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三百一十九章、和解之法
  • 第三百一十九章、和解之法

    作品:《无尽神域

        降落下来之后,玉仙姿眉头一皱,在四处打量了一眼之后,立即对眼前的事情有几分明朗。△頂點說,..

        而蓝衣金简的名花楼主‘快雪时晴’燕评花,同样微露异色,不过却并没有开口什么,只是静静站定,等待玉仙姿的开口。

        在正式场合,玉仙姿的排名比他要高一些,所以都是由她主事。

        当然,如果有什么不足或缺漏之处,他也会找机会或暗地提,这便是他智多星之名的由来。

        目光一扫,很快便确定了场中能主事之人,玉仙姿眉头一皱,朝秦天白遥遥道:“你是哪位?”

        虽然秦天白威名盖世,在三代弟子中几乎一时无两,但是在老一辈强者,尤其是八宗宗主这一级上,或许多数曾听过他的名字,但真见过,却没有几人的。

        所以,身为长仙宗宗主,常年闭关,或觅地苦修的‘九梦玄女’玉仙姿,并没有见过秦天白本人,自然也对他认不出来。

        一身灰衣的秦天白闻言,恭恭敬敬向玉仙姿和燕评花行了一礼,行的却不是晚辈见长辈,而是同辈之礼,开口道:“伦音海阁,秦天白。”

        “你是伦音海阁弟子,秦天白?”

        虽然没见过真人,但各宗三代弟子中最出色几人的名字,却肯定都多多少少听过一些,自然也知道他曾被人废去修为之事,当时有人兴灾乐祸,为其他宗门少如此一个天才人物而开心。

        但也有人,为之惋惜过一阵,觉得如此一位天纵之才,就此陨落,不是好事。

        但此时,听到秦天白的话,玉仙姿顿时觉得一阵意外,上上下下,打量了秦天白几眼,忍不住诧异开口道:“你,修为尽复了?

        话之中倒并没有歧视怀疑的心思,只是有些讶异。

        秦天白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

        反而,玉仙姿多看了几眼之后,却忍不住眼瞳之中,迅速浮现出一抹震惊之色:“你,突破法丹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不啻于灭世惊雷,震得所有在旁倾听的人耳朵一阵阵隆隆作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

        “什么,法丹?”

        “秦天白,突破法丹了,这怎么可能?”

        不止是围观之人,就是伦音海阁这边的人,也一个个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又惊又喜,又是满面惊疑的望向长仙宗宗主玉仙姿,再看向站在中央,一袭灰衣飘浮,气质虚淡的那名伦音海阁首席弟子,大师兄秦天白。

        “天白师兄,真的突破法丹了吗?这怎么可能?”

        “那不是和宗主一个境界了。”

        “从来没有听过,有三代弟子,能这么快突破到法丹之境的,玉宗主会不会是看错了?抑或,秦师兄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不世奇才,才有这般能力,神奇,造化。”

        也无怪忽他们惊讶。

        气穴境强者,修炼成的能力是道气不尽,而法丹境强者,最大的特征则是道液凝丹。

        有人简而言之,称之为,法丹境,为气之无上境,一共要经历四个大的阶段,分别是由气归液,由液返元,由元凝晶,由晶化丹。

        而化丹之境,又有虚丹,实丹两个的等级。

        突破法丹,那是攻击力极度上升的一个名词,和妖宗的妖丹一样,甚至可以外放攻击,攻击力提升十倍不止。

        十名混元境强者,也许能勉强围攻击杀一名普通气穴;但十名气穴,绝对不可能是一名法丹境强者的对手。

        也许百名,千百名,都不可能。

        因为,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混元境强者和气穴境强者,虽有区别,但只是道气的续航能力,单位时间内的攻击防御力,并没有相差多少,所以积少成多,是可以围而战胜的。

        但气穴境强者和法丹境强者,则是一个天与地的差别,云与海的差别,如蚂蚁与大象。

        蚂蚁再多,也禁不住一只大象的随便一脚踩踏。

        历届已来,自千年异变过后,真龙大陆就如同受到天地所限,法丹境强者大大减少,最近更是很难出现真的法丹了。

        何谓真的法丹?就是现在的这些法丹境强者,大多是靠天材地宝,一宗之力,或一个王朝之力,堆积而成造就的。

        之所以要花费如此代价,牺牲如此利益,就是因为,没有法丹坐镇,人类根本不是妖潮的对手;而没有法丹的宗门,也一定会衰落,没落下去,最终被人吞并,或消灭。

        所以,每一名宗门之主,当自己快要老死,大限的时候,都会将自己的全部功力,以特殊的灌方式,输入到自己门内,最有资格,最有希望,最赋天赋的下一任宗门继续人身上,助其突破。

