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夜不归宿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夜不归宿

    作品:《炼神领域

        三天后,朱鋆、金小棠大婚,朝中大部分的官员都前往恭贺了,包括总长秦徊、兵部尚书卫仇、风继行、庄焱等人,而林沐雨则亲自主婚,人生头一次,而且嫁出去的又是视为妹妹的金小棠,大秦的婚姻习俗与现代不一样,没有什么走红毯、教堂行礼,有的也只是传统的婚嫁习俗,新娘红妆的金小棠好看之极,让楚瑶、唐小汐都看得眼红了,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与心爱之人有这么一天呢?

        唐小汐抬头看去,自己的心爱之人是主婚人,没心没肺得真咧嘴大笑呢。◇↓◇↓,唐小汐不禁莞尔,或许这就是生活,她一直向往的生活。

        “礼成。”

        林沐雨摆摆手,走上前来到金小棠的面前,抓起她的小手,将一张女帝圣诏塞进了金小棠的手里,道:“喏,这是哥哥送给你的礼物。”

        “啊……”

        金小棠一愣,展开一看赫然是关于朱鋆擢升为兵部侍郎的圣诏,林沐雨既然让他退出国会,想必会有别的补偿,只是朱家都没有想到补偿会如此的厚重,兵部侍郎,这可比朱铜的户部侍郎要份量中多了,毕竟手握兵权才是王道!

        朱鋆一脸兴奋,看向林沐雨道:“林帅……这……”

        “怎么,不愿意为国效力吗?”

        “愿意!”朱鋆单膝跪地:“属下万死不辞!”

        “哈哈,那就好,以后好好的对待小棠,你若是负了她……”林沐雨笑吟吟的看了一眼朱铜等人,道:“我会灭你全族的。”

        楚瑶撇撇嘴:“喂,这种场合不要说这种话。”

        朱铜等人吓得一身冷汗,谁都知道,林沐雨这话绝不是在开玩笑。

        林沐雨又看向了金小棠,道:“小棠,从今以后你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了,要记住孝敬长辈,不能再耍大小姐脾气,受了什么委屈的话能忍就忍,不能忍就来我这里告状,明白了吗?”

        金小棠作揖道:“谢谢哥哥,不过请哥哥放心,小棠虽然以后会住在侍郎府,但白天都会在紫茵花商会里做事,小棠分得清的,家归家,紫茵花商会归紫茵花商会。”

        “嗯,那我就放心了。”林沐雨欣然道,是真的放心,如果金小棠不懂得轻重的话,那紫茵花商会就会变成她的嫁妆,那林沐雨和秦茵就亏大了,最大的赢家就是朱鋆了。

        其实,从实际利益上来看,林沐雨倒是希望金小棠永远不嫁人,好好的经营商会,但从人伦道德上,林沐雨则希望金小棠能够有个归宿,不至于一个女孩子家家的那么大了依旧独自飘零于江湖之中,这对她来说不公平。

        宾客入座,一群官员纷纷向林沐雨道贺。

        林沐雨则一杯杯的喝酒,简直是闷酒,嫁妹这种事情实在算不上什么人生喜事,作为哥哥,始终觉得妹妹留在自己的身边才最好,因为那样可以一直保护她,一旦嫁了,许多事情自己也就管不着了,奈何金小棠有心仪之人了,林沐雨也不能一直绑着她。

        ……

        这一夜,林沐雨和风继行都喝醉了,酩酊大醉。

        深夜时,楚瑶、唐小汐都回去了,只剩下林沐雨、风继行和秦岩三个人,战马交给了侍卫,让侍卫自行散了,三人走在寂静的通天街上,曾经治世的三王,如今却像是三个落魄的醉汉一般摇摇晃晃,别无所依。

        “我们去城外,找一座山头轰了它,怎么样?”风继行提议。

        他这个提议太有暴力倾向了,然而林沐雨和秦岩也各自憋了一肚子气,一起点头道:“好主意,现在就走!”

        “走!”

        三道流光飞梭而过,三人冲天而起,直奔城南而去,最近的山头就是城南二十里外的山头,那里没有人居住,最近的猎户也相距数里,轰平了山头也不会伤及无辜。

        林沐雨飘然落在山脚下的草地上,醉眼朦胧的看着星光,笑道:“就这么轰吗?还是轰一次,说一句话?这样比较痛快?”

        风继行哈哈笑道:“这个提议也不错,轰一击,骂一句!”

        “谁先来?”林沐雨问。

        风继行道:“我来!”

        “好!”

        只见风继行擎起了双刀,身形巍然升起,紫电烈焰狼武魂透体而出,神力流转,浩然一击次元风暴就轰向了山头,“嘭”一声巨响,近十米的山峰瞬间变成了齑粉,同时,风继行怒吼一声:“国会这群王八蛋,都去死吧!”

        林沐雨哈哈大笑:“我来我来!”

        他没有动用轩辕剑,舞动双拳,对着山脉就是一击一曜苍生乱,“嘭”一声地动山摇,山体迅速龟裂开来,同时胸中的憋闷似乎少了许多,大声道:“庄焱这个混蛋,我真想把他的脑袋像是这座山一样轰个稀巴烂!”

