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四十七章 英雄与狗贼的年代
  • 第九百四十七章 英雄与狗贼的年代

    作品:《炼神领域

        “什么狗屁君恩令!”

        国会偏厅内,庄焱握着君恩令卷轴的手掌微微颤抖,脸上青筋暴起,道:“这简直就是釜底抽薪,得好听是提拔人才,还不是为了削弱我们各位诸侯在封地里的权位,这肯定是林沐雨想出来的毒计,只要把我们的封地给剥夺了,我们就会任人宰割!”

        “想得倒美!”刘希语下眼皮不停的跳动,道:“我死也不会把百岭城交出去的!哼,林沐雨、风继行只知道坐享其成,却忘了这几年是谁一手重建荒废了的百岭城,如今百岭城再度繁盛起来,就想卸磨杀驴了,简直做梦!”

        苏长缨沉吟一声,目光看向了秦徊,用恳求的语气道:“总长,您是女帝殿下的叔父,您好歹是话呀,女帝殿下这是在斩除我们的根本啊!”

        秦徊目光暗淡,道:“诸位,君恩令最后一条不是写得明明白白吗?如果想驳回君恩令,每位诸侯需要缴纳的君恩税也写得明明白白。”

        “这……”

        庄焱将手里的君恩令重重的拍在桌案上,道:“要我缴纳的君恩税足足有八千万金茵币之多,真当我是家里是↗↗↗↗,m.≌.c∧om金山银山呀,我哪儿有那么多的钱!”

        秦徊笑了:“庄焱大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在夕阳城的封地足足有千顷,您是个万户侯也不为过,再了,庄家的生意几乎遍布迅白行省和地星行省,您是岭南岭北通吃的巨商,庄家的身家,少也有两亿金茵币,如今茵殿下需要用钱也就是帝国需要用钱,您这个国会执事出血也是应该的嘛。”

        “我……我……”庄焱脸上青筋暴起,道:“凭什么我庄家辛辛苦苦赚的钱就要交出去?”

        秦徊扶着手杖颤巍巍的站起身,道:“我倦了,要回去休息了。”

        “总长大人,您……”庄焱、苏长缨等人纷纷站起身。

        秦徊在秦岩的搀扶下走到了偏厅的门口,缓缓转身看向众人,道:“我知道,国会的成立让诸位大人的身份与地位都大大的提高了,但到底你们依旧还是秦家的臣,是茵殿下的臣,君主需要钱,你们就应当尽忠报国,这是一笔交易,否则的话,夕阳城、百岭城你们也就别要了,秦茵她是女帝,想收回的时候自会收回你们的权位,我秦徊虽然是国会总长,诸位对我有恩,但我也是秦茵的叔父,是她父亲的亲弟弟,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来,诸位珍重吧!”

        目送秦徊的身影远去,庄焱等人心头仿佛压着一块大石一般。

        “林沐雨这招釜底抽薪实在是太狠了!”庄焱怒道。

        “是啊……”苏长缨眉头紧锁。

        一群诸侯沉默不语,谁也不知道什么是好,但秦徊的话也撂下了,似乎除了认命交钱之外也没有什么好的了。

        过了许久,终于,一位诸侯忽地笑了,是杨钟,曾经的渔侯,苍南行省的贵族,如今的国会十大执事之一,杨钟所掌握的兵力虽然没有其余的四大诸侯多,但强在老谋深算,这是其余的四个诸侯所不能相提并论的。

        “渔侯,笑什么?”庄焱问道。

        杨钟捋着胡须,道:“诸位大人愁眉不展的样子实在好笑。”

        “渔侯!”庄焱的声音严厉了不少。

        杨钟道:“与其在这里一筹莫展,何不想想办法如何还击林沐雨和风继行呢?”

        “还击?”苏长缨愕然。

        “没错,还击。”杨钟目光一寒,道:“林沐雨用君恩令来削弱我们的力量、窃夺我们的财富,既然如此,我们也应当用自己的方式来斩断林沐雨的左膀右臂。”

        “怎么?”

        “据我所知,司徒森、司徒雪兄妹在兰雁城有一座宅院,足足有四百亩地那么大,虽前院的居处并不算太大,但后院却有养了许多牲畜,用来喂养那些巨龙,以及霜甲虬龙,而我们刚刚订立的宪法之中提到,副统领级别的军官府邸用地不得超过二十亩,而司徒森足足超了二十倍,足够他死一万次了,庄焱大人,您是宪法制定者之一,应当知道超过二十倍额的惩处吧?”

        庄焱一个激灵:“当斩……”

        “没错。”

        杨钟捋着胡须,洋洋自得道:“国会军既然是捍卫宪法的军队,那么此时不动更待何时?这司徒森的府邸足足有半个泽天殿那么大了,这种军官必然贪污受贿了不少,不杀他杀谁?”

        庄焱一拍手掌,笑道:“好……极好,简直是太好了!”

