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三百一十五章、荒天君,中
  • 第三百一十五章、荒天君,中

    作品:《无尽神域

        看到那一朵朵黑色火焰如莲花一般飘落,知道其中蕴含的可怕威势,各大宗门长老大惊,急忙一个个出手护持,撑起护罩,而后劲力齐发,将其荡开。±頂點說,..

        各大宗门弟子,终于免受荼害,但那些黑焰飘落,飘飞之后,却终要落处,最终飞入了那些四周无人的屋舍殿宇。

        瞬间,一座座黑色大殿,无声燃烧,整个天工山分部,陷入地狱末境一般的壮观可怕景象。

        天工山长老,弟子们急忙下令救火,一个个面色难看,然而也无可奈何。

        毕竟,他们也不可能放任那些火焰覆盖大片八宗弟子,到时候,天工山只怕要引起众怒,那可远比现在这烧毁一些屋宇殿阁来得严重。

        火焰终于消散,整个天工山分部,如同遭受到了一波天火袭击,破破烂烂,到处在冒著青烟。

        虽然仍有不少天工山弟子,长老在下令救火,但也难以弥补,早已造成的伤害,凄惨不忍目视。

        而八大宗门长老,仍是不放心,一个个感觉到威胁,又急忙下令门人门下众弟子退远一些,这才敢继续留在原地观看。

        而场中,‘龙鹰长老’裘天洛完全没有料到这一,对于厉寒居然可以挡住他这饱含杀机的地品功法一击,有些不可思议,更多的,是忌惮和更盛的杀心。

        “怎么可能?”

        他完全没有功夫打量四周被烧毁得坑坑洼洼,一片零落的天工山分部屋宇,而是在不断思索,对方刚才使用的那种剑招是什么,为什么可以挡住自己地品功法的一击。

        要知道,地品功法一般有著其独特的等级压制,普通功法,在这门功法面前,根本连威力都发挥不出三四成,更不要反击了。

        即使想做到勉强抵抗都难。

        可是刚才,他却亲眼所见,厉寒用五招奇异的剑法,将自己的离焰化鲲鹏,抵消得一干二净,甚至最终形成如此这形同灾害性的现像。

        “到底是什么剑法?”

        对方可不过一名的三代弟子,纵然有些天赋,实力强大,应该也还没有资格,学习到伦音海阁的唯一地品功法,万世潮音功。

        而且,万世潮音功里面,也没有这样一篇剑法。

        既然如此,那就更值得怀疑了,难道,是另一门不知来历的地品剑法?

        可是,这怎么可能?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是啊,这世间,地品功法总共就那么几部,明面上的,大概也就九到十部左右,八宗各得一部,真龙王朝一部,紫魂王朝和凤舞王朝各得半部。

        暗地里的,或许还隐藏著几部,或遗落世家秘地,或被各宗珍而不宣,但也绝对不会超过十五部,而这就是整个真龙大陆的极限。

        在这十五部中,除了紫魂王朝和凤舞王朝各掌握的那半部《天剑九篇》,其实并没有其他功法,是专门讲述剑术的。

        而厉寒刚才所施展的剑法,明显不是《天剑九篇》中的内容,他也不可能有机会,从紫魂王朝和凤舞王朝皇室手中,得到《天剑九篇》的修炼秘法。

        那就更值得怀疑了。

        他却不知,厉寒这门涅磐寂静剑,来历神秘,是得自黑道邪魔榜上排名第三十五的寂静恶僧,而且并不是他原来所有。

        所来,厉寒猜测,此功是出自早已消失毁灭的昔年第一大宗,寂静宗,而品阶,应该至少达到了地品低阶级别。

        在以前,他在混元境时,只能勉强使出其中前四剑,即使使用暴元烈血诀时,也就能勉强催动第五剑。

        但现在,他晋升气穴,自然大不一样了。再加上,气息加持,让他气势提升到了气穴境后期,涅磐寂静剑后七剑,自然对他解锁大半。

        第五剑,第六剑,都是气穴境初期就可以使用的剑术。

        第七剑,第八剑,是气穴境中期可以解锁的剑术。

        第九剑,则是气穴境后期才能解锁的剑术。

        至于第十,以及最后第十一剑,即使厉寒现在气势提升到气穴境后期,都没用,依旧一片模糊。

        估计,只有等他提升到气穴境巅峰,甚至半步法丹,才有可能施展。

        而这,自然也让厉寒对这部剑法的期待性大增,所以,在裘天洛以为的等级压制面前,通灵**,也无功而返,毫无作用。

        而这,自然是他所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重要原因。

        ……

        想不明白,干脆不想,而且正因如此,所以裘天洛杀机更盛。

        “可以挡住自己地品功法的一击,这种人物,更不可留了。”

        眼睛之中,寒光一闪,他一声冷笑:“就算你能挡得住第一击,就不相信你能挡住第二击,第三击,第四击……”

        “冥环力,通灵**,天开噬魔鹰!”

        “嗷,呼!”

        无穷黑色火焰再燃,而且这一次比之前更盛。

        一只若隐若现的苍鹰,出现在他掌心,而后越来越凝实,眼睛发出亮光,浑身皮毛若黑铁打造,锃亮刺目,羽翼修展。

        “太乙疑神步,五刀分剑!”

