰河郡还有陈煜的至少一百万石粮仓,如果不烧掉兰河郡的粮仓,恐怕陈煜还能撑好一阵子,我们在这里换上天绝帝国运粮队的衣服才能混进兰河郡粮仓,才能一把火烧掉陈煜最后的希望。”

        “属下懂了……”

        刘布衣抱拳道:“林帅果然聪明绝顶!”

        “这只是行军作战的基本策略,你有空多读书吧。”

        “是!”

        ……

        一炷香的功夫之后,行动开始,山上战鼓声齐鸣。

        “刷刷!”

        两道光芒冲天而去,林沐雨的轩辕剑已然出鞘了,剑刃笔直劈向了左侧的龙骑士,一曜苍生乱!

        “啊?!”

        龙骑士急忙拔剑格挡,但哪儿格挡得住,林沐雨这一剑借用山岳之势,势大力沉的直接崩断了龙骑士的龙剑,轩辕剑无坚不摧的切入其铠甲之中,鲜血飞溅而起,只是一瞬间这个十五重洞天修为的龙骑士就被斩杀掉了。

        而另一个方向,秦茵的星辰剑也已经杀掉了另一个龙骑士,希颜七斩击的第一击——分裂,杀伤力十足!

        大地之上,杀声四起,唐小汐化为一道火光穿梭在运粮军的人群之中,手握底格斯之矛,矛尖化为火光不断飞梭而出,让白泽佣兵几乎没有任何折损的就夺下了战场的绝对统治力。

        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天绝帝国五千名运粮兵大半被杀,剩下的一千多人纷纷请降,他们的战斗意志似乎并不是十分的强烈。

        在林沐雨的授意下,白泽佣兵囚禁了这一千多骑兵,刘布衣挑选出一千多名精锐,穿上运粮兵的衣服,押送着一车车的军粮前往兰河郡了。

        目送运粮兵远去,刘布衣感叹道:“这一千多人都是我手把手的教出来的,林帅,你说他们能活着回来吗?”

        “大部分不能。”林沐雨如是道。

        刘布衣心底一寒:“可是林帅……您之前告诉他们,只要烧了粮仓就可以进马厩夺战马逃离的啊……”

        “我如果不这样说,他们肯定也不会愿意去。”

        林沐雨呼出一口热气,搓了搓有些冰凉的手掌,说:“我只能给他们希望,然而让他们去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陈煜是什么人,他精于算计,他的粮仓一定会重兵把守,进去了也很难出来了。”

        “可是……”

        刘布衣愕然。

        司空瑶却在旁拍拍他的肩膀,道:“布衣,你也应该明白慈不掌兵的道理,你不忍心让将士们去送死,这是你胜任将军的原因,而阿雨哥哥却可以这么做,这是他胜任元帅的原因,如果连他也像你这样当断不断,那这场仗就已经输了。”

        林沐雨有些沉默,静静的转身坐在一块石头上,甚至连石头上的积雪都没有扫去。

        “没事吧?”

        秦茵静静的陪在一旁。

        “没事。”

        林沐雨抬头看看她,欣然一笑:“我能克服这种心理,这么多年,为了我而战死的人成千上万,但我知道我这样做是对的,只有这样才能死更少的人,只有这样天下才会一统。”

        女弑在旁赞许的点点头。

        刘布衣似乎思索了很久,道:“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继续封锁天绝帝国的粮道,开采石头,建造在他们的退路险要处建造城塞。”林沐雨站起身,道:“既然我们和妖灵一族已经结盟,那就不能把天绝帝国的军队引到不归林来了,我要让陈煜的败军只能从黑石帝国借道而回,让他们与黑石帝国再来一战。”

        刘布衣愣愣的站在那里,这一刻他才明白什么是战争,战争就是死亡与杀戮,就是不计代价的算计与谋略。

        “是,属下明白了。”

