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三百六十六章、击杀冢圣传(下)
  • 第三百六十六章、击杀冢圣传(下)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呵呵,难得厉师弟还记得我,不错不错,为了这份同门之谊,说不得等下我动手一定会手下留情一分的。”

        冢圣传眼神冰冷,但是却面带微笑,望著厉寒,缓缓的诡异说道。

        “留情,呵呵……”

        厉寒心中苦笑。

        他知道,今日恐怕不能善了了。

        在冢圣传出现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今日两人中,此刻只怕只有一个人能安然离开了。

        冢圣传,伦音海阁内宗之中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在厉寒还是外门弟子时,他就是内宗弟子榜中排行前五的巅峰存在。

        后來,和应雪情一起,进入水月潮音洞,感悟水月潮音石,突破气穴境,更是如日中天。

        成为整个伦音海阁,即使在顶峰弟子榜中,也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而现在,这样的一个人,却因为其表弟冢龙之仇,对自己喊打喊杀,还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因为他,自己一直压力颇大,所以修行起來,十分刻苦,这才进度颇大,速度飞快。

        但也因为他,要自己时时面临死亡之险,难得安宁。

        这次狩沙任务,虽然來之前就早有预料,一有机会,冢圣传肯定会对自己下手,而且,最好的机会,就是在这妖影迷宫。

        毕竟,此处深入地下,而且地处偏僻,里面通道密密麻麻环绕,进來的又都只是各宗的一些三代弟子。

        只要找准机会,击杀了自己,就不用担心有任何麻烦,还能推给里面的妖魂,不会有任何人发现。

        不过,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厉寒也沒想到,才刚进入沒多久,积分还沒赚到多少呢,就遇上他,这样早,这样突然。

        还真是,命中注定,想逃也逃不掉呢。

        不过,厉寒也不是全然沒有一点准备,如果完全沒有准备,他也不会如此堂而皇之的,跟随冢圣传等人一起,进入这妖影迷宫。

        所以,心下微微一惊之后,他很快就重新镇定了下來,脸色也再次恢复了如往常般平静,淡淡地问道:“冢圣传,你待怎样,”

        “怎样,你说呢,还能怎样,”

        冢圣传“呵呵”一笑,神情带著一丝说不出的阴冷,让人只看一眼便心中生寒。

        他望著对面的厉寒,见他这么快就恢复平静,眼睛中也不由闪过了一丝惊讶,不过还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我们之间,仇恨早已不可调解,不是吗,”

        厉寒也明白,即使沒有其表弟冢龙之仇,但是,有在浮屠峰上,有其试图击杀自己的一幕,两人之间,也一定是不死不休。

        所以,问这句话,果然只是一句废话。

        而现在,冢圣传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当即,他也再不抱任何饶幸的心理,淡淡地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便來吧。”

        万千恩怨,过往种种,既然遇见,不能调解,那也只有,手底下见真章了。

        “好胆气,不过在击杀你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冢圣传见状,面色转冷,却沒有直接出手,而是突然之间,双手一扬,从袖中摸出了十几面蓝色旗帜,朝著四面八方打去。

        这些水蓝色旗帜,一个个只有巴掌般大小,寸许高,旗杆呈暗金之色,光芒流转,旗帜表面,则织绣金丝,水光缭绕,波光粼粼。

        “天道水蕴旗。”

        厉寒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脸色微微一变,认出了这是一套阵旗。

        这种阵旗,十几面组合在一起,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布下,就能瞬间形成一个几十丈范围大小,专门隔绝神识外泄,封锁内外,遮掩动静的一种阵法。

        这种阵法,有困禁和封锁之效,和他的土神囚笼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论起精妙处,在某些方面,却犹有过之。

        当然论起防御,肯定不及用土系灵物作为驱动中心的土神囚笼强大。

        只看了一眼,厉寒便明白对方想做什么,是怕有人不小心闯入他们的战斗圈子,打搅到两人,甚至救援厉寒。

        当然最重要的肯定是,防备厉寒突然逃跑,或者有人前來,刚好窥探到冢圣传击杀同门弟子的恶行,所以,才要用到这套天道水蕴旗阵。

        十几面蓝色旗帜一同打出去之后,钉立于四面八方十数处地方,暗金色的旗杆插入石壁三分之一部份。

        随即,冢圣传双手一挥,一道道法诀连绵打出。

        顿时,所有水蓝色阵旗,散发出一股蒙蒙波光,蒙蒙波光在半空中联系在一起,随即,空间一晃,刹那间,天地大变样。

        厉寒只觉陡然间,脚下一沉,随即,四周空间,变作蔚蓝色的海洋,而他与冢圣传,都站在海洋中心,再也看不见四周天地。

        而他估计,从外面看,这一片空间,则似是突然消失于地面,只怕沒有一时半会,也根本观察不到这片空间的特殊,还以为是突然无路了。

        而他相信,冢圣传多半以为,这段时间,足够他对厉寒进行击杀了。

        “呵呵,真如此容易么,”

        厉寒神色不变,目光一闪,暗暗警惕的同时,却并不太放在心上。

        冢圣传不想别人看见这一战,而他,其实又何尝不是如此。

        有此阵旗阻挡,到底是对谁有好处,还说不一定呢。

        ……

        冢圣传布完法阵之后,这才轩眉一笑,满是得意之色,估计认为如今的厉寒,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其宰割了。

