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四百一十一章、赤凤化形花,上
  • 第四百一十一章、赤凤化形花,上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万璇纱怔了一怔,不过看到厉寒的表情,随即明白了过来。

        但是,明白归明白,等明白过来之后,她却也不由一声苦笑。

        面对厉寒满心期待的表情,虽然不忍,还是摊了摊手道:“我的情况,也比你好不了多少。”

        看著厉寒不解的表情,她继续开口说道:“虽然能动,不过,我体内的道气,也全部消失不见了,应该是被炸散。”

        “而精神力,此时亦虚弱无比,根本达不到打开储物道戒的程度。”

        “估计,至少要休养三天以上,才有可能恢复一点道气,打开储物道戒。”

        “不过你放心……”

        说到这里,她总算想起,自己是要安慰厉寒,于是开口说道:“只要等我能打开储物道戒的时侯,我就能拿出大量的疗伤丹药,治疗我们所受之伤势。”

        “我们的情况虽然糟糕,但到底没有差到一定程度,既然还能活著,就一定可以恢复原样,重回巅峰。”

        “也许,出去之后,还能寻到大部队,继续跟随他们完成任务呢……”

        “呵……”

        闻言,厉寒无言的牵扯了两嘴角,不由苦笑。

        是啊,那么恐怖的大爆炸,人没有当场身死,已属万幸,还想保存修为,那是何等妄想?

        既然自己此时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万璇纱修为比自己还低,能在那场大爆炸中,活命来,就已不错,又岂能奢求更多?醉心章节亿梗新

        既然自己都没有了道气,打不开储物道戒,相信,她比自己也强不了多少。

        两人眼,显然都是秋后的蚂蚱,除了穷蹦跶几,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不过,厉寒比起万璇纱还是不如,万璇纱还能“真蹦跶”几,而自己,却只能躺在这里等死……

        互相沉默了片刻后,忽然,万璇纱眼珠子转了转,目光落到不远处的那个碧色小水潭上,眼睛顿时一亮。

        “对了,这里还有一个小水潭,我看看有没有游鱼给我们捕捉?如果有,我们就能挨过这三天了!”

        眼,两人修为尽失,丹药俱无,一应事物,全在储物道戒中。

        可储物道戒打不开也是白搭,等于两人现在是一穷二白,处在一生中最虚弱的时候。

        这个时候,随便来几只强大的凶兽,两人都只有等死的份,所以,万璇纱才用了“挨”字。

        这三天,显然是两人最为艰难的三天。

        熬过去,一切海阔天空;熬不过去,两人只怕就要永远待在这里神秘鬼洞中了。

        临死,连自己所处的地方在哪都不知道。

        万璇纱擎著铜灯,慢慢地朝那处碧色小水潭走去,而地,厉寒看著她慢慢走远的背影,眼睛也不禁又灵动了一些,多了一抹希望。

        过了片刻之后,万璇纱走回,笑著说道:“我们运气还真是不错,这小水潭,看似不大,其实里面鱼类还真是不少,看模样,而且都是拥有灵气的灵鱼。”

        “这样一来,我们恢复伤势的速度,估计就要加快数分了。你且等我,我想个办法,去捕捉三四条。”

        如果是以前,凭万璇纱的实力,随手捕捉几条游鱼,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

        但现在不比往常,她修为全失,现在这个状态,估计连一个普通女子都不如,又没有工具,想从那冰寒彻骨的碧绿小水潭中,捕出鱼来,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厉寒有心帮忙,可惜他现在连身都起不来,最能也只能无奈,睁眼在一旁看著万璇纱一个人在忙碌。

        万璇纱把铜灯放在一边,在洞穴中四处走了片刻,忽然,她满脸喜色的回来,掌心中,却赫然多了一把淡紫色的小花,小花散发出一股微腥的香气。

        厉寒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白,女孩子就是爱美,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摘花?

        而且,这花是哪里来的?

        正怀疑间,却见万璇纱微微一声笑著说道:“这是醉鱼草,又名鲤鱼花草,鱼鳞子等等,全株有小毒,对我们人类而言,安全无害,但一旦捣碎,将其扔入湖中,则能使湖鱼麻醉,便于捕捉,所以名叫‘醉鱼草’。”

        “我原本只是抱著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这地底洞穴之中,竟然真有这种醉鱼草存在,如此一来,我们的捕鱼大计,就简单多了。”

        厉寒闻言之后,这才恍然大悟,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万璇纱了,心中不由大感愧疚。

        不过万璇纱却根本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将这把紫色小花抓回来之后,当即在一旁的一块青石上,慢慢将其捣碎成末,然后走回湖边,一把洒了去。

