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四百二十五章、荒岛落难
  • 第四百二十五章、荒岛落难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寸步维艰。

        寸步维艰,这四个字,完美地解说了玲浮屠邪无殇梵空冥等人现在的处境,说是糟糕透顶也不为过。

        直到此时,他们才发觉,原来还觉得危险重重的红血林,赤妖神山,夜摩河,妖血大平原,炼狱沼泽……在此时此地看来,是何等安全,何等轻易。

        如果,如果上天能把这里变成和那几处险地一样,他们宁愿,再延长数倍的路途,也心甘情愿。

        然而,这世间,什么果都有,就是没有如果。

        所以最终,众人还是只有硬著头皮,一步一步,慢慢地朝晦暗生死峰的方向靠近。

        所幸,众人之中,还有一位执掌大罗紫伞此等隐匿秘法的玲浮屠,依靠此伞,众人掩气摒息,除非玲浮屠道气不济的时候,否则他们大多时候,还是比较安全的。

        除非,遇上一些实在强大,觉力的妖兽群,才不得不走远绕行。

        不过,众人也明白,大罗紫伞虽强,但最多,也只能保证他们到达晦暗生死峰的安全,一旦到了晦暗生死峰上,真正接近魔罗祖窟的时候,到时候,什么隐匿秘法也无用。

        因为,大罗紫伞,也不过一件伪宝器而已,还没有到达真正的宝器的程度。只要没到宝器,就很难瞒过那些高阶妖将,更别说妖宗级存在了。:嘿||言||格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之前若遇上这等存在,他们还能绕行一段距离,但等到到了晦暗生死峰上,寸寸杀机,步步死域,到时候,就真的只能依靠他们的顽强,他们的智慧,他们的实力,来杀出一条血路了。

        ……

        玲浮屠等人,还有大罗紫伞这等秘宝作为掩护,在他们身后,才刚刚抵达百鸟雾湖边缘的厉寒与万璇纱两人,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他们可并没有大罗紫伞,所以在刚进入百鸟雾湖时,就遭到了数波攻击,依靠不俗的手段,才勉强将其杀散。

        这百鸟雾湖之中,危险重重,别说中心区域了,就是这最外围,亦有无数奇异的妖鱼,妖鲨群,忽尔跃出水面,朝正驾梭飞行在湖面之上的厉寒,万璇纱发起攻击。

        而有时,空中亦会出现成群大鸟,一个个尖嘴如刀,双翼展开,足有数十米之长,翎羽拖起,一根根如同剑一般锋利,看到面有人或鱼经过,就会随之俯冲而,瞬间将其啄走,成为它们腹中的食物。

        这是‘尖刀剑鸟’,而且不止是‘尖刀剑鸟’,在这百鸟雾湖之中,据说生存有数百种稀奇古怪的鸟类之多,而且一只只都是天生异种,极具攻击性,根本不是普通鸟类。

        百鸟雾湖,其一,是说其雾广大,几乎遍布整个湖泊;其二,就是说明,这湖面上空,所掠过的那些稀奇怪鸟,绝对不能小看。

        厉寒与万璇纱两人,千辛万苦,小心翼翼,使尽了浑身解数,或躲或避,仍是不可避免地经历数十场战斗,两人各自都付出一点轻伤的代价之后,这才勉强行进到玲浮屠等人所经过的三分之一的路程。

        而后面的路程,对于没有大罗紫伞这等隐匿秘法的厉寒与万璇纱两人来说,才是真正的考验。

        如果两人不能通过这段路程,那么,要么原路返回,要么……估计就只有永远的成为那些飞鸟或湖中鱼食,永生得不到解脱了。

        “怎么办?”

        对视了一眼,犹豫了一番,猜测到玲浮屠,邪无殇等,此时正在他们之前。自己两人虽然艰难,但也许,大部队此时也遇到了危机,正等待他们的汇合。

        所以,略一犹豫之后,最终,两人还是同时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而行。脚的玄梭灵舟,划出一道道白色的水箭,朝头而行。

        ……

        进入三分之二的距离,之前玲浮屠,邪无殇等人遭遇的险情,顿时再次在厉寒,万璇纱两人身上重现。

        而且,没有大罗紫伞,两人的战力,显然也完全不可与之前大部队的十三人可相比,所以,这一段距离,对于厉寒等人来说,无疑于一个噩梦。

        ……

        一天后。

        “呃,噗!”

