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五十七章 司空瑶的生意经
  • 第九百五十七章 司空瑶的生意经

    作品:《炼神领域

        “真的不能帮我们吗?”

        商倩眼睛红红的看着司空瑶,道:“为什么不能啊……阿瑶?”

        司空瑶对挚友非常心软,扶着商倩的香肩道:“没有我不可以,只是我还要跟大家商量商量,白泽佣兵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出兵说得简单,但事关白泽佣兵十八万人未来的命运,我必须要谨慎一些,姐姐不必忧虑,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商倩轻轻点头。

        但刘布衣却已经站起身来,脸上满是决绝,淡淡道:“不,没的商量!”

        “刘布衣!”

        兰霁王拍案而起,道:“这白泽佣兵到底是你说了算还是司空瑶大了算?你小子不要如此咄咄逼人,别忘了,你也是我天霁帝国西山行省的人!”

        “是吗?”

        刘布衣淡淡一笑:“可是我不记得帝国给过我什么恩惠,人人见我叫打,人人看不起我刘布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为这样的国家卖命?”

        “你!”

        “你什么你?”刘布衣一拳落在桌案上,震得茶具飞起,道:“这半年来,我们不断扩张,把黑石帝国超过九成的佣兵团一一灭掉、融合,又不断的训练、剔除劣等士兵,为的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给你这种王侯卖命吗?”

        说着,刘布衣脸上青筋都暴起来了,笑道:“做梦去吧,老子不是你的臣子,你也不是我的主子,当我的拳头比你更大,我的兵权比你更多的时候,老子为什么不自己当皇帝,却要给你这种小人下跪?”

        兰霁王气得浑身颤抖,却无言以对。

        司空瑶淡淡道:“刘布衣,你少说两句,万一把兰霁王殿下气坏了怎么办?”

        刘布衣恭敬的后退一步,单膝跪地,右拳自然落地,行了个军礼,道:“是,属下明白。”

        商倩怔了怔。

        兰霁王却眼中精光暴射,他看出来了,刘布衣的行礼方式并不是天极大陆的行礼,而是碎鼎界的标准军礼啊,而且一路走来,他也发现了白泽佣兵所遵循的礼节基本上都是延续大秦帝**队的礼仪。

        “你们……”

        兰霁王脸色铁青,道:“你们是碎鼎界的人?你们是林沐雨的人?”

        刘布衣笑了,点点头:“没错,我们原本就是秦王林沐雨的人,憋了大半年没有说出来,现在突然觉得好畅快啊!”

        司空瑶嘴角一扬:“刘布衣,你话太多了!”

        兰霁王连退数步,脸色有些苍白:“为什么……为什么就连司空瑶大小姐您都会背叛祖国,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我有背叛祖国吗?”

        司空瑶笑吟吟的反问道:“殿下,我杀过一个天霁帝国的无辜子民吗?我侵占过一寸天霁帝国的土地吗?我只是在黑石帝国凭着自己的能力建立了一支军队而已,您凭什么说我叛国?就在刚才我还在考虑用我的人马去增援天霁帝国,您怎么反口就说我司空瑶叛国了呢?”

        “你……我……”

        兰霁王在皇宫里也是一个翻云覆雨的人物,但此刻居然已经不知所云了。

        司空瑶抿着红唇,道:“其实,说到底天霁帝国确实是我的家园,我不能不救,但我麾下的十八万人却并不都是天霁帝国的人,我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生命去作战,所以……看在商倩姐姐的面子上,我答应出兵……”

        “真的?”商倩大喜。

        兰霁王也一愣:“大小姐是认真的?”

        “是真的,不过别急,我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请说。”

        司空瑶嚅动了一下红唇,一双聪慧的眸子里满是动人神采,笑道:“首先,如果我尽起十八万白泽佣兵北进驰援,那么黑石帝国一定会有动静,他们早就对我白泽佣兵怀恨在心了,一旦我白泽佣兵出了北关,他们一定会封门,不会再让白泽佣兵回来了,所以这也意味着……白泽佣兵走的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我们白泽佣兵在黑石帝国的境内坐拥七大郡城,自行收缴赋税,可是我们一旦北伐,有什么呢?”

        兰霁王沉吟一声,心底有些发凉,三年不见,司空瑶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修炼、打架的美少女了,此时的司空瑶不但实力深不可测,就连智谋也今非昔比了,他皱了皱眉,道:“本王此次出行之前陛下已经给我一些决断之权,大小姐有什么话就直言道来吧。”

        “好。”

        司空瑶会心一笑,说:“其实很简单,白泽佣兵一旦进入天霁帝国的境内,我需要一个立足之地,我可不想打完仗之后就立刻成了众矢之的,正所谓狡兔死走狗烹,我的意思……兰霁王应当非常明白才对。”

        “理解。”兰霁王沉吟一声,说:“大小姐的军队想必路线是出北关,途径西山行省,顺势进击东宁行省内的天绝帝**队,那么……我可以代替陛下决定,将西山行省南部的七个州郡划分给白泽佣兵,你们可以在城内驻守,地方州府也会将收缴的赋税直接上交给大小姐,以便为白泽佣兵补给。”

        “仅仅是七个州郡吗?”