        他再看向林沐雨时,眼神之中又多了不少敬意,或许正如司空瑶说的一样,自己有太多东西需要从林沐雨身上学习了。

        ……

        十五日,兰河郡粮仓燃起了熊熊大火,陈煜立刻亲自提兵三万前往扑火。

        一天一夜后,大火熄灭,但粮仓的大半夜已经成为了废墟,粮米稻谷焚烧之后产生的尘埃从天而降,布满了兰河郡的每个角落,让人绝望。

        “沙沙沙……”

        战靴踩着泥泞的土地,陈煜一身金色戎装,脸色难看之极,淡淡道:“军需何在?”

        一名大将抱拳:“臣在。”

        “我们还有多少军粮,够支撑几天?”

        “各营地所预留的军粮足够三天之用,兰河郡残存的粮食大约还能支撑全军两天,也就是说,就算是我们减少每天的口粮,也最多可以支撑十天了。”

        “只有十天吗?”

        陈煜目光冰冷:“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运粮队什么时候到?传我圣诏回烙寒城,命令大司徒马上督办粮草,立刻去办!”

        “陛下……”军需官皱着眉头,道:“我们的粮道被一群佣兵所截断了,就算是派人去督办军粮,那粮食也到不了东宁行省。”

        “简直是混账!”

        陈煜怒吼一声:“妖灵一族是在想干什么?”

        一旁,燎央抱拳道:“陛下,妖灵一族的军队在五天前就已经撤走了,大部分回到了不归林之中,看来……妖帝女弑已经放弃了与我们的合作。”

        “反复无常!”

        陈煜一掌落在墙壁上,顿时一道清晰掌印,他的眉头紧锁起来,道:“为今之计我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我们可以派出小股军队去周围的城池之中征集、购买军粮,但数量不会太多,唯一的办法是攻破东宁城,东宁城内有五十多座粮仓,一旦攻破,我们便有吃不完的粮食。而且,守将弓尚明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弓尚明?林沐雨的手下败将而已……”

        陈煜深吸一口气,道:“传令大军急速攻城,十天内必须攻下东宁城,砍下弓尚明的头颅!还有,派遣小股兵力去征粮,那怕是劫掠也必须给我弄来粮食,不减少大军口粮,朕不能让士兵们一边打仗却还一边饿着肚子。”

        “是,末将遵命!”

        ……

        一天之后,天绝帝国五十万大军攻城,整个东宁城陷入了一片战火之中。

        东宁城虽然是一座孤城,但物资富裕,城池坚固,倒显得更加焦急的是外围失去军粮补给的天绝帝国大军了。

        整整攻城三天,双方损失惨重,城池上下尸骨累累。天绝帝国的优势是龙骑士的数量,三百多名龙骑士盘旋在城池上空,屠杀士兵、焚烧粮仓等,无所不用其极,闪烁古今的名城东宁城转眼就几乎变成了废墟,城内烟柱冲天,民不聊生。

        “急报!”

        传令官气喘吁吁的冲进大帐:“启奏元帅,我们刚刚得到消息,白泽佣兵已经出兵了,他们进入不归林,已经切断了天绝帝国的粮道。”

        “哦?”

        弓尚明手按桌案上的地图,道:“难怪陈煜像是发疯了一样的攻城,原来是他们的补给已经耗尽了,哈哈哈,真是太好了!查清楚没有,白泽佣兵是谁在指挥?”

        “刘布衣和司空瑶。”

        “这……不太可能吧?”弓尚明皱眉道:“刘布衣只是一介泥腿子出身,而司空瑶是天霁宗司空名的掌上明珠,他们怎么会如此的切中要害?再给我去探,白泽佣兵一定是有高人在指挥作战,否则不可能动用如此大胆而高明的战术。”

        “是!”

        弓尚明绞尽脑汁的坐在那里,喃喃自语道:“到底是谁……到底是谁那么神通广大?”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