        他飞速落地,一拍秦岩的肩膀:“阿岩,该你了!”

        秦岩拔出佩剑,一飞而起,龙鳞甲武魂泛起璀璨的光芒萦绕在身周,对着山头便是一剑落下,神力浩荡,几乎将一整个山头削去了,这段时间秦岩过得最为郁闷,怨气也最重,骂出的不是一句话,而是一席话:“我不知道阿爹为什么要当这个国会总长,明明知道国会只是为了跟殿下作对,他却依旧要当这个总长,我秦岩自问能力不及二位兄长,但我也不愿意当一个佞臣,大家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我这个圣殿大执事,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

        林沐雨、风继行抬头看着缓缓飘落的秦岩,道:“阿岩,我们从来没有怪过你,大家都身不由己,你不必这样自责。”

        秦岩痛苦的跪在地上,泪水夺眶而出:“我几乎不愿意再见父王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么痛苦的活着,我宁愿当初在苍南省就战死在天霁军的铁蹄下,那样倒好了!”

        林沐雨拍拍他的肩膀,道:“秦家人越来越少了,你要坚强的活下去,小茵只有你这么一个堂弟了,如果你也死了,小茵岂不是非常的孤独活在这世上?”

        秦岩低下头,道:“大哥,我对大家来说真的重要吗?”

        “重要,很重要。”

        风继行则说:“阿岩,你现在是圣殿大执事,掌管着天下的武者,我和阿雨都在期望着你能源源不绝的输送人才来我们的禁军、龙胆营,你可千万不要你让我们失望啊!”

        “我……不会的……”秦岩抬起头,再度拔出剑刃,纵横几道剑气轰入山体之中。

        林沐雨马上飞到另一侧,拔出轩辕剑,一剑一剑的猛劈在山体之上,加上风继行的双刀怒斩,转眼之间这座不算小的山脉就要变成一堆碎石了,这种工作效率简直羞煞任何一支采石工的队伍。

        当一座山被变成了一堆碎石之后,三个醉汉也累了,就那么仰面朝天的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起来,神力微微荡漾,倒也不怕野兽来把他们给叼走了。

        ……

        深秋的露水不断落下,直到次日上午的时候才一个激灵醒来,林沐雨拨开了落在脸上的树叶,揉了揉眼睛,脑袋里有些沉重,昨天喝了太多酒了,便踢了踢风继行的腿,晃晃秦岩的胳膊,道:“风大哥,阿岩,起了,今天好像……还有早朝呢!”

        风继行抱着赤凰刀卷缩着身躯,侧过身去道:“别吵我,再让我睡一会。”

        “别睡了。”

        林沐雨坐起身,舒展了一下手臂,道:“国会的人怎样酝酿着各种事情想削弱小茵的君权,虽然小茵禁止国会的人上朝,但总长秦徊却是会去上朝的,一旦他带去了什么国会的法令等,恐怕小茵一个人会应付不来,我们必须去。”

        “可我还没有洗漱,怎么上朝?”风继行道。

        “我记得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溪,过去洗把脸好了,帝都的圣殿对面不是有一个卖馄饨的小摊吗?咱们洗完脸过去吃点东西就去上朝,应该来得及。”

        “好吧,这也太随意了……”

        秦岩咧嘴笑:“不过好有意思的样子。”

        三人来到小溪,在清澈的溪流之中洗漱了一番,随后飞进兰雁城,在一群平民见了鬼一样的眼神之中从天而降,大咧咧的坐下来一人吃了三碗馄饨,随后破碎虚空,直奔泽天殿,当三人踏入泽天殿的时候,刚刚赶得及,上官静月传令敲钟了。

        几步快跑,林沐雨、风继行、秦岩来到了群臣的前列。

        秦茵端庄的坐在王位上,却禁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阿雨哥哥,哦不,林帅,你怎么来得如此匆忙啊?”

        林沐雨道:“昨晚夜不归宿了。”

        “哦?”

        秦茵秀眉轻蹙,道:“帝都巡城官何在?”

        “臣在……”

        “你觉得拟写一道圣诏,取缔了帝都范围内一切歌舞姬、酒楼等,可行吗?”

        秦茵吃醋了,这可不得了,会连累多少像章炜这样的爽直青年啊!

        风继行颔首,请低声笑着说:“阿雨,你看茵殿下吃醋的样子多可爱啊!”

        林沐雨面无表情:“你还说,都怪你!”

        他抬起头,恭敬道:“殿下,我们没有去喝花酒,而是在城外的丛林里喝得烂醉露宿了一夜。”

        秦茵一双带着淡淡烈焰的秀眸扫来扫去,确认之后才说:“那就好。”

        上官静月掩嘴笑,随后宣布:“有事请奏!”

        秦徊立刻上前一步,手握玉笏道:“寻龙林里龙岩山再生匪徒滋事,国会军请求前往剿灭,望女帝殿下恩准!”

        国会军,这是想练兵?

        秦茵眯着美目询问林沐雨,林沐雨则点点头。

        “好,准奏。”

        林沐雨静静的站在秦徊身侧,他倒是想看看国会军到底想搞什么鬼。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