        这是一座长满了荒草的枯岛,枯岛上并没有妖兵驻守,就算原来有的几只盘踞的中低阶妖族,亦被万璇纱随手解决。

        此时,两人的玄梭灵舟被弃在一处,破破烂烂,却是在中途,被一群鱼箭白鲨给追了上百里,并且专门挑他们脚的玄梭灵舟攻击。

        虽然厉寒与万璇纱两人千方百计闪避,然而这群鱼箭白鲨的速度太大,而他们又人生地不熟,最终,还是被那群鱼箭白鲨将这两只玄梭灵舟给射得千疮百孔,再也不能使用了。

        而两人,险险逃避到这座荒鸟上,但并未脱离险境。

        在上岸之时,一群鱼箭白鲨,似乎知道猎物要脱离追捕,一个个纷纷发动了疯狂的攻击。

        最终,为了成功掩护万璇纱撤离,厉寒一人,独对数十头至少修为高达高级妖将的鱼箭白鲨,即使他倾尽全力,亦难以尽数躲避。

        最终,被数头鱼箭白鲨抓住破绽,四五道寒冰水箭齐齐打在厉寒身上,瞬息间将他的护身灵罩打得四分五裂,而后,全身上,更是瞬间多出了四五个血洞。

        在万璇纱见状,急忙扔出最后一批‘爆烈炎丹’,将这群鱼箭白鲨给炸退之后,才堪堪将身伤重伤,迹近昏迷的厉寒给抬到了这座荒岛之上。

        唯一庆幸的是,这岛上没有高阶妖将级妖兽,更没有妖宗,否则,以两人此时的战力,绝对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而现在,好歹还有一人,保存了大部份的战力,只是厉寒如今的情况,就显得有些不妙了。

        他胸口的血洞,虽然经万璇纱敷过隐丹门的止血灵药,但是依旧无济于事,血流数次冲溃膏药堤坝,吓得万璇纱急忙再次敷药,如此数次,并用绷带缠了七八圈,绷带都全部染红的情况,厉寒才勉强止血,咳出了几口污血之后,昏了过去。

        万璇纱抱著厉寒的身影,一时六神无主,心中一片慌乱,却不得不强忍著,咬牙坚持,不让泪水滑落眼眶。

        这段时日以来,其实她早已习惯了厉寒的存在,去哪里,有厉寒决定;遇上大的危险,有厉寒告诉她要怎么做;遇上一些稀奇古怪之物,厉寒多半能告诉她这才是什么,除非在药材,或其他涉及丹药方面的知识,才需要她略略提点一二。

        其实这段时日已来,虽然多番危险,但她一直过得十分安逸,因为身边,有一个处处显露勇敢,智慧,在默默照顾她的厉师兄。

        但是,现在,一直照顾她,保护她的厉师兄,也终于因再一次保护她,而倒了去,她一个平常只知炼药采药,沉浸在自己的丹道世界中的柔弱少女,如何能面对这等场面。

        不过,女子在有男人保护的时候,显示出柔弱;但一旦真遭大难,当一切的依靠被斩断,需要她独自拿主意的时候,她们,要么彻底崩溃,要么,就会从困境中涅磐重生,变作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而万璇纱,明显是后一种。

        因为要守护厉寒,所以,只用了不过短短三个时辰,她就彻底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强掩慌乱和不知所措,不断地回忆以前跟厉寒在一起的时候,猜想如果是厉寒,遇上这样的情况,第一步,该如何做。

        “对,第一步,要先把伤势止住,这一点,我做到了,厉大哥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需要休养和补充元气。”

        “那,第二步,就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先将他安顿来。等安顿来后,我就再出去为他找药,给他弥补受损的元气,如果,他才能快速的恢复,苏醒过来。”

        “嗯,就这样,先找一个落脚呢?哪里安全呢?”

        编制了一个藤车,将厉寒放置在其上,万璇纱背著厉寒,慢慢地朝岛屿深处走去,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找到了一个背风靠壁的山洞。

        将里面的一些臭味小虫用药烟除去之后,她这才终于拖著厉寒,躲进了洞穴之中,并设置一个简单的阵法。

        然后,外面又用一些藤蔓遮住,还搬了一块大石头过来,挡住洞口,这才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朝山中更深处走去。

        她要去为厉寒寻药。

        虽然她来之前带的丹药不少,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连续遇险,她身上再多的伤药,也使用得差不多了。

        而平常的丹药,对厉寒此等伤势,又无效果,所以,为了快速让厉寒恢复,她顾不得危险,只身入山。

        一个平常的女子,在血与火,生死与战争的洗礼中,终于渐渐变得坚强,渐渐学会成熟。

        她用自己柔弱的肩膀,在守护著厉寒,守护著,这个不断用自己的身躯,挡在所有危险前面,把安全留给自己的师兄。

        也许,此时此刻,“师兄”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两人之间的友情了,厉寒在他心中,和自己的亲哥哥,也没有什么两样了。

        所以,她更不能让他死。

        “对,就算自己死,也不能让他死。”

        怀著这样的信念,万璇纱踏入了深山。

        足足过了五个时辰之后,她才从山中返回,右臂软软垂,肩肘处还带著一片血色,不过她只是眉头微皱,还是很快从储物道戒中,取出数株带著淡淡灵光的草药,一脸喜色地回到山洞前,搬开大石,走了进去。

        “厉大哥,我采药归来了。”

        一进去,她就看到,厉寒不知何时,竟然已经醒来,不知怎地一个人坐了起来,靠著石壁,正复杂难言地打量著她。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