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三百零三章、踏门
  • 第三百零三章、踏门

    作品:《无尽神域

        奔,奔,奔……

        心似燎原野火,脚似踏斗乱星,厉寒的身影,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甚至连幻影都看不见.

        他已经将人品阶身法道技,轻鸢剪掠,施展到了最为极限的速度,百里距离,也是一晃而过。

        以前需要用到半个时辰的路程,现在不过一晃眼之间,就到达了万妖城门之前。

        不过厉寒没有停留,直接身形一纵,就掠了进去,街道两旁的行人只感白影一晃,就已经不见了厉寒的踪影。

        他直奔白虎区而去。

        转眼,来到尹冬书家门口,大门洞开,果然,里面一片零落,一个人影也没有看见。

        四处似乎被人扫荡过一般,家具倒塌,布满灰尘,显然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人打扫过了,地面上还有战斗的痕迹。

        厉寒的眼睛,已经变得越发冷酷,心中的不安感觉越来越强烈,他身形一纵,又出了尹冬书的家门,来到了他们居住的那家客栈之中。

        房屋空空,虽然交了一个月的道钱,但是,里面却没有人居住,倒是有二每天打扫,依旧干干净净。

        不过,厉寒在自己住的那间房间门口,赫然见到一块雪白的纸条,用一根金色的箭支,钉在门柱之上。

        路过的客人那么多,但一看到这张纸条,却无不面色一变,纷纷避开,如见蛇蝎,不敢靠近。

        就是客栈店二,也不敢收拾,所以唯有这一间,最乱,最脏。而每次,他都是避过这一间,心翼翼离开。

        厉寒此时,面色反而慢慢平静了下来,他面沉如水,谁也看不出他的喜怒,走上前,伸手一拍。

        “噗。”

        果然,随著他这一拍,金色箭应声而出,那张白色纸条,随即被厉寒拈在了两指间。

        “天工留客,提头来偿!”

        纸条之上,只有这八个字,厉寒似乎能感觉到,对方写这八个字时,那得意猖狂的表情。

        他陡然眼眉一挑,双眉间一股煞气凭空而生,而后,掌心中蓦然冒起一股透明的火焰,把掌心间的那张纸张瞬间烧得干干净净。

        “客,客官,你们那几位同伴,还有住在东街的尹家兄妹,都被天工山的人抓去了。,是看到你回来,就让你……你……去那里天工山分堂那里救他们。”

        一名店二,看到厉寒回来,颤颤兢兢地道,却根本不敢靠近,显然,这是天工山当时抓人的那几人让他留下的口迅。

        “很好。”

        厉寒嘴角,莫名多出一抹阴森的笑容,看得这店二心中一突,无端打了一个寒颤。

        “你有看到,他们当时是怎么抓人的么?”

        厉寒嘴角含笑,轻轻问道。

        既然留有纸条,知道罪魁祸首,那么,对方为了等他入网,肯定不会对杨晚,牧颜北宫五人立即下杀手,最多受一番皮肉之苦。

        只是,一个月都过去了,也不差这么时间。

        要受苦,这一个月内早受过了,早一步去,晚一步去,都没有什么区别。

        最重要的是,还不如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考虑回击的程度。

        “他们……他们来了好多人,牧颜公子,杨晚姑娘还想反抗,却被他们都一一击败了,当时吐了好多血。最后他们连尹冬书家的那个妹妹也没放过,一起抓走了,是他们看上了,要你拿命去赎。”

        “厉,厉公子……”

        那店二心翼翼地道:“天工山势大,可不是我们这些人物敢能罪的。你,你不知道是怎么惹怒了他们,还是上门赔个罪,好好道个歉,不定对方就放你们的人回来了。”

        “还有,还有……”

        对方支支吾吾,心翼翼抬头看了一眼厉寒的脸色,还是飞快道:“我们这里是店铺,实在不敢得罪八大宗门之一,你们事后可以直接离去了,我们却会倒了大霉。”

        “厉公子,你,你们……后面还是另找客店住宿吧,我们这里,以后恐怕是不能给几位住了。您预留的订金,我们全部还你,仙人打架,鬼遭殃,我们实在折腾不起,求你了。”

        完,这位店二,居然“噗通”一声,当面对厉寒跪了下来,连连叩头。

        显然,对于天工山,这些人间凡人,真是害怕得厉害。

        其实何止这些凡人,就是拥有修行之力,其他一些八大宗门,还有隐世宗族,散人弟子,谁人不惧,谁人不怕?

