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四百三十六章、生命的哀歌
  • 第四百三十六章、生命的哀歌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天地无尽,一片辽阔,壮丽非常。

        无尽的天地中,是连绵的高峰,一座一座,直达天之尽头。

        远山覆盖冰雪,皑皑洁白,极目无边,蔚为壮观,不知存在了多少年。

        高峡出平湖。一片蔚蓝色的湖泊,就横跨在这冰天雪地之间,在千百高峰之中悠然躺卧,如同来自天上。

        如此奇景,让人只要看上一眼,就不由觉得心旷神怡,心旌摇曳,心神震撼,难以言表。

        然而,此时此刻,却有两道与此截然不同的气息,在高峰之上,平湖之外,遥遥对峙。

        一方,是一艘绣有古朴金钱的画舫,横卧平湖之上,倒映垂下,华彩万千。

        另一方,则是一位气质悠然,面目模糊的灰衣青年人,神情似苍老似中年似青年,不断变幻,十分特别。

        “秦天白,你真的要与我作对吗?”

        陡然,金钱画舫中,传来一个沉重的声音。

        这声音比金铁还硬,充满著奇异的魔力,如同刀剑在交击,一个字便是一道杀伐之音,让人只要一听到,便不由自主产生膜拜,甚至敬畏的感觉。

        如果是一名普通人,在这样一句话下,只怕立即就要心神崩溃,死于非命。

        然而,此声波落到对面高峰之顶,那名负手而立的灰衣青年身上,却让他根本没有回头,只是淡然一叹:

        “衣公子,你家也是累世名门,百代巨族,何苦要为虎作伥,偏偏要成为魔之走狗呢?”

        “呵呵……”

        金钱画舫中,那道声音沉默了片刻,方才轻轻一笑:“这世间,何者为正,何者为魔?”

        “天地无道,万物不情,苍天驱众生,人类鱼百族,无论天人,又何曾有过哀伤,悲悯?我自有我道,不与他人同流而已……”

        “是么,看来你已下定决心,要在这条道上越走越远了?”灰衣青年的声音中带著一丝疲惫,但身上的气势,却陡然一增。

        “看来,是没得谈了。”

        金钱画舫中,那道声音也淡了下去,过了片刻,他才最后问了一句道:“‘绝魂手’周京,是死在你的手中吧?”

        “也就是说,我派出去散布消息的那些探子,都被你清理干净了。”

        “不错。”

        “既然如此……”

        话声方落,陡然间,金钱画舫中,飘出一只擎天巨手。

        这只警天巨手,赤金煌煌,中间印著一个巨大的‘帝’字,仿佛天帝手掌,威势惊天。

        天地元气,都随著这一掌而闹动起来,翻卷起来。

        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随之剧烈摇晃。

        “天元帝掌么?倒是一门不错的绝技,可惜跟错了人……”

        一声叹息,灰衣青年依旧没有回头,袖子朝后微微一拂。

        “呼!”

        一道轻风,陡然飘出,迎向了那半空中印著煌煌‘帝’字的巨大手掌,下一刻,帝掌磨灭,整座金钱画舫,四分五裂,里面传出一声闷哼。

        “秦天白,我不会放过你的……”

        随著声音,一道黄金血线,仿佛游鱼一样,径直从金钱画舫中穿出,坠入湖面,然后消失无踪。

        “唉……”

        灰衣青年终于回过头来,露出一双有些悲伤的眼睛。

        他看著蓝色湖泊中那一闪而过的涟漪,喃喃道:“一门双杰,七侯之首,今日,算是还了你一个人情。他日再见,也许就只有不死不休了……”

        “衣轻欢,你今日能不死,并不是你真有逃生之能,只是……”

        身形一转,他足踏虚空,慢慢远去,背影无比之萧索。

        ……

        ‘双剑绕飞流!’

        ‘枯叶万字旋!’

        一蓝一紫两道剑光,回绕盘旋司徒尚季身侧,一道道流水一样的剑光,陡然亮起,然后将一头顶阶妖将级妖虎撕裂为两半。

        而一身白衣的荆枯叶,脸现肃穆,掌心中的上品名器,正气浩然剑,陡然冲起万道光华。

        无数枯叶,旋转著,在其身周聚拢,然后将一只虎妖将困在其中,于一刹那之间,剿成无数碎片。

        ‘神眠术!’