        司空瑶不禁失笑:“殿下,恕我直言,白泽佣兵一共十八万人,其中一半都是铁骑,以每人配备两柄兵刃计算,一共三十六万柄兵刃、三十六万副甲胄,就连配备的马夫也至少十万人,区区的七个州郡恐怕根本养不起如此庞大的军队,殿下别忘了,我们是佣兵,在黑石帝国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我们到处掠夺,难道殿下还想让我们在天霁帝国境内到处掠夺吗?”

        “七个州郡都不行?那么……大小姐想要多少?”兰霁王目露精光。

        司空瑶颔首羞涩一笑:“其实……西山行省的都会西平城也算是大陆上的名城之一,赋税丰裕,城池坚固,如果殿下不介意的话,阿瑶愿意为帝国镇守西平城。”

        “什么?”兰霁王大惊:“白泽佣兵想要西平城?”

        “怎么,不行吗?”刘布衣扬眉道。

        十八个万夫长会议,齐齐站起身:“咋地,这都不行还想让我们出兵为你们卖命?!”

        盛威之下,兰霁王的气势顿时弱了下来,他也渐渐的明白了,自从自己和商倩踏入将军府之后就落入了陷阱,刘布衣和司空瑶显然在唱一场双簧戏,而自己现在才明白,迟了!

        司空瑶的笑容十分甜美,道:“殿下可以自行裁决,只不过阿瑶想提醒您一句,把西平城封给我,或许天霁帝国能得到太平,但如果不封给我,天霁帝国失去的可就不只是一座西平城了,或许东宁城、火元城、天霁城……很快都会成为陈煜的行宫了。”

        兰霁王深吸着气,脸上一片死灰,道:“容我想想……西平城毕竟是行省都会,不是我一个小小的左王就能决定的,或许我需要呈请陛下,得到陛下的首肯之后才可以。”

        司空瑶淡淡笑道:“那好……我们就在魔掌群峰等待殿下的回复,不过……就是不知道东宁城能不能挡得住陈煜大军的进攻了,纵然是快马加鞭,殿下一来一回天霁城于此之间就是十天以上,还请三思。”

        兰霁王一下就沉默了,颓然的坐在那里。

        过了半晌,他抬起头来,道:“我有陛下赐予的王令,可以自作裁决,司空瑶大小姐如果想要的话,西平城和西山行省南部七个州郡就都赐予你当做封地吧!”

        “这可不行啊。”

        司空瑶懒洋洋的舒展了一下手臂,道:“西平城南方有七个州郡,北方也有七个州郡,我的兵掠夺惯了,一旦管不住手脚打到北方的七个州郡去了,那岂不是自家人打了自家人?依我看,殿下不妨把北方七个州郡也一并赏赐给我。”

        兰霁王浑身发抖:“你……你竟要西山行省全境的土地?”

        “有问题吗?”

        司空瑶美目一寒,忽地气势涌动起来,大有君临天下之感。

        兰霁王声音颤抖:“不行,全部封地都给你的话,陛下恐怕一定会治我之罪。”

        “不答应就算了。”

        司空瑶双臂抱怀,将一双修长的雪腿翘在桌案上,道:“反正白泽佣兵在这里当个佣兵王也不错,好吃好喝,到处劫掠官府府库,黑石帝国的狗皇帝也不敢来招惹我。”

        商倩见场面有些僵硬,便道:“左王殿下,依我之见……阿瑶要这些西山行省作为封地,那就赏赐给她好了,顺便,册封阿瑶一个西平郡主,反正阿瑶是帝国的人,由她都统西山行省有何不可呢?这样的话,您在陛下面前也能说得过去。”

        兰霁王心头一亮,道:“没错……不知道司空瑶大小姐可愿意接受这个西平郡主的封号?”

        “我倒是无所谓。”

        司空瑶懒洋洋的笑道:“但是我有条件,虽然天霁帝国给我西平郡主的封号,但我不会为皇帝效力,我的军队依旧由我自己来统御,此外,我的封地不再向帝都缴纳钱粮,所有的官员我会自行分封。”

        “你这是……”

        兰霁王感觉到心底深处的寒意:“司空瑶大小姐,您这是要裂土封王吗?”

        “是,没错。”

        司空瑶直认不讳道:“我就是要拥有一个自己的地盘,而且不会再服从任何一个皇帝的统治,不过……封我当西平郡主,这样名义上我还是天霁帝国的人,至少兰霁王殿下在北冥渊那里说得过去,欺上瞒下原本就是你们这些人擅长的手腕,不是吗?总之,要西山行省,还是要整个天霁帝国,殿下自行决定,我不会干预您的决定。”

        ……

        众人缄默不语。

        直到近半柱香之后,兰霁王淡淡道:“我这就发羽书回天霁城请求旨意,狼隼飞得快,来回也就是三天而已,请司空瑶大小姐坐等册封。”

        “好。”

        司空瑶踌躇满志,与刘布衣等人会心一笑。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