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四十五章 知难而退
  • 第九百四十五章 知难而退

    作品:《炼神领域

        龙岩山,曾经龙胆营的产生地,但多年之后龙岩山已经年久失修,房屋倒塌,所聚集的平民也已经四散而去,整座山变成了一座废弃的山,但在近几个月里却被一伙山贼所占据,重新干起了无本买卖,只不过这无本买卖命不长,很快的就被国会军给盯上了。

        深夜里,密密麻麻的国会军出现在龙岩山下,旌旗招展,连成一片。

        但士兵们的军装却并不整齐,国库空虚,根本没有那么多布料、甲胄去装备这支号称五十万人的国会军,大部分士兵穿的依旧是从各地行省里来时的衣服,甚至不少人的装束就跟猎户、农夫没有什么区别,装备也并不精良,生锈的铁剑、满是裂纹的长戟等随处可见。

        国会军需要重新装备,这是燃眉之急,也是庄焱这个国会军统领所关注的头等大事。

        ……

        星光下,庄焱一袭戎装,遥遥的看着山上的灯火,道:“这群山贼一共多少人?”

        副统领苏长缨道:“一共五百多人的样子。”

        “哼,五百多人居然要我们近十万人围住龙岩山,简直是太给他们面子了。”≌≌≌≌,m.≈.co∞m庄焱冷笑一声:“据这龙岩山是龙胆营发迹的地方,等我们杀光这五百山贼之后给我一把火烧掉龙岩山,算是对林沐雨的一警告。”

        苏长缨淡淡一笑:“统领,属下认为只要办成我们想办的事情就可以了,至于烧掉龙岩山大可不必,毕竟卫仇、司徒森这些人得罪不得,万一他们哪天心情好了想重回龙岩山,我们烧掉人家的老巢也不太好嘛……”

        “哼!”

        庄焱淡淡道:“别那么多废话了,即刻攻山,天亮之前必须拿下龙岩山,此外……我们的‘军火’准备好了没有?”

        “已经到了,就在山下,‘商人’留下货物之后就走了,我们的金票也已经给了他们,目前‘军火’在刘希语副统领的掌控之中。”

        “太好了,明数量没有?”

        “嗯。”苏长缨头:“一共五门重型魔晶炮和十五门轻型魔晶炮,此外还有一百副魔晶弩、一百二十枚重型魔晶炮弹和二十八十枚轻型魔晶炮弹,全部算完毕了。”

        庄焱眯着眼睛,哈哈大笑道:“如此甚好,天一亮就把这些魔晶炮和魔晶弩亮出来,就是从龙岩山的山贼巢穴里剿出来的,林沐雨不让兵器司给我们铸造重炮,我倒看看他这一回还有什么办法,我们国会军自己缴出来的战利品,他总不至于还会插手吧!”

        苏长缨嘿嘿笑道:“嗯,属下明白。”

        “记住,如法炮制,给我花重金继续从那些‘不法商人’手里购买器械,既然帝国不愿意装备国会军,那我们自己装备,等到国会军兵强马壮的那一天,我倒要看看林沐雨这个元帅还怎么制衡我们。”

        “嗯,统领英明,哈哈哈哈……”

        ……

        尚未天明,国会军收缴了一共二十门魔晶炮,吹奏凯歌,一路敲锣打鼓的返回兰雁城。

        一直到次日黄昏的时候,推着沉重的魔晶炮终于返回兰雁城,几乎所有国会军士兵的脸上都是喜色,即便是他们身穿单薄的衣衫,已经冻得瑟瑟发抖。

        深秋里,原野之中草絮飘飞,凉风阵阵,魔晶炮的车轮在官道上碾出了深深的沟壑,这让车队的速度更加缓慢,要看着兰雁城就在前方,但天黑之前多半是无法进城了,按照庄焱的军令,这二十门魔晶炮其中的五门是要运进城中,架设在国会府作为防御器械的。

        “笃笃笃……”

        远方,马蹄声传来,帝都城的方向来了一列十分整齐的士兵,扛着龙胆营的旗号,最前方的一人赫然就是副统领卫仇,同时兼任兵部尚书,帝都城如日中天的人物,卫仇统御近三千骑兵飞速疾驰而至,相距国会军大约百米外驻足。

        “是卫仇。”苏长缨皱眉道。

        庄焱握着马鞭,策马上前,道:“原来是卫仇大人,不知道卫仇大人兴师动众的率领那么多人来是有何意?”

        卫仇微微一笑,彬彬有礼道:“庄焱统领,我在兵部尚书府受到举报,国会军非法所得了二十门魔晶炮、一百副魔晶弩,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着,他看向了庄焱身后黝黑的炮筒,笑道:“看来是真的。”

        庄焱道:“卫仇大人有所不知,国会军奉了女帝殿下的命令前往龙岩山围剿强人,这些魔晶炮都是从山上收缴所得,为了剿灭强人,国会军损伤了数百号兄弟,我想这些魔晶炮作为国会军的军备,应当也是情理中事吧?”

        卫仇悠然笑道:“如果是兵刃、铠甲之类的,我倒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国会军夺得的战利品就是国会军的,奈何兵部有明文规定,魔晶炮和魔晶弩属于热武器,必须统一管理,凡在帝国境内出现的一切热武器都归兵部掌管、分配,我想林帅的命令您也看到了,国会军之中龙蛇混杂,暂时不分配任何热武器,所以……这些魔晶炮还望庄焱大人能上交国库,这也是女帝殿下的意思。”

        “什么,女帝殿下的意思?”庄焱一愣。

        卫仇抬手,擎着一面金令,笑道:“女帝金令,一共只有三枚,我想大人应该是见过的,见金令如见殿下。”

        庄焱、苏长缨等人纷纷下跪单膝跪下。

        卫仇淡淡一笑:“来人,接收国会军兄弟的魔晶炮和魔晶弩!”