        玲浮屠脸含浅笑,双手合十,眼睛中,却带出一丝迷离的紫幻。

        一头半步妖宗级的虎妖将来不及逃走,只是对视了一眼,眼睛瞬间变得迷离起来,然后被从旁飞过的邪无殇一枪刺了个对穿。

        ‘千灯梵界!’

        一盏盏金灯亮起,在半空中组成一个巨大的佛字。

        佛字之中,十几头虎妖将,瞬间如陷泥沼,被金光所照之处,竟然瞬间腐烂,如同本就是枯骨,现在只是回归本原。

        ‘青龙魔相!’

        一头三头六臂的巨大的青龙魔相横空出现,一身黑衣的司青蛇,面孔狰狞,脸孔之上爆出条条青筋,模样十分可怕。

        但是,此时此刻,他身上的气势,却暴涨数倍,飓风升起,青龙魔相只是一低头,大口一张,一吸。

        瞬间,“呼!”三四头躲避不及的虎妖将,瞬间就被吸入其中,然后发出一连声的惨叫。

        等到青龙魔相消散,那些被吸入其中的虎妖将,也随之消失无踪,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

        倒是司青蛇脸上,血色褪得一干二净,变得十分苍白。

        而厉寒的涅磐寂静剑,化出万千剑光,同样瞬间笼罩两头虎妖将,将其笼罩在其内,化成了一地血雨。

        更不要说应雪情的飞雪名剑,以及卓超群的风舞神功等了,一个个大发神威,将阻挡在他们面前的妖虎将全部清空。

        清完了所有挡路的虎妖将,所有人都不由大松了一口气,收剑而立,脸上有著难以掩饰的疲惫。

        更有数人,衣角带血,身上负伤,虽然全歼了这群妖虎将,但自己也受伤不轻,急忙掏出一些丹药服下。

        这虎王部落,果然难缠,只是击杀了一头半步虎妖宗,却引来了整个部族的追杀。

        虽然厉寒等人有著大罗紫伞的隐蔽之能,但是大罗紫伞毕竟不是万能。而这里,又是虎王部的领地,没有谁能有它们对这片地域熟悉。

        因为猜到了厉寒等人的目标可能是魔罗祖窟,所以一路上,虽然没有追寻到厉寒等人的踪迹,但它们,却堵在了厉寒等前行的道路上。

        如果是平时,一朵紫云飘过,它们肯定不会太注意。

        但现在,有了前车之鉴,再加上足够的警惕,知道任何不正常的事物都有可能是那支神秘的人族队伍,所以它们自然没那么容易放这朵紫云飘过。

        于是,一天一夜以来,厉寒等人,足足经过了四次的厮杀,每次都是浴血而战,拼尽全力。

        饶是他们修为不俗,意志坚定,也有些坚持不住了。

        所幸,头顶,终于看到了山尖的影子。

        也许,再有最后半日的路程,他们便可以到达晦暗生死峰的峰尖,到达妖祖逻天闭关的那处——魔罗祖窟了。

        任务完成在望。

        正是因为这一份希望,这一份期冀,所以让众人鼓足勇气,即使前面千艰万难,他们也一定要踏过去。

        而目前,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一道难关,就是——

        不管如何不愿意,不管如何回避,它们终于,来到了那头虎妖宗,也就是这虎王部落的首领,虎宗,‘虎鲨’的地盘了。

        最艰难的一战,即将打响,这是一输于之前面对炼狱玄龟的一战,甚至比炼狱玄龟还难。

        毕竟,面对炼狱玄龟时,他们队伍还是齐全的,而且还拥有三颗烈火同心雷。

        而现在,他们身疲心累,队伍也只剩下寥寥十五人,还大多带伤,最重要的利器,烈火同心雷,也只剩下最后一枚。

        这一战,真的能通过吗?没有人知道。

        但他们知道,自己不能退缩。

        “走吧!”

        深吸一口气,仅仅在原地稍微回了一下气,怕这里的血腥气引来更多虎妖将的围攻,厉寒等人叹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头顶的山峰,开口说道。

        “走!”