        淡紫色的花瓣落于湖水之中,一股奇异的香气,顿时漂浮于湖面之上。

        万璇纱蹲在湖边,只见湖中那些游鱼,闻到这种醉鱼草的气息,顿时不由脑袋略微一晕。

        过了片刻之后,离得近的几条,已经微翻眼白,悄悄的浮上了湖面。

        眼状,万璇纱眼睛大喜,虽然这洞中找不到木质竹枝等辅助之物,但她用双手划水,将醉鱼慢慢荡向岸边。

        最终,手一捞,三条或金或青的巴掌大鲤鱼,出现在她的掌心中。

        除了依旧一鼓一鼓的腹部显示著它们还生存以外,却意识全无,丝毫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万璇纱喜孜孜地捧著三条鲤鱼回到厉寒身边,然而此时,却又犯难了。

        此鱼清理容易,虽然身畔没有刀剑,但是拿一块较为尖利的石块,亦能划破其腹,清理脏物。

        只是,这,没有火折子,也无柴禾,如何生火?生不了火,这鱼又如何吃?

        似是看出她的犯难,厉寒苦笑道:“这个时候哪还计较得这许多,先填一填肚子再说吧,等我们恢复了道气,自然能随手生火,再不用过这苦日子。”

        “而且,生鱼也自有生鱼其独特的鲜美之味,我们就当是体验日常完全不同的生活吧!”

        闻言,万璇纱也是无奈,虽然有些不愿,但最终,还是重新回到潭边,将三条鲤鱼清理清洗干净,并用一块石片将所有鱼肉切成数十薄薄鱼片。

        随后,她又重新回到了厉寒身边,犹豫了,却没有自己动口开吃,而是手一伸,把第一片鱼片递到了厉寒的面前。

        生鱼片虽然看起来银白秀美,然而入鼻之后,却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厉寒也不由皱了眉头。

        不过,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以及腹中一阵传来一阵的肌饿,这种时候,哪还顾及得了那么许多。

        别说是能吃的鱼片,就算给他一堆树叶,估计他此时也能吃得津津有味了。

        所以,只是迟疑了不过片刻,他便大口一张,一口将那片生鱼片咬入了口中,嚼都没嚼,闭上眼睛,一咽,直接就将其吞入腹中。

        然而,初尝此味的厉寒,刚开始的确有些不适应,不过,很快,他觉得,吃入嘴中的生鱼片,居然有一股熟鱼所没有的甘美柔滑,第四片时,已经会略微嚼上几,最后,更是一片片嚼得津津有味。

        而随著一片片生鱼片的入肚,他浑身上,亦慢慢的恢复了一丝气力,能勉强撑著坐起来,肚中,亦不再传来饥饿的感觉,一股热力,自然自丹田深处慢慢诞生。

        这,就是气穴的好处了,只要气穴不枯竭,生命机能不失,就能慢慢的恢复,照这情形来看,根本不用万璇纱所说的三天,估计一天半之内,两人就能恢复一定的战力了。

        闭上眼睛,盘膝而坐,默默引导丹田深处,那一丝微不可察,渺若游鱼的微弱道气,争取尽快将它壮大,恢复原状。

        而另一边,看著厉寒先是皱眉,再是吃得津津有味,万璇纱在一旁,眉头紧皱,然而,看著厉寒吃完,已经闭目打坐的身影,感受到腹中也传来一阵阵肌饿的绞痛之感,目光落到那一片片被她切得白净透明的鱼片之上,最终,还是饥饿战胜了挑剔,学著厉寒先前那样,一张口,将一片生鱼片直接塞入樱桃小口中,嚼都没嚼,一口直接咽了去。

        刚开始同样是和厉寒一样的不适应,但最后,吃上几片之后,慢慢熟悉这种味道,也觉得没有那么难闻了,最后,剩的生鱼片,同样全部入了她的腹中。

        她洗了洗手,随即,同样和厉寒一样,坐在另一边,盘膝打坐起来,争风夺秒,恢复道气。

        转眼,一天半的时间,一晃而过。

        这一天中午,厉寒陡然睁开眼睛,双眼之中,淡淡的精光一闪而逝。

        而后,“扑通”一声,他左手中指之上的储物道戒之上,闪过微微的一丝黑芒,而后,光芒一闪,面前空白的地上,顿时多了一大堆的物事,全是各种丹药,兵器,秘笈,宝物。

        终于,他道气恢复了三成左右,可以打开储物道戒,再不用过那种苦日子了。

        厉寒看著面前这堆积如山的一小堆物资,这一刻,恨不得站起身,仰天哈哈大笑几声。

        而另一边,万璇纱虽然比厉寒慢点,但也不过多过半个时辰,随即,“噗通”的一声,她指间青光一亮,随即面前的地面上,也陡然多了一大堆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