        如此,一个宗门,一个王朝,同一时代,基本只有一个法丹。

        上一任法丹灌后,往往过不了几年,便会死去。就算没有立即死亡,灌之后,功力全失,虽然境界还在,但肉身枯朽,精神萎靡,也发挥不出什么作用了,所以不能称之为法丹。

        所以,现在这个年月,能靠自身实力,突破的法丹,实在是太过罕见了,更不用提如此年轻。

        除了上古之时,现在,几百年,都出现不了这样一个人了。当世仅存的几位法丹,都是靠灌传输而入,由无穷天材地宝资源堆积,才勉强给堆上去的。

        都不算真正自己突破的法丹。

        当然,如果就这样看他们,那就绝对大错特错。能被灌成为法丹的,也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全是各大宗门中屈指可数的人物,都是天纵奇才。

        他们并没是没有成为法丹的资质,只是被天地所限,所以才久久无法突破,要靠资源堆积,但如果放在上古,他们是很轻易就能成为法丹的。

        甚至,不定境界会比这还高。

        不过,一个宗门,王朝资源有限,同一年代,能支撑一个法丹,已是极限,突然出现两个,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所以,所有人不由纷纷惊讶,震撼地望向站在前院广场之上的那个年轻人,甚至,有些宗门长老,执事眼中,还掠过一抹很深的忌惮,和杀机。

        这样的存在,肯定会威胁到他们。如果伦音海阁有了两位法丹,那八大宗门的地位排名,肯定要改写,到时候,他们这些原本就处于高位的人,突然要下落,甚至被挤下霸权,他们如何甘心?

        不过,想到自己的实力,和眼前之人莫测高深的能力,这些人又只是吞了吞唾沫,暗暗把自己眼中的杀意消除掉。

        “杀他?上去被他杀还差不多。”

        这些人虽然疯狂,倒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除非数位法丹一起出手,几宗联合,才有可能消灭一名法丹,不过八宗关系盘根错结,估计很难达成这样的意向。

        而且扼杀人类天才,也是大忌。能靠自身之力,如此年纪轻轻,突破法丹的,将来不定,甚至有机会,一染引雷境!

        引雷境,那可是现在这个世界,所有人都都不敢想像的传境界,近千年来,已经再也没有引雷境的强者出现过了。

        就算一千年前,也很少。

        引雷境,几乎就是这个世界,极限的存在,所有人都知道后面有这么一个境界,但现在,谁都无法突破进入这个传中的境界。

        整个真武大世界,引雷境,都是最为巅峰的一群人,所只能向往,而不能达成的目标。

        而且,可以触及这个境界,摸出一只手的,也寥寥可数,没有几人,就算有的那几位,也几乎是每一个仙州,老祖宗一级别的人物。

        比如真龙大陆,能有这个境界的,估计也只有一人,梵音寺寺主,枯叶神僧。

        传,他已经活了十个甲子了,快达到生命大限,他是真龙大陆上,最为巅峰的法丹,据进阶法丹境巅峰,已经有近两百年的时间了。

        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突破,梵音寺现在是交给一位半步法丹境的二代弟子管理。

        而他,下落不明,失踪已经近五十年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是不是已去找某个地方闭关突破;或是已在某一无人之处坐化归仙。

        真龙仙州,总共的法丹,表面上的只有九位,那就是八大宗门的宗主,以及真龙王朝的圣皇。

        即使紫魂王朝和凤舞王朝,也是没有法丹境存在的,最多只有半步法丹。

        可听到玉仙姿的话,似乎今日起,又要添加一位,而且是如此年轻的一位,第十位法丹境强者!

        另一旁,另一位法丹境强者,名花楼楼主,燕评花,也以讶异,甚至重新审视的目光,望向秦天白。

        良久,他忽然拍手,走出:“年轻有为,了不起。秦道友,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们的同道了!”

