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三百七十二章、排名落定(五)
  • 第三百七十二章、排名落定(五)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毫无疑问,伤亡的十数人之中,名字最为耀眼,份量最重的一个,肯定是伦音海阁弟子,冢圣传无疑。

        ……

        伦音海阁阵营弟子中。

        “冢圣传,竟然有他,”

        也难怪这些伦音海阁弟子震惊,甚至震撼,因为冢圣传的名气,实在太大了。

        虽然在外宗,听过冢圣传名字的不多。

        但在伦音海阁,这个名字,即使是顶峰弟子为首的风清绝,燕离川,陈青瑟这几人,或多或少也听说过一些。

        毕竟,‘枯骨圣手’这四个字,不是白叫的,在原内宗弟子中,除了蓝潭和应雪情,他几乎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而且,他的修为进展也非常之快,据说其进入气穴境不过短短年余,就已经突破到了气穴境中期的修为。

        这个速度,可以说已经是非常骇人听闻了。

        要知道,气穴境以后,每一个小境界的提升,都非常困难,和纳气、混元,已是截然不同了。

        气穴境初期到中期是如此,气穴境中期到后期更不消说。

        虽然暂时沒还沒有听说他晋阶气穴境后期的传闻,但是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从气穴境初期提升到了气穴境中期,这已经非常之快了。

        很多人都猜测,三年之内,他就有可能突破至气穴境后期,十年之内,说不定就能达到气穴境巅峰,三十年内,说不定就能触摸及一丝法丹的瓶颈。

        虽然沒有人认为他一定能突破法丹,但成就一个半步法丹,应该也是毫无疑问,稳稳的了。

        毕竟,能进入水月潮音洞内洞,参悟伦音海阁镇宗之宝,水月潮音石的,沒有哪一个是简单的人。

        即使是现在为首的这几人,风清绝,燕离川,陈青瑟,左素心,黄虹玉,也沒有一个有这等的机缘。

        但现在……却突然看到了他的死迅。

        这份前后对差之比,自然让众人难以置信,甚至震惊到无以复加。

        而各人表情,也截然不同。

        风清绝,燕离川等……虽然震惊有之,不过毕竟跟冢圣传关系不大,所以也比较漠然。

        但那名伦音海阁的带队长老,天离长老,却面色大变,神情变得十分阴沉,似欲滴下水來,显然心中十分痛惜。

        不过众人也能理解,冢圣传之亡,等于伦音海阁将來少了一位半步法丹级的强者,这对于伦音海阁这等宗门來说,自然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只是可惜,他也知道进入妖影迷宫,全凭自愿,之前就知道有生死之危。

        既然已经立下生死之状,此时意外陨落,自然也沒法在这个上面做什么手脚了。

        因此,虽然痛惜,也只有不了了之。

        倒是灵离歌,左神京,唐飞仙等,有些震惊,毕竟他们与冢圣传比较熟,甚至曾一度在他之下。

        就是蓝潭,应雪情等,也面色微微波动了一下,不过随即就恢复正常。

        只有一人,‘绝魂手’周京,面色阴沉,自看到冢圣传的死迅,就低垂著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谁也沒看到他的眼睛。

        而厉寒,自然明白冢圣传为什么而死,不过此时他自然也不会自揭真相。

        所以,也是随便看了一眼,便低下头,脑海中,却是回想起,自冢圣传身上摸出的那个黑色道戒,以及道戒中,所存的那页奇特的金色薄页起來。

        “控琴七咒,化龙之卷,”

        “控琴七咒,”这是什么东西。

        在离开了那条石道通道之后,随即,厉寒便找了一个隐僻的安全之地,悄悄再把冢圣传的储物道戒中的东西翻看了一遍。

        冢圣传的储物道戒中的东西,根本不类正常人类修士,让厉寒隐有猜测,却无法证实。

        其中,有几颗漆黑,魔气滚滚的丹药,一看就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

        一枚碗口般大的血红奇花,散发出浓重的血腥气,即使以厉寒的见识,也沒有认出來。

        后來,还是翻阅了万灵药鉴,才明白这是何物,來自妖界的两界花,传说蕴含了无尽的妖气在期中,一旦炼化,能对魔类,妖类,都产生极大的促进作用。

        但唯独对人类,不但沒有好处,反而副作用十分之大,万万不可误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此物也非比寻常,厉寒原本想将它扔去,但后來想到,或许有用得著的地方,也就留了下來,也不知道这冢圣传,哪里弄到的这些东西,为什么要留在他的储物道戒内。

        不过一想到最后关头,他使出奇怪秘法,召唤出一口魔气森森的长剑,还使出了一门明显是魔族的剑法,厉寒也就不奇怪了。

        除了这几颗漆黑丹药,一颗血红怪花,两界花之外,另外,还有一把下品名器级的附骨灵剑,一把伪名器级的银狼拳套。

        最后,就是大量道钱,以及那张淡金色的纸页。

        那口长剑,明显也是一柄魔器,不属于正常人类的武器,不过也从來沒有人见他使用过。

        而那把银狼拳套,倒是正常武器,应该是他用來掩人耳目的。

        看來这个冢圣传,果然有问題,只是不知道,到底有什么隐秘身份,现在他死了,一了百了,厉寒也猜测不出來。

        反正这些东西他都收了起來,唯独那张金色薄页,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其上的名字,让厉寒完全是一头雾水,摸不著头脑。

        ‘控琴七咒,化龙之卷’,显然,这是一卷控琴秘术,只是,冢圣传一介玄修,要一份控琴秘术干什么。

        而且,厉寒对琴道一窍不通,但即使如此,他也看得出,这卷控琴秘术,非同小可,其中的过程十分复杂,手印更是玄奥难明。

        即使以厉寒此时的修为,堂堂气穴境中期修士,看这一卷控琴之法,居然也看得头昏脑涨,有一种不能呼息的感觉。

        直觉告诉他,这卷控琴秘术,肯定不简单,而且只怕就隐藏著冢圣传身份秘密的來源。

        也许,解开了这卷控琴秘术,也就能知道冢圣传的來历,身份。

        可惜,现在肯定还不是时机,一是因为不知道冢圣传这东西是哪里來的。

        二,是以厉寒暂时对琴道的理解,肯定不可能解开如此深奥的东西,估计要购买一些琴道典籍,以及古琴知识,才有可能,略窥一二了。

        将心中的念头放下,厉寒复抬起头,此时,一个时辰已经渐渐过去,终于,该出來的人也都出來了,沒出來的,也永远都不可能再出來了。

        梵空冥,邪无殇,卓超群,玲浮屠,司青蛇,司徒尚季,荆枯叶,阎邪川,武君然,除小小等……倒是一个不落,全部完好归來,让众人大呼出一口气,轻松了许多。

        不过也是正常,这些人,本就是妖孽,以他们的实力,怎么可能出事,如果真出事,那才是不正常。

        冢圣传本來就是意外,如果再來一个更大的意外,只怕就要引起别人追查了。

        随即,八宗长老站在所有人面前,开始念名单。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