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四百二十六章、六焰地根
  • 第四百二十六章、六焰地根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你……”

        厉寒语气柔弱,只说了一个字便有些力喘。不过看著对方,眼神中,还是既有震惊,又有感动,还有一份难描难述,只有经历过生死难关,才能培养出的患难感情。

        知道厉寒是望到自己肩上的血迹,万璇纱故作轻松,还抬起右臂笑了笑道:“沒事,不过是不慎被一棵枯枝所划伤,休息一下,敷点草药,就会好了。”

        说完,來到厉寒面前,俯身观察了一番他身前的伤口,看到沒有恶化,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去给你熬药。”说完,便即带著掌心中那数株泛著淡淡灵光的草药,语气轻快地朝著山洞之外走去。

        看著他的背影,厉寒眼角微润。

        刚刚,就在万璇纱俯身那一瞬间,虽有草药之味遮掩,但是厉寒还是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这股血腥味,十分难闻,似乎并非寻常流血所致,而是拥有剧毒。

        这种血腥味,再加上其几乎已经难以动境的右臂,厉寒怎会相信,对方只是不慎被一枚枯枝划伤。

        什么枯枝,能有这样的能力,能划伤一位气**境初期弟子的身躯。

        想到平时,万璇纱身上,总是只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味。

        这幽香味,如百合,如莲花,轻轻淡淡,却总是十分好闻。

        厉寒与她相处了这么久,对这种香味,如何能不敏感。

        但此时此刻,这种香味,却彻底消失也不见,完全被这股有些恶臭的血腥味盖住。

        “她之前,到底遭遇到了些什么,又是经历了些什么,怎么会受如此重之伤。”

        厉寒皱了皱眉头,眼神之中,既有担忧,亦有感动。

        只是,看著万璇纱那因为替他做事,而显得十分轻快的步伐,厉寒的嘴唇动了动,最终又只得停止了。

        “唉,也罢,眼下也只有如此了。”

        于是,他闭上嘴,不再说话,只是一双眼睛,紧随著洞外那道青色倩影的移动而移动。

        ……

        山洞之外。

        万璇纱左顾右盼,片刻后,來到一块约有数尺方圆的一块巨大青金石前,用唯一依旧还能灵活运用的左臂,从储物道戒中掏出一把紫金色的小刀,在青石之中挖出了一个大洞。

        随即,她再从储物道戒中取出一些清水,将这个被她粗略制成的石釜清洗干净之后,再将其搬回洞内,随即在底下添起一堆柴火,燃烧起來。

        待得清水煮沸,倒去外面,再烧起第二锅,而这一次,就显得小心谨慎多了。

        等到开水再次煮沸,她这才将手心的草药,小心翼翼,分批次,分量的送入其中。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忙忙碌碌的万璇纱,才端著一个小巧的银碗,來到厉寒面前,将这碗花费了她不知多大代价,才熬煮出來的药汤送到厉寒面前。

        “厉大哥,给,你快趁热喝了,伤势就能很快好起來了。”

        “嗯。”

        厉寒低头,沒有再矫情,直接将头凑过去,一口将其饮尽,哪怕嘴巴烫得一阵刺痛,也毫不在乎。

        “厉大哥,你……”

        万璇纱显然沒有想到厉寒如此这般就将汤药喝下,她喝是叫趁热,其实还是要凉一凉的,虽然修道者身躯资质远非常人能比,但这刚熬成的药汤,也沒有这般喝法的。

        “沒事。”

        喝完一整碗药汤,感觉体内有一股热流,到处乱窜,胸前伤势之处,也传來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厉寒感觉有些昏昏欲睡。

        他笑了一下:“万师妹亲手熬制的汤药,再烫,亦是甘之如饴的。”

        说完,头一偏,居然是掩饰不住疲惫,再一次沉沉睡去。

        望著厉寒熟悉过后,那稍稍舒展的眉头,万璇纱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只觉得所作一切,都是值得的。