        完,伸出一只手去。

        秦天白见状,微笑著握了过去。

        只有同境界的存在,才能被称之为道友。普通弟子,见到他们的面,连膜拜都来不及,又怎么敢握他们的掌。

        这一握手,也代表著,秦天白承认了自己的境界,是和他们平级。而这一下,更是全场大哗。

        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继续又头脑嗡嗡嗡的,有人喜,有人忧。

        而最激动莫名的,莫如那些伦音海阁弟子,还有他们的主事长老,‘千手追魂’仇九风。

        他望著秦天白,也不由颤抖著嘴唇,哆哩哆嗦地道:“天白,你……你真的突破那个瓶颈了?”

        闻言,秦天白微笑回答,淡淡摇头:“还没有,只是跨过了那个门槛而已,但真正凝丹化道,还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才能成功。”

        “凝丹化道?”

        心中先是一愣,不过随即想明白过来。

        秦天白虽是摇头否认,但却也直承自己三五年之内,一定可以完整的进阶法丹,现在也至少是准法丹境,也就是虚丹的存次了。

        其实这个境界,也可以称之为法丹,和法丹境没有太大差别,欠缺的,只是积累。

        想到此,他先是震惊,再是狂喜,最后恨不得仰天长呼,大笑几声。

        不过想到此时地此,还有另两位宗门的法丹境强者在,却又强行忍下了。

        “秦天白,虽然你已是我们道友,按理,你已经拥有了‘长老席’的一席之位,不过,你杀害天工山主事长老,一名气穴境后期的存在,此事,还是要谈出一个解决之道的。”

        忽然,玉仙姿再次淡淡开口道,众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又是不由愕然。

        是啊,听到这个消息,众人差忘了正事是什么,出了如此大事,这两名法丹境强者才赶过来。

        现在,虽然秦天白可能已经到了虚丹的层次,但是,击杀天工山龙鹰长老的事,也没法善罢干休。

        当然,如果是他还在气穴时,肯定要被直接抓起来,问罪。现在则不敢了,要征询他自己的意见,看他愿以什么样的状态负罪。

        而且很明显,罪责也要轻很多,谁敢真的给这样的人物定罪,最多像征意义一下而已。

        伦音海阁有了两名法丹,地位完全不一样了。

        “好,自然要商量出一个解决之道。”

        秦天白也不扭捏,淡淡地头直接应承道。

        “走!”

        三人对视了一眼,忽然完全无视了下面的所有人众人,飞身离去,朝著远处一座高大的古殿飞去,倏忽不见了踪影。

        显然,三名法丹境强者商议,剩下的人是没有资格旁听和参与讨论的,只能由他们一言而诀。

        而不管结果如何,现在这里,都没什么事了。

        “哗!”

        三人一走,压力顿消,所有人这才忍不住,喧哗出声,议论纷纷。

        “伦音海阁真的又增加一名法丹吗?那以后岂不是要骑到我们头上,作威作福,成为八宗第一。”

        “哎,只怕是了。只是不知,他是不是也是被伦音海阁阁主灌传输。如果是,那倒没什么了,因为他成法丹,原来的伦音海阁阁主必定退位。只是,听现任的伦音海阁阁主年纪并不大,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才是,难道,真是自己突破?”

        所有人猜测纷纭,然而谁也不知道具体的消息,只能盲目瞎猜,而厉寒等人,也没有离去,只有静静等待。

        因为他们知道,商议出结果,这三个一定又会飞回来的,到时候,他们就知道了。

        经过这一段时间,厉寒药力已解,精神力回复半,当即挣扎著起身,走到杨晚,牧颜北宫等人身前,给他们解开锁链,再取走封布。

        随即,五人急忙赶到尹青面前,发现经过这一段时间,仇九风也喂了她一粒灵丹,她体力已渐渐恢复,眼睛中又有了亮光,看向厉寒五人。

        就在此时,“唰”的一声,原地灰影一闪,过去商议的秦天白回来了,走向厉寒等七人。

        而原来的长仙宗宗主,‘九梦玄女’玉仙姿,和名花楼现任楼主,‘快雪时晴’燕评花,都没有回来,显然已经不需他们再回来宣布了。

        看向秦天白走向自己等人,厉寒等人也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达到了怎样的条件,才解决此事。

        事后,天工山,又是不是会报复,默认这个结果。

        ……

        ps:二合一章节,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