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三百六十二章、疯狂淘汰,中
  • 第三百六十二章、疯狂淘汰,中

    作品:《无尽神域

        热门推荐:、 、 、 、 、 、 、

        不过,他也知道这属正常,毕竟他击杀的不过几头中阶妖兵级妖魂,算不了什么。

        如果能击杀一两头高阶妖将级妖魂,才会获得大量积分,那也才是取胜之道。

        不过这高阶妖将级妖魂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急切不得。

        厉寒进來时被传送到的地方,应该比较偏僻,所以这种高阶妖魂比较稀少,只有等待后面的时间,再继续寻找了。

        继续朝前行去,沿途又发现一些低阶妖卒或者中阶妖兵,都被厉寒一一除去。

        慢慢的,他终于深入了这妖影迷宫的重心之地,四周的阴气,陡然森寒起來,让厉寒也不由眉心一凛,感受到了不同寻常。

        ……

        在厉寒被传送进入妖影迷宫的同一时间,其他人也相差不过些许的被纷纷传送进入妖影迷宫之中。

        各人际遇截然不同,有的一來就碰上了好几只高阶妖魂,加上实力强大,轻松将其击杀,立即就收获了不少积分。

        而有的人,却十分倒霉,刚刚传送进入,就碰到了一堆高阶妖魂,甚至顶阶妖魂聚集在地,还沒有反应过來,就被击杀,化为一团白光,消失在原地。

        而在外界,在一百多名各宗弟子纷纷进入后,两名长老忽然同时伸手一招,半空之中骤然浮现出一面灰色光幕,光幕之上一阵白雾涌动之后,忽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红色字体。

        红色字体之上,是排名,再是积分,积分后面,才是人名。

        排在第一位的,赫然是最先进入妖影迷宫的那名葬邪山首席弟子,‘破锋’邪无殇。

        他进入不到短短一个时辰之内,名字后面的积分,赫然变成了三百六,超越榜单上的绝大多数人,骇人听闻。

        而排在第二的,赫然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这个名字,既不是这次仙功万秀榜第一,‘灭轮空渡’梵空冥,也不是原來的第三,‘陌上花’玲浮屠,而是一个名叫‘风车侯’卓超群的人。

        他人名前面的积分,赫然也有两百五,仅比邪无殇略差百余。

        “‘风车侯’卓超群。”

        如果此刻,还有八宗弟子在这,一宗十分惊讶。

        因为这是一个既不属于宗门,也不属于王朝的独特个人存在,而且,大名鼎鼎。

        他是七侯之一,而且排名十分靠前,仅在排名第一的‘烈日侯’衣南裘之下,还有厉寒有过数面之缘的‘妖身侯’时弄花之前。

        七侯之二,怎么也來到这场特殊试练中來了。

        而且看此时外面这八宗长老,以及真龙王朝那名威严皇叔,‘云镜’司玄云的表情,却一个都沒有露出意外之色,显然早已知晓。

        不过,现在的排名,都只是一时的,不见得梵空冥,玲浮屠就输于邪无殇,卓超群两人。

        可能是运气不好,一时沒有遇见太强的妖魂,所以无从下手,排名自然靠后,但随著时间的过去,肯定会渐渐拉升回來。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谁是胜利者。

        邪无殇,卓超群之后,才是梵空冥,玲浮屠两人的名字,随后,则是司徒尚季,司青蛇等人。

        几人的积分,都在一百,到二百五十之间,不算低,但也不算高。

        对比上他们的实力,实在不算什么。

        而剩下的人,则大多只有几十,甚至几个积分,厉寒就在其中。

        他以五个积分,排名第一百零八,堪堪吊车尾,虽然不算最后,但也不高,连前一百都沒进。

        靠这积分,想进入正式小队,明显是痴心妄想,不过他也不急就是了。

        而随著那几名倒霉者的死亡,灰色光幕之上,几个名字骤然变灰,而后黑了下來,掉落入最后的位置。

        让那几名长老,脸色一黑,不过却也咬著牙,谁也沒有开口说什么,气氛一时有些沉寂。

        死亡,在进入之前,这就是有所预料到的事情。

        只是沒想到,时间來得这么快,这么凶猛而已。

        这说明,这些人,一个照面间,连还手都來不及反应一下,就被击杀。

        要么他们遇上的妖魂异常强大,他们完全不是对手;要么,就是遇上了妖魂大部队,无法反击,只能陨落了。

        而这,也只能看运气,即使是这几名气穴境巅峰,甚至半步法丹境的长老,也无法改变什么。

        也不会去改变什么。

        ……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妖影迷宫之中,渐渐黑了下來。

        虽然本來就是漆黑一片,但当数个时辰过去,外面的世界变作黑夜,这里面的颜色,也骤然浓重了几分。

        忽然,黑暗之中,响起了几声重击,随之,是一个青年气喘呼呼的喘息声。

        随著喘息声,一阵杂沓的脚步声随之传來,还有一声惨呼和尖叫。

        “该死,怎么这么倒霉。”

        随著咒吗声,终于,一个青年的身影,闯入视界。

        这是一名身穿蓝衫的青年,面容儒雅,胸口绣著一朵白色的玉花,赫然是名花楼來此试练的一名弟子,名叫廖玄风。

        他的修为约摸在气穴境初期到中期之间,实力在名花楼此行前來的弟子中,也算中上。

        然而此时,他的形容却实在有些狼狈,不但满面血污之色不说,气血亏败,额头之上,更有一层阴气缭绕不散,如同一点墨痕,点在那里,显得十分诡异。

        “砰,”

        陡然,他身形一个跄踉,跌倒在地,其身后的空间中,厚雾一阵涌动,蓦然飘荡出一只赤红毛发的巨猿虚影,手中持著一柄三叉兵刃。

        “嗤,”

        一声轻响,三叉刃朝前一递,廖玄风眼睛中露出不可议之色,胸口透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鲜血顿时源源不断的从中流出。

        他眼睛中满是不甘,绝望,还有愤怒的表情,欲出手反击,却根本抬不动手指,最终,只能圆睁著双眼,缓缓地倒了下去。

        在他死后,其身上灵魂一阵四散,慢慢的,竟然也凝成了一个淡绿色的虚影,赫然被那头巨猿虚影张口一吸,便全部吸入了口中。

        而后其身形瞬间膨胀了一圈,手中的三叉兵刃,光芒也更亮了几分,凝如实质。

        而外界,灰色光幕之上,属于名花楼廖玄风的名字,赫然一跳,随即就暗了下去,变作了黑色。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