        随即,他抬眼看了一眼,蓝色空间上空,那只仍旧被厉寒封禁在虚空界壁之中的黑色妖蝠,眼神一闪,忽然一扬手,打出一道暗红色的铁箭。

        铁箭带风,暗光飞掠,“噗”的一声,就钉入了那头黑色妖蝠的胸前,带起一道血光。

        只余几寸箭尾,在外面剧烈乱颤,过了数息,方才停止。

        与此同时,铁箭之上,光华大放,一道道黑光蔓延而出,随即把那头黑色妖蝠彻底禁锢在了原地。

        血翼镇魂箭,修道界,一种十分罕见的镇魂类秘宝。

        这种秘宝,可以对灵魂类,或者像黑翼妖蝠这样的妖魂类存在,拥有极强的禁锢之效。

        估计他是怕两人大战过程中,不及分心,让这类妖魂趁著两人攻击余波,反而挣脱虚空,逃了出去,所以才暂时用这枚血翼镇魂箭将其镇压住。

        等到大战结束,自然随意处置,可以收获一大笔积分。

        厉寒他要杀,这只虚空妖蝠妖魂,他也不想放过的。

        “开始吧。”

        随即,他看向对面的厉寒,脸色一冷,淡淡地开口说道:“你是师弟,我先让你三招。”

        “呵呵,不用,长者为先,师兄既然年长,自然应该是师兄先出手。”

        厉寒闻言,目光闪了一闪,精神波动辐射到四面八方,随时防备可能出现的一切危机,同时心弦绷紧到最为紧张的状态。

        但表面上,他却依旧如常,十分平静的回复道。

        “呵呵,是么,那就不要怪师兄不讲情面了。”

        闻言,‘枯骨圣手’冢圣传面色一冷,看了一眼四周,决定速战速决,以免以长梦多,再添变数。

        于是,他双臂一沉,漆黑的双手之上,蓦然冒出了滚滚的黑气,而后,翻掌一拳打出。

        “枯骨十重狱。”

        滚滚的黑气,如山如潮,朝厉寒压來,依旧是他的成名绝学,枯骨圣手中的第一大绝招,枯骨十重狱。

        但此次再见他使來,却比上一次,在浮屠山巅之时,却更强大了数倍,甚至近十倍。

        显然,这一年多來,不止厉寒一个人在进步,他的进步,同样惊人,甚至,更为可怖。

        然而,面对如此恐怖的攻击,厉寒却并不为所动,身形一晃,足下踏著一连串的倒影,人已经朝后疾射而出,躲过这一招。

        “清虚四重影,嗯,”

        对面,一身蓝衣的冢圣传,满面错愕之色,一脸惊疑的喊出。

        显然沒有料到,厉寒居然也学会了他的成名绝学之一,玄道峰不传绝学,清虚四重影。

        不过随即想到什么,他又冷笑:“原來如此,不过是突破顶峰弟子时,获得的一项福利而已,但你学到的清虚四重影,又岂是我这等钻研多年的弟子可比。”

        “让你见一见,什么是真正大成期的清虚四重影。”

        “唰。”

        身形一闪,他也赫然从原地陡然消失,四道一模一样的残影,出现于他的身后,而后,陡然出现在了厉寒的前方。

        四道残影一收,冢圣传的身影重新出现,漆黑的双臂一挥,又是一招一模一样的枯骨十重狱打出。

        而且这一次距离更近,位置更加刁钻,让厉寒不由得心头陡然一沉,有些反应不过來,只得直起双臂,朝前微微一挡。

        “砰。”

        一声闷响,厉寒吃痛,整个人朝后倾倒疾飞而出,喉头一甜,已是一口鲜血飞涌而出,骨骼中传來一阵清脆的碎裂声。

        他万万沒有料到,一年多时间不见,冢圣传竟然将这门玄道峰的不传绝学,清虚四重影修炼到了大成的地步,最高境界,第四重幻影。

        而他,才修炼到第三重幻影而已,两者完全不可相提并论,难怪他输得这样惨。

        论速度,三道幻影的小成境界,和四道幻影的大成境界,成就相差天壤之别,他根本不是冢圣传的对手。

        不过,两者修炼这门绝技,时间也差了不知几许,厉寒不敌冢圣传,也说得过去,如果能超过,才是不正常的情况。

        所以,厉寒并不气馁,身形在疾速之中,一道道道气流出,瞬间包裹双臂,受损的骨骼,已经在快速修复。

        半地品心法道技,大日炎身,本就有粹炼身体,修补损伤的奇效。

        再加上厉寒吞服的六品灵火,赤帝长生火,在养炼伤势的方面,肯定比旁人要强上无数倍。

        紫红色的火焰流转,厉寒的骨骼,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几个呼息间,就已完全如常。

        而此时,他也已经压抑住喉头喷涌而出的暗血,眼神一沉,足尖在身后的石壁之上一点即收,随即不退反进,反朝对面的冢圣传冲去。

        “來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招。”

        “神火罗网。”

        汹涌在出的紫色灵焰,在赤帝长生火的催动下,瞬间蔓延了整个水蓝色的空间,而后,朝著对面的冢圣传席卷而去。

        火墙升起,四面合围,恐怖的烈焰,刹那间形成难以忍耐的高温,四周插立的十几面水蓝色阵旗,都一阵不稳,发出“滋滋滋滋……”的异响。

        对面,冢圣传未料到厉寒伤势如此快恢复,并且能发动反击,还是如此诡异的攻击,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