        玲浮屠,邪无殇,梵空冥等,也都点了点头,随即,身形一动,玲浮屠再次开启了大罗紫伞,化作一为团紫云,带领大家往峰顶上飘去。

        不管大罗紫伞现在作用是不是下降得厉害,总归是一重保障,这样众人的行动也稍微隐蔽些,遇上那头虎妖宗的概率,也要稍小些。

        虽然知道这样做,有些像掩耳盗铃,但他们却不得不做。

        因为现在,任何一点增加生还希望的东西,他们都不能放弃。更何况,还是大罗紫伞这样的重要秘宝。

        ……

        第二日,午夜。

        “轰!”

        随著一朵恐怖的蘑菇云升起,厉寒等人知道,风追寒是永远回不去了。

        那个曾经淡笑著的人影,那个曾经指点江山的人影,那个曾经救了李七七,被李家当作救星,几乎无所不能的那一道身影,那个被名花楼很多弟子,尊敬最崇拜著的一道身影。

        终于随著最后一颗烈火同心雷的炸开,而飞灰烟灭。

        “走!”

        强忍著不舍,强忍著痛苦,厉寒,玲浮屠,梵空冥等人,飞快地绕过这处被炸塌的峡谷,冲上了晦暗生死峰的峰巅。

        眼前,出现漫山遍野赤红的花朵,獠牙隐露,腥臭之味弥漫,只看一眼便让人不由心中发寒。

        两扇巨大的青色石门,出现在赤红花朵之后,离他们不过数百丈远,然而此时,却无异于天涯海角。

        此时,月正当中。

        一只身形跄踉,浑身原本光鲜亮丽毛发的赤色虎王,慢慢地从烟嚣尘卷中走出。

        此刻,它身上满是烟灰,腹部,背部位置,多了数个巨大而难看的血洞,目光冰冷而淡漠。

        它抬头望向厉寒等人,眼睛中尽是嘲笑不屑,还有赤红疯狂之意。

        “没想到,竟然被一群人类小辈给炸成重伤,虽然借了利器之利,但也不可饶恕。”

        “最不可饶恕的,是他们竟然敢闯到这里,并闯到了老祖闭关的石洞门前。”

        “一旦被老祖知道,它一个护卫不力的帽子是摘不掉的,说不定就会被老祖生吞活剥,当成食物,灵魂扔进黑暗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这让它只要想一想,就不寒而噤。

        所以它盯著厉寒等人的目光,就不禁更加森寒,可怖。

        “居然敢闯过我的领地,伤了我的子民,毁了我的皮毛,该死,该死,都该死啊~”

        “吼!”

        它仰天,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

        ……

        ——是那头虎妖宗。

        远处,望著从漫天烟尘,蘑菇云中走出的这头虎妖宗,厉寒等,脸上都不由露出了绝望之色。

        还有一丝悲伤。

        风追寒用生命,来换取的一个机会,引燃了最后一颗烈火同心雷,想与它同归于尽。

        可是,受了烈火同心雷一击的它,竟然没死,而且连伤势都没有多重的样子,看来战力根本无损。

        此时,看著它眼中的赤红疯狂之意,所有人都知道,它是要想厉寒等人报复了,最惨烈的一战,誓不可免。

        夜风呜呜,明月也蒙上了一层薄纱,是在奏响厉寒等所有人的挽歌吗?

        天地无言。

        厉寒等人知道,像厉寒,万璇纱这种,引爆了烈火同心雷,还能活著回来的,太少见,太少见……根本就不可能再发生一次。

        所以,风追寒一定已经死了。

        而这种死亡,换来的却不过是这种结果,所有人心中悲痛难抑,随即,想到临离开时,长老的殷殷嘱托,想到身后,宗门长辈,弟子,身后父母,亲人的目光,蓦然,有些人的眼睛坚定起来。

        “唰,唰,唰……”

        数人的身影一瞬间从人群中跃出,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我们挡住它一息,你们快走!”

        “完成任务,记得替我们复仇!”

        说完,这几道身影,就义无反顾地,同时身形一振,不但不退,反而逆冲地朝著那头越走越近的虎妖宗跃去。

        ……

        ps:求订阅,求鲜花。

        推荐一本书,风青阳大神的《吞天记》,大神新作,绝对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