        苏长缨则眯着眼睛:“可是诸位别忘了,司徒森是神境强者,虽然只是一位神尊,但终究还是神,就凭我们的国会军,怎么可能让司徒森就范?”

        “苏大人请放心。”

        杨钟道:“既然我们有门路买来魔晶炮,自然也有门路买来克制神境强者的器物——魔心箭,帝国战场从冬霜城到钢铁护墙足足近千里,这一路上留下的魔心箭可不少啊,我已经命令我的近卫营装备了魔心箭,只要你们赶在司徒森骑上巨龙之前射中他,这司徒森也就不过是个凡人罢了。”

        “何时动手?”庄焱问。

        杨钟道:“子时动手,天亮行刑,让林沐雨醒来就发现龙胆营副统领的首级悬挂在泽天殿的宫门之上!”

        “好,甚好!”

        庄焱目光中满是狠唳,道:“来人,马上去调集国会军,我要调集一万人的铁骑,哦不……要两万人,全部必须是精锐,子时动手!”

        “是!”

        ……

        深夜,司徒府外灯火一片,看守司徒府的近两百名龙胆营士兵呈现扇形守在府邸外,每人手中都握着利剑,禁止国会军再近前一步。

        一名百夫长目光冷峻道:“这里是司徒森将军的府邸,谁敢造次?”

        庄焱策马上前,伸手抖开了一页纸卷,道:“司徒森私自扩建府邸,违反了宪法条例,国会已经批发了逮捕令,胆敢违抗者,格杀勿论!”

        “有种就来试试好了!”

        “上!”

        双方迅速搏杀在一起,国会军的重盾兵潮水般涌去,但仅仅两百名的龙胆营精兵却仿佛一尊墙壁般的守得滴水不漏,反倒是外围的国会军不断有人被利剑砍杀。

        “娘的!简直是造反了!”

        苏长缨手臂一抖,手中长剑光芒冲天而起,是一本极品地书!

        “洪!”

        烈焰从天而降,泄落在两百名龙胆营精锐的身上,顿时惨叫声迭起,凡人之躯怎么能对抗天书的威力,数千名国会军纷纷冲杀过去,将被火焰烧伤的龙胆营士兵一一砍杀掉,势不可挡!

        但就在这群人进入府邸之前,忽地一道金光绽放开来,是司徒森的攻击!

        “嗡!”

        剑气之中蕴含神力,司徒森这一剑瞬间斩杀数十名国会军,脸上满是怒火,低喝道:“混账东西,你们竟敢对帝国龙胆营动武?!”

        “罪魁祸首出现了。”庄焱手掌一挥,道:“给我上,若有反抗,当场格杀!”

        一群弓箭手迅速出现,瞄准司徒森便是一轮猛射。

        但司徒森的动作实在太快了,整个人犹如闪电般的难以捕捉,长剑带着雪花跌宕在人群中,横扫一圈之后,数十名国会军瞬间被星辰诀的力量冻成了冰块。

        “杀杀杀!”

        司徒森看到一群部下都已经被格杀掉了,恼怒异常,已然完全动了杀心,剑刃中带着神力,直接突刺进入人群之中,奔着一群诸侯来了。

        “你们这群卑鄙的畜生,老子没有死在战场上,难道还会死在你们这群人手里不成?!”

        长剑嗡嗡的铮鸣着,司徒森迅速一击星芒初现轰入人群,直接在府邸前方的石板地上轰出一个大坑,七八名国会军直接被溅射的能量撕成了碎片,但周围的利箭也不断的射来,蓬蓬蓬的在司徒森的斗铠上弹射开来。

        “这个莽夫,想杀我多少国会军?!”

        人群中,诸侯之一的周横猛然握住长刀,低喝道:“让开,老子要灭掉他!”

        周横是诸侯之中武力最强者,但他依旧高估了自己。

        “死!”

        一道紫色烈焰浮现在剑刃之上,司徒森在劈碎周横长刀之后,利剑急速斩击而过,将周横的身躯瞬间蒸发掉了!

        “噗噗噗……”

        几枚魔心箭也瞬间突破了斗铠,射入司徒森的双臂之中。

        “周横大人死了……周横大人死了!”

        国会军们惊慌失措。

        庄焱怒吼道:“司徒森,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抗法杀害国会执事?来人,给我杀!”

        “刷刷刷……”

        忽地几张缠满了魔心石的铁网落下,转眼之间将重伤的司徒森缠了个严严实实,几名国会军士兵横冲直撞而过,一刀刀落在司徒森的甲胄之上,这位横扫东域战场的名将闷哼一声昏死过去。

        ……

        “给我绑了,带回国会,凌晨斩首!来人,进入府邸,搜集司徒森贪赃枉法的证据,把那些巨龙和霜甲虬龙全给老子给射杀了!”

        庄焱脸色铁青,这次就算是除掉了司徒森,但国会却折损了一个周横,这对国会军来简直就是一种巨大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