        见状,厉寒嘴角,反而掠过一抹森然的寒光。

        天工山,好大的威风啊,现在连规矩都不要了,连普通人,也要威胁吗?

        这是刻意要自己过得不自在啊,想不到自己等人,连青龙区,朱雀区都没有进,只在这白虎区找了一间客栈,也会被人逼上门来。

        “呵呵,呵呵,拿命来赎……”

        这一刻,厉寒的心,冷到了冰,平生从未有这一刻,诞生如此强烈的杀机,让他的脸庞,不由狠狠地一跳。

        “放心,我们以后不会再来此了。”

        厉寒也不欲为难这个店二,他们的确是遭受池鱼之殃,不愿接待自己等人,也是正常的,估计这段时日,没少为此忧愁。

        所以,厉寒直接一拂袖,随即,穿窗而出,人离开后,声音才慢慢传来:“至于订金,那就不用了,留作你们的补偿吧,告辞!”

        ……

        同一时刻。

        万妖城内,朱雀区,天工山设在此地的驻地,天工堂内。

        依旧是那间金碧辉煌的屋子中,一身黑衣的勾高俊,以及一身红衣的庞九真两人,相对而坐,哈哈大笑。

        拿起桌上的一杯茶,抿了一口,勾高俊缓缓道:“算算时间,不管有没有成功,那厉寒,应该也已经快要破关而出,前来这万妖城了吧?”

        “不知道他发现自己的几个伙伴不见,而后又看到我们贴在他门柱上的纸条,是不是会发疯,气炸了胸?”

        “真想留在那里,看看他现在是什么表情啊,哈哈哈,哈哈哈!”

        “呵。”

        这时,另外一名青年,葬邪山的核心弟子庞九真,也微微笑著道:“敢得罪了我们,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便连王朝供奉都要卖我们面子,区区一个伦音海阁普通弟子,又算得了什么?就连伦音海阁一名普通长老来了,我们都不怕。”

        “就算他能进入冰火九极洞,这气穴境也没那么好突破的,不然慕容暖也不会要寻求第二次机会了,我们更是进入过七八次,都没有突破。”

        他嘿嘿冷笑:“以为在斗神台,逞能,击败了冷枯松,你我二人,就万事大吉了?”

        “他进入,他的同伙总不能也跟著进入吧,我们从他们身上下手,看他此时,还敢不敢那么嚣张,不跪著下来求我们,别想我们放人。”

        “是啊,让我们丢脸,岂会有他好受的。”

        一身黑衣,腰间缠著黄铃软剑的天工山真传弟子勾高俊,脸上也阴沉一笑,道。

        不过随即,脸上又露出些许惋惜的眼神,道:“可惜,起来,对方那几名女弟子,还真是不赖,个个长得或是花容月貌,或是楚楚可怜,皆别有气质。”

        “不过对方毕竟是同为八大宗门之一,伦音海阁的弟子,我们不能真拿对方怎么样。”

        “拿下对方,也不过逼迫对方认错,朝我们低头而已,这事,就算闹上去伦音海阁也不可能什么。”

        “但如果真的伤害到了对方,事情闹大了,那就不好处理了,即使我们后面都有人,也是麻烦,对你我都不好。”

        “尤其是,据那个绿衣弟子杨晚,还是伦音海阁百花峰一位副峰主的徒弟,更是不能动,到手的肥肉就要这样飞了,真是不甘心。”

        完,眼睛中,露出一丝阴邪的**之色。

        见状,那葬邪山核心弟子庞九真,却“嘿嘿”一笑,道:“怕什么?伦音海阁虽然也算八宗之一,不过却是最为微不足道的一个宗而已。”

        “连名花楼,隐丹门,在我眼中,也比它更重要一些。”

        不过,沉吟了一下,他倒是也认同了勾高俊所的话,眼神之中阴沉之光一闪而过,沉吟道:

        “不过,倒也的确是不好太得罪,毕竟,如果我们闹得太过,伦音海阁不能拿我们怎么样,我们后面的人,却未必会让我们好过。”

        不过,到这里,他却似想了什么,又嘿嘿地怪笑起来:

        “不过,勾兄,虽然那两个伦音海阁弟子不能动,但是,还有一个娘皮,也是十分有味道啊,虽然长的不怎么算绝色,但那气质,啧啧……”

        完,他还犹自咂了咂嘴,十分怀念的模样:“真是看了都我见犹怜。”

        “我也见过那么多绝色了,这样的还真是少见,偶尔换一下风味,也是不错。”