        ……

        随后的时间,两人一直就在荒岛上度过。

        虽然想过前去寻找大部队的消息,但是厉寒伤势一直沒好,万璇纱受伤的右臂也需要疗养,所以,两人虽然不愿,暂时也只有这荒岛上待著。

        剩下的时间,万璇纱依旧每个白天会出去一次,每次出去大概两到三个时辰,偶有增减,但都不会相差太多。

        每次回來,就会带上一批新鲜的草药,熬制药汤给厉寒服下后,厉寒身上的伤势,也不由好得飞快。

        万璇纱这名隐丹门人,在治病救人上,确实不是其他门派弟子所能及。

        再加上又常打一些山珍野味,尤其是一些中低等的凶兽肉回來,各种条件滋补之下,两天时间后,厉寒终于能正常起身走动,恢复了一些行动力了。

        一旦恢行动力,厉寒再也不放万璇纱一个人出去了,无论如何都要两人同行。万璇纱虽然不愿,最终仍拗不过他,于是接下來的时间,两人同出同归,每天白天上山,晚上回來,倒也收获颇丰。

        就在这样悠闲而惊险的时间之中,厉寒与万璇纱的伤势,都飞速好转,这已是他们來到这岛屿之上的第五天了。

        两人已经离开了原來的山洞,直接居住在了山腰处,望了一下天色之后两人决定,再在此岛之上,待最后一天,明天此时,就该继续前行,寻找玲浮屠等人的踪迹了。

        只是,眼下横亘在他们面前的一大难題是,虽然两人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但是玄梭灵舟可是都毁了,沒有玄梭灵舟,两人又不是神仙,可沒办法在这百鸟雾湖之上一直飞渡。

        短时间内飞渡当然沒有问題,但要保持这个速度,并且还要面临各种凶鱼凶鸟的攻击,那就绝难办到了,所以,当务之急,还是重新弄到两条可助渡湖的小船。

        于是,两人决定,砍伐灵木,开始造船。

        只是,要砍伐灵木,也要先寻找,普通树木,可难以抗衡这百鸟雾湖中各种层出不穷的凶鱼攻击,至少要三品以上的灵木,才有一定的防护力。

        于是,两人再次上山,这一次走得比较远,因为距离近的他们都看过了,并沒有发现高品质的灵木,如果真有那样的灵木存在,也只有在山最深之处。

        不过,这一趟行程,灵木沒有找到,却让他们在深山一块岩石后,发现了一块巨大的六焰地根。

        这株六焰地根,整体闪烁著六种不同的光焰,浑身上下只挂了四五片树叶,就像一个婴儿身上只穿了两三块破布似的,肥肥胖胖,有如黄精。

        看到这株灵药,饶是见多识广的厉寒与万璇纱两人,也不由得大喜过望,因为这株灵药,虽然比不上之前他们在三界万象珠中发现的赤凤化形花,但却不比九死换生草差,位列三品高等,价值非常之高。

        最重要的是,它对人的伤势,拥有极强的治疗之效,只要不是彻底死亡,切下一小片含在嘴里,能瞬间死而复生,堪称这世间最强灵药之一,可以生死人而肉白骨,在法丹境之下,堪称无敌。

        两人的伤势,虽然在这段时间的休养之中,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接下來的路程,才是最危险的,两人本來还在心忧,一次受伤就已经如此了,如果接下來,再次受伤,该怎么办,现在有了这六焰地根,一切困难就解决了。

        当然,前提是,你要有命,服下这六焰地根,而且,六焰地根并不是万能的,如果你道气耗尽,就算及时服下,沒有逃脱湖中凶鱼的追杀,最终依旧会身死魂灭,死于非命。

        所以,虽有助益,但却不能太过依靠。

        将这株六焰地根挖下來,封入一个玉盒中收好之后,两人再次前行,终于在第四个时辰,在山峰之顶,发现一种‘赤云木’,乃是极为轻便坚固的三品中等灵木,三人将其砍伐而下,制作了两具简陋的‘赤云灵舟’,随即,再次下湖,朝著玲浮屠等人前进的方向追去。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