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四百三十七章、星辰剑海(上)
  • 第四百三十七章、星辰剑海(上)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

        “你们……”

        厉寒,万璇纱等人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n∈,

        这些突然闪身而出的身影,一共五位,占据了整个小队成员过三分之一,可称惊人。

        而且,他们每一个,都已经与厉寒等人相处了那般久,相交莫逆。

        梵空冥卓群司徒尚季除小小蓝潭……

        一位位熟悉的身影,怀著大义无畏的目光,冲向那头妖宗虎鲨,身影带著一丝悲壮。

        梵空冥身上,燃烧起了剧烈的佛光。

        这无穷无尽剧烈的佛光,冲天而起,遮蔽了半边天空。

        他神色庄严,双手合十,脚下出现了一朵巨大的莲花。

        莲花不是正常的白红等色,而是金色,金灿灿闪耀佛辉。

        而每一支莲瓣之上,都端坐著一尊他的身影。

        只是那身影,似像非像,少了一点稚嫩,多了一些慈悲,低眉垂目,一如无数庙宇之中的神祗。

        “‘如来本世经’之天誓佛愿!”

        人群中,响起惊呼,但是声音却带著一丝低沉,甚至一丝悲凉。

        《如来本世经》,是佛门三大至高功法之一,三大功法合并,就是地品上阶功法,《玉佛典》。

        三大功法每一部,品阶至少都是地品以上,而这天誓佛愿,就是如来本世经中第一卷中的禁忌之招。

        这一招出,梵空冥将燃尽自己毕生佛道修为,甚至生命意念。

        他全身上下,散出万千金光,万千金光汇聚在一起,在半空中形成一尊巨大的佛陀。

        巨大佛陀垂泪,一掌拍出,空气中响起了无尽梵音,一个巨大的‘卐’字,在佛影中出现。

        “轰隆!”

        天地皆震,万物同哀,四周的草木,竟然同一时间低伏了下去,就连对面那头妖宗虎鲨,眼睛中也露出了震惊之色。

        而卓群,司徒尚季,除小小,蓝潭等的攻击,也同时而至。

        卓群的‘风舞神功’,司徒尚季的‘天丹阴阳卷’,除小小的‘移香秘花术’,蓝潭的‘破剑七式’等,都同时攻去。

        原地,风声劲急,黑白丹剑落下,无数花朵此起彼伏,不断开放,延迟妖宗虎鲨的行动度,蓝潭身后那柄无鞘怪剑第一次出手,带起一股劲急的嘶啸之声,直欲撕裂天地!

        五人都是各大宗门不出世的天才,其中,梵空冥是曾经能与秦天白并列三大小怪物的人物之一,南海梵音寺席弟子,南境青年修士擂第一人。

        卓群是七侯之一,宗门世界之外罕见的绝世奇才。

        司徒尚季是隐丹门这一届举世无双,无人能比的丹武之王,其修为悟性,甚至过隐丹门之主,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就连最后两人,虽然稍逊一筹,但除小小也是名花楼大师姐,蓝潭亦是伦音海阁曾经风头无俩,只靠苦修修起来的绝世人物……

        这五个人,一齐博命出手,威势何等强大,一时间,纵使那头妖宗虎鲨境界高绝,战力惊人,也不由陷入了危机。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的。

        妖宗就是妖宗,那可是媲美人类世界中法丹境的高人,而气穴再强,亦弱了不止一筹。

        那是对天地法则的领悟,对天地大道的掌握,纵使五人战力再强,纵使能困住妖宗虎鲨一时,但最终,落败依旧是必定之局。

        甚至,由他们上前,拖延妖宗虎鲨的那一刻,甚至就注定了陨落的结局。

        想到此,厉寒等人的心,更不由一沉。

        五人的攻势越凌厉,五人的身手越强势,厉寒等人的心中就越悲凉。

        这都是人族百年难出几个的绝世天才,今日,为了他们,全都自已义无反顾地走了出来。

        厉寒等人,只不过是迟了一步,一步之差,就是天地之遥。

        ……

        “走!”

        见到厉寒等人,还站在原地,正竭力抵挡著妖宗虎鲨的梵空冥等人,都是一脸焦急,再次厉声大喝道。

        “你们都留在此地,也与事无补,只会与我们一起死亡。难道,你们要看著,任务失败,或者妖祖逻天最终突破妖侯,屠戮我亿万人族吗?”

        “走!”

        再次一声厉喝,梵空冥,卓群,司徒尚季,除小小,蓝潭等,攻势更凌厉了三分。

        但是,随之而来的,也是身体之中的道气快流逝,身体迅虚弱起来。

        这种攻击方式,都是在透支生命,以他们的境界实力,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走!”