        足下踏著奇妙的步伐,竟然走出有金铁交鸣一般的异声,地面上出现一柄柄刀剑交叉的痕迹,组成罗网,让此刻的龙鹰长老,成为了这一片地域的主宰。

        他身形一动,已经扑到了厉寒左侧,冥火魔鹰展露双翅,朝厉寒扑来,那尖尖的利喙,闪烁著一青芒,寒意直夺人心魄。

        厉寒朝右边一闪,可是刚刚闪出,却见龙鹰长老嘴角,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心中一警:“不好!”

        警示方起,左边的龙鹰长老,居然也同时化光消散,居然只是一个虚影。

        而厉寒右边,龙鹰长老那漆黑的高瘦身形,却陡然出现,厉寒朝那边闪去,竟然似是故意送到他怀中一般。

        后有苍鹰在追,前在长老拦道,厉寒似是陷入万分危急之中,龙鹰长老这一招,竟然是故设陷阱,在包抄围攻厉寒。

        然而,就在此时,厉寒身形一虚,竟然不待包抄方起,整个人赫然也化光消散,他留在原地中央的,也不过是一道虚影而已。

        而后,他身形跃起,剑光仿佛不要命一般朝著龙鹰长老倾泻而来,疑是地品低阶剑法的涅磐寂静剑前九剑,首尾相接,连绵不绝,一招接著一招。

        然而,先前不过是因为措手不及,没有想到,才会被他破去了第一招。

        但现在有了准备,再加上自己也拥有地品以上的功法,龙鹰长老岂会被他的剑光所趁。

        只见他一声冷哼,不屑一笑:“雕虫技!”

        双手连挥,龙鹰铁骨爪打出道道寒芒,将朝他袭来的剑光尽数击散,而后,黑色苍鹰转换方向,竟然在半空中,陡然一分,一为二,二为四,四为六,六为十二……

        十二只黑色苍鹰,虽然身形比原来的漆黑之色虚弱了一分,有些模糊,但却形成了更大的杀招之网,朝厉寒攻来。

        瞬间,厉寒陷入万分危急之中。

        就在此时,无可奈何之下,厉寒忽然想起了当初修炼的低级幻诀。随著修为渐长,攻击手段增多,这些昔年被他苦修,达到了一定火侯,但现在却遗忘得差不多的幻诀,又重新回到他的脑海之中。

        只见他忽然站在原地,似乎是放弃了反抗,而且竟然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一道道奇怪的风旋,开始在他周身诞生。

        风之奥义!

        风旋之内,又有水流蕴成,四周陡然一静,而后,一片片仿佛用冰晶雕成的树叶,从天而降,在旁飘落。

        如梦如幻,如烟如诡!

        四周的气温随之下降,所有人都感到一阵阴冷的寒意,但是,看到这一幕,龙鹰长老却不由不屑一笑:“就凭这幻术,就想抗衡我的通灵魔鹰么,做梦!”

        果然,黑翼铺展,不过片刻,天空中的冰晶树叶便一片片破散,就在此时,厉寒忽然笑了。

        他再次睁开了眼睛。

        有这一瞬,便已足够,刚才那第一时间就想发动,但后来却被种种事情耽搁,而且留作备用的九天刑罚第二式,星耀苍穹,正式发动。

        厉寒的双目,变成了诡异的一片蓝色。

        而后,蓝色的双瞳中,似有万千流星雨划过。厉寒的双眼,变得星光璀璨,光华耀眼,浩瀚神秘,似是要吸引无数人的眼球。

        所有人只是看一眼,就觉得心灵“咯噔”一声,不断下沉,下沉,而后进入一片虚无如迷梦处,天地美得令人心碎。

        厉寒一头长发,无风自动,无穷的天地巨力,开始加持自身。

        恐怖的星辰之光,如同从遥远的太空贯来,穿透向四周所有向他击来的一枚枚黑色巨鹰。

        “砰,砰,砰,砰,砰!”

        一声声可怖的闷响声响起,如同星辰爆炸,十二只黑色巨鹰,一一被击落,而后散作了漫天黑色烟火。

        这些黑色巨鹰,都是由冥狱异火所组成,一旦被击穿,而且与星辰巨箭发生了不可预知的奇妙冲突和变化,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恐怖灾难开始发生。

        如同陡然引爆了十二枚十万斤的当量级核弹,可怕的冲击波随之爆发,一波白色的环形光圈,朝四周铺展而开。

        所有被触及的房屋,人,要么就直接爆炸,烟消云灭,要么就被掀飞数十丈范围,昏迷过去。

        便连一些气穴境低级长老,也不例外,闷哼一声,就软软而倒,人事不知。

        幸好,还有其他实力高深的长老在,急忙一个个实力全开,撑开护罩,保护住八宗弟子。

        但仍是有不少人,不在这些保护范围,被这股冲击波冲击,肢断血流,口发闷哼,内脏尽碎!

        就算有保护的人,也面色发白,受到震击,浑身难受得欲吐血。

        就连保护他们的长老,也一个个七窍开始流血,有些承受不住,身形变得跄跄踉踉,一时面色大变。

        场面惨不忍睹。

        ……

        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还有一更,已写完一半,绝对有,一半之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