        “卫仇!”

        庄焱怒吼一声,抬头道:“你……你不要欺人太甚,国会军是国会的军队,你怎敢如此轻慢?来人,保护魔晶炮,谁敢碰一下魔晶炮,我让他后悔来世上走一遭!”

        “是吗?”

        卫仇目光冰冷,道:“龙胆营,准备战斗!”

        身后三千铁骑纷纷散开,形成了一个圆形作战阵列,每一个士兵都擎出了一把魔晶弩,整整三千副魔晶弩就这么笔直的指着国会军的众人,这可不是区区的二十门魔晶炮能够相提并论的,何况双方相距太近了,魔晶炮根本就无用武之地,卫仇是聪明人,一开始就接近了国会军自然是胸有成竹的。

        “庄焱统领,不如我给你算一笔账。”

        卫仇嘴角含笑:“魔晶弩的爆炸半径约为十米,三千魔晶弩近距离发射,你身后的五千国会军将会瞬间人间蒸发,甚至你们都没有机会拉动魔晶炮的弦,一旦庄焱统领被魔晶弩射杀,我会立刻去泽天殿告诉女帝殿下,就国会军不服从金令调遣,还试图杀我,庄焱之死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你觉得你的死有任何价值吗?何况,我也是有秘密武器的啊!”

        着,卫仇吹了个口哨,顿时空中天际龙吟声阵阵,六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空中,是以司徒森、司徒雪为首的龙骑士,苍南省一战之中斩杀数十名龙骑士,也缴获了一些巨龙,龙胆营已经拥有六名龙骑士之众了。

        卫仇嘴角含笑:“龙御斗旋能抵御魔晶攻击,只要我一声令下,三千魔晶弩射杀你们的同时,你们根本就无法对龙胆营造成丝毫伤害,我劝你不要一意孤行了,这是螳臂当车,明白了吗?”

        庄焱气得浑身颤抖,但卫仇得没错,在绝对力量之下,国会军根本不堪一击,且不龙胆营身经百战,就国会军的这些士兵,大部分根本没有经历过战争,十个人也未必打得过一名龙胆营士兵,这是事实而已。

        庄焱有些颓然,摆手道:“罢了罢了,让兵部尚书带走这些魔晶炮吧!”

        着,庄焱看了一眼卫仇,道:“只不过卫仇大人,国会军作战有功,缴获了那么多的魔晶炮和魔晶弩,难道兵部的军库不应该给国会军增发一些军备吗?你看看我身后的这群士兵们,他们身为帝国正规军却连军装都没有一套。”

        卫仇眼睛一红:“嗯,我知道兄弟们的苦,那么……每门魔晶炮折算一百副军装吧,回到兰雁城之后,军库会拨发两千套军装,外加两千柄长剑给国会军。”

        庄焱脸都绿了:“卫仇大人,这么军备,您不会是在打发叫花子吧?”

        卫仇语重心长:“帝国久经战事,国库早就消耗得几乎空虚了,光明王陛下所积攒了那么多年的财富,在十年内几乎被我们这些不肖子孙给打光了,这两千套军装也是得来不易,甚至女帝殿下连泽天殿的幕布都拆下来染色做成军装,女帝殿下尚且如此勤俭,难道庄焱大人身为国会军的统领不应该以身作则吗?”

        庄焱心底一万头草泥马横冲而过,被卫仇得居然无言以对了。

        ……

        夜晚,国会府。

        “嘭!”

        庄焱重重一掌落在桌案上,震得水果乱飞,他一脸怒容:“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兵部欺人太甚,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国会军当人看,卫仇、林沐雨、风继行等人沆瀣一气,气死我了,简直是气死我了!总长大人,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下去啊!”

        秦徊悠然坐在那里,身后秦岩仿佛一尊战神雕像一样屹立着,他捧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庄焱统领稍安勿躁,你林、风、卫等人沆瀣一气,岂不是要把秦茵殿下一起算进去了,大人请记住,您也是国会的重要成员,国会的建立初衷是为了帝国更好,如果您连女帝也敢亵渎,那老夫便要开始怀疑大人建立国会的初衷了。”

        庄焱脸色铁青:“总长,是我失言了,请宽恕。”

        “没事,没事,不过兵部确实欺人太甚,完全没有把国会军放在眼里是真的。”

        “嗯,是啊!”

        一旁的苏长缨愁眉紧锁道:“现在国会军最大的问题是军粮,兵部每天只给我们二十万士兵的军粮,我们的人大部分都吃不饱肚子,更别提什么训练了,而且更大的问题是衣装,兰雁城地处岭北行省,冬天来得很快,一个月内或许就会下雪了,但我们的士兵大部分只穿着秋衣,如果没有五十万套冬装,怎么能过得去这个冬天?”

        庄焱握拳道:“林沐雨、卫仇、风继行联手兵部、军部,断了我们的粮草和军备,想要的不过是让国会军知难而退,让我们自行离开帝都而已。”

        周横冷笑一声:“他们想得倒美,我们既然来了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走,既然没有军装,那我们自己想办法,各自从封地里筹集、运送过来。”

        “恐怕来不及了。”

        秦徊皱眉道:“那会冻死很多人,他们可都是我大秦的子民啊!”

        秦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