        “尤其是那一脸桀骜的表情,面对我们的抓捕时,一个凡人,居然敢反抗,这样的妞儿,我更喜欢了。那双青色的眼瞳,更是回味无穷。”

        到这里,他忽然提议道:“勾兄,等把那个子的事情处理完,这个妞儿,却不妨留下。”

        “一个普通人而已,在这城中又没什么背景,糟蹋了也就糟蹋了,那还是她的荣幸。”

        “起来,如果不是怕这个月内逼迫他们太紧,让另外几人生了死志,对我们不利,现在就可以把她办了。”

        “也是啊,你不我还差忘了,他们中间,居然还有一个凡人,嘿嘿,这倒也还真是意外之喜。”

        勾高俊眼睛也猛然亮了起来,显然想到了尹青的美貌,气质,两人随即相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都看到了对方那眼中,阴邪的目光,以及饱含著**的光芒。

        再想到即将到来的,那个让自己等人在斗神台八大宗门弟子面前,颜面尽失的青年,即将到他们面前,卑躬曲膝,跪地求饶的模样,更是心中大爽,差就止不住,激动得浑身乱颤。

        “对了,他们几个可以看好了,千万别让他们跑了,关了一月,可不好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忽然,庞九真似是想起了什么,又提醒道。

        “放心。”

        勾高俊自信的满不在乎一笑:“那可是我天工山关禁大妖的天妖牢,别他们,就是气穴境巅峰的大妖,在里面也动弹不得半分,更别几个混元境的普通弟子了。”

        “而且我还派了数人在外面专门看守,他们身上又有浑天链锁著,更不可能逃出来了,你放心。”

        闻言,勾高俊一脸恍然,随即笑道:“也是,有天工山独绝天下的天工之术,炼制而成的浑天链锁著,就算他们是气穴境强者,也只能浑身酥软,任人宰割的份。”

        “再加上,我们还在他们吃的饭菜中,加了一些‘独特的东西’,更不怕对方反抗了。”

        完,这一脸阴邪的葬邪山核心弟子,‘落魂钟’庞九真也笑起来,笑得无比阴邪。

        不过笑著笑著,庞九真又似想起了什么,面色一肃,复问勾高俊道:“对了,我们只是想折辱那子一番,并不想是真的想闹到两宗面前,如果那子不领情,反而反抗,那怎么办?”

        “反抗?就凭他?他敢?”

        勾高俊闻言,却是不屑冷笑,直接道:“他的人质还在我们手上呢,敢反抗,先弄死那个普通女的。”

        “反正也是一个普通人,弄死也就弄死了,伦音海阁也不会什么,最多遣责一番。到时候,看他们还敢反抗不,嘿嘿,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也是。”

        庞九真眼睛之中,精光一闪,随即嘿嘿一笑,也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全身放松,朝后面的太师椅之下靠了下去:“那我们就静静等待,这收获的一刻来临了。”

        “好,那子也应该快到了,我真想快看到他卑躬屈膝,痛哭流涕在我们面前跪下的模样,那肯定是终生难忘的风景。”

        勾高俊脸上也笑著,也朝下躺去。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一声震天巨响,在整个天工堂门前响起,天工堂最外围的那扇大门,被人一脚踹开,碎为了千万片,木屑纷飞,一时乱如蜂舞。

        “勾高俊,庞九真,出来受死!”

        一道宏俊的声音,陡然在前院传来,这声音,清越朗直,直震得整个天工堂前堂都隐隐发颤,直至传至后院,都声音不歇,声如钟鼓,直震得两人耳膜一阵发痛。

        而听到前院那个挑衅的声音,勾高俊,庞九真那刚刚坐下的身子,复又猛然一个弹跳,站起了身来,继而又惊又怒:

        “好子,居然还真是不知死活,敢反抗,好,好,来人,立即去牢中给我把那几个子提出来,我要当著他的面,把那位尹家姑娘凌迟至死,方才解我心头这口恨气。”

        “是。”

        立即门口一闪,一道黑影一闪而逝,却是朝著天工堂的后院一处隐秘的地下水牢入口疾奔而去,显然是去提人了。

        而勾高俊则直起身,一挥手道:“走,我们去会一会这位死到临头,犹不自知的伦音海阁弟子。我要看看他到时候,悲痛欲绝,悔不当初的情景,方才解我心头之恨。”

        “好,走。”

        勾,庞二人身形一闪,黑红二色光芒闪过,两人就朝著天工堂的大堂前院方向疾奔而来。

        ……

        ps:求订阅,求鲜花。