        猛然,一咬牙,玲浮屠,荆枯叶,司青蛇,阎邪川等,齐齐身躯一振,朝著那漫天花海之中纵去。

        看到厉寒,应雪情等还怔在原地,一身黑衣,神情冷酷的邪无殇,冷笑了一声,道:“与其留在原地,徒自悲伤,不如接替他们的遗愿,替他们完成他们的心愿。”

        说完,身后破锋名枪一震,荡出大团的黑色弧光,无穷枪芒震天烁地,一枪,就将大团的滴血食人花剿成了齑粉。

        而后,他就那样施施然的,迈步朝著那赤红花海之中走了过去,所过之处,所有滴血食人花,竟然不自觉朝两边退开。

        “不要辜负他们好意。”

        终于,应雪情也抬头看了一眼厉寒,一向冰冷淡漠的脸上,也少有的多了一些表情。

        她喃喃地低声道:“厉师弟,前路还远,莫忘了我们的任务。”

        说完,再不犹豫,身形一纵,化为一团黑光,紧跟而上。

        厉寒闻言,终于也一咬牙,一扭头,跟著应雪情,纵进花海。

        ……

        因为有前面的玲浮屠,邪无殇等开路,所以厉寒等一路上轻松许多,但并不是一直轻松。

        因为这些滴血食人花,久享大名,虽然一开始被众人攻了一个措手不及,但并不代表,就真能一直如此。

        外围的滴花食人花,不过是花将一级,甚至还有些低阶花兵,花卒,弱的很,所以才被邪无殇一枪扫去那么多。

        但是中央的花海中,却有数朵,异常壮大,甚至一株花,就似一个小型湖泊。

        那是半步花宗,甚至接近真正宗级的存在。

        这是镇守整个魔罗祖窟的最后一道瓶障,也是最难缠的瓶障之一,因为想要进入魔罗祖窟,势必要通过这最后一片花海。

        所以,当邪无殇进入到花海中央时,也不由遇到了麻烦。

        他的破锋名枪,一枪枪振出,剧烈的嗡嗡颤动声响起,劲风呼啸,隐带风雷,枪尖一道黑芒,吞吐如星,威力一时剧增了许多。

        “唰!”

        一头高阶花将被他一枪刺穿,整个连根拔起,还在半空中,就撕为了粉碎。

        但更多的花妖朝他围聚过来,一时间,他的周围,成了一片血色。

        “走!”

        其余人见状,自然不敢怠慢,赶紧趁著邪无殇吸引了一大波妖花的注意,从旁边疾闪过。

        ‘神眠术’。

        走在最前面的玲浮屠,双手似拍似打,一连串迷蒙的气息打出。

        瞬间,周围的一片花海整个安静下来,然后她化为一道五彩之光,瞬间从中冲出,第一个接近石门。

        但是,紧跟在她之后的另一名弟子,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殇璃易一身黑衣,手掌心握著一个古朴斑澜九彩方盒,正要跟随玲浮屠通过食人妖花花海。

        就在此时,两朵巨大似湖泊的食人妖花,陡然从两边靠近,一下就将他包围在了其中。

        他面色惊骇,正要催动掌心中的古朴九彩方盒,就在这一瞬间,两头巨大妖花,同时咧嘴一笑,露出两口锋利至极的牙齿,只是一咬。

        “咔!”

        修为不过气穴中后期的殇璃易,何曾面对过如此可怕的攻击,纵使他闪得了一边,另半边身子,亦还是被另一边的食人妖花咬中。

        瞬间,一片花花白白的肠子落下,殇璃易连惨叫都没有出一声,就被另一头食人妖花整个一吸,整个身子落入其中,死得不能再死。

        天骄小队,再陨一人!

        身后,正从此经过的厉寒,应雪情等人,看得目眦欲裂,虽然对殇璃易此人并无什么好感,但毕竟是他们同一个小队。

        而且,此时正值用人之时,他们十八人的队伍,出之时信心满满,踌躇满志,但此时,已经零落到不到十人,这下又死一名。

        “死!”

        应雪情一拍身后剑匣,在她背后,那尊白玉剑匣之中被铜索箍住的飞雪名剑,“呛”的一声,陡然自匣中化光冲出,只是一绕。

        “唰!”

        天地陡然白了那么一瞬,有一种神秘到难以言喻的剑意闪现了一下,然后,那朵食人妖花,就从中分为两半,死于非命。

        “咚!”

        一声轻响,一个九彩方盒,从分为两半的食人妖花体内掉出,至于殇璃易的尸体,甚至包括他的储物道戒,却是都瞬间被彻底腐化了,什么也没有留下。

        半步妖宗级的滴花食人花果然可怕,其肠道内的毒液,几乎是无物不腐,即使以坚硬耐蚀的储物道戒也是一样。

        只是这枚九彩方盒,却保留完整,甚至上面一丝污痕也无,却显得十分特异,有些特殊。

        应雪情冷哼一声,手一招,那枚九彩方盒就凭空飞起,落于她手中。

        她也不嫌脏,因为也不脏,随手将其扔进了储物道戒中,就再次从上空飞起,剑光又是一绕。

        另一边,另一朵半步妖宗级的食人妖花,看出不好,不明白这个看起来弱弱的黑衣女子,怎么突然一下变得这么强大,但还是身形一闪,就要朝旁边遁去。

        但是,迟了。

        因为其他人都在前面,走得快了些,而且陷身围攻中,也无暇细看,所以应雪情身后,唯有厉寒一人。

        他只感到扑面一阵凉意,天地似乎在这一瞬间,空气下降了数十度,摸了摸脸上,应该有几片雪花飘掉,让他几疑以为是幻觉。

        下一刻,那头半步妖宗级的食人妖花,巨大的花瓣从头至尾,白光一闪,就瞬间被分为了两半,亦是再次死于非命。

        “这……”

        厉寒一瞬间惊得眼珠子都滚圆了,心中满满地都是不可思议。

        ……

        ps:第一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