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三百零四章、破府
  • 第三百零四章、破府

    作品:《无尽神域

        与此同时,那一声轰然巨响,也引起了天工堂各个隐秘石屋中,一道道恐怖的气息升起.

        厉寒那愤怒的一脚,不但惊动了勾高俊,庞九真这两位核心人物,也惊动了天工山隐居在天工堂中的各位长老,执事。

        这些人,听到外面的动静,一个个或愤怒,或惊骇,朝著前院飞速围来。

        “什么人,敢如此大胆?”

        “居然敢来闯我天工山分堂,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些人有理由愤怒,天工山,作为隐世八宗之中最强的几宗之一,一直以来都备受众人瞩目,万众尊崇。

        别出现闯堂这种事情,就算平时一些世家家主,八宗强者,见到任何一位天工山的低级弟子,也是和颜悦色,视若贵宾,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情。

        就算在整个天工山建立之初,都没有见过闯堂这么严重的问题,而现在,正是天工山声誉最隆的时候,这个时候,却有人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冒如此大不韪,来天工山设在万妖城的分部闹事。

        这是**裸的在他们这些主事的面前打脸,事关尊严,绝对不能饶恕。

        这不是活著嫌命长了是什么。

        而朱雀街上,也有不少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听到了这声轰然巨响,不明情况,纷纷朝这边围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情况?”

        “怎么了?”

        “到底怎么了?”

        “听声音,好像是天工堂的方向。天工堂,那可是天工山设在这万妖城的分部,地位崇高。谁人如此大胆,居然敢冒这样的大不韪,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是啊是啊,这人估计是傻了,走,我们快去,看看热闹。”

        “好啊好啊,快去,迟了估计就来不及了。”

        这些人一个个不嫌事大,全部围了过去。

        平时因为天工山弟子地位崇高,所以有些人也受过不少气,此时更是一个个兴灾乐祸,不但不为他们担心,反而十分开怀快乐起来。

        而瞬间,整条朱雀街上,至少有近半条街的人,朝天工堂的周围围了过去,即使是大树上都爬满了人,密密麻麻一围。

        这还是好多人刚好不在家,或者正在闭关以及有重大事情的情况下,不克赶来,不然会更多。

        ……

        “刷刷刷……”

        厉寒刚刚一脚踹飞天工堂的大门,一群天工山的长老,执事就围了过来,衣袂带风,气势森然。

        然而当这些人,一个个来到前院,看到原本门禁森严的地方,却赫然光溜溜的,原本的朱漆大门,宗门脸面的地方,赫然多了一个大洞。

        大洞之前,一个白衣年轻人,凛然站在那里,双目含煞,表情一片冰冷。

        而大洞之外,一群人围在那里,各宗衣饰的都有,纷纷在那看热闹。

        这一下,这些天工山的长老,执事,顿时一个个气得胡子都抖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热血直往头上涌,双目变得通红。

        “该死,该死,子,不出个理由,我们今天一定要将你活活凌迟。”

        一些长老,浑身衣衫无风自动,可怕的气势瞬间升起,直接面对对面的厉寒,脸孔漆黑地道。

        而“刷刷”两声,又是两道身影前来,一黑一红,正是引出这件事情的天工山真传弟子,‘黄铃剑’勾高俊,葬邪山核心弟子,‘落魂钟’庞九真。

        两人看到门前黑压压的一片人群,看到自家长老,执事那黑黑的脸庞,一瞬间,两人的脸色变得一片惨白,心中“咯噔”一声,如沉入万丈深渊。

        “该死,该死,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子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我们抓了他们的人,他此时不应该是前来我天工山,卑躬屈膝,跪下求饶吗?居然敢踹碎我天工山的大门,这可是不可饶恕的重罪,今日,绝难善了了。”

        然而两人更明白,对方绝不会好受,但是他们也不可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这跟他们设定的剧本不符。

        他们本来只是想要挟厉寒过来低声下气,威胁一下他,逼他认错,低头,叩首认输,让他们折辱一下,然后满足他们失落的面子而已,然后就放他离开。

        然而,两人却谁也没有料想到,厉寒一下子就把事情闹大了。

        是的,真的大了。

        一个宗门大门和匾额,就是这个宗门的脸面。

        现在虽然天工堂的匾额还没有坏,但是大门却被人一脚踹破,而且被这么多人当众围观,这不亚于是当场踢馆。

        涉及到名誉,如果天工山不处理,就会威严扫地,甚至沦为八宗的笑话。

        所以,这是不死不休的大仇,天工山绝不会放任。

        偏偏,这事他们不占理,是他们先绑架对方的人质在先,如果闹出事来,对他们也没好处。

        而如果没这事,厉寒敢做这种昏头的事情,他们欢喜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懊悔。

        ……

        事情闹大了。

        真的大了。

        这是显而易见的。

        两人心中,这一刻,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如果一开始时,就知道厉寒会如此暴烈,不按常理出牌,他们绝对不会干出绑驾杨晚,或牧颜北宫等伦音海阁弟子的事实。

        宁愿忍下这一口气,或者暗地里找机会报复,也不会光明正大,把对方的人掳掠到天工山的分部来。

        然而,他们觑了厉寒的怒火。

        朋友之辱,不能无视。

        宗门之辱,更不能漠然。

        涉及到颜面的事,没有事,更不要,是八大宗门之一,伦音海阁的颜面。

        如果今日之事,外传出去,整个伦音海阁,都要被人成是软弱可欺,之前在冰火九极洞外的那一幕,又会经常不断的发生。

        而这,是厉寒绝对不可能容忍的。

        他们出来,就是代表了宗门的颜面,所以,抹黑宗门的事情,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做。

        因此,不如索性就把事情闹大,看对方怎么解决。

        当然,厉寒知道这事肯定有一定危险,对方那么多长老,执事,随便出来几个人,就能把他折服。

        但他不怕,这事对方不占理,那么,就用理来压他们,如果他们还敢当众出手,那才是名声扫地,宗门清誉毁于一旦。

        厉寒相信对方,不会如此做。

        而且,这样,才是挽救杨晚,牧颜北宫等人的唯一办法,如果真上门去求饶,不但厉寒无法接受,杨晚,牧颜北宫等人,所受的折辱,也没办法讨回来了。

        不过,厉寒踹门的举动,还是太过挑衅,虽然想到此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前来自己驻地挑衅,但是,这些天工山的长老,执事还是火上眉山,怒不可遏。

        所以,他们出了上述之话。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厉寒却面无惧色,反而冷冷笑道:“呵,光天化日之下,贵宗弟子,当街掳掠我伦音海阁四名弟子,还有一位凡人,一位散修朋友,请问贵宗这么做,是想要与我伦音海阁为敌吗?是欲置道修界铁律于不顾吗?”

        “嗯?”

        天工山众长老,根本没有料到厉寒会出这么一番话来,而听到他的话,外面也变得有些骚动的人群,顿时不由齐齐脸色一变。

        如果此事为真,他们今日,真的要颜面扫地了。

        而厉寒既然当众出这样的话,基本就不可能有假,否则一查便知,他这么做,比上门挑衅更严重,属于纯粹污蔑了,天工山更不可能放任。

        几人眼睛一转,扫射过众人。

        他们自然没有做过,当然清楚这件事不存在,然而对方如此信誓旦旦地出来,十有**是真的。

        然而整个天工山,有这个本事,这个能量,这个胆量,并瞒过他们的,也只有那么几人了。

        看著随后赶来,听到厉寒的话后,面色阵青阵白,一片漆黑的勾,庞二人,几名天工山长老心念一转,顿时明白,脸色顿时不由得变得非常难看起来。

        勾高俊,是他们天工山的一位副宗主的独子,他们那位副宗主,可是非常护雏。

        而庞九真,也不是寻常人。

        他背后,站著葬邪山的一位太上长老。

        一位副宗主,一位太上长老,又是修道界排在前列的两大宗门,这两位背后的势力,太惊人,就连他们,平时也只有忍让的份。

        两人做的一些事,他们也知道一些,然而也不敢得罪,只要不出大事,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由得他们的份。

        但是,那是指没出大事的情况下。

        如果出了大事,却没那么简单了,如果没有人知晓,他们会偷偷给对方擦屁股,但现在厉寒故意闹到全城皆知,如果他们再处理不当,那可是会引起大乱来的。

        毕竟,对方也不是什么普通人物,即使只是伦音海阁几名普通弟子,背后好歹也是站著一个宗门。

        更何况,看对方的气息,赫然已经突破了气穴境。

        刚刚突破气穴的存在,又如此年轻,在伦音海阁中,只怕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这样的人物,一旦爆发真的冲突,引起背后两宗的内斗,修道界可能因此大乱,仙妖战场本来就艰维的局面会更糜烂,他们成为天下的罪人。

        他们可不绝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偏偏,这却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而这,正是他们头痛的地方。

        如果勾高俊,庞九真两人,是天工山的两名普通弟子,他们自然好处置。

        从严处决,速速查清,还对方一个清白,然后对方自然不会再纠缠了,尽速了结此事,把这件事的影响减到最低。

        这自然是最乐观的情况。

        但偏偏,是这两人,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提勾高俊,他们都不敢轻易处置,就算敢,这尚且算是他们宗门的事;那么,庞九真呢?

        对方可是葬邪山的核心弟子,处置了他,葬邪山那位太上长老,岂会干休?

        但不处置,众目睽睽,又刚好在他们宗门之内,他要如何面向广大围观群众交代?

        ……

        ps:求订阅,求鲜花。欠更明天开始补。今天福州被淹了,大家保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